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寵冠天下:將門商女下載
  3. 寵冠天下:將門商女
  4. 第一百零一章

第一百零一章

作者: |返回:寵冠天下:將門商女TXT下載,寵冠天下:將門商女epub下載

而走著去小鎮的師徒四人,被今日這一場雨淋地多少有點閹兒吧唧的,又被黑衣人嚇得心神不寧的,一路上都不太說話,陳小石本就膽小靦腆,更是嚇得面色慘白,這會兒抱著自己的小包裹微微抖著,眼神飄忽,都不太敢看暮顏。暮顏對此多少有點自責。

陳小石和閆夢忱,都是屬於她這個世界以外的人,可能見過的殺生不過就是殺雞宰豬,如此抬手之間就是將人命當成草芥收割,瞬間打破了他們原有的溫和的世界觀。師姐此刻莫名的不大對勁的情緒,其實和陳小石的膽怯,有著相似之處。

倒是錢曾,見過大風大浪的人物,見此刻塵埃落定,終於問出了口,「小顏可知,今日是誰要害你?」

「老師,對不起……害你們跟著受驚了。」她自然知道,卻不願說。

錢曾一聽自然也懂了,這孩子肯定是知道卻不願說,聽她方才提到高如玉,也許他也不適合知道。當下也不問,暮顏自己有主意,過多干涉也不好。但自己終究是他老師,還是難得遇到的好苗子,必要的時候,自己這把老骨頭也是可以動動的。他的眸光一閃而過的犀利,將身邊的陳小石又拉近了一點,雨勢太大,這傘撐了跟沒撐一樣。

一直走了大半個時辰,四人才出了林子到了小鎮里。此刻早已沒了來時的熱鬧,找了家旅店,吃了晚飯,叫了熱水洗了澡,暮顏趁著師姐洗澡的時候,又去問掌柜的借了爐子熬了四碗薑湯,給每個人送了去。

如此,才踏踏實實地睡了。

==

而將軍府。

前陣子因著小主子們回府重新換上的紅燈籠在雨夜裡總顯得凄涼,在冷風裡飄零,甚至帶著點詭譎氣,陰陰森森的。

此時已是後半夜,將軍府沒那麼大規矩,對下人素來也是和善的多,如此雨天,沒有緊急的大事自然不會有人上門。門房小廝搬了一床棉被,攏著袖子縮在門后無風的角落裡,搭著腦袋睡著了。

全世界都只剩下了嘩嘩的下雨聲。喧嘩,卻又安靜。

就在這時,一聲尖銳而痛苦的長嘶劃破天際,劃破雨幕,直直落在將軍府門前,驚醒了本就淺眠的門房小廝。驚地其中一隻紅燈籠,吧嗒一聲,滅了。

然後,就是一陣急促的敲門聲。

將軍府的門房,也是有脾氣的門房,這麼大的雨,這麼深得夜,不好好睡覺,過來吵吵嚷嚷,吵醒了主子們責罰下來怎麼辦?小廝氣勢洶洶地開著門,抬頭就要罵,只是罵聲全部堵在了喉嚨口。

來人他們自然是不認識的,最多算眼熟。暮顏一向習慣走後門,南瑾其實可以悄無聲息地翻了牆進去找暮書墨,半點不會被人發現,可今日,他彷彿因著這雨夜,多了一絲殺伐之氣鬱結於心,就是想鬧騰下。

於是門房小廝打開門,看著這個明顯不認識,卻又有點熟悉的人。這個人渾身濕淋淋的,一頭黑髮濕噠噠掛在腦門上,很是狼狽,可是那雙眼睛,在雨夜裡兇悍無比,看著滲人,像是一尊殺神。

還有後面那匹馬,原地打著轉,鼻子里呼呼噴著氣,很是煩躁。在紅燈籠下他們看得真切,臀部之上傷痕纍纍,鮮血淋漓地,這會兒腿都在打顫,難怪剛剛怎麼聽著那嘶鳴那麼痛苦。

一時間也有點怕,要罵出口的話,就這麼堵在了喉嚨口。但也不敢把人放進來。

殺神也不為難他們,說道,「去找暮書墨,如果不在,就去找暮雲翼。」

看他理直氣壯地直呼主子們姓名,當下更慎重了,兩人互相看了看,其中一人匆匆朝著暮三爺的院子跑過去。

而此時暮書墨的書房裡,三個黑衣人已經跪了半宿。暮書墨沉著臉,在書桌后呼呼放冷氣放了半宿。

墨一也很無奈啊,前幾日他派了墨二墨三暗地裡受命保護三小姐安危,在暗處跟得好好地,也沒什麼大事。一直以來還以為三小姐壓根兒不知道他們的存在。

昨日還在嘚瑟主子給了個輕鬆的活兒,畢竟三小姐也是乖巧,不亂跑,不惹事,基本沒他們出手的機會。哪知道今日,三小姐就把他們給甩了……甩了……了……

被一個少女輕而易舉地甩了這件事,他百思不得其解。墨二墨三是三爺訓練出來的暗衛副首領,如今被一個小丫頭說甩就甩了,以後這面子往哪擱?以後還怎麼帶領那幫手下?

但當下也沒辦法,只能跑回來負荊請罪。等他們一五一十交代完,主子都沒開口,也沒讓起來,就這麼一直跪著。

於是……跪到了現在。小譚敲開書房房門的時候,他真的覺得自己終於解脫了,可是小譚一開口,他就覺得有點懸。

因為小譚急匆匆進來,臉色很嚴肅,連行禮都沒行,只說了一句,爺,小廝說門外有人找,我就跟過去看了,是三小姐身邊的隨從,還帶了一馬車的……屍體……

然後,整整半宿黑著臉陪著自己的暮三爺,刷的一下站了起來一下子沖了出去。墨一覺得,今晚自己,凶多吉少。輕而易舉被一小丫頭甩了這件事,已經不足掛齒。

果然……一刻鐘以後,三爺回來了。

一同回來的,還有一個五花大綁著的黑衣人,和十七個屍體。那個隨從倒是沒見到,但是那十七個屍體,連三爺看到以後都愣住了。

所有傷口一模一樣,一樣的深淺,一樣的位置,一樣的角度,就像精準量過的,這哪叫殺人,這叫藝術。

「這……這是誰幹的……?」他膽戰心驚地問道。

小譚努了努嘴,做了個閉嘴的手勢,再看三爺黑的跟鍋底一樣的臉,他趕緊咽了回去。太沒眼力見了,這個時候應該盡量降低存在感。

不過,這時候三爺明顯關注點不是自己了,他悄悄鬆了口氣,就聽三爺用這麼多年最最冷酷的聲音說了句,「去,把禮部尚書,請來!」

請來二字,隱隱透著殺伐肅殺之意。小譚渾身一顫,下意識就跑了出去。下大雨算什麼,這時候的暮三爺,比下大雨可怕多了。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