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神殿霸寵:妖妃欠收拾下載
  3. 神殿霸寵:妖妃欠收拾
  4. 第一五三章 假扮蘇蘇(一更)

第一五三章 假扮蘇蘇(一更)

作者: |返回:神殿霸寵:妖妃欠收拾TXT下載,神殿霸寵:妖妃欠收拾epub下載

柳蘇蘇面頰含春,眸中帶著點點欣喜。

她抬眸,含情脈脈地看向容忌,「公子安好。」

容忌微微頷首,「追風,帶她一同回驛館。」

我站在風月閣的斷壁殘垣之上,心亦如這滿目瘡痍的一地狼藉,涼透。

「容忌,你要她還是要我?」我盡量剋制著自己的情緒,但聲音還是忍不住發顫。

容忌抬手,將我散亂在額前的縷縷頭髮挽至耳後,「聽話,回北璃王宮。」

「好。」我淡淡回了一聲,收斂起所有情緒,將身體隱在弱水披風之中,闊步離去。

我一手胡亂擦拭著臉頰上厚重的胭脂水粉,忽覺眼裡酸澀。

「該死!水粉迷了眼,怪難受的。」我喃喃自語著,不停地揉著不斷發脹的雙眼。

腦海中,黑盒子長吁短嘆道,「宿主,你別再自欺欺人了!哪裡是水粉迷了眼,分明是被東臨王傷了心!」

「一別兩寬,各生歡喜。」我悶悶說道,腦海里滿是柳蘇蘇弱柳扶風嬌滴滴的模樣。

「宿主,盒盒覺得東臨王不像是這等膚淺之人。」黑盒子低低說道。

我心底也知,容忌絕不可能在短時間內移情別戀。他對我如此冷漠應當同我身上的隱疾有關,但他一百萬兩黃金買下柳蘇蘇又是為何?

「宿主,你若不放心,不如去驛館看看?」黑盒子提議道。

「不去!他若不主動向我解釋清楚,我又何必纏著他!」

行至宮門,恰逢皇甫軒和祁汜如同兩尊門神在宮門口候著,我趕忙停駐腳步,調轉了方向,往驛站走去。

剛入驛館,天後便拉著柳蘇蘇的小手噓寒問暖。

我瞅著天後的熱絡樣,忽而回想起第一次見她時,她也這般待我。

可惜,物是人非!

「蘇蘇,今年多大了?」天後和顏悅色,容貌不減當年。

柳蘇蘇現出誠惶誠恐的樣子,低垂著水眸,輕聲細語地答道,「回天後的話,蘇蘇年十七。」

天後滿意地點頭稱讚,視線由蘇蘇臉上緩緩向下移著,「清秀不妖,身姿窈窕,不錯,不錯!」

「天後謬讚了!」柳蘇蘇巧笑嫣然,青白的臉頰剎時緋紅,如三月桃花,不勝嬌羞。

天後正欲拉著柳蘇蘇促膝長談,我心裡不大爽快,仗著自己有弱水披風加身,一腳踹掉了天後即將落座的凳子。

「哎呦——」天後驚呼著,不慎跌落在地。

「讓你造謠我!若不是看在你是容忌親娘的份上,我定打得你落花流水!」我看著天後捂著后腰疼得齜牙咧嘴的模樣,總覺大快人心。

「柳姑娘,請隨我來,王有急事傳喚於你。」追風從屋中走出,語氣還算恭敬,面色就大不好看。

柳蘇蘇面露喜色,再顧不得跌倒在地的天後,連連攏著一頭墨發。

她輕嗅了自己衣袖的味道,頗有些躊躇地看向追風,「蘇蘇可否先去換一套衣物?方才在風月閣中,遭遇了一些變故,衣服髒了。」

追風顯得有些不耐煩,但最終還是點了點頭,「速去速回。」

柳蘇蘇一邊應著,一邊隨著侍女走入一間偏房。

門一關上,她便迫不及待地扯去身上略微殘破的衣物。

「至於這麼心急么?衣服都用扯的!」我在一旁看著,心裡不由有些發酸。

咚——

下一瞬,我以手肘猛擊她後腦勺,「我最看不得人撕扯衣物!一絲一縷,當思來之不易!」

我兀自辯解著,拾起她還未換上的衣服,將之套在自己身上,隨後又幻化了一張同柳蘇蘇一模一樣的臉,這才大搖大擺地踹門而出。

「你不用跟來,我自己去。」我目不斜視地對追風說著,疾步朝著容忌的卧房走去。

砰——

我一腳踹開容忌的房門,跨入門檻便疾速關上門扉。

容忌端坐在桌前,手中拿著一本頁面發黃的典籍,細細研讀著。

「王,你喚我來,所為何事?」我盡量學著柳蘇蘇的口氣,柔聲詢問著容忌。

容忌置若罔聞,專心致志地看著手中的典籍,眸光柔和。

我性子急,闊步上前,一手按在發黃的典籍之上,另一手扣著容忌的後腦,迫使他抬眸同我對視,「王,急喚我來,所為何事?」

容忌臉上帶著薄怒,但不知怎的,他琥珀色的眼眸愈發深邃,到最後,竟還帶著點點笑意。

「登徒子!」我十分不快地咕噥著,想不到容忌對著柳蘇蘇這張臉,還能笑得這麼開懷!

「你說什麼?」容忌站起身,一閃身將我禁錮在懷中,「柳姑娘,你身上的氣息怎麼如此熟悉?」

該死,容忌竟敢摟著其他女人!

我怒不可遏地將他推至一邊,膝蓋向上一頂,惹得他連連抽氣。

「再敢碰老娘一下,小心我閹了你!」我越想越委屈,正想借力再踹他一腳,卻又怕真將他踹壞,這才忍住了暴打他的衝動。

容忌嘴角噙笑,唇邊的梨渦若隱若現,「本王花一百萬兩黃金買的你,不是讓你在本王面前耀武揚威的。」

眼前的容忌明明那麼熟悉,卻又那麼陌生!

他背手負立,一手拎著我的衣領,將我扔上了榻。

噗——

燭火一滅,屋裡黢黑一片。

我從未想過,有一天,我會頂著柳蘇蘇的面具同容忌耳鬢廝磨。

長夜漫漫,於我而言,尤其難熬。

等天明,燙金色的陽光鋪陳一室,我依舊猶如木偶一般,睜著空洞的眼,面上一片死寂。

「容忌,我從未想過,有朝一日,會像現在這樣恨你。」我淡淡說道,緩緩揭開面上的假麵皮。

他琥珀色的眼眸在暖暖的陽光中,冷得感覺不到一絲溫度。

過了許久,他才緩緩開口,「你身體還好嗎?」

「我好不好,都與你無關。」

我以手心冰刀絞斷一縷頭髮,將其拋向空中,如柳絲榆莢漫天紛飛。

「東臨王,後會無期。」

我踉蹌下了榻,奪門而出。

天後此刻正坐在院落之中,翹著二郎腿戲謔地看著我,「歌兒,拿得起更要放得下。忌兒既已不愛你,再糾纏,也是無益。」

大家還在看:傳球大師HP之馬爾福家的雙子逍遙派總裁校花賴上我血色妖嬈:至尊夫人總裁鬼夫,別寵我最佳女婿下堂王妃逆襲記總裁爹地惹不起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