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寵冠天下:將門商女下載
  3. 寵冠天下:將門商女
  4. 第一百一十章 臨澤鎮尾聲

第一百一十章 臨澤鎮尾聲

作者: |返回:寵冠天下:將門商女TXT下載,寵冠天下:將門商女epub下載

如今,似乎因著氣氛的關係,總顯得禁地里鬼蜮祟祟的,閆夢忱跟在後面縮了縮脖子,想著陳小石一個人這裡,怎麼敢的,他不是一向最膽小的么……

李甲被南瑾提溜著,就懸在這堆碎片上方,森涼的月色下,碎片反射的月光直直射入他的眼睛,刺地他渾身一顫,南瑾突然鬆了鬆手,李甲只覺得自己狠狠一墜,「啊!」地一聲尖叫!

其實他也沒有下墜多少,這個過程不過剎那,可是當他全部心神關注點都在這裡的時候,那一剎那的驚懼都被無限放大,當下就覺得冷汗涔涔。

「如何,現在知道我在說什麼了么?」少女背手而立,冷冷看著橫在碎片堆上的李甲,連聲音都是冷的,獵獵海風吹拂著裙擺,令她看起來有些遙遠。

「我!我不知道……」李甲搖著頭,聲音有些急切,說完立馬接著解釋道,「我真的不知道!那個人給了我一包葯,說是讓我灑在鎮子東面那口水井裡,說是……說是事成之後給我一錠金子,我……我也是鬼迷心竅啊我!姑娘,你放了我吧!我真的沒有什麼深仇大恨啊!」

「那你為什麼又鬼鬼祟祟地徘徊不走?」

「我……我……」

「說!再趕亂扯一個字,我現在就讓你死!」

「是是……我說……我說……那個人說,一定要等這個隨從也感染了才算……事成……」李甲聲音越來越低,他覺得如果現在站在地上,一定是站不直的,那少女落在身上的眼神寒芒四射,帶著實質性的嗜血和殺氣,令人膽寒。

南瑾。竟然是沖著南瑾來的。

竟然有人用整個臨澤鎮的天災為背景,想要讓所有人覺得這不過是一場天災之後的屍體不及時處理所引起的瘟疫,而南瑾,只是感染瘟疫而死。

為此,那人不惜犧牲整個臨澤鎮的人。如此狠辣!

是誰……?追殺她的人?還是南瑾的仇人?

暮顏沉了聲,問道,「是誰?」

「我不認識……他全身裹在斗篷里,我什麼也沒看到。」

又問,「那你事成后怎麼找到他?」

「他說……事成之後他自然會知道的,不用我去找他……」

再問,「所以,你也沒有解藥?」

「是……是……啊!」

藍色寒芒一閃,南瑾提溜著的繩子突然被切斷,李甲直直掉了下去,瞬間,尖叫聲響徹雲霄,閆夢忱只覺得渾身一顫,寒毛直豎,李甲身下,氤氳出紅色血跡。再看暮顏,不過就是輕輕淺淺轉了身,連表情都沒有絲毫變化,她依舊背手而立,囑咐身後南瑾,「看著,若有人來救——殺。」

方才那切斷繩子的寒光,就是暮顏發出的。閆夢忱突然想到那個帝都人都知道的事實,暮顏是無法修鍊的……一時間,只覺得真相縹緲如霧。

這是暮顏第一次,真真切切展現出了她的殺意,連錢老都微微怔住了,看著她一個人朝著帳篷里走去,看著南瑾聽話地站在坑邊,看著他淡定地將爬出來的李甲一腳踹了回去,重重跌落在碎片上的李甲因著翻滾、爬動,衣服已經破了好多道口子,傷口處呈現一種恐怖的青黑色,李甲自己看著,一動不敢動了,只在坑裡嗷嗷叫著、求繞著,奈何邊上的南瑾不為所動,仿若未聞。

「那個……」楊家興想要上前勸阻,被錢老拽住了,錢老對著自己的好友搖了搖頭,這事他們不能插手,他們方才都聽到了,背後那個主謀,其實就是沖著南瑾或者暮顏來的,整個臨澤鎮的人不過是個遮掩真相的犧牲品罷了……多麼涼薄而惡毒的人心!

錢老搖了搖頭,拉著好友和閆夢忱離開,他們方才出去查驗,就是查到了那口水井裡的問題,這會兒至少到證明這一點上李甲沒有說假話。

有了中毒的源頭,至少有研製解藥的可能。四人全身心的不眠不休的研究,探討,終於在天泛魚肚白時將解藥研製了出來,當下就各地調藥材,大批量熬煮,服用、噴洒……可,他們終究沒有救回陳小石。

那個靦腆的少年,還是走了。就在研製出解藥的前一天半夜裡。

==

臨澤鎮遭遇瘟疫的消息,快馬加鞭日夜兼程,終於在第三日的深夜報到了戶部,戶部尚書連夜上報了皇帝陛,良渚帝當時就下了聖旨要求御醫帶著大批珍貴藥材前往臨澤鎮,同時還派了一千精兵前往,精兵頭領手執密旨,一旦情況失控,所有人就地焚燒!

早朝上,厲千川聽聞此事,下了朝連府都沒回,直接去了將軍府,結果暮書墨人壓根兒沒在,只有小譚守著院子,百無聊賴地摳手指玩。一問之下才知道,被主子遺棄在帝都看家。

暮書墨是半夜就出發的。

那日知道她的行蹤后,他就派人盯緊了臨澤鎮,暗衛們得到消息第一時間回報,他們也不確定暮顏到底狀況如何,暮書墨一聽,頓時眼前一花,急急站起又差點兒摔倒,當下,就快馬加鞭,日夜兼程,幾乎不眠不休地趕向臨澤鎮,終於在第八日早晨到了目的地。

一到臨澤鎮,就找到了官兵,亮明身份,邊遠小城鎮何時見過這樣的貴人,戰戰兢兢二話不說就帶著暮書墨去了隔離區的帳篷。

隔離區因著發放解藥和噴洒消毒藥劑,亂糟糟的一片,渾濁的空氣里混合著草藥味、血腥味,哀嚎聲夾雜著劫後餘生的慶賀此起彼伏,鄰鎮的大夫也趕來了,人手明顯還是不夠,誰也顧及不到暮書墨。人人都用白巾蒙著臉,暮書墨也分不出誰是誰,轉了一圈沒找到暮顏,也沒找到南瑾,當下那顆懸著的心又顫了顫,只覺得全身力氣似乎都沒有了。

正在這時,錢老看到他了,放下手裡的活過來打了聲招呼,指了個方向告訴他去那裡找,表情有些沉重,似是不願多說,轉身又忙去了……

彼時,暮顏、南瑾、和閆夢忱在陳小石的墓碑前。這不過是一個衣冠冢,他和很多人,一起焚燒殆盡,骨灰分不清誰是誰的,最後全部撒進了大海里……漁民是大海的兒子,死後魂歸大海。

當漫天大火升起的時候,站在暮顏身邊的閆夢忱突然哽咽呢喃,她說,「小顏,大家不是都說好人會有好報的么?」

聲音哽咽、破碎,帶著濃重的哭腔,火光搖曳里,濃煙起伏,近在咫尺的閆夢忱,有些虛幻看不清晰表情。

暮顏就在這聲音里,緩緩蹲下,抱住了自己。

------題外話------

有小可愛指出我的章節名都丟了~哈哈,其實是偷了個懶,不過取名無能的我真的不太會取章節名,大家將就看看吧~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