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梟妃傾天:妖帝,已就擒!下載
  3. 梟妃傾天:妖帝,已就擒!
  4. 第395章 是誰?容輕:有我在【1更】

第395章 是誰?容輕:有我在【1更】

作者: |返回:梟妃傾天:妖帝,已就擒!TXT下載,梟妃傾天:妖帝,已就擒!epub下載

雖然混沌之火所幻化出來的人形沒有五官,但任誰都能從他的面容上感受出來一種驚詫。

甚至,還有一種恐懼。

混沌之火不可思議地看著紫衣女子,竟是再次向後退去,聲音顫抖了幾分:「你、你是——」

剛才的那股力量,他絕對不會感受錯,可是怎麼可能……不!

混沌之火冷靜了幾分,在他的意識和力量被封印之前,這些力量就都應該消失了。

而且,出現在一個如同螻蟻弱小的人類身上,簡直就是天方夜譚!

「是你老子!」君慕淺可才不會給他喘息的機會,她冷笑一聲,靈魂之力再起,狂暴的力量就朝著混沌之火劈頭蓋臉地砸下。

「嗡——」

靈魂之海再一次震蕩了起來,道道波紋從中間向周圍散去,音爆聲不斷。

也幸得君慕淺的靈魂足夠堅固,否則在這對碰之下,恐怕靈魂之海都會直接被震碎。

還處在震驚之中的混沌之火,結結實實地挨了這一招。

他極為人性化地發出了一聲痛嚎,火焰稍稍地減弱了幾分。

君慕淺握了握拳頭,有些奇怪為什麼她完全沒有疲憊,反而越戰越勇。

就算容輕融進來了一點力量,也不會有這麼大的提升。

君慕淺用指腹按了按唇角,十分痛快,大笑起來:「再來!」

「砰!」

「砰砰!」

混沌之火連連後退,在紫衣女子瘋狂但又偏偏很有章法地攻擊之下,竟是毫無招架之力。

本來足有三丈高的身子,直接被壓縮了四分之一。

他怒吼一聲,想要反攻。

但莫名的心生懼意,讓他根本不敢出手。

混沌之火憋屈不已,完全不能理解,渾渾噩噩之中,又挨了好幾下。

「剛才你還是好運,只有本座一個人打你!」君慕淺一邊打,一邊說,「現在本座的男人也來了,你就這麼喜歡玩混合雙打?」

她活動了一下拳頭,又是一道靈魂之力轟出:「還萬火始祖?受虐狂!」

「嗷啊——!」混沌之火都快氣炸了,「閉嘴!你給本尊閉嘴!」

他何時受過這樣的屈辱?

鴻蒙初判,洪荒始開,他作為最古老的存在,哪怕是一些魔神都要對他禮讓三分!

笑話,連天帝帝俊體內的太陽真火和元鳳身上的涅槃之火,歸根究底,追溯起來都要源於他。

而如今,一個小小的人類,居然敢這麼對他,簡直就是放肆!

若不是因為他的力量不完全,他早就撕碎了她。

「情不自禁地想罵你。」君慕淺勾了勾唇,冷意盛盛,「受不了?忍著!」

容輕在一旁看著,沒有插手,眉卻是蹙了起來。

他眼睫微垂,眸光定在紫衣女子的身上,忽的發現——

在她周圍,有著淺淺淡淡的紫色上下浮動著。

但和衣服融為了一體,難以讓人察覺。

只是一眼,容輕便已知曉了,淡淡一語:「鴻蒙紫氣。」

然,僅僅只是鴻蒙紫氣,還不足以讓混沌之火懼怕。

也並非是他的力量,但又是因為他,將那股力量帶了出來。

那……究竟是什麼?

容輕眼眸微斂,想起了他去找指路人的那一次。

無盡蒼穹之上,只有一個「六」字。

天機屏蔽,屏蔽為何?

一旁,混戰還在繼續。

「別打了!別打了!」混沌之火被逼地一直再後退,火焰都蔫了,「本尊和你賭,和你賭!」

「賭?」君慕淺略略停了一下,唇又勾了起來,復笑,「剛才你跑哪兒去了?你老子我不賭了!」

雖然不清楚為什麼她可以強勢鎮壓混沌之火,但是機不可失。

對敵人仁慈,就是對自己殘忍。

「好!」混沌之火連忙抬手,「不賭也可以,你只要讓本尊安然離去,本尊就會告訴你一些天才地寶的所在之地,可保你日後修為大進!」

「哦?」君慕淺看著已經不足她一半高的火焰,微微挑眉,「在我看來,什麼天才地寶,都比不上你。」

「不——」混沌之火又縮了幾分,竟開始自貶起來,「本尊就是火,除了燒東西,什麼用都沒有!」

君慕淺眯了眯眸子,神色好整以暇。

見到紫衣女子停了下來,混沌之火覺得有希望,又急促道:「你聽過九彩霓裳嗎?這個先天靈寶就比我要強,它穿在身上不僅好看,而且還能抵擋攻擊!」

見到君慕淺只是抬了抬眸,混沌之火更急了,脫口:「你別瞧不起,九彩霓裳可是至人娘娘的法寶!」

聞言,君慕淺的神色微動:「媧皇?」

「對對,這是你們人類的叫法。」混沌之火叫了一聲,「本尊知道九彩霓裳在那裡,本尊帶你找到它,你放本尊而去,如何?」

君慕淺並沒有答,反而饒有興趣地問道:「這麼說,你也挺清楚每一樣先天靈寶的所屬?」

「本尊自然清楚。」混沌之火有些詫異,「你想做什麼?」

「那好,」君慕淺微微點頭,「我問你幾個先天靈寶,你告訴我它們的所屬者是誰。」

聽到這句話,混沌之火有些激動:「告訴你了,你就會讓本尊離去?」

君慕淺輕笑:「你可沒有和我商量的權利啊。」

現在的混沌之火,根本逃不出她的御靈根。

混沌之火憋著一口氣,也知道情勢已經逆轉,只能道:「好,你問!」

「七星挽月鞭。」

「至人娘娘。」

「金鳳簪。」

「上清聖人。」

「九天息壤。」

「還是至人娘娘。」

「陰陽鏡。」

混沌之火猶豫了一下,還是道:「玉清聖人。」

君慕淺想到了被雲洛然拿到的那兩樣先天靈寶,再問:「穿心鎖和青萍劍?」

混沌之火答得毫不猶豫:「上清聖人。」

君慕淺盯了他半晌,最後緩緩三個字:「混、元、鈴。」

這一次,混沌之火愣住了,他很是困惑:「什麼?」

他的反應在君慕淺的預料之內,她淡淡揚眉:「沒聽過?」

混沌之火努力地回想著,還是搖了搖頭:「你說的這個,肯定不是先天靈寶,所有先天靈寶本尊都清楚,不可能有漏掉的。」

「不是么……」君慕淺若有所思,旋即鄙視道,「那你有什麼用,這都不知道。」

混沌之火愕然。

「你說的九彩霓裳我其實不需要。」君慕淺慢悠悠道,「說真的,小火火,本座最中意的——

她彎唇一笑,語氣溫柔到近似曖昧:「還是你啊。」

混沌之火這下反應過來了,突然怒吼一聲:「你……你說話不算話!」

「本座可沒說要放了你。」君慕淺淡淡,「乖乖做本座的靈根吧。」

她指尖點著眉心,微光流轉:「至於你的意識會不會受損,本座就不知道了。」

驟而!

混沌之火就感覺到有龐大的吸力在瘋狂地拉扯著他,甚至,還在吸收著屬於他的力量。

「不——!」混沌之火終於驚恐了起來,歇斯底里道,「本尊不要被吞噬,不要!」

然,他的嘶嚎聲卻沒有得到任何憐憫。

紫衣女子眉心處的光芒大盛,混沌之火的身形在不斷縮小著。

終於!

「啊——!」

一聲凄慘的嚎叫,混沌之火便全部都被靈根吸了進去,連半點遲疑也沒有。

「從哪兒來,就回哪兒去。」君慕淺揉了揉額心,自言自語,「幸好不疼。」

結果,話音剛落,一股劇痛就從御靈根的所在處傳來了。

君慕淺視線一黑,再度昏了過去。

見鬼了,要不要這麼絕!

**

外界——

容輕睜開了雙眸,他微一偏頭,就瞧見了靠在他懷中紫衣女子。

她的體溫已經降了下來,肌膚細膩,隔著衣服都在刺激著感官。

容輕抬手,撫了撫君慕淺的額頭,感受到那裡磅礴的力量,瞭然了幾分:「靈根進階……」

看來,已經沒有事情了。

不過什麼時候醒來,還不能清楚。

容輕抬手,緋色長袖一攏,將懷中的人抱緊了一些。

他另一隻手撐著肘,神色微斂,雙眸遠視前方。

什麼事都自己扛,真是……讓人又氣又心疼。

容輕眼睫垂下,眸光定定,聲音輕不可聞,也不知道是在問誰:「以前,也是這樣?」

無人應答。

紫衣女子的呼吸平和沉穩,微熱的氣息在他脖頸處流轉,淺淺淡淡。

她身子蜷縮著,睡著的時候也那般沒有安全感,警惕萬分,不敢放鬆。

「不過,現在不必了。」他揉了揉她的頭,嗓音溫柔,「在我面前,你可以軟弱。」

依舊沒有聲音回答,懷中的人陷入了深度睡眠中。

她的手抓著他的衣襟,死死都不鬆開。

彷彿,只有靠著他才能安心不少。

而過了足足一個時辰,君慕淺才終於動了動。

她揉了揉眼睛,慢慢坐起來:「輕美人,什麼時候了?」

容輕望了一眼泛起了晨光的天空:「天快亮了。」

「都過了這麼久了。」君慕淺微怔,旋即神情一沉,「對了,我還沒找你算賬,你到底……」

話還沒有說完,容輕便先打斷了,他咳嗽了一下:「慕慕,你的身體有變化了。」

君慕淺愣了一下:「啊?」

她的身體?

她下意識地低頭一看……

------題外話------

容輕:先轉移一下話題,一會兒再跪搓衣板(?

明天十點開始徵文總決賽,雖然感覺希望渺茫,還是想拼一拼,希望親們能加加油,最後一戰了~

感謝【老老老帥了】的兩篇很好的長評~分析的很精彩,寶貝們可以看一看。

希望能多一點這種評論哈哈哈,讓我知道我寫的不是那種無腦文:D

發出的周邊都應該收到了叭,如果還有人喜歡以後會再抽~~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