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寵冠天下:將門商女下載
  3. 寵冠天下:將門商女
  4. 第十章 安陽王府

第十章 安陽王府

作者: |返回:寵冠天下:將門商女TXT下載,寵冠天下:將門商女epub下載

安陽王府。

將軍府距離安陽王府是真的近。暮書墨剛到大門口下馬的時候,天還沒亮,灰濛濛的。剛剛飄的一點雪,這會兒也停了,路上、屋檐上,附上了一層淡淺的白,世界都因此很靜謐。

有小廝過來牽了自己馬,還有的小廝麻溜溜進去通報,他就站在門口,仰頭看著紅燈籠照耀下,燙金的「安陽王府」四個字,暖紅的光芒落在男子鍾流毓秀造物所鐘的臉上,如同暖玉般柔和而美好。

柔和美好的暮三爺卻彷彿突然意識到現在過來吵別人睡覺其實也是蠻傻的……

但是再轉身回去的話……更傻。

於是他便一臉淡定地不能再淡定的模樣,等著管家來迎接。

傅管家聽到小廝來報,披著衣服就跑了出來,迎接這位說風就是雨的爺。熠桐誰都知道,四大公子之一的暮三爺,看著是個好說話的主,嘻嘻哈哈沒什麼架子,但是一旦惹他不開心了,他連皇宮裡都敢惹的雞犬不寧。

這可不是什麼危言聳聽,當年那件事之後,暮三爺是鬧得最凶地那個,差點兒把皇城給掀了個底朝天。

那時候,他不過13歲。

卻讓人生生寒了膽,才知道這位原以為只是才華過人的暮家三爺到底有多可怕。只是之後……估摸著越是怕遭了那位忌憚。

一邊想著,一邊急匆匆跑向門口。

傅管家從來沒有跑的這麼快過,一路小跑著到了大門,明明是初春夜裡春寒料峭,他又急急忙忙只披了一件外衫就出來了,呼出的氣都是白白的霧,這會兒跑的卻是滿臉通紅,扶著門氣喘吁吁,上氣不接下氣,一時間連話都說不出來。

可見,真是拼了老命地在跑。

暮書墨拎著空酒瓶,看到這情景,笑的歡快:「嘿,傅叔,您慢點兒,我不急的。」

既然不急,這天還沒亮就跑來這安陽王府敲門作甚?傅管家心裡腹誹,嘴上卻不敢說,恭恭敬敬地拱手行了禮:「啊喲喂,三爺,這叔叫的可是折煞小的了。您說您這個時候……我家王爺還沒起呢。」

暮書墨也不客套,他本來就是安陽王府的常客,抬腿就往裡走,對著傅管家搖了搖手裡的瓶:「爺我還沒睡呢……我去叫他起床喝酒。」說著也不顧後面無語冒汗的管家,自顧自熟門熟路地就往裡走。

傅管家也是看著暮書墨長大的,他自幼和厲千川交好,多年來一直都是王府的常客,為人和善,時不時有了好東西也會送點他,傅管家一生無子,也是真心把他當自己的孩子看待。

只是這孩子……明顯是不讓人省心的。也不知道暮三爺平日里在將軍府,把府里得被折騰成什麼樣兒了……

難怪聽說三爺整日不著家都是沒人尋的……

傅管家抹了把額頭的汗,吩咐門房將門關好,又氣喘吁吁跟著去了。

安陽王府安陽王爺厲千川,是暮書墨自小的玩伴,穿一條褲子長大的。只是一個戰功赫赫彪炳史冊的戰神王爺,一個卻是遊手好閒喝酒打架的二世祖,倒也不知道怎麼就臭味相投了。

戰神王爺愛釀酒,每年十壇桃花醉,二世祖愛喝酒,某日路過安陽王府楞說自己聞著味來的,於是,自此十壇桃花醉,一大半歸了暮家三爺。

戰神王爺卻也不在意,依舊每年十壇,不多不少,卻也不知道是什麼癖好。只知道這些年來,暮書墨的名聲一日日越發地差,有些身份的總會客氣地避開,若說交好的,怕是只有安陽王爺了。

「厲千川,厲千川,起來吃酒了!」人未到,嗓門先起,咋咋呼呼地驚起不遠處樹上打著盹兒的鳥,撲稜稜飛走了。

暮書墨幾步到了主卧門口,上去就要推門。

「吱呀——」一聲,主卧的門開了。門內的男子,身披白色錦服,墨發披散沒有束起,雍容懶散的姿態,只是眼神卻透著絲絲溫涼,沒有半分睡意。

有著紅塵濁世里遺世獨立的溫雅,又有如天邊遠離浮華的雲。

安陽王爺。厲千川。

素以矜貴高華綁縛了帝都無數少女心的厲千川,絕大部分時間都是高高在山疏離冷漠不染塵埃的。若說什麼時候落了地成了人,那便是面對暮三爺的時候。

比如此刻,眼中淡淡的嫌棄,便是只有暮三爺才看得到,他瞥一眼微亮的天,和不遠處氣喘吁吁抹著汗朝這跑來的的管家,嫌棄問道,「你這又是抽哪門子瘋。」

被嫌棄也不在乎,暮小爺以一種特別坦然特別理直氣壯地表情晃了晃手裡的酒,證明了是真的沒有了,證明他不是來騙酒喝的,「來找你吃酒啊!吃完了!」

說完,側著身從厲千川身側就進了門。熟門熟路比自己將軍府的院子還熟悉。

厲千川的眸子暗了暗。

終什麼都沒說,只是對著終於跑到這滿臉通紅的傅管家揮了揮手,「你下去吧。不用伺候著。」

可憐地天沒亮被人從被窩裡拉起來,衣服都沒時間穿就進行了一系列早晨熱身運動的傅管家,氣喘吁吁地退下去了后廚。雖說主子不用伺候,可也斷不能再回去睡回籠覺得了。

厲千川看著明顯走路有點兒飄的傅管家,轉而看向拿著空酒瓶坐在桌邊百無聊賴的暮書墨,淡淡陳述事實,「如果我沒記錯的話,這酒是你今早從我這拿走的吧?你一天喝完了一壺,還好意思大晚上把我拉起來,找我要酒吃?」

「那是昨天的事了。今天才剛剛開始。」他糾正道,彷彿想要掩蓋他喝的太快的事實,「……也不全是我喝完的,正喝著呢,我侄女聞著酒香來問我討著喝,大半壺進了她的肚子。是以沒喝過癮,再找你要點。」

沒臉沒皮。

戰神安陽王爺嗤笑一聲:「喝完就喝完了,拿你侄女當借口作甚。你那倆侄女我還不知道么,一朵高山雪蓮將來是要嬌養深宮的,規矩禮儀自是時時刻刻端著的,半分不敢逾越了去,還有一個,看到你就跟老鼠看了貓似的,也不對,是看你就跟看將軍府的異數分外丟臉似的,這倆,能向你去討酒吃?就算問你討了,你能這樣直接給了?」

這小子其實不愛酒,卻獨獨不放過他的桃花醉,連自己都快沒份的桃花醉,現在說被自己的侄女討要了一半。這話,卻是無論如何都不會信的。

暮書墨是什麼人?分毫沒有作為將軍府長輩的自覺。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