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寵冠天下:將門商女下載
  3. 寵冠天下:將門商女
  4. 第一百一十一章 少女心覆水難收

第一百一十一章 少女心覆水難收

作者: |返回:寵冠天下:將門商女TXT下載,寵冠天下:將門商女epub下載

暮顏看著眼前的墓碑,「陳小石」三個字是她親自刻下,她看著某塊墓碑后靠著的半個頹廢身影,看著身邊渾身上下染著淡淡悲戚的閆夢忱,這座本該美麗的海濱小鎮,沉浸在一種揮之不去的死氣里,哪怕如今疫情已止,卻還是陰雲籠罩。

暮顏揮了揮手讓南瑾先行離開,才猶豫著問道,「師姐,你……恨我么?」

若是沒有她,沒有南瑾,臨澤鎮不會有這場災難,陳小石不會走,林小北還是那個烈火一樣的少年。

師姐,還會是那個堅信好人會有好報的喜歡吃紅燒肉的少女。

是她,將這天地傾覆,將他們各自的世界捏碎,重塑了一個更加殘酷的未來。

眼前,早已成了亂葬崗,他們之中,有嗷嗷待哺的嬰兒、有含羞帶怯的少男少女、有新婚燕爾的夫妻,也有踽踽老矣的老人,所有人,只是一塊小墓碑,無墳、無棺、無屍骨,只有一個孤零零的名字,風雨之後,連名字都會愈發看不清晰。

逝者已矣,而生者,將永世緬懷。

這場災難,如同一把利劍,從臨澤鎮上空悍然劈下,撕開的傷口經年不愈。

「小顏……剛遇到你沒幾天的時候,他們跟我說,你是將軍府私生女,是個廢物……將軍滿大陸給你懸賞名醫,想要治療你破碎的丹田。他們讓我不要跟你來往,說會得罪將軍府的小姐。」

閆夢忱有些答非所問,暮顏默不作聲,甚至她沒有回頭,也沒有表情,似乎並不在聽。

閆夢忱繼續說著,聲音低喃,這個似乎在此之前從來不曾憂鬱過的少女以一種有些青春的憂傷的語氣說話,她嘆了口氣,「可是不管,我就是喜歡你啊!就像我很喜歡……南瑾啊!」

她大大方方承認喜歡南瑾,接著就以一種特別快,又特別理智清冷的聲音強調,「對,我就是喜歡南瑾。從第一眼開始就喜歡,我想跟他過一輩子。可是小顏,後來……漸漸地我覺得,你和南瑾其實離我很遙遠,那種遙遠說不清,道不明,可是我感覺得到。」

她又嘆了一口氣,「一直到這一次,我才明白,那種遙遠不是你比我聰明,不是你出生高貴,而是某種鐫刻在骨頭裡的東西。你和南瑾是同一類人,一種……註定要站在高處的人。可笑的是,原本我還以為,我只要說服了我爹娘接受南瑾下人的身份,我們便沒有什麼阻礙了……可笑我還這麼覺得……」

三聲嘆息。

悠遠而綿長。

她微微仰起頭,讓眼眶裡的液體倒流回去。

暮顏側了身,看著這個有些哀傷的師姐眼底青紫的痕迹,猶記得出發當日,她靠著馬車昏昏欲睡的模樣,可是這些日子來,怕是很久沒有好好睡一覺了吧。

她想要安慰閆夢忱,卻無從安慰起,抬起的手在空中默默握成了拳頭,還是無力地放下了……能安慰什麼呢?

「小顏,我說這些……是想告訴你,你們的世界和我不同,你們所看到的,所需要考慮的,和我也不一樣,更複雜、更艱難、也許還更血腥,也許你需要如履薄冰步步小心翼翼才得以活下來,而我,只要吃飽穿暖就夠了……這些我都知道……我又不是傻子。」她偏頭看過來,似乎想要微笑,卻笑不出來,眼瞳在淚水中顯得很亮,她說,「更何況……相比之下,我更擔心你啊!」

擔心一詞,何其暖心。暮顏就在閆夢忱晶亮的眼神里,亂了呼吸。這個少女很多時候都顯得神經大條而且有些笨笨的,可是這一路走來,她比任何人都要透徹,她將一切看在眼裡,想在心裡,獨獨什麼都不說。

閆夢忱輕輕笑著,伸手替暮顏將眼角淚光擦去,安慰道,「也許我說的那句話,令你有負擔了……這不是我的本意,我不曾怪你,我只是……有些難過。我們都不會怪你,他也不會怪你……」

她將暮顏擁進懷裡,其實這個動作有些怪異和彆扭,可閆夢忱就是想抱抱她,告訴她,我們不怪你。怎麼會怪呢,感激還來不及……找到下毒之人的是她,阻止了疫情蔓延的也是她,研製出解藥的,更是她。

暮顏被閆夢忱輕輕抱著,她比閆夢忱矮了些,她聞得到閆夢忱身上的皂莢香,和帝都少女們衣服上的花香不同,清新好聞。

就和閆夢忱這個人一樣。

閆夢忱喜歡南瑾,她知道。可小女兒的心事向來複雜,她如何去提點?這一次的刺殺,讓閆夢忱看到了南瑾完全不同於以往的一面也是好的。

作為家中獨女,哪怕小門小戶,想要嫁給一個「下人」,這些帶來的詬病尚且可以面對,可是一個揮手之間一擊擊敗十七個黑衣人的凌厲和肅殺,以及這背後所代表的的一切,都不是這個少女適合面對的。

哪怕她願意承擔未來很有可能存在的腥風血雨,但家中年邁的雙親不能置之不顧。

閆夢忱……一直都是個極其聰慧的人。

然而,若能理智權衡、得失之間都放在天平兩邊,那邊不是情了吧。無端起了憂思,她抱了抱閆夢忱,在她耳邊低聲說道,「師姐……師姐那麼好,會遇到更好的男人。他偉岸俊朗風神清雋,他會做師姐愛吃的紅燒肉,會陪著師姐看診、治病,不會要求師姐做女紅,守女則,你們會生一個大胖小子,然後再生一個可愛的小姑娘,他們都會認我做乾娘……」

閆夢忱噗嗤一聲笑了,這孩子說這些也不害臊,十四歲就想著當娘了……只是笑容瞬間又淹沒了下去,慘然一笑,「小顏……原也沒有那麼喜歡的。放下也不難。」

真的不難么?怎麼可能……

少女心最是覆水難收,那個明明沒有那麼好的,話不多、沉默,很多時候愛答不理的,沒有情調,就好像他的全部世界,就是以暮顏為中心的那一尺方寸間,在那之外的任何世界,都入不了他淡漠的眼。

明明是這樣的一個人啊……卻入了她的心。

可是這幾日她也想明白了,那些血腥殺戮對於自己來說,終究太過於遙遠和狠辣,那個雨夜血霧之下如同神祇或者鬼魅一樣的少年,終究不適合她的簡單歲月。

她害怕……自己終有一日,會被他放在天平兩端,而她相信,自己絕不是南瑾心中最重的那一頭。那個沉默的少年,所有的世界就只有他自己眼前的一尺方寸地,那裡面,只容得下暮顏。

她並非嫉妒,暮顏那麼好,值得最好的。她拍了拍似乎有些低落的暮顏,微微笑著,「放心,我沒事。……回去吧。」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