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寵冠天下:將門商女下載
  3. 寵冠天下:將門商女
  4. 第一百零三章

第一百零三章

作者: |返回:寵冠天下:將門商女TXT下載,寵冠天下:將門商女epub下載

事情還是回到最初的源頭,那個大雨滂沱的夜晚,少年敲開了將軍府的大門,引起了多方主意。

事後有人問門房小廝,可是小廝也是支支吾吾根本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他們始終驚懼於那個雨夜彷彿從天而降的少年,後來他們才知道,那是三小姐的隨從。那個幾乎沒有存在感的三小姐。

而那個少年將屍體和暮顏的交代一起轉呈給了暮三爺之後,就換了馬再次衝進雨幕,疾馳而走了。於是,當暮顏第二日一早,推開房門,看到碧空如洗,而渾身衣服都沒換濕漉漉貼著身的南瑾眼底淡淡青黑時,突然就笑了,那笑容,亮若星辰璀璨。

她說,「早,瑾。」

彷彿不曾別離,彷彿始終都在。

==

南瑾回來了。雨也停了。五人吃了早膳,租了一輛馬車,匆匆就上路了。

索性,這件事之後,也就沒有什麼突發事件了,陳小石也似乎終於恢復了過來,恢復了他靦腆害羞的模樣,只是依舊不太敢看南瑾,眼神飄忽不定。

南瑾的恐怖指數,恐怕會成為他這一輩子揮之不去的陰影。

他們是在第五天的中午,到了臨澤鎮。

臨澤鎮里,一片狼藉,其實這是大雨下的最早,也最久的地方。被摧毀的房屋隨處可見,殘桓斷壁被覆蓋在淤泥之下,一些小小的帳篷被支了起來,傷者被安置在裡面,有巡邏的士兵來回走動,所有人不管受沒受傷,都嚴陣以待,神情嚴峻。

看到他們一夥五人,護衛過來詢問,知道是熠彤來的醫者,才放了行。

他們去帳篷去轉了一圈,沒有看到錢老友人,卻有好些人認出了當年在臨澤鎮行醫好幾個月的錢老,一傳十、十傳百,沒一會兒,幾乎整個小鎮都知道了。

一時間,原本有些低沉的小鎮,也帶上了歡喜。樸實的百姓最是好客,還有村民立馬去海邊捕了魚送過來。大概半個時辰后,風塵僕僕的友人就來了。

錢老的友人叫楊家興,當年錢老離開后,他就在這小鎮定居了,開了家小醫館,做起了小鎮唯一的大夫,這些年一直在這裡,也沒有娶妻生子。楊家興過來之前,顯然是去採藥了,葯簍子還沒放下,是個很粗獷的男人,膚色黝黑,身材高大,雙頰通紅,五十來歲的模樣,孔武有力,嗓門很大,一見面就喊,「你個老傢伙怎麼會來?!」

看得出很是驚喜,過來一個熊抱,暮顏明顯看到錢老一個踉蹌,往後退了一步才穩住身形。

當楊家興得知他們便是帝都派來幫忙的,熱情地一定要他們去休息休息,說著就往醫館帶。醫館沒有受太大的影響,只是有一處屋頂被大雨衝破了漏了水,小部分藥材被浸泡了,但大體還是好的。此刻,醫館里也住了些傷員,都是傷勢比較重的。

當下,所有人也都不休息了,挽了袖子就幫忙,抓藥、煎藥、包紮傷口,就連南瑾都上去當苦力搭把手,突然多了五個勞動力,辦事效率明顯高了很多,但也是不知不覺一直忙到了夜晚才算稍微告一段落。

有村民帶著魚湯、飯菜過來,伙食並不好,然而這種條件下,誰也不挑,更何況,忙了一下午,早餓得前胸貼後背,閆夢忱吃了個大飽,見暫時沒什麼事情,拉著暮顏就去海邊看海。

這個小鎮出來的孩子,在熠彤總顯得有些拘謹,這會兒如魚得水般,整個人活了起來,雖然……看著南瑾還是有些彆扭。

小鎮其實很小,沒什麼可逛的,不過沙灘之上倒是有些人,三兩紮堆嘮著嗑。天災剛過,劫後餘生的人們似乎格外珍惜,臉上幾乎沒有愁容,三人一路慢慢走,聽著他們的話題也是關於出海和收穫的話題,那些關於災難,關於廢墟的,隻字未提。

見到他們,幾個原本扎堆聊天的婦人走了過來,好奇地開始攀談,從帝都,聊到大城市,從大城市,聊到大城市的姑娘真美,真白……再到後來,就是詢問年齡,是否婚嫁……

接著,就開始推銷自己家的兒子,順便言語之間再貶低一下對方家的兒子……

……

如魚得水的閆夢忱閆師姐,終於在這樣熱情而友好的相親氛圍里,羞怯地躲到了暮顏背後,眼神飄忽地看了看南瑾。

閆夢忱躲了,婦女們又把目光聚焦到了另一個姑娘身上,這姑娘話不多,看著笑眯眯也挺和善,剛想上去嘮兩句,身旁南瑾上前一步,擋在她面前。

小鎮婦女們何時見過這麼「兇悍」的少年,笑容一瞬間有點尷尬,想著估計是這姑娘的「相好」,這是因著她們的話題不開心了,當下倒也不知道說什麼為好,只能尷尬地笑著遞過手裡的吃食示好,像是米粉糕,只是灰撲撲的,看著奇怪。

南瑾沒動。

婦人似有尷尬。暮顏卻知道他不是嫌棄,只是不習慣罷了,她伸手拿了三塊,道了謝,一人一塊分了,只要是暮顏遞給他的,他從不拒絕,這會兒也拿著慢慢吃,很是優雅的模樣。

「這位公子……也是錢老的學生?」婦人好奇問道,這個少年看著好貴氣,雖然不說話,也有點凶,但是一身深紫錦袍穿地跟神仙似的,舉手投足就像是傳說中的貴人……再和臨澤鎮的小子們一比,啊喲喂!丟臉都丟到大海對面去了!

「不是,他是我的隨從。您別看他看上去似乎很嚴肅,其實人很好很隨和的,只是害羞不愛說話。」暮顏笑著解釋。

隨和、害羞、不愛說話的南瑾一小口一小口吃著米糕,低著頭,嘴角抽了抽。

婦人似乎對這個答案很是意外,她晃了晃腦袋,嘀咕道,「帝都的隨從,都這麼高貴的么……」

說者無心,聽者有意,閆夢忱面色一僵,眼神飛快掃過南瑾,臉微微一紅,神色卻是落寞,默默地放下了吃了一半的米糕,突然覺得沒胃口……暮顏察覺,暗自嘆了口氣,閆夢忱喜歡南瑾,也許是一個無解的局。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