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都市青春
  3. 最佳女婿下載
  4. 最佳女婿
  5. 第35章 接連的失心瘋

第35章 接連的失心瘋

作者: |返回:最佳女婿TXT下載,最佳女婿epub下載

「薛小姐這是……」林羽有些不明所以。

「嫌少?好,那我再加兩百萬。」薛沁眉頭一挑,心頭有些譏諷,還真是獅子大開口啊。

她對林羽的好印象一掃而光,原來也是個貪財的貨。

「薛小姐,你誤會了,我不是來要錢的,我是來給你看病的。」林羽有些無奈道,「宋老難道沒跟你說嗎?」

「看病?我有什麼病,我自己怎麼都不知道?」薛沁嗤笑了一聲,覺得林羽編謊話都這麼不會編,自己外公是神醫,有病會用的到他治?

林羽頓時也有些遲疑,但從氣色上看,她確實沒有什麼病,便說道:「具體情況我還不知道,要把脈看看。」

薛沁瞥了林羽一眼,神情間閃過一絲厭惡,冷聲道:「何先生,收起你那點小伎倆吧,你幫我救治好了貝恩先生,我很感激,但是這不是你對我放肆的資本!」

她對男人沒好感,自然也討厭男人碰她,記得有次隨著公司去體檢,有個醫生想趁機占她的便宜,她直接一膝蓋讓那個醫生永遠的成為了太監。

這麼多年的商海沉浮,養成了她少年老成、防備心強的性格,就是那些禿頭大肚的商場老油子,也別想在她身上佔到一絲便宜,更不用說林羽了。

「薛小姐,真是你外公讓我來的。」林羽有些無語,其實那天在醫院,他就看出了薛沁這人比較固執,暗想宋老這不是坑自己嗎,竟然也不跟薛沁打聲招呼。

「姐!」

這時宋征突然從外面走了進來,看到林羽后突然有些驚訝,不過隨後臉一板,冷聲道:「你怎麼在這?」

「外公讓他來給我治病,你說可笑不可笑?」薛沁見表弟對林羽這個態度,立馬嗤笑了一聲,果然是個騙子。

「呃……姐,這個事倒是真的,爺爺確實這麼說過。」宋征撓撓頭。

「啊?我哪有什麼病啊?」薛沁頗有些意外,「我要是有病的話,外公自己怎麼不告訴我?」

「我也不知道,我問他他也不說,搞得神神秘秘的。」宋征也有些不解。

「薛小姐,現在可以讓我給你把脈了吧?是否有病,我看看便知道了,有病便治,沒病更好!」林羽解釋道,這個薛大小姐壓根就不把他放在眼裡,弄得他心裡多少有些不爽。

要不是看在宋老的面子上,他早就一走了之了。

「你想的美,我也是你想碰就能碰的?」薛沁皺著眉頭冷聲道。

「姐,你消消氣,他也是受爺爺之託才來的。」

宋征有些無奈,自己這個姐姐脾氣實在是有些差,而且天性對男人冷淡,甚至可以說是抵觸,除了宋征和宋老碰她手她不反感之外,其他男人想靠近她都難。

所以全家人對她的終生大事也牽腸掛肚的不行。

「既然薛小姐玉體金膚,那我確實碰不起,不如這樣吧,請你找一些絲線,我為你懸絲診脈。」林羽實在是有些窩火,找自己來幫忙,她竟然還是這麼個態度。

「懸絲診脈?」

宋征面色一驚,中醫界確實有懸絲診脈一說,但是還從沒見人用過,之所以為大眾所知,是因為在電視劇《西遊記》里出現過。

「聽他忽悠。」薛沁翻了個白眼,那天晚上林羽把貝恩治好,確實挺令她驚訝的,不過懸絲診脈,實在是有點太吹牛了。

不過薛沁想快點把林羽打發走,也沒再為難他,讓助理送了一些絲線進來。

林羽拿了幾根絲線,讓宋征綁在了薛沁的手腕上,自己則坐在薛沁的對面,將線扯平,四指附在了上面。

懸絲診脈是林羽祖上的拿手絕活,不會存在出錯的情況,所以林羽不由有些納悶,從脈象上來看,這個薛大小姐確實沒什麼病,除了工作壓力大,有些勞累外,身體很健康。

「薛小姐確實沒什麼病,平日里注意不要過度勞累就行了。」林羽遲疑半天,開口說道。

「我就說我沒病吧。」薛沁有些得意的看了宋征一眼。

宋征也不由撓撓頭,納悶不已,可是爺爺當時說話的神情,不像是在說笑啊。

「多謝何先生老遠跑一趟,既然沒什麼事,那我就不送了。」薛沁淡然一笑,「對了,桌上的支票請您收好。」

「不必了。」林羽帶冷聲回了一句,起身往外走。

「走吧,小征,我跟那個員工的家人約好了,咱這就過去吧。」薛沁一邊收拾東西一邊說道。

「好。」宋征點點頭。

「薛總,薛總,不好了!不好了!」

林羽剛走到門口,薛沁的女秘書就慌慌張張的跑了進來,一下撞進了他懷裡。

「對,對不起!」女秘書趕緊跟林羽道了個歉。

「做什麼!慌慌張張的!」薛沁面色一冷,自己說過多少遍了,在公司里要時刻注意形象。

「薛總,劉……劉姐也瘋了!」女秘書急忙道。

「什麼?」薛沁面色一變,「走,帶我去看看!」

說完她快步走了出去,宋征也趕緊跟了上去。

聽到瘋了兩個字,林羽也不由有些納悶,像這種大公司,入職的時候應該有體檢的,不可能錄取有精神疾病隱患的人,所以好端端的一個人,怎麼可能會說瘋就瘋了呢?

他也沒急著走,忍不住好奇的跟了過去。

辦公樓東側一半都是員工辦公區域,沒有格擋,是那種開放的大辦公空間,足足有數十人。

此時一個身著白襯衫的年輕女子在辦公區里上躥下跳,大喊大叫,要麼就在別人身上亂摸,要麼就抓著別人的手在她身上摸,瘋癲不已,而且嘴裡一直嘟囔著一些胡話。

周圍的員工都被她這瘋癲的樣子嚇得不行,紛紛避讓。

薛沁看到這一幕之後面色難看,眉頭緊皺,這已經是她這裡瘋了的第二個員工了,她從來沒聽說過瘋病也會傳染的。

「姐,上一個瘋了的人,跟她癥狀也一樣嗎?」宋征疑惑道。

薛沁點點頭,說基本一樣。

「沒關係,姐,有我在呢,不用怕。」宋征見薛沁面色難看,急忙安慰了她一聲。

接著他招呼了幾個體格健壯的男子,讓他們一起上前去把劉姐控制住按在了地上。

劉姐大喊大叫,面目猙獰,「放開我,否則你們都得死!都得死!」

宋征一邊吩咐女秘書去他姐辦公室拿他的醫療箱,一邊蹲下身子給劉姐把脈。

診斷完畢后宋征叫那幾個男子把劉姐綁在了椅子上,說道:「沒什麼大事,大家不必驚慌,可能是你們最近剛開業,工作壓力大,這位大姐承受能力差,所以得了失心瘋。」

「大家不用害怕,我這位弟弟是濟世堂宋老神醫的親孫子,也是我們家年輕一輩中醫術最好的,既然他說沒事,那就沒事。」

薛沁趕緊出聲安撫人心,這要是一個人瘋倒是沒什麼,可是開業短短一個星期的時間,竟然有兩個人接連瘋掉了,人心難免惶恐潰散。

「小征,真沒事?你能治嗎?」她俯身低聲沖宋征問道。

「沒事,姐,這點小事你還不放心我嗎,這在中醫上叫狂症,西醫上叫神經紊亂性心智缺失症,屬於精神疾病的一種,既然她是第一次得,那我有信心能醫好他。」宋征自信的笑了笑,這種癥狀他以前確實見過不少,自然很有把握。

聽到宋征這麼說,薛沁提著的心也放了下來。

周圍一眾人的神色也立馬緩和了下來,長長的鬆了一口氣。

他們今天確實被嚇到了,兩天前才瘋了一個男員工,現在又瘋了一個女員工,誰不害怕啊,說不定下個就輪到自己身上了呢,甚至好多人心裡都覺得有些邪門,會不會是這倆人沾染了什麼髒東西。

現在聽宋徵用醫學上的癥狀給他們解釋清楚了,眾人懸著的心自然也就放了下來。

隨後宋征寫了一個指條遞給女秘書,說道:「你現在馬上去濟世堂抓這幾味藥材,順便帶一盒烏靈膠囊和一盒坤泰膠囊過來。」

女秘書趕緊點頭,轉身朝下面跑去。

「她這種情況很複雜,你不應該草率的給她用藥。」這時林羽突然出聲說道,他也看出來這個女員工確實是狂症,但是要比一般的狂症癲狂的多,他隱約覺得事情似乎沒有那麼簡單。

不過她確實沒從這個女人身上和其他地方看到任何一絲一毫的煞氣,似乎只能用病理來解釋。

「呵,林羽,我知道你醫術高,但是並不代表別人就是白痴!」宋征見林羽又過來插嘴,內心的怒火陡然間勾了起來,冷聲譏諷道:「搞得好像除了你,天下再沒有人懂醫術一樣!」

「我不是說你不懂醫術,只是勸你慎重些,畢竟就算是狂症,也分好多癥狀。」林羽好心提醒道。

「我知道,何大神醫,她這是屬於痰火擾神,只需要服程氏生鐵落飲,清泄肝火,滌痰醒神,便可治癒。」宋征傲然道,對於這種癥狀,他十分有信心。

林羽再沒說話,宋征說的確實很多,劉姐這種癥狀可以這麼治,堅持服藥就能緩解甚至治癒。

「何神醫,剛才我說過了,我事務繁忙,就不送你了,請你回吧,這裡的事情我弟弟能處理,就不勞煩你了。」薛沁冷聲道,對林羽的隱形跌到了底谷,這個「何家榮」醫術是挺厲害的,可惜就是愛臭顯擺。

「這個屋子我懷疑在你們搬過來之前,死過人。」林羽也不打算自討沒趣,不過還是忍不住提醒了薛沁一句。

他剛說完,眾人突然轟聲一笑。

「真是胡說八道!」

「你是不是個神棍啊,在這裝神弄鬼!」

「這以前根本就沒人用過,怎麼會死人,傻缺!」

這片商業區是位於清海市的新區,辦公樓全部都是新建的,數月前薛沁就已經跟開放商簽合同,把這一層買了下來,裝修好后他們便搬了過來。

他們是這層辦公樓的第一批使用者,怎麼可能存在這層死過人的說法。

所以眾人忍不住譏笑起了林羽,甚至有人覺得林羽是心懷叵測,故意嚇唬他們。

「聽我一句勸,五點準時下班,要是再讓員工加班到深夜,恐怕還會有人繼續瘋掉。」林羽沒有理會眾人的小聲,臨走前低聲沖薛沁說了一聲。

「人要臉樹要皮!何先生,請你離開!」

薛沁突然提高音量,冷聲喊了一句。

大家還在看:天降巨富最強廢婿最佳女婿豪婿陰倌法醫極品神醫女婿豪門贅婿最佳贅婿豪婿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