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寵冠天下:將門商女下載
  3. 寵冠天下:將門商女
  4. 第一百零九章

第一百零九章

作者: |返回:寵冠天下:將門商女TXT下載,寵冠天下:將門商女epub下載

陳小石問的有些忐忑,他知道這個少女是高高在上的身份,他羨慕閆夢忱可以跟她打成一片,可是他素來都膽小,和普通人尚且不會交流,何況是將軍府家的小姐。

陳小石抬頭看來的眼神,閃爍卻期待,暮顏愣了愣,突然意識到,他們這些人,一直以來都忽視了這個少年在想什麼,反而是陳小石處處都在考慮他們有什麼需求然後極盡配合。這次也是,他想要分擔,想要救人,有所發現卻擔心沒有證據,於是孤身一人偷偷去找證據……

暮顏在陳小石身邊蹲下,抬頭看著他,微笑,「當然可以,我不是一直叫你小石的么?」話還未完,眼睛已經模糊,淚光閃爍間,少年笑意如同漫山遍野的小雛菊的綻放。

==

很快,陳小石就已經起不來了,通過血液進入的毒素令他的病情急劇惡化。

而他清醒時候的言語再次證實了暮顏的猜測,這就是一次人為的蓄意的下毒,她連夜帶著南瑾去查了還未來得及火化的屍體,果然,那些屍體之上,出現了毒屍斑。

只要是毒,總能找到解藥,而那隻黑暗中的鬼魅之手,她也一定會就出來!

她整夜整日守著陳小石,一邊控制他體內毒素的擴散,一邊想要查出到底是什麼毒,另一邊又在期待南瑾儘快抓到下毒之人,而錢老和楊家興去小鎮各個水井盤查是否有下毒跡象,如此大規模的下毒,水井是最好的方式。

期間,林小北過來了。這個彷彿脫胎換骨了一樣的少年,在痛失了雙親之手,乍然看到躺在床上昏迷不醒的「兄弟」,這些日子壓抑的情緒突然爆發,哭地稀里嘩啦的,抱著暮顏一遍遍地問,你也會死么?

你也會死么?

宛若溺水之人抓住的最後一根救命的稻草,那種哽咽到破碎的聲音,明明只有五個字,卻抽噎了好多次才問完,令端了葯準備進來的閆夢忱遲遲不敢進去,她聽到裡面的暮顏低聲安慰,「我盡量讓自己活得久一點……」

多麼不像安慰的安慰。

那個在帆船之上和她斗著嘴無所畏懼明朗烈焰般的少年,是不是再也不見了?

閆夢忱只覺得,這一趟出來真難過啊……彷彿整個世界被打破,再被重塑,而你乍然發現,早已天地翻覆,卻依然無能為力。

第七日夜晚,南瑾終於綁著一個人回來了,說是見他鬼鬼祟祟地在小鎮外頭轉悠,覺得形跡可疑,當場綁了。

那個人被五花大綁著丟在地上,穿著倒是漁民打扮,抬眸看來的眼神淬著毒,帶著咬牙切齒的恨意,死死盯著南瑾。

很快,楊家興、錢曾,都趕了過來,倆人看上去疲累至極,楊家興鬍子拉紥估計已經好幾天沒有洗臉剃鬍子了,眼底很深的青紫色,錢老連走路都有些虛浮,暮顏走上去將他攙扶到一邊,錢老擺擺手,剛想說什麼,倒是楊家興先看到了中間綁著的那人,乍一看,就明白了,明白之後就火了!

楊家興是個火爆脾氣,當下就睚眥目裂地揪著那人的衣領吼道,「是你下的毒?!」這一吼,的確是用盡了力氣,唾沫星子噴了對方一臉。

對方被綁著,根本沒法擦,卻也不介意,咯咯低聲笑著,笑聲越來越大,到了最後就變成了哈哈大笑,瘋狂而詭譎,在安靜的夜空中久久回蕩,讓人不寒而慄。

那人笑累了,才環視一圈,鄙夷地看了在場的一群人,朝著楊家興詭異地笑,「可笑你還覺得救人一命,勝造七級浮屠?如今,這一整個小鎮的人,都是你害死的!」

原來,此人是楊家興數十日前在海邊所救,自稱李甲,家中排行老大,也是個漁民,只是捕魚的時候遇到了海寇,被打劫了船隻,也不知道怎麼地,醒來竟漂到了臨澤鎮。

是以,楊家興就把他帶回了家,誰曾想,這人竟惡毒到毒害了整個臨澤鎮的人!

「原因呢?」暮顏在一旁坐下,看著李甲惡毒地目光,問道,「若你只是無意間漂泊至此,不提救命之恩便也罷了,何故還要害這滿鎮百姓?到底是何深仇大恨?」

「我只是看他們不爽!憑什麼他們幾場大雨,就有朝廷派大夫過來,我們那連年海寇禍亂,卻一個人都不曾來管?!」李甲吼得嘶聲力竭,「既然如此,那就一起去死好了!」

變態……這是在場所有人的心聲,獨獨不包括暮顏,她繼續不動聲色地問道,「你家,是哪裡?」

李甲一愣,脫口而出,「千燈鎮。」

暮顏自然不知道,楊家興給她解釋,千燈鎮是在臨澤鎮更南面,的確是又亂又窮,很多千燈鎮的年輕壯年男子都逃了出來,據說如今千燈鎮只剩下了一些老弱婦孺。如此說來,倒也可信。

「呵呵……你當我們一屋子傻子么?這毒如此厲害,又極其少見,是你一個無意間漂泊到了這島上的人能拿的出來的?」暮顏原本坐著,這會兒彎了腰,湊近李甲,邪邪一勾唇角,「還是說,你也想嘗嘗這毒?」

李甲眼神一個閃爍,便恢復如常,梗著脖子惡狠狠看著暮顏,「你在說什麼我不懂!」

「不懂?」暮顏看著死不承認的李甲,呵,若說背後無人相助,她一個字都不信!想起昏迷不醒的陳小石,想起抱著她哭得天地塌陷的林小北,想起這些日子來見到的家破人亡,那些連哭泣都已經沒有聲音沒有眼淚的絕望,她只想將眼前這個梗著脖子一臉怒視著她的人碎屍萬段!

「既然不懂,那便讓你懂!瑾,帶著他去禁地,讓他嘗嘗陳小石感受到的滋味!」她寒了聲,既然敬酒不吃,那便吃罰酒。

當下,南瑾拎著李甲,眾人跟著一道,去往了掩埋廢棄杯碟碗筷的地方,那些東西本就埋的淺,前日又被陳小石扒開過,這會兒上面也就薄薄一層沙土。本來是有看守值班的,就是防止不知道的人誤闖了,只是隨著疫情的發展,臨澤鎮士兵早就逃走了大半,若不是幾個士兵們把守著,估計百姓也會逃離。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