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寵冠天下:將門商女下載
  3. 寵冠天下:將門商女
  4. 第一百一十六章 歲和名劍【三更】

第一百一十六章 歲和名劍【三更】

作者: |返回:寵冠天下:將門商女TXT下載,寵冠天下:將門商女epub下載

而帝都這邊,因為臨澤鎮的事情,將軍府三小姐又一次登上了茶餘飯後的八卦熱點榜單,不過這一次卻是完全不同的,都說三小姐雖然不能習武,醫術倒是精湛,不愧是錢曾老先生的得意門生,於是又有聲音說,早些時候就覺得三小姐是個有內涵有氣質的,比之熠彤的那些個大家小姐其實也並不遜色的。

一時間,暮顏風頭之盛,可謂家喻戶曉。

而當事人卻蝸居在萬品樓後院里,哪裡都不願意去。錢老說念及她們多日辛苦,連著放了她們幾日假,而將軍府她自然不想回去,總覺得那日之後的暮書墨,看她的眼神很奇怪,像是看著砧板上的魚肉,她能躲著便躲著,怎麼也不想回去。

方旋那日來了,帶著她去看了已經完工的船隻,不得不說,方旋的辦事效率真的很高,林小北一同去了,去了之後便不願走了,非要跟方旋稱兄道弟,站在船頭高呼著「寶藏我來了!」的模樣又傻又可愛,連方旋都問這個二愣子是誰。

可是……方旋站在林小北正後方沒有見到,可她在另一邊卻看到了,方旋擦拭地光可鑒人的金屬面上映出林小北淚流滿面的臉……

那是他最深的執念和唯一的期待了。

「叩叩……」

敲門聲打斷了暮顏的思緒,抬頭,門已經被推開,一臉無奈又寵溺的暮書墨站在門口,他靠著門,對著她微微嘆氣,「真的打算把自己藏在這裡不出來了么?」

門外的光線傾斜而下,背著光站著的男子,身形俊朗,一襲白色綉金線長袍,下擺處兩支纏枝海棠,一路妖嬈盛放,清雋又魅惑,瀟洒而恣意,像極了暮書墨給人的感覺。

暮書墨看著把自己縮在金絲楠木大椅里的丫頭,這一趟出門,她瘦了不少,這會兒在椅子里顯得更單薄了,微微心疼,卻也氣惱,這孩子就這麼躲了他這些天,若不是今日去麓山書院,都不知道她這幾日為了躲他連將軍府都不回。

他轉身關了門,大步走上去,往她桌前一坐,盯著她就問,「為何書院放假也不回府?」

「小叔……出去時間久了,萬品樓積壓了一堆事兒,沉施畢竟新上手嘛……總還是得我來。」她抬眸,微微笑著,若不是眼神有些飄忽,暮書墨都覺得是真的了。

嘆氣,這孩子還真是……

「走吧,帶你出去轉轉。大夫說過你體質偏寒,該多活動活動。」他終不忍她給自己弄了個小衚衕縮起來,起身拉她,她的手很小,被他完全包裹在手裡,柔弱無骨的白皙,沒有一點兒攻擊性,他將她從椅子里拉起來,拉到自己跟前,才解釋道,「今日厲千川租了一條畫舫,帶著厲千星一起去游湖。方才去麓山書院尋你,才得知你竟幾日未去,也不回將軍府。」

「小叔……」她蹙眉,有些不願意去,「我這還有事……」

「顏兒。我方才問過沉施了,之前萬品樓的事情,你回來第一日便處理完了,幾乎徹夜不眠的,我還未說你,你倒是尋了這個借口準備一直用到底么?」

「……」這什麼都往外說的沉施,暮顏低咒,被人戳破了心思也覺得不好意思,只能換了衣裳一起去,衣裳是沉施準備的,暮顏自從身邊有了沉施之後,愈發懶怠,一律生活起居都是沉施打理,也不知道是有意還是無意,今日沉施給她選的衣服竟然和暮書墨同款白裙綉金線,裙擺處卻是粉色桃花三兩支,暮顏意識到的時候,她已經站在了門外,暮書墨笑意深深里,她微微羞赧,再刻意進去換了卻又明顯造作,當下也只能假裝沒有注意般。

暮書墨看著微微羞著的暮顏,心生滿意,很好,還會害羞,他伸手,道,「過來。」

少女款步而來,他伸手拉過,將一條腰帶一樣的東西環上她的腰際,扣好,退後半步,端詳了下,滿意點點頭,「你要的軟劍,可還滿意?」

暮顏低頭一看,精緻華美的腰帶,在日色下泛著琉璃色,華光瀲灧,搭扣處是一枚碩大的紅寶石,垂下粉色流蘇,的確是足夠奢侈華麗的腰帶……她按上搭扣,「啪」地一聲,腰帶彈開,卻又是一柄水色軟劍,紅寶石恰好就在劍柄握把處,真是超乎想象的寶物,她仰起頭,笑地風光霽月春暖花開,「謝謝小叔,我很喜歡。」

「喜歡就好。」他伸手摸摸她的髮絲,她似乎的確很喜歡,眼裡都是慢慢的笑意和亮色,也不枉費他一番心思去弄到手了,天下間,最名貴的軟劍——歲和。

傳聞,聖羅大陸千萬年前,當時天下一統,至高無上的聖羅帝得了這天下最大的紅寶石,一分為三,一顆用在了皇冠之上,一顆用在了鳳冠之上,而最後一顆,就做了這瀲灧軟劍,名喚「歲和」,由聖羅帝交給自己最愛的女子,歷史上唯一一位征戰天下的百戰女將軍。

只是,傳說中這是一個悲傷的故事,多年以後,那名女子不知為何突然反叛,兩軍對陣,女子紅衣鎧甲墨發飛揚,憑女兒之身混入敵軍軍營,親手用「歲和」刺進了一生從無敗績的聖羅帝的心臟,之後,那女子便從高高城牆一躍而下,葬身血雨戰場。

自此,聖羅大陸一統的歷史就此結束。而那柄歲和名劍,亦從此失蹤。

所以,歲和便多了一層意思——我將我的生命親自交予你,此生唯有你,有權利任意取捨。

那日你說要一柄軟劍,我便已經決定,只此一劍,才足夠配得上由我親自交予你。

顏兒。

他看著這孩子新奇的玩著劍,接過來,又替她扣上,叮囑道,「人群里盡量別用,也別暴露你自己能修鍊的事實,我給你的暗衛下次也別再任性甩了。」

「哦……」誰知道那是暮小叔給的暗衛,身後有小尾巴,還是不知名的小尾巴,當然第一反應是甩掉。不過竟然沒想到暮小叔也有暗衛,南瑾說還是高手……再看他一直以來的奢侈生活,估計也是個扮豬吃老虎的。

「走吧。帶你去畫舫游湖,還從未去過蘇香河的畫舫吧?」他牽著她的手往外走,並未注意到,他們相攜而去的背影落在了某個人眼中……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