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禍世狐妃下載
  3. 禍世狐妃
  4. 第九十二章 三重幻陣

第九十二章 三重幻陣

作者: |返回:禍世狐妃TXT下載,禍世狐妃epub下載

外面的血尊在一波波的攻擊結界,白灼就在一波波的冒冷汗,臉色很不好,盛歌很是擔憂,「姐姐,你真的沒事嗎?還是先去休息一下吧!」

白灼看了人一說盛歌,皺眉,點了點頭,「我們回去吧!」

「我送你們吧!」

說話的是二皇子,盛歌皺眉不語,白灼回頭,聲音冷淡,「二皇子大病初癒,還需要多加休息!」

話剛說完,又是一陣攻擊,白灼臉色慘白,說話的聲音冷厲無比,「二皇子,管好你自己吧!」

說罷,白灼拉著盛歌快步回了玥清宮,二皇子盯著二人的背影,神色莫測。

「你怎麼了?」

盛歌擔心的看著白灼,白灼的這個樣子太可怕了,從前從未有過。

白灼遠離人群,神色痛苦,「無妨!界火只可防住一般的妖邪。像血尊這種級別的,是沒辦法的。」

盛歌一臉震驚,白灼似乎很厲害,自她來了以後,盛歌就很安全,從來沒有妖魔可以傷害到她。如今,這次來的,連白灼也沒有辦法了嗎?盛歌不禁有些苦澀。

白灼看了她一眼,搖頭一笑,「只是界火拿他沒辦法而已。界火這種東西,本來也只是防禦那些實力比較差的,像血尊這種級別的,需要正面交鋒!」

盛歌放下心來,心裡的暖意更加,「謝謝你!你真的就像我的親姐姐一樣。我以後真的認你做姐姐好嗎?」

白灼一笑,「好啊!」

白灼帶著盛歌以最快的速度到了玥清宮,稍微調節了一下,才冷著臉衝出去。血尊,白灼對上他,也不知勝負幾何,只知道這個人很強!寒尊的實力他知道,她做鬼王的時候,寒尊就比自己差了一些,現在,更是差了一大截。寒尊以一己之力抗住那麼多強者的圍攻,在這麼多敵人面前還能將前任血尊搞死。這一任血尊比前任更強,所以白灼也不知他與寒尊對上是怎樣的結果。沒人見過他出手,因為見過的人都已經永遠閉上了眼睛。

不一會兒,白灼就帶著御魂簫殺出來了,血尊看到眼前的紅衣女子,與白灼對視,眼睛也是一亮。這個女子是妖沒錯,還是個狐妖,可身上除了妖氣,她的血液里竟還有一些其他的氣息,是什麼他不清楚,只是覺得有一些熟悉,好像在哪裡聞到過。

血魔族人,對血液的敏感程度不是常人可以想象的,神,被世人認為是無所不能的,實則不然。像神就無法嗅到每個人的血液中的細微差別,頂多能聞出妖氣魔氣這一類的差別。血魔族人,甚至可以通過血液中的氣味察覺出任意兩個人的血緣遠近。

這個女子驚艷到他的,最多的還是容顏和身份。那些妖族說過,妖族沒有強大的女妖,更加沒有實力強大又美貌的女妖。這個女子的容顏說不好?難不成妖族除去虎狼三兄弟之外的全都眼瞎不成?這個女子,說是天人之姿毫不為過。所以,這個能布下界火,卻又在妖族明不見經不傳的美艷狐妖是什麼人呢?隱藏的世外高人?

血尊臉上的笑意從未消失過,歪著頭,感覺格外迷人,「不知姑娘是何身份?竟然能拿出界火來。」

白灼唇角的笑意讓人感覺毫不在意,語氣也是雲淡風輕,「身份?小小狐妖而已。至於這個東西,我可以用就行了,何必要問出處?」

「那麼,既然姑娘不肯說明界火的出處,可否說一下青玉獸呢?」

白灼望著天,微微一笑,轉過臉,笑意中帶著挑釁,「你若打得過我,我們再談。若是不行,那你就沒資格問我要青玉獸。」

血尊歪著頭,「這麼說,姑娘你是要獨吞?」

「對呀!」兩人說話都像閑話家常一般,可都暗暗交鋒,「弱肉強食,這不是你們的行事準則么?」

血尊淡淡一笑,「弱肉強食?好!我喜歡!」

話未說完,血尊已經行動了,那個位置只留下血尊的殘影,瞬間出現在白灼的身後,白灼仿若沒有察覺到一般,依然木然的站在原地。血尊唇角一勾,露出一抹輕蔑的笑,什麼強大的狐妖,不過如此!不過是界火強大罷了!

等血尊狠狠擊中站在原地的白灼時,血尊瞳孔一縮,這個人,是假的!只是個影子而已!這個人,是什麼時候?不對!他可以嗅到這個人的血液,白灼明明沒有移動過,怎麼會是個虛影?血尊睜大了眼睛,將自己靈敏的嗅覺開到最大,這個人的血液,還在體內移動,氣味也還在!為什麼卻是個虛影?她是如何做到的?怎麼可能讓虛影有人的特徵?

還在血尊驚詫時,血尊感覺自己的臉被狠狠打了一下,尤其是鼻孔,直接被打歪了。

血尊像塊破布一樣被扔出去,等被扔到地上,血尊才看清了白灼的位置,白灼就在他剛才站著的位置。

血尊流著鼻血,難以置信的望著白灼,「你是怎麼做到的?為什麼虛影會有生命體征?這不可能!」

白灼聳聳肩,露出得意的笑,「哦?虛影有生命體征?你在說什麼胡話呢!被我打傻了?」

血尊瞪大了眼睛,「明明是我親眼所見!怎麼會!」

「親眼所見就是真實么?」白灼的眼神忽然變得很銳利,「我是狐狸,你忘了么?」

血尊忽然明白過來,這是中了這隻狐狸的魅惑之術了!狐狸都可以有魅惑之術,讓人產生幻覺,實力越強大的,製造的幻像越真實,能魅惑住的人也越強。傳說,天狐,強大到極致可以魅惑天地,迷惑天道,在天道的眼皮底下製造一個新的世界來。

「你......是什麼時候,讓我中招的?」

「在你打量我的時候,也就是,見到我的那一刻,跟我有眼神交流的時候。」

血尊難以置信,怎麼會?

白灼狡黠一笑,「小心哦!有可能你面前的一切都是假象!你看到的每一樣東西都可能是假象,甚至是,受傷!」

說完,白灼就消失無蹤了,血尊知道自己受傷的事情不會假,他聞不到任何氣味了,只能靠耳朵聽聲辨位,所以,乾脆就閉上眼睛,反正眼前之景可能是幻想,那麼,眼睛有和沒有有什麼區別?

白灼站在陣外,把玩著御魂簫,看著陣中的血尊,唇角的笑意不減。

倒也不算太差。知道自己的眼睛沒用。不過,你的鼻子沒用了,耳朵有用是沒有用的,因為我本人根本就不在你能聽到的範圍之內,你能聽到的,只是陣中幻像的聲音罷了!你能辨別的位置,也不過是幻像的位置。

就算你識別出了剛才的第一重幻想,也還有現在的第二重,如果在你嗅覺失靈只剩聽覺得情況下破了第二重幻想,也還有第三重在等著你!若你還能破了第三重,那你實力的確很好,可惜,那時的你早已不是我的對手!要打你,輕而易舉!

血尊這個人,本來白灼根本就沒有機會給他施展幻陣,可惜這個人太自負,太輕敵!

三重幻陣中的血尊閉上眼睛,聽聲辨位,發現白灼的腳步竟然意外的有章法,血尊心一沉,察覺到自己可能中計了,不知何時,他被拖到幻陣中去了!這次,他對白灼的認知徹底刷新了。在攻擊他毀了他的嗅覺之後,竟然能那麼快又把他拖入到新的幻陣中!不!如果剛才那個白灼也是幻像呢?

不對!幻像能回答他這麼高深的問題嗎?能給他解答這些東西?

血尊的神色一沉,這樣說來,剛才那個與他說話的人是真白灼,而現在步伐有章法的是假的!她是怎麼出了陣的?

血尊仔細回想,將每一個細節都回想一遍,可那時他並沒有聽聲辨位,所以白灼的蹤跡他察覺不到。

血尊的心沉下來,只能來暴力的了!

看到血尊睜開眼睛時的眼神,白灼知道這個人是發現端倪了,手指一轉,陣中的紅光忽然剝離出一部分,化為紅色霧絲纏上了血尊。

血尊感覺幻象白灼忽然殺到眼前,血尊忙出手格擋,可眼前的白灼只是個虛影,身後的殺氣很重,血尊手一握拳,身後的幻像也化為虛影。

血尊臉色很難看,調動五層力量,掐了一個指訣,血色光球在他指間越變越大,毀滅的力量讓人心悸。陣外的白灼看著血尊手上的東西,撇撇嘴,心裡在暗自慶幸,還好不用跟他正面剛!這東西要是用在她身上,那也是很難對付的。

「嚇!」

血尊大喊一聲,光球離開他的指間,以他為中心往外擴散,血色霧絲碰到這些流光,停頓了一會兒就被吞沒。

白灼恢復了認真,將陣中的紅光剝離更多出來抵擋血尊的這一招,不能讓血尊觸及到外圍,破了最外層,他就破了整個幻陣了!

在不斷的對抗之中,白灼幾乎調用了陣中的所有能量才將血尊的這一波攻勢化解。

在血尊的視覺中,就是眼前的景象全部破碎,他的眼睛終於看到了站在他面前不遠處的白灼。

陣外的白灼看著陣中笑容消失無蹤的笑面虎血尊,徹底放下心來。

第三重幻陣,破解之法很簡單,打贏他面前的幻像就可以。關鍵是,他打的贏么?血尊面前的這個幻象白灼,實力與白灼真人完全無關,主要看血尊心裡的想法。如果血尊認為白灼很強,她就很強,認為打不過,就會打不過!認為白灼很弱,那就可以輕而易舉的將她打倒!就算知道這是幻想也無濟於事!

白灼饒有興緻的看著血尊,不知道在他的認知中,她白灼是有多強呢?她很期待!經過前兩重幻陣,估計她帶給血尊的心理陰影不小。

大家還在看:總裁鬼夫,別寵我最佳女婿下堂王妃逆襲記總裁爹地惹不起總裁在上我在下一胎雙寶:總裁大人夜夜歡天降巨富帝王燕:王妃有葯神醫凰后:傲嬌暴君,強勢寵!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