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仙宮下載
  3. 仙宮
  4. 第1218章 負一界而無敵

第1218章 負一界而無敵

作者: |返回:仙宮TXT下載,仙宮epub下載

虛空中月光下,血氣環繞的姬南傲然而立。

距離越近,那種非人的邪魔氣息就越發恐怖陰沉。

再加上剛剛姬南神魔一樣的手段。

壓迫!

巨大的壓迫!

葉天三人都是承受了巨大的壓力。

彷彿行走在懸崖之上,稍不留神就會粉身碎骨。

這種生命不受掌控的感覺很不好受!

「滾!」忍受致命的威懾感,塗高懿咬著牙,額頭上青筋跳動,「我堂堂男兒,寧願站著死,絕不跪著生,怎麼可能向你這種魔道之人低頭?」

另一邊,面色蒼白額郁華池也是硬扛著肆意流淌的邪魔氣息點了點頭。

「那你們已經死了。」姬南冷笑一聲,將目光轉向葉天,「希望你會是個聰明人,不要選一條死路。」

其實這只是謊言。

他只是想看看葉天的反應,這是貓戲老鼠一樣的從容。

無論如何,姬南都不允許葉天活下去。

姬南好歹也是一時英傑,不像木原那樣目光短淺。

他明白葉天不是池中之物,不能久留。

這個葉天意志之堅定,道心之穩固,世所罕見。

放任這樣的敵人成長起來,後患無窮。

葉天不死,姬南心難安。

「轟!」

隨著姬南殺意凝聚,瞬間張牙舞爪的邪魔氣息盡數集中葉天身上。

如同泰山壓頂一般,霸道囂張,摧毀一切。

三人的目光全都匯聚於葉天身上。

塗高懿、郁華池是緊張中帶著期待,期待葉天再次創造奇迹。

如今兩人受制於邪魔血氣,神識都幾乎動彈不得,只能寄希望於葉天。

姬南是不屑中帶著審視。

他的目光極具威懾力,宛如盯上獵物的毒蛇。

在這目光和邪惡氣息的壓迫下,就算是問天中期的修士也會心神不寧,如臨大敵。

三人都在等待葉天的反應。

葉天竟然笑了!

而且是發自內心的大笑。

「哈哈哈!」面對滔天魔威,葉天絲毫不受影響地大笑起來。

看著笑出聲的葉天,塗高懿、郁華池一臉驚喜,鬥志大增。

宛如在層層烏雲中,看到了璀璨陽光。

「你笑什麼?」姬南一臉難以置信。

這葉天當真不怕死不成?

「我笑你天真無知!」大笑之後,葉天輕輕一挑眉:「修道這麼多年,我葉天還真不知道什麼放棄,什麼叫投降。不如你給我示範下?」

在神秘恐怖靜謐的虛空中,他幾次死裡逃生,歷經千難萬劫而無怨無悔。

即使背負拯救原世界的重擔,即使前往一個陌生的異世界,也能負重前行,從屍山血海中殺出一條條血路。

背負世界而無敵!

這就是他葉天的道!

區區一個姬南還想壓迫於他,可笑!

這點壓力和一個世界的重壓相比,簡直是輕如鴻毛。

想和自己玩心理戰術,這個姬南還早了一百年!

「大言不慚,去死!」透明的血色之繭中,姬南臉色陰沉地好像能滴出墨水,「血河乍現!」

醞釀許久的殺招勃然爆發。

這是天荒十八式的第二式,威力無窮,是動用血河之力的恐怖殺招。

曾經在獻祭廣場出現的血色之河再次出現。

起先只是一道從姬南身後流出的紅色溪流。

如靈蛇般繞著姬南蜿蜒遊動,

須臾間,血河膨脹開來,流動時化為吞噬一切的大龍。

血河中姬南如同俯視人間的神魔。

他輕輕一揮手。

漫天血河,向著葉天席捲而去。

血光映照下,天上的月亮也變為紅色血月。

方圓天地都散發出一股腥臭的腐爛味道。

殺戮、毀滅、憎恨、憤怒、嗜血、污穢,這血河彷彿集結了眾生的黑暗情緒。

只是接觸到那邪惡冰冷的氣息,就讓人腦海中的理智之弦應聲而斷。

面對這恐怖血河,塗高懿、郁華池心中一寒。

這姬南好陰險!

好狠毒!

表面上是讓他們投降,暗地裡在準備殺招。

若是剛剛他們稍微放鬆警惕,立即就會被這無邊血河絞殺而死。

就在此時,血河中生出道道漣漪。

無形的血色波紋向著郁華池、塗高懿逼迫而去。

只是沒有實體的波紋,卻比問天境前期修士的破壞力還強。

僅僅只是血河餘波,就讓郁華池、塗高懿連連後退。

讓兩人想要幫助葉天的想法全都落空了。

先剪除葉天的羽翼,看來,姬南是鐵了心要殺掉葉天。

「葉兄小心!」塗高懿一邊拚命用黃金羅盤擋住來襲的血河之力,一邊大聲提醒。

兩人也想用剛得到的寶物孔雀翎攻擊姬南。

只是那血河逼迫太緊,兩人剩餘的靈氣又不夠。

就算強行使用孔雀翎也無濟於事,連血河這一關都過不去。

「萬劍歸宗!」面對來襲血河,葉天鎮定心神,拼盡全力施展了最強劍招。

瞬間蘊含萬千劍道的無數劍氣聚合起來,形成巨大劍氣轟向沖卷而來的無邊血河。

然而無往不利的萬劍歸宗,這一次卻是如同泥牛入海,只是阻擋了一下血河的攻勢就後繼無力。

「葉天,你的劍道爛透了,死吧!啊哈哈!」姬南猖狂大笑,快意無比。

不行!

要敗了嗎?

認輸的想法在葉天腦海中只是閃過一下,馬上就化為不甘的心聲:

「我不會放棄也不會敗,我身上可是承擔著一個世界啊!」

似乎感受到了他的不甘和韌性。

識海中那本來毫無動靜的功法密文,驟然像是活了過來。

一瞬間,葉天的眉宇間閃過道道金光。

金光凝聚!

震撼全場!

看上去就像是他的額頭間生出一隻神威不凡的金色眼睛。

塗高懿、郁華池一臉狂喜,差一點就要歡呼起來。

金光映照下,葉天整個人變得威嚴無比,如同金色佛陀一樣。

他心念一動,本能地驅動額間金光。

無聲無息間一點金光從他額間透體而出,直衝血河中的姬南。

快!

強!

實在太快了,連問天境的修士都只能模糊的感應到。

強,實在太強了!

強大無匹的血河一穿即過,連一絲一毫都不能阻攔住這金光之力。

這一點金光威勢不顯,既不是仙法也不是秘術,只是單純的以力破巧。

然而卻是貫穿天地,擋得住還好說。

一旦擋不住任你修為高絕也是一切皆休,化為灰灰。

這是真正的不含半點虛假的一力破萬法。

身為天玄宗曾經的聖子,姬南的經驗見識一點不少。

金光出現的一瞬間,他就寒毛直豎,心生警惕。

抬頭看時,遠處一點破滅一切的金光飛遁而來。

那一點金光在姬南的眼前無限放大開來。

金光襲來,邪祟盡去,凈化一切污穢。

只是一個穿梭,那來襲洶洶的血河就被削出幾個窟窿,支離破碎起來。

會死!

真的會死!

生死間有大恐怖,姬南靈氣鼓動,血氣凝聚,全力使出了所有防禦手段,只為自保。

然而,一切手段在金光面前都顯得蒼白無力。

天尊級防禦秘術,血繭功,破!

問天後期靈氣防禦之力,散!

靈光閃現,拜月城祖傳寶物絕品月光石啟動。

金黃月光剛剛籠罩姬南全身,就被金光一擊而碎。

姬南喜悅的神情凝固,心中一片絕望。

這金光到底是什麼鬼東西?

這是問天境的修士能有的殺招?

被金光打中后,姬南最後的念頭就是:「原來葉天你沒有說大話。不過下次見面,就是你們的死期。」

一個血洞在姬南額頭出現。

只是很快,血河收縮飛回。

接著,紅色血河將姬南卷了進去。

血影一閃,不管是姬南還是血河都消失無蹤。

本來歡欣鼓舞的塗高懿、郁華池都是吃了一驚。

兩人沒有想到這姬南如此難纏,受了這樣的傷仍舊能夠逃走。

「怎麼回事?」塗高懿一臉驚訝,「剛剛是血河自己動了?」

「這個姬南的功法就跟活的一樣。」郁華池額頭上滲出冷汗,「可惜了葉兄無匹的殺招。今天還好有葉兄在。」

還好有葉天施展殺招差點擊殺姬南。

不然面對修行如此魔功的姬南,來多少修士也是沒用。

兩人彷彿看到一個絕世魔頭正在緩緩長成氣候。

而能夠阻止姬南的只有接連創造奇迹的葉天。

修行界的歷史和文明進程最終是由這些至強者決定。

當年要不是那個大修士橫空出世,整個碧晶界可能都會落入羅剎魔殿的毒手中。

如果不是葉天身上有著莫名的魅力和氣場,每每能夠出人意表創造奇迹,絕無可能折服塗高懿、郁華池。

兩人一個是來頭很大的城主之子,從小到大什麼人什麼場面沒見過。

可見到所有俊才中,沒有任何一個修士能有葉天這麼優秀。

郁華池出身不高,但是品行高潔,極少有人能夠入他的法眼。

可就是這樣的修士,也佩服葉天的心性和付出。

三人能夠成為朋友,相交莫逆不是沒有道理的。

葉天在其中起到了很大作用。

現在,塗高懿、郁華池更是差點要把葉天看成天命英雄、救世之子。

「華池,自家兄弟無需說那麼多。看來這傢伙真的沒死。我們先行功調息一番。」

葉天稍微一感應,就知道這姬南挪移到了木原那裡去了。

等到對方吸收了木原身上的血肉精華,不說完全恢復,最起碼是有一戰之力。

因此,他沒有貿然追擊對方。

主要還是因為,葉天沒辦法自如地運用這金身不朽功。

不過,就像兩位好友所說的姬南的天荒血祭法太強了,比普通的天尊級功法都強很多。

葉天也注意到,剛才那血河在莫名意志的控制下救下姬南。

金身不朽功破壞下,這血河竟然仍舊能夠發力。

「前輩,這姬南的天荒血祭術是不是大有來歷?」

葉天沉吟了一下問起黑色蓮燈中的將奉。

一直關注外界的將奉點頭回答:

「不錯,這天荒血祭術甚至可能是近神法。不過姬南的功法是殘缺的,而且副作用很大。

可能之前那無名道石中的功法開啟,就是感應到了這邪功的威脅。

不過,這遺迹中的危險氣息又是怎麼回事?

難道是邪魔之力?」

「看來我招惹了一個強敵。」話是這樣說,葉天一點都不會後悔。

別說是姬南主動生事,就對方的邪惡行為,他就不會饒過這個喪心病狂之徒。

「怕什麼,早晚有一天,你會勝他百倍。你可是有近神法的。」

將奉知道,短期來看姬南要風得風,要雨得雨。

但一旦時間久了,絕對是葉天佔據上風。

無他!

完整版的近神法就是可以為所欲為。

而且,葉天的近神法還沒有副作用。

「這金身不朽功是厲害,只是玄妙艱深,最起碼問天中期才能活泛運用。」

葉天也是感嘆自己得到這金身不朽功還真是時也命也。

這次金身不朽功發威,讓他明白這近神法的確是有靈性的。

若無救世之心,就算是天驕之子也別想使喚動它。

這一點倒是和葉天十分契合。

不管是天賦悟性還是救世之心,他可是一點都不少。

要不然,剛剛這金身不朽功也不會啟動。

就是感應到了葉天的守護之心,這門近神法才忽然發威,差點殺掉姬南。

「你要小心,那個姬南很魔性。那小子都是能算是人類了。」將奉回憶起上古記載,向葉天解釋起邪靈的可怕,「你們哪天見到的白骨邪靈只是小角色,真正的邪魔更可怕。」

葉天恍然道:「原來當日的那些邪魔白骨就是邪魔啊。難怪差一點弄死了郝康。」

「對!」將奉點頭道:

邪魔的危害極大,非常詭異邪門,是每一個修士的死敵。

那個邪魔因為威脅性不大,又特別隱蔽,所以白岩城暫時並沒有派遣修士消滅它。

這些都是半邪魔,是被邪魔力量污染而成,就像是那隻五彩孔雀,拜月城的火焰怪物。

純粹的邪魔並不多,本來諸天萬界已經見不到邪魔之力的影子。

很可能這歸一之地的空間裂縫帶來了新的邪魔之力。

這邪魔要捲土重來了。

浩劫將至啊!」

想到生靈或許遭遇萬年大劫,將奉變得悲天憫人起來。

「這些邪魔是那裡來的?和魔族有什麼關係?」葉天聽出將奉的擔憂。

這位可是天尊級的修士,很少有東西能讓他老人家動容。

看來這個世界的邪魔真的很恐怖。

甚至,這邪魔和原世界的危機都可能有關係。

既然這樣,葉天更不可能不管了。

將奉解釋起來:

「邪魔並不是普通的生靈,和魔族有一定的聯繫,卻也不等於是魔族。

我只知道邪魔可能和虛空中的恐怖存在有關係。

那真的是很可怕的力量,連老夫我也不敢接觸。

邪靈邪魔一般都是順應劫氣而生,不死不滅,十分難纏。

另外邪魔跟姬南一樣能夠吞噬修士力量變強。

因此,修士修為越強,越吸引邪魔。

甚至邪魔之間有時也會存在戰鬥、吞噬現象。

另外邪魔還有可能擁有奇異的能力,這種能力能夠通過吞噬靈性無限變強。

邪魔是碧晶界所有生靈的共同敵人,是諸天萬界的威脅。

最普通的邪魔都有問天後期的實力。」

「竟然這麼恐怖!」葉天也是吃了一驚。

親自經歷過虛空危機的他知道廣袤的虛空中蘊含著何等邪惡和恐怖。

必須有人阻止這些邪魔才行。

想到五彩孔雀的死亡,葉天心中湧起一股使命感和責任感。

身為修士,本身就是邪魔的目標。

如果不想同流合污,墮落成魔,就只能奮戰到底。

知道邪魔恐怖的將奉提醒了一下葉天:

「我知道你心懷正義,要不然那門以守護為核心的近神法也不會選擇你。只是你現在要優先提升實力,你的修為太低了。」

「我知道我可沒有昏頭!還請前輩多告訴我一點有關邪魔的隱秘。」

兩人一番交談,讓葉天意識到了邪魔的恐怖。

這東西在上古時代很多,後來幾個天尊付出了生命代價,才將它們驅逐封印。

這玩意非常邪門,不屬於真正的生物,介於有形無形之間。

在其他世界,他們就是所謂的域外天魔,是修士心魔的具現化。

邪魔能夠通過吞噬其他生靈的力量不斷變強,並且對修士還有一定的內在吸引力。

階位以及靈感不夠的人是無法也不能直視邪魔的。

邪魔會隱藏自己,只有捕獵時才會讓一部分人看到。

而看到邪魔的人如果意志不夠強會被魅惑吸引,從而踏上死路。

這就是所謂的入魔。

總之,邪魔就是禍亂之源,人所共憤。

假如邪魔真的形成浩劫,那麼葉天不能也不會置身其外。

他需要更強的力量。

「接下來,我要全力突破到問天中期的境界了。」有姬南這樣的敵人窺視在側,葉天寢食難安。

就算他自己不怕,自己的好友可擋不住姬南的偷襲伏殺。

更何況,這姬南可能只是一個小角色,背後還有更恐怖的存在。

莫名地,葉天想到自己原世界發生的災難以及得到金身不朽功時遭遇。

他決定儘快突破境界。

只要到了問天中期的境界,他才能將金身不朽功入門。

初步修行了近神法,那怕耗盡靈氣只能凝聚一絲金身不朽之力,也有機會滅殺姬南。

同時,他也有了應對任何挑戰的底氣。

大家還在看:諸天凶獸都市之最強敗家神豪元尊總裁鬼夫,別寵我最佳女婿下堂王妃逆襲記總裁爹地惹不起總裁在上我在下一胎雙寶:總裁大人夜夜歡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