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都市青春
  3. 最佳女婿下載
  4. 最佳女婿
  5. 第567章 戰利品

第567章 戰利品

作者: |返回:最佳女婿TXT下載,最佳女婿epub下載

本來林羽還以為得到這土罐子無望,但是萬萬沒想到這個斗篷男醫治的時候出了問題,竟然拱手把這土罐子讓給了自己,這也是林羽為什麼不計較袁赫先前對自己的態度,願意替他醫治他侄子的原因!

斗篷男聽到林羽這話身子猛地打了個哆嗦,死死地把懷裡的土罐子抱住,臉色慘白的望著林羽,顯然有些不想履行自己先前的承諾。

袁赫聽到林羽這話面色也是一沉,低聲說道:「確實,願賭服輸,上官先生,現在看來,你技術一籌……你這罐子確實得給他!」

雖然袁赫心裡也是極其的不甘心,但是只怪這斗篷男不爭氣,他也沒有辦法。

斗篷男面色一白,急忙沖袁赫說道:「袁處長,我……我這次來可是為了過來救你的侄子啊,你,你不能讓我白白損失我這寶……我這罐子啊!而且這罐子不是我私人的財產,是我們玄醫門的財產,門主之所以讓我帶出來,就是為了給您令侄醫病的,完全是看在您的面子上要是就這麼給了他,我……我回去可怎麼跟我們門主交代啊!」

「要不這樣吧,上官先生,是我請你過來的,所以這罐子的錢我出,你放心,不管多少錢,我軍情處都賠給你,這總沒問題了吧?!」

袁赫有些無奈的嘆息一句,不過他不想毀掉軍情處跟玄醫門的交情,所以打算替玄醫門承擔這次損失!

「袁處長,這不是損失不損失的問題啊!」

斗篷男臉色變了變接著轉頭沖林羽商量道,「何先生,要不這樣吧,這罐子我就不給你了,我給你變現吧,就相當於這罐子我從你手裡贖回來的,也省的我回去之後挨罵,多少錢,你說個數吧!」

在玄醫門這麼多年,他倒是也多多少少積攢下了一些積蓄,所以這話說的也有底氣。

此時他跟林羽說話的時候雖然仍舊一副淡定坦然的模樣,但是語氣誠懇了許多,已然沒了先前那種隱隱的傲氣,也沒了那種瞧不起玄醫門以外所有醫師的囂張氣焰。

林羽看到他這樣感覺心頭無比的暢快,但是這個斗篷男越不想把這土罐子交出來,林羽就越想把這土罐子搞到手,沖他淡然一笑,說道:「上官先生,不瞞您說,我除了開了個醫館之外,還經營著幾家公司,手中股權的價值不多不少,但是幾百億還是值的,那您覺得,您用多少錢贖回這個罐子,我能看在眼裡呢?!」

林羽這話確實不是吹牛,榮沁美顏的股份和何記·鳳緣祥的股份,足以讓他的身家達到數百億,而且這個數字還在隨著薛沁和沈玉軒的努力經營,正在變得更大。

可以說,他是當今華夏最有錢的甩手掌柜之一!

斗篷男聽到林羽這話面色陡然一變,顯然沒想到林羽的身家竟然這麼恐怖,知道林羽故意說這話意思是表明自己不缺錢!

「何先生,您……您這是在把我往絕路上逼啊!」

斗篷男咕咚咽了口唾沫,聲音中帶著一絲哭腔的說道。

「上官先生,這不過就是個土罐子而已,有你說的那麼嚴重嗎?!就算這裡面裝的是什麼驚世駭俗的寶貝,但是你剛才也說了,你們玄醫門古書奇方,奇珍異寶應有盡有,又會在乎這麼一件嗎?!」

林羽笑眯眯的說道,用斗篷男剛才自己說的話將了他一軍。

斗篷男一時間有些啞然失聲,不知該如何應對,咕咚咽了口唾沫,有些求助的望向了袁赫。

袁赫沉著臉嘆了口氣,低聲沖林羽說道:「何先生,麻煩你先幫我侄子醫病吧,等把人救過來,我們再慢慢的詳談!」

林羽淡淡的一笑,將手往背後一背,語氣淡然的說道:「袁處長,這個對不起,恕我難能從命!剛才我跟上官先生打賭的時候您可是擔保過的,誰要是輸了,就得願賭服輸,履行承諾,您當時可是特地提醒過我的,這怎麼上官先生輸了,您反而就忘了您這話了呢,我不禁懷疑,您那話會不會本就是特地說給我聽的?!還是說,在玄醫門面前,您軍情處二號首長,說話也沒什麼權威?!」

袁赫聽到林羽這話臉色頓時青一陣白一陣,看了眼床上生命垂危的侄子,接著雙眉一蹙,瞪著斗篷男厲聲道:「上官先生,大丈夫一言既出,駟馬難追,剛才可是我給你們做的擔保人,所以你要是想耍賴的話,侮辱的可是我的名聲,所以為了我面子過的去,也為了你能體面地離開這裡,所以請你把這個罐子交給何先生!」

「袁處長,這個我……我真的不能給,我們門主絕對不會輕饒我的!」

斗篷男瞬間臉色蒼白,語氣哀求的說道。

「來人,給我強制執行,把他手裡的罐子給我搶過來!」

袁赫見說好話沒用,頓時雙眼一瞪,立馬吩咐自己的手下強行把斗篷男手裡的罐子搶過來。

「是!」

那幾個手下答應一聲,立馬衝過來去搶斗篷男手裡的土罐子。

「你們放開我師父!」

斗篷男的小徒弟急忙衝過來幫自己的師父,但是被眾人一把推坐到了地上。

「不能給,這東西我真的不能給啊!」

斗篷男一邊沖那幾個軍官說著,一邊身子凌空一翻,一腳踹飛一個軍官,接著身子凌厲的閃到了袁赫侄子病床的一側,一手掐到了袁赫侄子的脖子上,沖袁赫冷聲道:「袁處長,請你不要逼我!」

眾人見此情形頓時面色一變,大感愕然,怎麼也沒想到這斗篷男竟然敢要以袁處長的侄子做要挾!

袁赫頓時勃然大怒,目眥盡裂,指著斗篷男厲聲道:「上官誠!你腦子是不是進水了,知道這裡是哪裡嗎?!就敢在這裡撒野!我告訴你,這裡是京城,是天子腳下,不是你那什麼狗屁的神瀚海!你他媽的要是惹毛了老子,老子分分鐘叫人平了你們那狗屁的神瀚海!」

他這番話說的威嚴無比,氣勢如虹,顯然是動了真怒,連當兵的那股子匪氣也給逼出來了。

不過他這話確實沒有絲毫的誇張,玄醫門就算再厲害,也不過是門派,根本沒法與整個國家相對抗!

如果要是惹毛了袁赫,以他的身份,除了能調動軍情處的人之外,還能調動上萬甚至數十萬的兵力,到時候就算玄醫門個個能以一敵百,也得被滅門!

所以再厲害的個人,在國家機器面前,都得老老實實的!

斗篷男聽到這話臉色瞬間變了變,也看出來袁赫是真動氣了,知道袁赫這話不是危言聳聽,只好搖頭嘆息一句,把手從袁赫侄子的脖子上拿開,沉聲道:「袁處長,對不起,剛才是我魯莽了,我頭腦一熱,做了傻事,您別跟我一般見識,我這罐子,給何先生就是了!」

說著他繞過床尾走出來,林羽趕緊快走幾步,準備接過斗篷男手裡的罐子,斗篷男沖他一擺手,將罐子放到了桌子上,隨後把手套摘下來,放在罐子旁邊,低聲沖林羽說道:「何先生,請你善待這罐子里的寶物,說不定哪天,我玄醫門還會再從你手裡贏回來!」

「好,你放心,我隨時等著!」

林羽淡淡的一笑,沖一旁的趙忠吉使了個眼色,示意他幫忙看住這個罐子。

趙忠吉趕緊不動聲色的跨步走到桌前,站在了罐子的跟前。

「上官先生,我也知道你剛才是一時糊塗,我就不追究了!」

袁赫沉臉望了斗篷男一聲,神色緩和了幾分,他知道,斗篷男把這寶貝丟了也有他的責任,但是這件事歸根結底是因為這個上官誠看不起人家林羽,非要跟人家打賭,也是應有此報!

「何先生,現在你可以幫我侄子醫治了吧?!」

袁赫急忙沖林羽做了個請的手勢。

林羽這才一點頭,急忙走到袁隊長跟前,伸手在袁隊長手腕上試了試,轉頭沖斗篷男說道:「上官先生,您剛才那金針,可否借給我一用?!」

斗篷男倒也沒有吝嗇,直接沖自己的徒弟使了個眼色,示意小徒弟把金針給林羽拿過去。

那小徒弟噘著嘴,有些不情願的走過去把金針遞給了林羽。

林羽趕緊接過針盒,摸出一根金針仔細的一看,這才看清那金針上的符文,頓時面色一驚,心頭暗暗驚嘆,玄醫門不愧是傳奇醫派,果然珍寶迭出,要知道這副金針可是早就在上千年前失傳的寶貝金針啊,沒想到竟然也在玄醫門的手中!

林羽沒敢將時間浪費在鑒賞金針的上面,趕緊取過金針,在袁隊長肩頭的位置仔細的施起了針。

一旁的斗篷男早就已經悄無聲息的湊了過來,目的就是為了看看林羽要用什麼手法醫治袁隊長,要是可能的話,說不定還能順便偷師幾手。

但是等他看清林羽施展的針法后頓時面色大變,驚聲道:「你,你用的這針法,可是達摩針法?!」

大家還在看:天降巨富最強廢婿最佳女婿豪婿陰倌法醫極品神醫女婿豪門贅婿最佳贅婿豪婿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