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禍世狐妃下載
  3. 禍世狐妃
  4. 第一百一十九章 聲東擊西

第一百一十九章 聲東擊西

作者: |返回:禍世狐妃TXT下載,禍世狐妃epub下載

白灼離開了血尊的地盤,這一次,是她失策了,她不應該使用美人計。的確,她白灼身為天狐,有著與生俱來的美貌與魅力,就算斂去容貌,可她的魅力還在。略施小計,血尊不可能不上當,可是,上當了有如何?驕傲如血尊,怎會讓一個小狐妖亂了他的心神?這下好了,又要想想別的辦法了。不過,也不是毫無收穫就是,至少知道那個人有某種計劃,至於是什麼,還需要再看看。還有一個意外收穫,秦徹竟然也是替那個人辦事的。這一點倒是出乎白灼的意料了。

這段時間,白灼還得想想別的法子,每日蹲在血尊房頂么?是個好主意,就是有點兒累,餓了沒人給她整飯,只能餓肚子。渴了也沒水喝,困了也不能睡,得時刻注意周圍的動靜。一防止有人發現她,而來是怕錯過血尊的動作。

接下來的幾日,血尊沒做什麼,每日飲酒,只是比以前更加暴躁,飲血的頻率也變多了。白灼蹲在房頂,隱去身形,每日如此,都覺得乏了。

為什麼還沒有行動?怎麼回事?

「你的眼睛,真是醜陋啊!」

血尊嫌惡的看著眼前的女子,一口獠牙下去,轉瞬之間,一個鮮活的生命就這般消逝。白灼看著血尊,無端的覺得一陣悲哀。

「你的眼睛,真是醜陋啊!」這句話,血尊已經說了無數遍,每吸一個女子的血就要說一遍,白灼很好奇,他是一直如此,還是說碰到她之後才這樣的?如果是碰到她之後再這樣的,那麼,他選擇他的驕傲而殺了她,後悔么?有多後悔?

思念是一種****,隨著時間的推移,毒性越深,最終,無可救藥。

白灼雖然覺得他可憐,可還是不自覺得嘴角上揚。

血尊,你也不過如此!最終還是要敗在我這隻小小天狐手裡!

「血尊,饒命!」

侍奉的幾人恐懼的跪下,血尊最近更加恐怖了!

「滾!」

血尊將幾人打發走,躺在軟榻上,焦躁不已。

為什麼他的眼前全是那雙匯聚星辰的眸子?

「婉兒......」不知不覺間,血尊輕聲呢喃出了白灼的假名字,反應過來時,又是一通亂砸。

白灼看著屋裡的人,不知是該笑還是該笑還是該笑,反正是不厚道的笑了,差點兒笑出聲來。

「血尊,有人送了張紙條過來。」

血尊還在亂砸呢,一隻小妖就進來了,拿了張紙條遞給血尊,血尊眯了眯眼,接過紙條打開。白灼全身心都投入到了紙條上,沒有注意到血尊低下頭看紙條時嘴角上揚的弧度。他看了一眼,抬起頭,將剛才詭異的笑容收起,白灼看到他的眼睛都是紅的,一把將紙條捏碎成了飛灰。

「可惡!為什麼我要替他們做事?我在這裡倖幸苦苦的抓青玉獸,他們卻只要做送信這種簡簡單單的事情就可以了?主子?呵呵!」

白灼皺了皺眉,剛才紙條上的內容,白灼看清楚了,雖然每一個字都知道怎麼念,卻不知道連起來是什麼意思。長篇大論,想來也就只有幾關鍵字眼,可是白灼不清楚是哪幾個。要解讀出信中的意思,得費一番功夫。不管,信中的內容,以後再說,來信了,那麼血尊最近一定會有動作,到時候再看也行。

「沒想到血尊的房頂上還蹲著只小狐狸。」

白灼猛的睜開眼,秦徹?!這個人是什麼時候出現的?白灼望向噙著笑意的秦徹,神色戒備。

「你不怕我?不對!你為何要趴在房頂?鬼鬼祟宿的,要做什麼?」

白灼冷眼看著他,不答話,轉眼間消失無蹤,秦徹根本沒看到白灼去了何處。

「這隻小狐狸,怎麼感覺在什麼地方見過?總感覺很熟悉。」秦徹搖搖頭,不管它,估計這又是只欽慕於血尊的傻女孩。如果是有著些別的目的,秦徹咧開嘴笑了,那就有意思了!接下來就看血尊你的了。

白灼等秦徹走遠,繼續留在這裡,等待血尊的計劃。果然,第二日血尊就帶著他標誌性的妖孽笑容出了房門,霸氣的大手一揮,道:「你們,去把青玉獸在凡域的哥哥找來,給本尊盯緊了!」

「是!」

白灼心下一驚,血尊要做什麼?為什麼要盯著盛歌的哥哥?想以此來要挾盛歌?不可能吧?

不管是不是,白灼都得先他一步找到盛歌的大哥,要不然很可能要被將一軍。

白灼離開了,血尊盯著房頂看了幾秒,露出得逞的笑容。

跟我斗?太嫩了點兒!

「這幾日,本尊會出去一段時間,一切事宜交予黎焰。」

那個名為黎焰的少年出來,拱手一禮,與血尊一樣,笑裡藏刀,口蜜腹劍,只是長得沒血尊妖孽。

這個人,該是血尊的弟弟,雖然二人從不以兄弟想稱,但相似的性格,相似的長相,大家都心知肚明。

盛歌的哥哥秦陽雲,白灼也是見過幾面,所以,要找到他也不算難,只需要畫張像出來呼喚百妖幫忙尋找就可以。說干就干,白灼買來筆墨紙硯開始作畫,花了一個上午,終於將秦陽雲給畫出來了,滿意的點點頭。立於樹上,閉上雙眼,默念一句喚妖訣,百妖來見。

再睜眼,白灼的面前多了無數小妖,都虔誠的跪伏在白灼面前,說實話,大部分妖是沒有見過白灼長什麼樣子的,大家只聽說新上任的萬妖王是個極美的狐妖,還是只雌的,其他的就一概不知,大多都是道聽途說罷了。

看到眾人驚奇又害怕的目光,白灼淡笑,朱唇輕啟,聲音如夢似幻,真想一輩子都不要醒了。

「今日找諸位來,是要大家幫我個忙。」

眾人聽到這話都懵了,眼前的美人不是他們的萬妖王么?要讓他們辦事只需要一聲令下,百妖莫敢不從,這說要幫忙是怎麼回事?莫不是說這人是冒充的?可是只有萬妖王才能讓他們不管在什麼情況下都將他們聚在一起,其他人是絕無可能有這個本事的!那麼,這是怎麼回事呢?

白灼不理會眾人的訝然,拿出她作的畫,道:「你們將此畫中的人找出來就可以了,就在凡域,做得到么?」

眾人點點頭,找人而已,可等白灼將畫展開,大家就都沉默了。

看到大家沉默不語又震驚的樣子,白灼再看了眼自己手裡的畫,疑惑的問道:「怎麼了?這張畫有什麼問題?你們是不是已經見過畫中的人了?」

「......」

沉默,長久的沉默。許久,才有一男子舉起手弱弱的問道:「這是您畫的?」

白灼得意的點點頭,「自然是出自我手!」

又是一陣沉默,眾人感覺頭頂好像有一排烏鴉飛過。

太震驚了!王果然不一樣!不愧是萬妖王啊!畫畫的技術,果然精湛!令人敬佩!

這畫上的東西真的是人?不是怪物?這麼抽象的么?脖子長長的,眼睛一大一小,還沒有眼珠子?臉是歪的,嘴巴......算了,整張畫無力吐槽啊!

「好了,別愣著了,拿去吧!一找到人,立馬彙報!一定要快!」

眾人還是不動,白灼皺眉,這些人怎麼會事?想造反?

一個人看不下去了,拿出一隻筆和一張宣紙,呈上來,「王,您用這個畫吧,這個可以將您腦子裡想的東西的模樣一分不差的畫出來。」

白灼微愣,「你們的意思是,這張畫你們認不出來?」

眾人......點頭。

白灼尷尬的笑笑,「畢竟才第二次作畫,不太熟練也是正常。」

眾人:「......」

內心ps:真不知道第一次作畫是畫成什麼樣子。

白灼將筆握於手上,一股奇妙的感覺出現。白灼在腦中回憶起秦陽雲的模樣,手不知不覺就握著筆一筆一劃將秦陽雲的形象勾勒出來。每一個細節,神態,都與白灼所想分毫不差。與其說是白灼握著筆畫,不如說是筆帶著白灼作畫才是。

看著畫中的形象,就好像秦陽雲真真實實的站在白灼面前一樣。

「好了!」

白灼微笑著將畫呈現給大家,大家這才點頭,這才叫做肖像畫嘛!剛才那是個什麼東西啊!

看了眼手中的筆和紙,正打算問剛才那人這東西是怎麼做出來的,她也想做一隻,那人就開口了:「王,此物就贈與王了。」

白灼吃驚地看著他,「贈與我?我並沒有要的意思。」

「王以後必定還要用到這些東西!」

「無妨,你只需要告訴我這東西怎麼出來,材料在什麼地方可以找到就可以了,我會自己做。」

那人擦了擦汗,「不了,王,您還是留著吧!就當是塗麓山給王上任送的禮,還請王以後多多照付我塗麓山」

「那,我就收下了。」

白灼呼了一口氣,手一揮,眾人往四面八方而去,她只需要好好等著消息就可以了。希望能快點兒,血尊手底下的人效率也是很高的。不過,似乎白灼這邊兒效率更高,沒多久就來了消息。秦陽雲,現在在一座野山上待著,得到消息的白灼以做快的速度趕過去了。

到了山上,白灼找到了那所小房子,這裡除了秦陽雲之外,還有一個白灼未曾見過的姑娘,長得倒是眉清目秀。此時秦陽雲正坐在屋檐下翻閱書籍,那姑娘就遠遠的看著他,眼睛都不會眨一下,那眼睛里,有愛意,有愧疚,有矛盾,有後悔。在她的眼裡,再明媚的天也是陰沉灰暗的。

大家還在看:總裁鬼夫,別寵我最佳女婿下堂王妃逆襲記總裁爹地惹不起總裁在上我在下一胎雙寶:總裁大人夜夜歡天降巨富帝王燕:王妃有葯神醫凰后:傲嬌暴君,強勢寵!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