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寵冠天下:將門商女下載
  3. 寵冠天下:將門商女
  4. 第一百零六章

第一百零六章

作者: |返回:寵冠天下:將門商女TXT下載,寵冠天下:將門商女epub下載

往後的幾日,暮顏一行五人都在照顧傷患,每日都要忙到晚膳十分,漁民們很是配合和熱情,重建家園、幫忙抓藥、送飯送菜,還有一些老人當年就受過錢老恩惠,這幾日更是拿出了過年才有的待遇款待他們。

林小北也是日日來,有時候藏著一個蛋,說是樹上掏的,有時候帶著兩條魚要南瑾烤著吃,自來熟的性子和誰都打成一片……甚至天天在錢老面前錢爺爺長、錢爺爺短的,想要錢老放暮顏的假讓她跟著他一起出海。

於是,這一日終於顯得空閑一點的時候,錢老給他們放了假,一群人一起出海了。

為了帶他們一群人出海,林小北特意找了一艘比較大的帆船,從上船開始,陳小石就已經白了臉色,死死扣著船檐……

「嘿!我說你,給我名字長一樣!怎麼就那麼膽小呢!」林小北站在船頭,風海吹起他額前碎發,露出少年被海風吹得紅黑的臉,臉上,張揚的笑意明媚如烈陽,他大聲說著話,卻沒有絲毫鄙視的味道,反而也不急著走了,收了帆,任船慢慢隨風飄搖,漁民就是這般,就算所有人都知道林家有個傻小子林小北,卻總善意多過鄙夷。

陳小石原本是不願意來的,可林小北是什麼人?他總來不懂被拒絕是什麼意思,強拖硬拉著陳小石就過來了。不知道為什麼,林小北這個烈火一樣的男孩,在這一群人里除了暮顏便是最喜歡圍著木訥害羞的陳小石,覺得他們倆「名字是一樣的」,所以一定是兄弟。

陳小石看著張揚的林小北,胃裡翻覆的感覺和對大海的恐懼,讓他一句話都說不出來,只能哀怨看著這個無厘頭起來完全說不通的人……

閆夢忱倒是很興奮,這些日子來的疲憊似乎一掃而空,在帆船里前後溜達著,時不時在暮顏身邊坐一會兒,聊幾句,而暮顏,帶著南瑾在釣魚,她也不在意釣不釣地上,更不在意林小北的大嗓門嚇跑了多少魚,只是享受海風徐徐里,愜意垂釣的某種心情,身邊的水桶里,只有一小尾很小的魚,在裡面緩緩地游,倒是南瑾那邊,似乎上來了好幾條。

「林小北,你這樣說小石就不對了,人家本來就不是你兄弟,憑什麼要跟你一樣傻大膽?」閆夢忱抱不平,「再說,還不是你非要把人拉來的?」

「你這婆娘……那我又沒拉你來,你又為啥要屁顛兒屁顛兒地跟過來?」林小北撇嘴,抬頭,嫌棄道,「看看暮顏,再看看你自己,哪裡像個帝都姑娘,倒像是我們這種小漁村裡的臭婆娘!兇悍的很!」

被人說成兇悍臭婆娘,閆夢忱也不在意,拌著嘴回道,「我本來就不是什麼熠彤千金小姐,就是個小農村出來的,就是個兇悍臭婆娘,怎麼著了哇?」說完,抓起暮顏身邊水桶里唯一的那條小魚,就朝著林小北丟過去,魚尾撲騰,濺起水花,普通一聲,越進了水裡……疏忽間,就不見了。

被灑了一頭水的閆夢忱似乎才意識到自己丟了暮顏唯一釣上來的一條魚,有些不好意思地撓了撓鼻子,見暮顏只是含笑看著他們鬧,猶自釣著她自己的魚,怡然淡定的模樣,便也有了底氣,對著林小北淡淡地哼了聲。

林小北卻是哈哈笑了起來,笑到最後捧著肚子彎著腰地笑,笑地眼淚都出來了,「哈哈哈!暮顏這麼半天時間,就釣了這麼一條,還被你拋了回去,你這婆娘好沒道理,哈哈!」

「還不是因為你!如今倒說起我來了,哼!」閆夢忱擼起了袖子,絲毫不顧及一小節藕臂暴露在這光天化日之下,頤指氣使道,「你不是厲害么,還不下去抓幾條魚上來!」

「憑什麼你放走的魚要我去抓回來?」雖然如此念叨著,似乎極不情願,林小北還是脫了鞋、脫了短背心縱身跳進了海里,今日大海風平浪靜,也不見他如何抓,沒一會兒,就探了頭出來,兩手一丟,兩條魚就啪啪進了船,在船里拍打著尾巴。

林小北兩手抓著船檐,縱身一躍,就跳進了船,拍拍手,很得意地看著閆夢忱問,「如何?小爺本事大吧?」

雖然心裡如此驚嘆,閆夢忱卻不願承認了讓他嘚瑟,撇撇嘴,「哼!這有什麼,不就抓兩條魚么!南瑾肯定也行!」說完,快速地瞥了眼南瑾,耳根悄悄紅了。

「南瑾、南瑾的,臭婆娘你天天只會說南瑾如何如何厲害,我是沒有見到,除了烤的魚好吃,其他有什麼厲害的?莫不是你喜歡他?!」林小北笑嘻嘻湊上去,格外八卦地問道,不過想想也是,南瑾的確很俊,和他見過的那些個一身魚腥味的大老爺們不同,身上清清淡淡地香,錦緞長袍也是格外好看……不過,他想,若他也穿這樣的衣服,應該也會這麼好看的吧?

「你別瞎說!」被人這麼大聲戳破心思,閆夢忱紅著臉下意識就朝南瑾看去。

卻見南瑾仿若未聞,他專心致志釣著他的魚,和暮顏的一邊釣魚一邊看他們打鬧嬉笑不同,南瑾真的是在一心一意地釣魚,似乎,他的世界,從未有過三心二意的時候,釣魚就是釣魚,吃飯就是吃飯,殺人就是殺人,明明身處人群,卻又似在人群之外。

這會兒,他又收了竿,魚竿上,一條撲騰著的大魚帶起一串美麗的水珠穩穩落在他伸著的手裡,那雙手略顯蒼白羸弱,掌心有薄薄的繭,他抓了隨手就放在暮顏身邊的水桶里,暮顏抬眸微微一笑,輕聲說道,「不必。」

原來,他都看在眼裡。只是,不在意罷了。

閆夢忱耳根緋紅漸退,臉色微微一白,突然間玩鬧的心思都沒有了,懨懨地抓了還在船里蹦躂的魚放進水桶里,坐在暮顏邊上看她釣魚,林小北咋咋呼呼地走過來,她也不想理睬,閉著眼睛枕著暮顏的肩膀睡了。

暮顏看了看閆夢忱,再看看林小北,笑道,「別鬧了,好好看著船,別飄遠了待會兒就回不去了。」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