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禍世狐妃下載
  3. 禍世狐妃
  4. 第九十四章 哥哥殘忍至此

第九十四章 哥哥殘忍至此

作者: |返回:禍世狐妃TXT下載,禍世狐妃epub下載

白灼在玥清宮待著,倒也清閑,最近這些天,沒有一個不知死活的敢來招惹她。一隻狐妖將血尊打得半死不活差點兒喪命的消息傳遍了。對那些想抓走青玉獸的人來說,是一個天大的消息。血尊是什麼人?能把血尊打成這個樣子的又會是什麼人?眾人不敢想象。

白灼就在玥清宮該吃吃該喝喝該玩玩,國主最近也不常來玥清宮轉悠礙她的眼了。如今,他的天炎亂的不行,連出御書房的時間都沒有了。前段時間,天炎又剛剛爆發了疫病,整個國家都籠罩在死亡的威脅之下。天下還流傳著一個流言,一個可能會讓天炎滅國的流言,國主頭都要愁白了。

天炎接連爆發疫病,一個個的都還這般迅猛,派了御醫下去也沒有辦法,國主最終決定請盛歌和白灼出面擺平。

國主快步來到玥清宮,如今白灼正在吹曲,盛歌在亭子里坐著看書,白灼的驚鴻容顏不管在什麼時候都會讓國主痴迷。

國主走到兩人身邊,白灼定定地看了他一眼,發現他頭上的白髮又多了不少。

看到國主,白灼就知道他想說什麼了。可是,現在根本就不適合出去。

「國主此次前來,可是要我二人去給大家看診?」

國主沉痛點頭,白灼負手望天,嘆息一聲,「知道了,我們收拾一番就會出發。」

國主點點頭,「有勞二位了!等解決了這次的危機,本王一定重重有賞!」

白灼也不搭理他,帶著盛歌就走,不想看到國主這個人。

天炎這次為何一下子爆發這麼重的疫病?如是見死不救......

白灼只能嘆息了,帶盛歌去為天炎子民救治,對盛歌而言是非常危險的。可若是不帶她去,白灼又沒法眼睜睜的看著那麼多人死去。況且,這是天炎國主的命令,如今盛歌想要在天炎站住腳,不能不遵從國主的吩咐。抗旨不尊,就算盛歌對二皇子有救命之恩,那國主也不會再對盛歌有如今這般好這般信任了。以後盛歌想在國主的眼皮子底下行事就難了。不管從哪個角度來看,白灼都不得不帶盛歌出宮去。

一路無話,白灼的神情凝重,連帶著把盛歌也感染了。

「姐姐,我們出去是不是很危險?」

白灼點點頭,「對!可是我們不得不出宮!」

盛歌無話,心裡隱隱感覺到不安。上一次,自白灼打跑血尊之後,白灼的神色就沒怎麼好過,隱隱在擔心什麼,盛歌猜是與她有關。是有什麼對手讓白灼也無能為力的么?

「別擔心,我會盡量護你周全!」

白灼的笑容永遠都會讓盛歌感到安心,讓她的心境平和下來。

此次一同出宮的還有二皇子,二皇子非要跟去,說是什麼體察民情,了解人間疾苦,不過這些在白灼眼裡全是放屁。他要跟來不過是因為盛歌要去而已,或是情不自禁想要靠近,或是想要盯住盛歌,不讓她有機會做出什麼禍害天炎的事情來。不管是哪一個原因,白灼都不大想帶上他。她要護著一個不會法術的青玉獸,還要多帶一個二皇子,會麻煩許多。所以,白灼一開始就沒給二皇子好臉色。

天炎皇宮的氣氛,很沉重。天炎本就亂得不行,如今又爆發疫病,人人自危,皇城外不遠的一座城池也爆發了病症,皇宮裡的人都害怕這些遲早有一日要傳到皇宮裡。天炎皇宮如此,外面就更加,人心惶惶。

白灼和盛歌同乘一輛車,二皇子單獨一輛。出了宮,他們隱隱聽到一些流言,說邯凌不該亡,世間亂世全是從邯凌滅國開始。邯凌亡了,玄雲國一夜之間也滅了國,現在輪到天炎了。天炎的現狀,全是因為滅了邯凌。

盛歌聽到這些話,唇角微揚。沒錯,如果他們沒有滅了她的國,沒有殺害她的父王母后,那這一切都不會發生。

到了皇城最近的那個爆發疫病的城鎮里,城門緊閉,守城的士兵也將自己捂得嚴嚴實實的,看到宮裡的馬車,都下跪行禮。

二皇子從馬車上走下來,沉聲開口:「開城門,吳神醫來了。」

「是!」

士兵連忙將城門打開,二皇子吩咐下去,「出了吳神醫和我,其他人全部留在城外!」

盛歌和白灼下了馬車,眾人對二皇子的話顯然震驚不已,更多的是感動。二皇子,竟然選擇讓他們待在外面,自己以身犯險。

「二皇子殿下不可啊!我們得進去協助吳神醫啊!」

「人多反而礙事!」二皇子瞪了那位說話的御醫一眼,「若是吳神醫也沒辦法救他們,我們就有染上病的危險,帶你們進去,不就是無謂的犧牲嗎?」

「二皇子!」

二皇子環視眾人,眼睛落在盛歌的身上,「神醫?」

白灼看了二皇子一眼,帶著讚賞。難怪這個二皇子這般受國主的重視,也這般受大家的愛戴,行事作風果然不一般!

盛歌下意識的看著白灼,白灼拍拍她的手背,開口道:「二皇子的考慮極好,就按二皇子說的辦,不過我也進去。」

「你?」

白灼笑,「不錯!我與妹妹的醫術不相上下。」

「不可!若是吳神醫沒辦法解決......」

二皇子還未說完,盛歌就開口打斷了,語氣很強硬,「若是你不肯讓姐姐去,我也不去!」

二皇子的眼神在盛歌的臉上停留許久,才說道,「好吧!」

二皇子率先走在前面,盛歌和白灼跟著他進去,白灼感應了一番,這個地方,在盯著盛歌的妖族人不少,只是實力都不怎麼樣,只希望那天的那個人不會在這裡。

進入城中,到處都是藥味,對於盛歌和白灼而言,都已經正常了。白灼歷經幾世滄桑,見過太多類似的情況。至於盛歌,在邯凌的時候就見過。二皇子與他們不同,看到這樣的景象,很悲痛,可也只是皺一皺眉。

二皇子轉過頭定定地看著盛歌,意思很明顯,盛歌不說話,走到一位病人面前為他把脈,臉沉了下來。

白灼看到盛歌的表情,蹲下來,「怎麼了?連你也沒有辦法么?」

盛歌搖搖頭,做沉思狀,半晌臉色蒼白不已,急忙跑到水井旁,聞了一下,踉蹌著退後一步,驚恐地看著白灼,「姐姐......」

盛歌的聲音都是顫抖的,白灼抓住她的手,握住,「怎麼了?」

盛歌一個勁的搖頭,眼淚一直流,白灼安慰道:「別怕!我在呢!」

盛歌摟住白灼,閉上了眼睛,她的心裡真的好難受啊!

「怎麼了?」看到盛歌哭成這樣,二皇子的心也很難受,聲音中的著急與關切連他自己都沒有發現。

盛歌明顯不肯說,白灼拍拍她的背,嘆了口氣,「二皇子,看我妹妹狀態很不好,讓她先休息一會兒吧!」

二皇子點點頭,白灼扶著盛歌到一處陰涼地地方坐下,四下無人,盛歌在白灼身上痛哭,白灼柔聲道:「好了,沒事的!」

盛歌只是哭得更狠,哭夠了,才抬起頭,抽泣著說道,「姐姐,這種病,以前從未有過。」

「嗯?那又如何?」

「這種病,只有我和哥哥知道。」

說到這裡,盛歌又忍不住哭了起來,她真的好難受啊!

白灼皺眉,心裡已經有了一些猜測,等著盛歌繼續說。

「這種病......是因為服用了一種葯。」

「嗯?」

「那種葯的配方只有我和哥哥知道。當時我遇到一種很奇怪的病,就翻閱各種醫書自己配藥,就配出了這種。這種葯,對於那種病而言是解藥,可對那些沒有得病的人來說就是毒藥!而配方只有我和哥哥知道。」

「所以,你是說這疫病是你哥哥弄出來的?會不會是其他的原因?」

盛歌搖搖頭,「一開始我也以為這只是巧合,可是,那個水裡面,絕對不會有錯的!」

白灼沉默了,這麼說,那些流言也是她哥哥散布的了。

「那你有解藥嗎?」

盛歌點點頭,「有!就是讓他們再感染上那種奇怪的病就行了。」

「如何才能染上?」

「那種病的病源在北安縣藤雨村。」

夢境中的白灼身子一顫,藤雨村?為什麼會是藤雨村?會是巧合嗎?

白灼皺眉,「北安縣?好遠!」

那是曾今邯凌的地盤。

盛歌為難,「嗯!藤雨村的山上有一個很漂亮的湖,喝了湖裡的水就會染上病症。」

沉默許久,白灼開口,「好!我們去一趟北安縣藤雨村。」

盛歌愕然,「可是來不及了吧!」

白灼笑了,「你忘了我會法術的嗎?到那裡會很快的!」

「姐姐,有你在,感覺什麼都不用怕!」

白灼搖頭苦笑,有她在,什麼都不用擔心么?感覺有她在才危險啊!

等盛歌平復了心情,白灼帶著盛歌見了二皇子,看起來二皇子很擔心盛歌,可終究是沒說話。

白灼莞爾一笑,「二皇子,救人的方法我們已經找到了,只是解藥在比較遠的地方,我們需要去取。」

二皇子皺眉,「我也去!」

「二皇子還是別開玩笑了。帶上你,很不方便的。」

「讓你們兩個女人出去找解藥算什麼事?」

「人命關天,這可跟性別沒什麼關係了。再說,我是什麼人你心裡沒點數嗎?」

二皇子的臉色沉了下來,「就是知道你是什麼人我才不放心。」

「二皇子,你大可放心!我和妹妹雖與你站在對立面,可也不會眼睜睜的看著他們就這樣死去。」

大家還在看:總裁鬼夫,別寵我最佳女婿下堂王妃逆襲記總裁爹地惹不起總裁在上我在下一胎雙寶:總裁大人夜夜歡天降巨富帝王燕:王妃有葯神醫凰后:傲嬌暴君,強勢寵!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