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如意天魔下載
  3. 如意天魔
  4. 第一百一十五章 曹少欽=狐妖?

第一百一十五章 曹少欽=狐妖?

作者: |返回:如意天魔TXT下載,如意天魔epub下載

「子楚!」高俊寧丟了劍本來束手等死,沒想到卻忽然發生這種變化,連忙縱身躍出,撿起自家的寶劍,又飛撲到孫子楚身邊。

孫子楚目光獃滯,高俊寧檢查了一番,點了一滴熱血在其額頭,卻也不見成效,知道自己解決不了,當下雙手握拳倒轉劍柄,朝著空中的青光一拜道:「多謝前輩援手,晚輩高俊寧謝過!」

「高俊寧!」青光褪去,呂岳神魂從木劍中鑽出,顯出身影來,驚訝的看著高俊寧:「你是清平縣的高俊寧?」

「前輩認識我!」高俊寧大喜道。

「不認識!」呂岳搖頭:「只是我前些日子去青州,途徑清平縣,聽說過你的名聲,這兵荒馬亂的,你來豫州幹什麼?」

「我好友要來京都參加科舉,我怕他出事,這才陪他來,順便去看看我師父!」對方斬殺強敵救下自己,是友非敵,所以高俊寧也沒隱瞞,十分坦誠的說道,說完拉過孫子楚介紹道:「這便是我的好友,名喚孫子楚,是有名的郎中!」

郎中受人尊重,獸醫就要差些,不過孫子楚並非單純的獸醫,他也給人瞧病,高俊寧這麼說也勉強不錯。

「科舉!」呂岳恍惚了一下,自己進入京都這幾個月來,不是在文淵閣看書,便是御劍在外斬妖除魔,少有關注科舉之事,說起來自己也有翰林院編修的身份,怎麼沒人通知自己去監考哩?

「前輩,前輩!」見呂岳愣神,高俊寧高喝兩聲:「子楚被妖魔魘住,前輩能否幫忙看看!」

「額!」呂岳回過神來,看了孫子楚一眼,神魂感應,立刻就察覺到孫子楚的不對勁,只是自家現在只是一條神魂,全憑木劍才有威力,可不能輕易離開木劍。

些微皺了皺眉頭,呂岳讓高俊寧將孫子楚放下,隨後自己驅使著木劍,圍繞孫子楚轉了一圈,隱隱有山嶽虛影壓下,便聽孫子楚高喝一聲,整個人清醒過來。

剛那三個女子同樣是神魂,境界修為也就和自己差不多,能使的無非就是幻境迷惑之術。

這等法術最怕的就是心情大起大落,崩碎幻境,呂岳以泰山之勢壓頂而去,能泰山崩於前而面不改色的畢竟是少數,孫子楚受到驚嚇,自然立刻就清醒過來。

不過這些都是呂岳的猜測,泰山鎮壓下去,這丫要是還醒不了,呂岳也沒辦法!

「多謝前輩!」見孫子楚醒過來,高俊寧也不在意他看向呂岳恐懼的目光和渾身的冷汗,又朝呂岳拜謝:「前輩救命之恩無以回報,敢問前輩高姓大名,明日俊寧當登門拜訪!」

「我叫呂岳,算不上什麼前輩,夜晚郊外危險,你們還是快回去吧!」呂岳笑了笑,身影散去,青光依舊覆蓋木劍,朝遠處飛去。

「呂岳!」高俊寧念叨著這個名字,將其牢牢記在心中,隨後攙著孫子楚朝遠處走去。

「俊寧,剛才那是什麼人,也是妖怪么?」孫子楚心有餘悸的看了看青光消失的方向問道。

「不要亂說,那是仙道修鍊到出竅境界的前輩,以神魂御劍出遊!」相較於武道,高俊寧其實最想走的是仙道,奈何早些年修鍊過三年也未能感應神魂,這才轉修武道。

想起剛才泰山壓頂那一幕,孫子楚激靈靈打了個寒顫,步伐加快,反倒拖著高俊寧朝前走:「咱們快回去吧,也不知道許兄他們怎麼樣了!」

「怎麼樣,自是死乾淨了!」高俊寧冷笑。

「怎麼會!」孫子楚大驚失色。

高俊寧卻只是冷笑不語。

孫子楚和高俊寧一路從青州趕來,今天是急於趕路,因此錯過了時辰,只好夜宿在一間破廟裡,入夜的時候有一群書生前來,又是焚香又是上表的,嘴裡說著請狐仙美人相會的禱告。

這聊齋世界不僅有妖魔鬼怪,道士和尚,還有山神水神,換句話說罷,這世界的一切山川河澤,都有神靈具有其中。

神靈有的是天地生成,有的是是香火匯聚,有的是朝廷冊封。

孫子楚在武道上的天賦極佳,雖然不到宗師境不能直視鬼神,但心思靈通,也能通過蛛絲馬跡看出一些問題。

這廟是神廟,但神像倒塌,草木叢生,明顯早就被廢棄掉,其中的神靈不是去往他處,就是已經隕落,神案上更有些爪痕蛇道。

這群書生這麼搞法,自己溝通不了神靈,倒是妖邪鬼怪會應召而來,這完全是找死、、、

高俊寧見機早,找了個借口拉著孫子楚離開神廟,本來是打算另尋一個去處過夜,途中卻被一群狐妖纏上,兜兜轉轉繞了路,接近天亮,倒是能回神廟歇息歇息。

、、、

莊園房間里,正溜溜達達,好奇的摸摸這個,蹭蹭那個,甚至還拿著梳子坐在鏡前想要梳頭的呂岳臉上閃過一絲慌亂,一個箭步竄到床上,閉目盤坐起來。

一道女影從呂岳身上飄出來,過的片刻,一道青光閃過,呂岳神魂歸位,睜開眼睛,只覺得身上有些疲倦,卻沒有太在意。

雲嵐是純粹的陰魂,若是附身的話會損耗些肉身的陽氣,卻也正常。

「今天運氣不錯,收穫了四百功德,離聚形又近了一步!」

呂岳取出兵符默默查看,感慨道:「等將軍的封號下來,我應該也能攢夠突破到聚形境界的功德,到時候也不用浪費這些妖怪屍體了!」

妖怪屍體能凝練精血,精血可以用來精鍊真元,強化肉身,只是呂岳修為太低,松木劍一次最多帶幾兩一斤的東西回來,還要拖累速度,不如不帶。

再說了,真元只存在於肉身中,單憑神魂也練不出來精血。

每天晚上都御劍出遊,只是妖怪又不是地里的大白菜,排除掉太厲害的,排除掉隱藏太深的,剩下的妖怪實在不多,呂岳也不是每天都能有收穫,尤其是擊殺出竅期妖怪,更需要摸點排查,往往幾天才能斬殺一頭。

這幾個月下來,呂岳的功德餘額堪堪還不足三千,,今天一夜就能收穫四百功德,算是從未有過的大豐收。

身旁松木劍已經入鞘,只在劍柄上掛著一枚白色玉佩,呂岳伸手將玉佩摘下來。

這玉佩有巴掌大小,通體呈圓形,在中間有一個圓孔,入手溫潤,一股溫和的氣息擴散,潛藏在識海中的神魂似乎都舒展開來。

「這是一枚能養魂的寶玉!」

呂岳眼睛一亮,對付高俊寧和孫子楚的那三條神魂,正是三隻狐妖,呂岳以天魔旗屏蔽自身,尾隨他們神魂而去,見它們被氣血所傷的神魂迅速恢復,就知道有貓膩,趁他們劫持孫子楚的機會悍然出手,一擊便將三妖肉身斬殺,並從中搜出這一枚玉佩。

「賞你了!」對於仙道修行者來說,這玉佩無疑是寶物,奈何呂岳修鍊五臟神經,神魂的傷勢除非實在是太重,否則單憑循環的五臟之氣便能修復,因此這玉佩對呂岳用處並不大,把玩了一鎮便遞給雲嵐。

雲嵐這些日子守護自家肉身,兢兢業業的也算有功。

「多謝少爺!」雲嵐盈盈的躬身下拜,將身子化作一股白煙便鑽進這玉佩中去,她平日棲息在呂岳腦後玉枕穴中,也能受一點氣血滋養,但畢竟不如玉佩這種專門為神魂打造的寶物。

、、、

「少爺,左千戶前來拜訪,說是感謝少爺對他徒弟的救命之恩!」

文淵閣圖書的整理已經接近尾聲,這些天呂岳更加清閑,甚至不呆在文淵閣,而是在自家府邸里修鍊,這日呂岳正在打磨真元,一個矮胖的老者敲門進來,恭敬的說道。

這個老者叫呂文柏,是揚州呂家覆滅時,從揚州投奔呂岳的老人之一,最是忠心耿耿,何安離開后,便是他作為管家,掌管莊子的事物,操持呂岳的衣食住行,同時他也是一名武道宗師,負責保護呂岳的安全。

「左千戶,那個左千戶?」呂岳皺眉道。

「左遺直左公的獨子,禁軍三頭領之一的左千戶啊!」呂文柏苦笑,何管家和他說過,少爺去青州尋仙訪道時,被水妖襲擊,腦袋受創,丟失了很多記憶。

可再怎麼丟失記憶,在京都過了幾個月,不知道三公之一的左遺直,以及禁軍首領,這還是有點誇張。

自家少爺文武雙全,怎麼現在變得雙耳不聞窗外事,一心只讀聖賢書了哩?

呂岳這些日子惡補過一番「聊齋志異」,奈何這玩意無論是行文還是劇情,都是一段一段,一個章節一個章節的,章節相互之間還沒有半點聯繫。

苗婆婆的概念先入為主,因此呂岳本能的以為這個世界便是以「阿寶」為主體的世界。

「左公獨子,禁軍首領,快請快請!」呂岳連忙道。

這倒不是呂岳記起「左千戶」這個名字,而是想起昨晚的高俊寧來,這左千戶難道就是高俊寧的師父?

「呂將軍好生悠閑啊!」呂文柏出去后沒幾分鐘,院中便傳來一聲朗笑,隨後一個臉頰瘦削,神情堅毅的中年人邁步走進來,身旁跟著的正是高俊寧。

「晚輩高俊寧,拜謝呂前輩昨夜的救命之恩!」高俊寧朝呂岳躬身一拜,拍了拍手,後面便有僕人魚貫而入,將幾口大箱子抬進客廳。

中年人笑道:「這是兩千兩銀子,十副鎧甲,十張長弓,區區薄禮,還請呂將軍收下!」

「左千戶客氣了,這等厚禮,呂某受之有愧,再說了,呂某現在是文淵閣執事,將軍一說,可不敢當!」呂岳臉色大變,連忙起身拒絕。

十副鎧甲,十張長弓,加起來的價格不足五千兩,但這不是錢的事,明廷不禁刀槍,唯獨禁止鎧甲和弓弩,這傢伙又一口一個將軍。

將軍加鎧甲長弓,這要是被人捅上去,等待自己的可是抄家滅祖、、、

好歹自己也救了高俊寧,這左千戶怎麼這麼不是玩意,這不是把自己架在火上烤么?

高俊寧一言不發,左千戶盯著呂岳看了好一會,揮手打發走自家的僕人,很不客氣的坐在一旁的椅子上,沉聲道:「呂將軍怕是還不知道,昨晚你斬殺的狐妖,是曹少欽的黨羽!」

「曹少欽!」呂岳愣了一愣,隨即臉色大變。

呂文柏吐槽呂岳雙耳不聞窗外事,一心只讀聖賢書,卻不曉得呂岳自家的難處。

這是明末背景下,有著神魔妖鬼的聊齋世界!

東林黨與閹黨傾軋,李三才,葉向高,趙南星,魏忠賢,曹化淳,王承恩等等這些大拿人物都還活著,據說李三才魏忠賢還都是陽神級數的人物。

這些人物都是在地溝油里炸過幾千遍的老油條,更何況這還是神鬼世界,這些大人物修為不俗,不是陽神就是陰神,呂岳自付沒那個能耐和這些人斗,無論是智謀還是武力,呂岳都甘拜下風。

事實上知道這些人的名字后,即便沒有李念慈的建議,呂岳也不打算趟明末這攤渾水、、、

權謀與實力結合,這已經不是渾水,而是海底龍捲風了,這玩意進去就甭想完完整整出來。

這種情況下,呂岳還能怎麼辦,只能老老實實呆著,安安生生的做文淵閣執事,斬妖除魔積累功德,期待著封號下來后,就悄悄溜走。

相比較魏忠賢李三才這才大能,同為三公,卻在地球歷史上沒有留名的左遺直在呂岳心目中不算出名,也怪不得呂岳不認得。

但曹少欽就不一樣了,曹少欽在現在的明廷中屬於閹黨的第二梯隊人物,但這個擦粉的太監在《龍門客棧》里可是橫掃八方的人物,最關鍵的是,呂岳拿銀子開路想要討下封號,走的這個路子正是曹少欽!

「曹少欽是山中修鍊有成的狐妖,屍解為人,你斬殺的那三隻狐妖,包括你這幾個月在豫州斬殺的妖魔,大多數都是曹賊的徒子徒孫!」左千戶又拋出另一個重磅消息。

「啥!」呂岳瞪大了眼睛,滿臉的不可思議。

大家還在看:總裁鬼夫,別寵我最佳女婿下堂王妃逆襲記總裁爹地惹不起總裁在上我在下一胎雙寶:總裁大人夜夜歡天降巨富帝王燕:王妃有葯神醫凰后:傲嬌暴君,強勢寵!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