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都市青春
  3. 最佳女婿下載
  4. 最佳女婿
  5. 第553章 以身試針

第553章 以身試針

作者: |返回:最佳女婿TXT下載,最佳女婿epub下載

「何先生,你怎麼了?!」

田首長見林羽的身子打了個擺子,面色一變,急忙一個箭步竄過來,一把扶住了他。

「家榮,你怎麼了家榮?!」

電話那頭的江顏聽到田首長的聲音立馬無比驚慌的問道。

「我……我沒事學姐……」

林羽心如刀割,喉嚨陡然間好似起了一團火球,說話都有些費勁。

「家榮,那我……我現在怎麼辦?!」

江顏似乎聽出了林羽話中的異樣,她眼淚也不由大顆大顆的落了下來,語氣慌亂無比。

「顏姐,聽我說……你,你先把防護服穿上……」

林羽強忍著內心的悲痛,聲音有些嘶啞的沖江顏說道,他的手緊緊的抓在田首長的肩頭,這才勉強站住。

他記得,上次葉清眉正是因為照顧一個癥狀嚴重的患者才感染了這種致命的病毒,他不想讓江顏也因此而感染上這種病毒,所以急忙勸她先把防護服穿上。

「啊,好,好……」

江顏抿了抿嘴,在護士的幫忙下,趕緊把防護服穿上,焦急的沖電話那頭的林羽問道,「家榮,那接下來我該怎麼辦?!」

「顏姐,學姐這種情況,已經是病症晚期的癥狀……」

林羽每說一個字就感覺生生的往自己的心臟上割了一刀,他沒法說葉清眉已經沒救了,所以他只能用這種委婉的表達方式跟江顏解釋。

江顏怎麼會聽不懂他話里的意思,知道葉清眉此時已經是強弩之末,身子猛地一抖,帶著哭腔急聲道,「家榮,你……連你也沒有辦法嗎?!」

在她跟何家榮相處長大到結婚的那些年裡,何家榮對她而言,是與廢物划等的,而自從何家榮沖植物人的狀態復甦過來之後,就一次一次的讓她感到震驚與不可思議,這兩三年來,她內心也已經形成了一種潛在的意識,這世上就沒有林羽做不到的事情,所以此時她聽到林羽這話心頭滿腔的不相信,這世上如果誰都還有一人能讓她相信奇迹的存在,那就是自己的愛人——何家榮!

林羽心頭也是沉痛不已,他又怎麼甘心學姐的離去呢,眼見自己就要研製出抗病毒血清,馬上就要醫治好她的病症了,而此刻,她竟然率先撐不住了!

「家榮,你說話啊!」

江顏一邊看著病床上的葉清眉氣息漸漸微弱,一邊痛徹心扉的沖電話那頭的林羽嘶聲喊道。

「如果我在的話,還有辦法……可是……我根本趕不回去,時間根本不夠……」

林羽用力的搖了搖頭,五臟六腑似乎被什麼東西硬生生震碎了一般,痛徹心骨!

這世上最痛苦的事情,莫過於自己有能力挽救,但是卻仍舊只能眼睜睜看著自己心愛的人死去吧!

江顏聽到林羽這話神情猛地一怔,眼前重新燃起了希望,急聲道,「家榮,你告訴我,你有什麼辦法?!我可以來做啊!」

「你,你做不來的……」

林羽再次無力的搖了搖頭,江顏是西醫,對於針灸的針法一竅不通,怎麼可能做得來呢,尤其是中醫講求以氣御針,別說是江顏,就是現在的許多中醫專家,都不知道什麼是以氣運針。

等等!

林羽想到這裡心頭卻猛地一顫,立馬抬起頭來,眼中光亮閃動,似乎想到了什麼!

對啊,以氣御針,基本上中醫中所有高深的針法都需要以氣運針,可是達摩針法卻完全不需要,只需要會針法就行!要求的是行針的穴位和扎針的精度和準度!

那如果有人能夠按照他所說的,把達摩針法里的第五針天地驚施針在葉清眉的身上,那讓葉清眉撐個一周還是沒有問題的!

只要他們在一個星期內研製出抗病毒血清,那葉清眉就有的救!

想到這裡,林羽心頭陡然間升騰起一股無盡的希望,連忙抹了把臉上的淚水,激動道:「顏姐,我想到辦法了,這樣,你……你給辛夷打電話,讓她以最快的速度趕去醫院!」

「啊,好,好!」

江顏聞言心頭振奮不已,連連點頭,隨後趕緊跑出去,沖步承說道,「步承大哥,麻煩你抓緊給辛夷打個電話,讓她儘快過來!」

因為林羽是她全部的支撐,她害怕掛斷電話后林羽又聯繫不上了,所以她便讓步承打電話叫竇辛夷。

步承答應一聲趕緊走到了一旁打起了電話。

「江醫生,何先生怎麼說?需要我幫忙嗎?!」

趙忠吉也早就已經醒過來了,得知林羽還活著,他內心也是激動不已,急忙湊過來沖江顏問道。

「是趙院長是吧?!」

電話那頭的林羽似乎聽到了趙忠吉的聲音,急忙沖江顏說道,「顏姐,你讓趙院長馬上找一副全新的銀針,要尺寸齊全的那種!」

江顏聞言趕緊將林羽的話轉述給了趙忠吉,趙忠吉聞言連連點頭,急聲道,「我這就去找,這就去找!」

說完他轉頭快速的朝著樓下跑去。

過了不多久,趙忠吉便氣喘吁吁的把林羽要求的銀針拿了回來,而竇辛夷正好也已經趕了過來,見了江顏后慌忙問怎麼了。

江顏直接把手裡的電話交給了竇辛夷,說道,「是家榮的電話!」

竇辛夷趕緊接過來,急忙道:「師父,你說!」

「辛夷,你聽好了,現在我要臨時教授你一套針法,你要仔細聽,能不能救回清眉姐,全靠你了!」

電話那頭的林羽沉聲說道,他對自己這個小徒弟還是多少有些信心的,知道竇辛夷的天賦卓絕,在針灸方面尤其有天賦,平日里他對竇辛夷也是要求嚴格,所以竇辛夷的針法和精度應該沒有問題!

「好,師父!」

竇辛夷面色凝重,倒也顯得自信從容。

接著她簡單的戴了個口罩,接過趙忠吉手裡的銀針,便進了病房,江顏也趕緊跟了進去,幫她打下手,而李千影也跟了進去,幫著她們拿手機。

「先把清眉的上衣脫掉!」

林羽沉聲說道。

江顏趕緊把葉清眉的上衣脫掉,露出裡面原本白皙的肌膚,只不過此時這層蒼白已經泛起了一種怪異的紅色,而且還布滿了小點,看起來恐怖懾人。

不過江顏、竇辛夷和李千影臉上都沒有絲毫的恐懼之情,面容決絕,似乎下定了要把葉清眉救治回來的決心。

「衣服脫掉了嗎?!」林羽問道。

「脫掉了!」江顏回道。

「好,辛夷,聽我說,這套針法叫達摩針法,這次我教授你的,是達摩針法里的第五針天地驚,這種針法對扎針的準度和精度要求極高,你一定要注意聽,用心施針!」

電話那頭的林羽額頭上已經布滿了冷汗,說實話,讓竇辛夷這麼一個從未接觸過達摩針法的人上來就扎第五針,確實有些冒險,哪怕是有他的指點,也不敢說一定能成功。

不過這是最後的方法,所以他只能拼力一試。

好在他對這套針法已經掌握到爐火純青,只要竇辛夷能夠按照他所說的要點小心施針,縱然不能取得百分百功效,起碼也能有一定的作用,只要葉清眉能多撐一段時間,他就能趕回去。

「師父,我準備好了,你說吧!」

竇辛夷沉心靜氣,將銀針在桌上攤開,聲音平靜的沖電話那頭的林羽說道。

「好,這套針法需要先扎三十六針輔針,但是切忌以氣運針,接下來我慢慢說,你慢慢照做,聽好了!」

林羽聲音也一沉,認真的說道,「第一針天突穴直刺0.6寸,捻轉留針,第二針鳩尾穴向胸腔內側方向斜刺0.5寸,以微弱的力道刺壓留針,記住,刺壓的力道一定要輕!第三針氣舍穴……」

林羽緩緩的,詳細的闡述著每一針所要刺的尺寸、手法和力度,而竇辛夷則認真的聽著,按著林羽所說的耐心的照做,每一針都足夠認真,而每一針也確確實實都按照林羽所說的做了。

花了足足有一個多小時的時間,竇辛夷才刺完了林羽所說的這三十六針輔針,她的手也已經疲憊的微微顫抖了起來。

江顏見狀趕緊將她頭上的汗水擦乾淨。

「師父,已經扎完了!」

竇辛夷長出一口氣,說道。

「清眉現在情況如何?!」

林羽急忙問道,他需要從葉清眉的身體反應來判斷竇辛夷這三十六針輔針到底扎對了沒有。

「家榮,清眉現在的情況比先前好了一些,呼吸順暢了一些!」

江顏有些激動地急忙跟林羽彙報道。

「手腕和脖頸呢,有沒有浮現青灰色?!」

林羽急切的問道。

「沒有!」

江顏仔細的查看一番,接著趕緊回復道。

林羽聽到這話才陡然間鬆了口氣,知道這三十六針輔針應該是基本扎對了。

「辛夷,接下來可是最重要的一步了!」

林羽自己也不由握住了拳頭,有些緊張的說道,「這最後一針你需要選用一根四寸大針,針頭豎直,扎針的時候需要迅速,保持針頭入體直立,你明白嗎?!」

「明白!」

竇辛夷急忙點頭,對於扎針的手法她十分的自信,跟著師父鍛煉了這麼久,也算是達到了一定的境界。

「嗯!」

林羽點點頭,知道手法方面一定沒問題,但是他擔心的是找穴方面,畢竟這次要扎的「天驚穴」可是一個新穴位啊!

「接下來,你要刺的是清眉胸口的天驚穴!」

「天驚穴?!」

竇辛夷聽到這三個字面色不由一驚,她接觸中醫這麼多年,還是頭一次聽到這個穴位名字呢!

「不錯,天驚穴,在達摩針法里記載的一個穴位,這也是它被稱為天地驚的原因!」

林羽嘆了口氣,沉聲道,「每個人身上的天驚穴的位置都是不一樣的,大約在胸腔中間,不對……大約在乳根穴……也不對……」

林羽眉頭緊蹙,一時間竟然不知道該如何描述尋找天驚穴的方法,畢竟尋找天驚穴的方法是他自己不斷揣摩研究出來的,是一種只有他自己能懂的方法,不好描述不說,就算勉強描述出來,竇辛夷可能也領悟不了。

「師父,到底是哪裡啊?!」

竇辛夷有些疑惑的問道,「用中醫里的定穴法不行嗎?!」

「不行,我說了,每個人身上的天驚穴位置都有所出入,不是能夠單純的靠定穴法就能確定的!」

林羽頓時滿頭大汗,不知該如何跟竇辛夷解釋。

「家榮,要不開視頻吧?!」

江顏沖林羽說道,「開視頻讓辛夷挨個地方試給你看,怎麼樣?!」

「不行!」

林羽直接一口否決,嘆息道,「別說這邊的信號視頻會卡斷了,就是真開通了視頻,手機視頻的畫面和現實還是有極大的差距,這遠遠的大於穴位的誤差!」

「那……那這可怎麼辦啊?!」

江顏頓時急了,急忙問道,「那還有其他人知道這種穴位嗎?!」

林羽面帶苦色,不停的搖頭,知道除他之外,可能就只有宋老知道這天驚穴的存在了,畢竟宋老從沒捨得將這本書給外人看過,不過別說宋老可能根本都看不懂這達摩針法,就算看懂了,他遠在清海,也幫不上忙。

「你們別著急,我仔細想想,該怎麼幫你們確定這個穴位!」

林羽安慰了她們一句,擰著眉頭細細的想了起來,不過發現不管他怎麼想,都無法準確明白的傳達給竇辛夷。

如果換做別的穴位,他早就交代清楚了,但是這個穴位對精度要求極高,萬一紮不好,那可能就會讓葉清眉命喪當場,所以他必須謹慎再謹慎!

竇辛夷和江顏頓時也沉著臉焦急等了起來,屋子裡的氛圍頓時變的壓抑起來。

「何先生,我有一個方法,不知道可行不可行?!」

這時一旁一直未開口的李千影突然對著電話問了一句。

「哦?你有什麼辦法?!」

林羽不由疑惑道。

江顏和竇辛夷也都好奇的望向李千影,據她們所知,李千影跟醫學界壓根都不沾邊吧,又何來什麼好辦法?!

李千影沖江顏和竇辛夷和緩一笑,沖電話那頭的林羽說道:「何先生,這個穴位我記得,你曾經在我身上扎過吧?對於那種感覺,我倒是印象深刻,如果辛夷能夠在你的指導下,先在我身上逐針試驗,然後找到穴位,那她是不是就能夠掌握查找這種穴位的方法了?那她再給清眉姐施針的時候,就更有把握了!」

她此話一出,病房內的江顏和竇辛夷兩人面色陡然一變!

李千影這分明是要把自己當成一個實驗用的活靶子啊!

就連電話那頭的林羽也驚訝的張了張嘴,顯然沒想到李千影竟然會這麼做,他急聲說道:「不行!這樣對你而言太危險了!」

人身上的穴位是不能隨便扎的,而且穴位跟個體的身體狀況有關,同樣的穴位有些人扎了沒事,但是扎在有些人身上,可能就會出人命!

所以在活人身上找新穴是一項極其危險的行為,同樣也是醫學界所不能允許的行為!

「千影,你這個提議太冒險了,我不能同意!」

江顏此時也立馬用力的搖了搖頭,望向李千影的眼神柔和了許多,隱隱帶有淚水。

其實在此前,她對這個李千影是抱有極大敵意的,她知道林羽每次去給這個李小姐治病,必須要讓她脫掉衣物,雖然從一個醫生的角度來看,她知道這是在正常不過的,但是從一個妻子的角度來看,她難免會醋意大發!

更何況,這個李小姐長得又是如此的天姿國色,一雙完美纖細的長腿更是折煞眾生,她怎麼能不擔心,萬一林羽的魂兒被這個狐狸精勾走了,她可怎麼辦!

但是此時聽到李千影這番話,見李千影為了救葉清眉,甘願自己冒險,就連江顏也不由被打動了,而且今晚上要不是李千影,她和葉清眉,現在可能就已經被帶到了防疫局,生死未卜。

她內心的感激之情更盛,對這個李小姐陡然間增添了諸多好感。

「是啊,李小姐,這其中的兇險根本不是你能想象的!」

竇辛夷也沉著臉沖李千影勸道。

「可是事到如今,不這麼做,還有什麼辦法呢?!」

李千影轉頭望了眼病床上的葉清眉一眼,輕聲道,「葉姐姐我以前是接觸過的,是一個極好的人,我不想看到她就這麼死去,而江姐姐,你對葉姐姐和何先生的情義,也深深的打動了我,我願意為你們這麼做,更何況,我這條命本來就是何先生給的,倘若真能以我的性命救回他……他在乎的人,那我,也算死得其所了!」

李千影說話的時候一直帶著淺淺的微笑,但是說到最後一句的時候,她的眼中卻不由流過一絲哀傷。

她多希望,何先生在乎的人中,也能有她這一位啊……

江顏似乎看出了李千影眼中的那抹哀傷,似乎也讀懂了這抹哀傷背後的寓意,心頭一動,竟然不由對李千影產生了一絲心疼。

「不行,我不……不同意!」

林羽雖然心裡也知道李千影說的這個方法是最可行的,畢竟她曾經感受過天驚穴的位置,但是人性的最後一絲良知,還是讓林羽矢口拒絕。

「何先生,就當我求你了,如果再耽擱下去,清眉姐姐就危險了!」

李千影急切的沖電話那頭的林羽說道,「你知道的,為了你,我……我做什麼都是願意的!」

聽到她對林羽這宛如告白般深情的話語,江顏並沒有感到絲毫的生氣,只是感覺滿滿的心疼,甚至都覺得林羽有些過分了,以前不應該對人家李千影那麼冷淡的。

「師父,要不就試試吧,我盡量把針扎的輕一些!」

竇辛夷想了想,也跟林羽勸說道,「這樣應該能把風險降到最低!」

林羽聞言重重的嘆了口氣,腦海中仔細的想了想,知道這不是優柔寡斷的時候,便沉聲應道,「好,辛夷,那你扎針的時候一定要注意尺寸,盡量不要超過0.3寸,如果李小姐有什麼異樣,一定要立馬停針!」

「是!」

竇辛夷急忙說道。

李千影見狀急忙脫掉自己上身的衣服,露出自己堪稱完美的身子,竇辛夷和江顏兩人都不由看的一愣,顯然沒想到李千影的身材竟然這麼好,簡直是再勻稱不過!

李千影按照回憶,在自己胸腔的位置大致確定了一個指肚大小的扎針範圍,示意竇辛夷可以在這個範圍內試針。

林羽又大致的將自己確定天驚穴的方法跟竇辛夷講解了講解,竇辛夷便又把範圍縮小了一圈兒,這才拿著針,小心翼翼的在李千影胸口位置紮起了針。

「怎麼樣?是這裡嗎?」竇辛夷一針落下,便小心的問了起來。

「不是……」

李千影皺著眉頭認真體驗,搖了搖頭。

竇辛夷拔出針,挨著方才的位置又是一針。

「這?」

「也不是……」

……

竇辛夷試到第十針的時候,額頭上隱隱有了汗珠,雖然這毫針很細,但是如此密集的扎在同一個地方,李千影的皮膚還是有了淡淡的淤血,就連竇辛夷都看的於心不忍,不過李千影倒是無所謂,仍舊提醒竇辛夷繼續。

「這?」

「啊……等等……你再扎的深一些!」

李千影此時面色一變,似乎感覺竇辛夷這次扎的穴位對了。

竇辛夷面色一振,急忙提出針,接著加了加力道,再次扎了下去,讓銀針深了幾分!

「對,就是這兒!」

李千影面色大喜,急忙說道。

竇辛夷面色頓感振奮,急忙將李千影胸口的針拔了出來,見李千影面色沒有什麼異常,這才長出了一口氣。

江顏也趕緊走過來,幫李千影把衣服披上,關切道:「李小姐,你沒事吧?」

「我沒事,江姐姐,你叫我千影就行!」

李千影抹了把頭上的汗,裝作不在乎的問道,但是她的身子卻不由有些顫抖,剛才竇辛夷其中一針讓她腳下不由發軟,不過為了不讓大家擔心,她強忍著沒有說出來。

江顏見狀這才鬆了口氣,感激的望了李千影一眼。

電話那頭的林羽得知李千影沒事,長出一口氣,大口大口的呼吸了起來。

因為在李千影身上試驗過了,所以竇辛夷也已經摸索出了確定天驚穴的方法,隨後她便在葉清眉身上確定了天驚穴的位置,緊接著屏息凝神,迅速利落的一針扎到了葉清眉的胸口。

只見葉清眉身子猛地一顫,呼吸瞬間通暢了起來,身上的紅色更加的鮮艷了起來,隨後漸漸平復下來,而測試儀上的心跳頻率和血氧飽和度也漸漸的平穩了起來。

江顏等人見狀這才長長的鬆了口氣。

「顏姐,怎麼樣了?!」

電話那頭的林羽迫不及待的問道。

「家榮,成功了!」

江顏無比激動地沖林羽喊了一聲,「清眉身體的各項指數已經恢復正常了!」

說著她將葉清眉此時的身體特徵跟林羽詳細的描述了一遍,林羽聽完心底的石頭這才徹底的落地。

隨後林羽吩咐竇辛夷留針半個小時,密切觀察葉清眉的反應。

接著林羽讓李千影接了電話,他喉頭動了動,最後也只是輕輕的說了一句,「謝謝。」

而李千影也淡淡的笑了笑,輕聲道:「你我不言謝。」

隨後她趕緊將手機交還給了江顏,她知道,江顏是林羽的妻子,是這屋子裡,最有資格跟林羽說話的人。

她們走出病房后,眾人齊齊圍了上來,關切的問葉清眉的情況,得知葉清眉沒事之後,眾人這才鬆了口氣。

「那什麼,能……能讓我跟家榮說句話嗎?」

何慶武呵呵笑著,有些討好沖江顏試探性的無奈道。

「當然可以!」

江顏用一點頭,這才想起來跟林羽彙報,「家榮,何老爺子要跟你說話,是他打電話,託人派特種部隊去營救你的,你自己感謝何老吧!」

說著她把手機交給了林羽。

林羽不由有些驚訝,終於明白過來,感情暗刺大隊和蠍虎大隊同時過來,是因為何老啊!

「何老,謝謝您!」

林羽笑著對電話那頭的何老說道。

「客氣了,家榮,只要你沒事……我就放心了……」

何慶武笑呵呵的說道,神情間頗有些寵溺,似乎把林羽當成了自己的親孫子,「我本來想派人去營救你,結果也沒派上用場……不過你沒事才是最重要的!」

「何老,誰說沒有用場的,他們來的剛好,我正缺人手幫我抓病毒的宿主呢!」

林羽笑道。

「是嗎?那太好了!」

何慶武頓時面色大喜,看來他派去的人,對林羽還是有用的嘛,他內心不由有了一絲成就感,絲毫不亞於當年打勝仗的成就感。

「麻煩您跟他們的首長說說,讓他們能留下來協助我。」林羽笑道。

「沒問題,沒問題!」

何慶武連連點頭,一挺胸膛,倨傲道,「這個交給我!」

過了有半個小時,竇辛夷把葉清眉的狀況跟林羽一說,林羽便知道葉清眉這下確實沒事了,自己也不用急著回去給她施針了,接下來只需要儘快研究抗病毒血清就行了。

掛了電話之後,他面色一沉,見田首長正和李長明、秦勇拿著地圖圈著大致的地方,講解著明天行動的步驟,他邁著步子走過去,面色肅穆無比,沉聲道:「不用研究了,也不用等到明天了,現在,我就要進山去抓它!」

大家還在看:天降巨富最強廢婿最佳女婿豪婿陰倌法醫極品神醫女婿豪門贅婿最佳贅婿豪婿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