1. 愛下電子書
  2. 寵冠天下:將門商女下載
  3. 寵冠天下:將門商女
  4. 第一百二十二章 起航!

第一百二十二章 起航!

作者: |返回:寵冠天下:將門商女TXT下載,寵冠天下:將門商女epub下載

其實,悄悄動作的,還不止是萬品樓。

沿著彤街一路走下去,在最西面的街尾,地段不是很好的地方,有一家並不起眼的首飾鋪子,掌柜的是個老翁,笑眯眯很隨和的樣子,只是生意總是不太好。

自從千姿坊入駐彤街后,這家鋪子生意就更加蕭條了,幾乎無人問津,卻也不見關門歇業,掌柜的天天守著鋪子磕著瓜子也不見愁容,每次來了一兩個嘮嗑的,也是笑眯眯地招待著茶水。

這一日,鄰里卻發現,這家首飾鋪子卻突然半天過去了也沒見開門,正疑惑間,來了一群人爬上爬下地拆下了招牌,那掌柜的就跟在他們身後,依舊是彌勒佛一樣的表情,只是間或提醒一兩句,小心,慢點兒諸如此類的話語。

有好奇心旺盛的,上前去攀談兩句問一下情況,掌柜的只說是重新裝修,過幾日就開業。

眾人便更疑惑了,這麼一家幾乎沒有生意的,何苦還要折騰。

第二日,就來了另外一波人,刮牆、刷漆、置辦柜子,忙得很是熱火朝天的,掌柜的過來轉了一圈,背著手,笑地比往日還多幾條魚尾紋。第三日,新的招牌來了,很奇怪的名字,叫「奇貨可居」,至於賣什麼,卻是沒有瞧見搬貨物進去,一直到重新裝修完,眾人也沒見那扇大門再打開過。

漸漸地,大家的好奇心也就滅了。鄰里之間也就搖著頭背著手回了自己鋪子,左右不過一個奇怪的老者,也許人家又不想開了呢,畢竟誰也撐不起這等虧著本兒的買賣不是?

於是,這家店鋪的變動,稍稍引起了些許漣漪,便又沉寂了。

==

月初的夜色,總顯得寡淡,透著微微的涼意,星星不多,卻很清晰,夜空高遠沁人心脾。

這是一個鮮少有人跡的海邊,距離熠彤大概有個把個時辰的路程,而距離這裡最近的村莊鎮子,也已經遙遠地看不清楚,不過這幾日,那個村莊的村民,總發現來往的人似乎變多了。

他們大多也是村民打扮,所以並沒有引起很大的注意力,只以為是那個去捕魚的。

而此刻,這片海灘上,靜靜停著一艘巨大的船隻,船隻上,站著幾十號人朝著下面揮手,船頭站著的兩個少年,夜色下看不清神情,只是其中一個快速揮舞著手臂,動作之大,可見其多麼激動。

「暮顏!」林小北站在船頭,海風揚起他額前碎發,吹起他的短褂翻飛,烈烈有聲,他站在那大聲喊著暮顏的名字,自帶擴音喇叭,身邊的另一個少年掏了掏耳朵,默默後退一步。

沙灘上,站著好幾個人,暮顏,暮書墨,南瑾,閆夢忱。他們都來送別。

「嗯!」暮顏含笑應著,等著他的下文。

「暮顏。有一句話,我想說很久了。我知道,也許這句話並沒有什麼意義,但是我覺得還是必須要說的,那就是——謝謝你!」林小北從來沒有這般嚴肅地說過話,他似乎突然之間沉了下來,連髮絲都不再飄搖。

這的確是他一直想說的是,想要謝謝這個姑娘,謝謝她鼓勵他,支持他,拉他出無邊黑暗,送他無盡海域。

不過萍水相逢,卻從未想過,他們會成為彼此生命中重要的存在。

「我知道。」暮顏依舊含笑。

船頭的少年卻突然大張雙臂,雙手握拳,清亮地大笑,吼道,「還有,若有一天,將軍府已非你歸宿!那便來海上吧!」

少年清朗的笑聲遠遠飄來,張狂而囂張,帶著無邊自信和驕傲,宛若王者。

暮顏一愣。

暮書墨卻是黑了臉。

什麼叫將軍府已非她的歸宿?就算將軍府不是,那她暮顏的歸宿也是他暮書墨,絕對不會是這個傻小子!

傻小子林小北卻沒有感受到暮書墨渾身上下的低氣壓,這是他想了很多個日日夜夜想出來的豪言壯志,他總覺得,只有這樣的出海,才是最激動人心的,是符合他的夢想的,是他想了十七年的出海,有夥伴,有等待,有前路,有歸途。

他繼續用自帶擴音喇叭的聲音喊道,「暮顏!相信我!總有一天,我會為你打下這一整片海域!」

他說地熱情嘹亮、豪氣雲天的模樣,將原本就不太濃烈、興奮多於不舍的離彆氣息瞬間打破,閆夢忱低笑,「傻子!」

這幾日,林小北也會回顏府,所以她也算有過交集,這個少年,真的像個傻子,說話格外大聲,天不怕地不怕的樣子,似乎永遠有一團火在他心裡,不折騰就會燒了自己一樣。

但是,也會一個人發獃,靠著顏府的荷花池,一顆一顆地往裡面丟魚食,神情落寞的樣子,背影微微令人心疼,不過有一次,閆夢忱見他神神叨叨說著什麼,湊近一聽,聽他說著,「你們什麼時候長大……我抓過去讓南瑾烤了……」

……那是暮三爺弄來的上好的觀賞錦鯉。

……

所以,什麼落寞,什麼心疼就不該用在林小北身上。

「傻子!」閆夢忱又低喃著嗤笑了聲。

身後,有鬨笑聲四起,少年卻仿若未聞,他只是僅僅看著抬頭看來的少女,固執著問,「暮顏!你信我么?」

林小北雙手握著拳,舉著雙臂,在夜色里,透著一股執著的堅持。能不執著么?一輩子的夢想。暮顏微微笑開,她本不屬於一眼就驚艷的美人,可是這一笑,卻驚艷了所有人。

這一刻,似乎月光突然之間匯聚到了這張白地驚人的小臉上,那笑意,如同微微漾開的湖水,一層層連綿而去,又似乎是一望無際平淡無波的水面上,灑下的碎金日光。

她輕啟朱唇,在所有人都安靜在她的笑容下的時候,說了一個字,「信。」

沒有林小北式的嚎,這個字說地清淺,清晰,淡然,卻透著堅定、肯定、毫不猶豫。她信這個明亮熱烈、帶著傻氣悶頭往前沖的少年,會完成他一十七年來唯一的夢想。

傻子,有傻子的力量。

傻子少年得到了肯定,郎朗一笑,揮手吶喊,「起——航——!」

林小北,終於在十七歲的這一年,帶著暮顏的第一支商船,開始了他人生的第一場真正意義上的航海之行。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