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禍世狐妃下載
  3. 禍世狐妃
  4. 第一百一十七章 混入其中

第一百一十七章 混入其中

作者: |返回:禍世狐妃TXT下載,禍世狐妃epub下載

白灼皺著眉,得好好想一想血尊的意圖了,只希望,他能把她要的消息帶給她。

盛歌看著白灼眉頭緊鎖的樣子,鼻子一酸,起身往白灼懷裡撲,「姐姐,對不起!」

白灼愕然,「你又沒做錯什麼,為什麼要跟我道歉呢?嗯?」

盛歌哽咽不止,「白姐姐,那天盛歌和無渡哥哥惹白姐姐生氣了,白姐姐不要怪我們好不好?」

白灼無奈的搖搖頭,摸摸盛歌的頭,「盛歌啊,白姐姐怎麼會生盛歌的氣呢?姐姐疼你還來不及呢!那日,是姐姐沒有掌管好自己的情緒,嚇到盛歌了呢!姐姐跟你說對不起才是。」

盛歌的頭在白灼身上蹭了蹭,她何德何能有這樣一位好姐姐吶!

君無渡沉思了片刻,望著白灼,眼神複雜,「白灼,你的猜測,似乎錯了。」

白灼眼神微閃,「現在這麼說還為時尚早。」

君無渡凝眉不解,「哦?血尊這次可是直接出手了,這是要對我們下死手啊!你那猜測真的還站得住腳嗎?」

白灼踱著步子,面無表情,「如果我的猜測真的完全錯了,那麼,血尊為何早不下手?非要等到今天?以前,你們不也是孤立無援么?為什麼我走之後,不一開始就下死手?非要等我們鬧翻了之後才下手?你想過其中緣由么?」

君無渡征愣在原地,「你的意思,血尊在等我們鬧翻?覺得你徹底不會幫我們再下手?因為之前你隨時會救下有生命危險的我們?」

白灼低下了頭,沉聲道,「這麼說也有道理。只是,不對!之前我在妖都根本抽不開身!如果在那段時間你們出了事,我是絕無可能可以趕來救你們的。血尊定然在妖都放了線人,所以......我還是不放棄我之前的想法。血尊聽命於那個神秘人,那個神秘人命他不要對你們真正出手。」

君無渡鄒起眉頭,「不覺得你現在這麼說很是牽強嗎?」

「的確。可是我現在還秉持著這種猜測不是沒有理由的。我能找到你們,是血尊帶的路。」

君無渡不解,這是何意?知道他們行蹤很奇怪嗎?他也沒有怎麼可以隱藏啊。不對!之前他也知道我們的行蹤,而且,是了如指掌!從他們遇襲的頻率就知道。

對了!頻率!他之前遇襲所隔得天數幾乎都是一個數字!

看到君無渡這幅樣子,白灼知道他看出問題了。

「我帶了人出了妖都,打算先探聽一下血尊的下一步計劃,結果,剛到那就聽到血尊的手下稟報了你們在五霞鎮的消息。然後血尊似乎很高興的樣子,就帶著人來抓你們了,那陣仗,是不抓到你們就誓不罷休的樣子。而且,聽血尊的手下說,血尊之前一直明令禁止他們抓到你們,不允許他們殺了你們,只許恐嚇,不許真正動手。血尊之前這麼執著於你們,你說說他為什麼還要下那樣一道命令?」

「可這樣還是解釋不了他現在的行為。」

白灼眼神一冷,「那就只有這幾種解釋了,要麼,血尊改變了計劃,要麼,血尊可能不再服從那人的命令了。」

「叛變?」

白灼不點頭也不搖頭,「還不清楚,當然,還有一種情況。就是他猜出了我們是在做戲,猜出你們遇到危險我一定會出手相救,想要逼我現身,與你們重聚。」

君無渡還是沒法相信白灼的推測,叛變么?白灼也說過,那個人很強!他敢叛變么?而且,為什麼叛變?

「現在不管是哪種可能,對我們都沒有多大好處,如果是他叛變了,對我們而言是個機會。也許,我可以利用他一把。」

看到白灼算計的眼神,君無渡不再說什麼,現在,也只能選擇相信白灼。

「那麼,你現在有什麼對策么?」

白灼無奈聳肩,「按原計劃,你們先找個地方躲一陣子,我來對付血尊。」

君無渡只好點頭,白灼幾次三番救了他們,現在他也沒有別的更好的辦法,聽白灼的是最好的辦法了。

「姐姐,又要離開你了嗎?」

盛歌很是不舍,白灼淡笑,「對啊,盛歌,現在的離別,是為了未來的重聚,為了未來我們能不再分離。」

盛歌眉間劃過一抹憂傷,「是這樣嗎?」

白灼點點頭,「對啊!姐姐什麼時候騙過你?有姐姐在,你還怕什麼?姐姐何時讓盛歌失望過?」

「姐姐......」盛歌將頭埋在白灼胸前,對呀,白姐姐總是能護她周全的!可是,為什麼有一股無力感?白姐姐,我會不會連累你?

「好了,你們保重!最近血尊不知道還會有什麼行動,最好將你們的行蹤藏好一些。」

白灼放開盛歌,揮揮手,瀟洒的離開,每一次,她似乎都是留給他們背影,永遠都是別人在目送她一樣。

樹葉簌簌落下,秋風瑟瑟,似乎在自導自演一曲離歌。

君無渡深情的望著盛歌,「我們也要走了,有白灼在,不會有事的,我們就一邊對付那些不要命的妖魔,一邊觀賞世間山水吧!那麼多情侶都說要閱遍世間風光,可真正能做到的有幾人?他們想做卻不能做。我們想有一個安穩的家,可他們卻逼著我們走遍天下,豈能辜負了他們一番好意?你說呢?盛歌?此生,我君無渡雖然可能不能再給你一個盛世繁華,可還能帶你看遍世間繁花。」

盛歌第一次看到君無渡這麼認真,羞澀的點了點頭,「嗯!」

秋風涼,秋葉黃,走向死局的三人,終會在繁華落幕之時再想見,卻不知再見時是生是死。或許是枯木逢春,也或許是走向死門。

白灼悄無聲息的溜回了血尊的地盤,暗中觀察,血尊正在吸食一個侍女的血,另一個侍女倒在地上,驚恐地望著血尊,似乎在看一個惡魔。不!血尊就是一個惡魔。

白灼眼睜睜的看著剛才還鮮活的少女轉眼變成乾屍,皺了皺眉。可白灼也清楚的看到血尊的修為又升了一點兒。血魔族,靠著吸食別人的血與修為來提高自己的修為,這一點,的確讓人噁心。

血尊嫌棄的將已經變成乾屍的少女扔在一旁,走向那個已經嚇得腿軟的少女身邊,面容扭曲,「真是難喝啊!你們這些人的血就是那麼難喝!喝了你們的血,修為只能漲那麼微末的一點!若不是看在你們還有那麼一點兒姿色,本尊根本不屑於碰你們!」

「血尊饒命!血尊饒命啊!」少女頭伏在地上,顫抖著身子不住求饒,可血尊才不管少女的恐懼。因該說,少女越是恐懼,他就越是興奮。當少女的修為不能滿足他,血液的味道也不能滿足他時,那就用恐懼來填補好了。

白灼皺著眉頭,看著這血腥的一幕。雖說她見過的血腥場景不少,可還是沒辦法接受這眼前的一幕。

白灼心生一計,若是能隨時待在血尊的身邊,那麼,可以方便得多!只是,如何能長時間留在血尊的身邊,而不讓血尊這麼快殺了她是個問題。

第二日,血尊果然又換了一批侍女,這些人,個個貌美如花,白灼也混在這些人之中,斂去了容貌,姿色卻是幾人中最美的,尤其是一雙眼睛,任誰見了都要怦然心動。

白灼站在這群人中間,低斂著眉眼,看起來乖巧又惹人憐愛。這些人,有些戰戰兢兢,有些媚眼如絲,還有些帶著羞澀的笑容。想必她們是對自己的容貌極有自信?覺得血尊會被他們迷上?也的確,那幾個笑得最妖媚的就是全場姿色絕佳的美人。

血尊瞟了她們一眼,唇角勾起那抹慣有的邪魅,血尊一笑,那些戰戰兢兢的也變得和那些痴傻的人一樣了,沉醉於血尊的盛世美顏之中。白灼內心很想翻白眼,這是些個什麼神仙?白灼依舊低垂著頭,這倒是引起血尊的注意了。

就憑你這種貨色。還想迷惑我天狐?是不是想太美了?

「你們,不怕本尊?」

雖是問所有人,可眼睛卻是看著白灼。

眾人對視,一個大膽的女妖扭動著妖嬈的身姿靠近血尊,「血尊身份貴比天帝,俊容蓋過天狐,能死在您的手裡,是奴婢們的福分!」

白灼很明顯的看到了血尊眼裡的陰霾,在她提到天狐時,眼裡泛起了殺意。嘴上笑嘻嘻,摸了一把那女妖的腰,一路上沿,滑到女妖的脖子上,女妖誇張的怪叫著,一臉享受的樣子。忽然,血尊掐住女妖的脖子,單手將女妖的身體提起來,女妖掙扎著,痛苦求饒。

血尊此舉也嚇壞了眾人,早就聽說血尊冷血無情,笑裡藏刀,性情古怪的很,如今一見,果然恐怖!

血尊笑如春風,醉人,可話語卻宛如夢魘,「你們不知道么?送到本尊這裡的,都是本尊的食物,本尊隔一段時間就會吸一個人的血,有時一天吸好幾個人的血,至於要吸誰的全看本尊的心情!像你們這種自做聰明的,第一個死!」

血尊將那少女扔開,一臉嫌棄,「本尊今日對你們沒興趣,下去!」

眾人如蒙大赦,趕緊麻溜的滾蛋了。

大家還在看:總裁鬼夫,別寵我最佳女婿下堂王妃逆襲記總裁爹地惹不起總裁在上我在下一胎雙寶:總裁大人夜夜歡天降巨富帝王燕:王妃有葯神醫凰后:傲嬌暴君,強勢寵!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