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我見眾生皆草木下載
  3. 我見眾生皆草木
  4. 076 收好,我的撫養費32

076 收好,我的撫養費32

作者: |返回:我見眾生皆草木TXT下載,我見眾生皆草木epub下載

姜哲狼狽十足地從海面下爬了起來,臉色蒼白如紙,喘著氣,倒在沙灘上緩緩地吐著。

「怎麼忽然惹到她了?」

徐艷眉頭緊了緊,將他身上的繩索解開。

「你小心一點,最近這段時間,他對你印象不錯。至於小笙,你最近還是別過去她那邊。」

姜哲皺了下眉,撐著雙臂坐了起來,扯著嘴角輕聲笑了,「我之前跟她開玩笑,她說過要扔我下海喂鯊魚,果不其然。」

「喂,小姐叫你,快起來。」

保鏢的聲音從身後突如其來。

姜哲有氣無力地說道,「好叻。」

徐艷見他還準備回去,拽住他的手臂,「你是不是做了什麼讓她找到疑點?不然她最近怎麼三番兩次對付我。」

姜哲劍眉微緊。

徐艷低聲道,「管舟如今死無對證,但我從黃敘那裡得知,管舟的確是陷害我,但背後,實際是周笙誤導了黃敘。」

「你有證據?」

「懷疑。」徐艷瞧那保鏢盯向自己的眼神,抿唇不語。

姜哲抬眼,瞧見那不遠的燈塔上,倚牆而立的身影,輕輕地推開她的手,勾唇笑了笑。

「手鬆松,否則她見了,我更沒好果子吃。」

······

弗陵彎了彎唇,「你跟她什麼關係?」

姜哲挑眉,「你吃醋?」

「在海里泡了那麼久還沒清醒?」弗陵挽唇。

姜哲扶著頭笑了笑,「你可真是心狠。」

「你跟她什麼關係?」弗陵斂起了嘴角的笑后,肅聲問起。

姜哲無奈地嘆氣,點頭,手撫上了臉,「你說徐艷啊?她看上我這幅皮囊了,我誓死不從,如今也就只能靠你來保我清白了?」

弗陵托著腮笑盈盈地看他,「你憑什麼覺得我會幫你?」

姜哲吞咽了一口唾沫,眨眨眼瞧她,「就算看在招財的面上。」

「回去洗個澡,把這身濕衣服換了,別生病。」弗陵笑微微。

姜哲見她眼神里透露出來的關心之意,抬眼見她遠走的背影,目光漸沉。

······

兩個星期前。

「我知道你的身份,姜哲,西北政法大學刑偵專業畢業后就到了顧鷹手下,做了三年的緝毒警,我可以不告發你,但你必須幫我解決管舟。」

姜哲目光盯著眼前的人,一時間困惑不清。

她不是白家鑫的女人嗎?

「管舟也開始懷疑你的來歷,如果你不想死,就只能先下手為強。」

「為什麼幫我?」

······

小樓。

「應該的,畢竟他可是救了我一命。」

大橘舔舐了舔爪子,「那你怎麼還做那些事?」

「因為他不僅想得美,壞我事,搶我麵包,還敢給老周戴綠帽子,這種人不丟了難道還留著過年?」

弗陵趴在桌子上,指尖摳著木製的桌面,沙沙的響。

「那你怎麼還放過他?」

弗陵聳肩道,「應該的,畢竟他可是救了我一命。」

「......」這壓根什麼都沒說。

······

徐艷這個女人,一向以周懷雋,也就是如今的老白的妻子自居。

因為周懷雋不曾公開對此解釋過,她行事高調,更擅長弄權,別墅里的人多半也認同了這個說法。

也傳,是老爺最鍾愛的女人,沒有之一。

然而這個傳言在周笙到達海島后,便不攻自破。

畢竟,自從周大小姐將海島上的野貓全部都收留進別墅的,更任由野貓肆意在別墅內橫行無忌,老爺的寵溺之心只增不減。

別墅成了動物園,徐艷煩不勝煩。

自從周笙不聽勸誡且變本加厲后,大事小事都跟自己對著干后,徐艷也算明白了。

如今那大小姐勢頭強勁,周懷雋又迫不及待地等著認女兒,硬碰硬反而是自己作死,還不如韜光養晦。

等周笙自己那日觸周懷雋眉頭了,或許自己能手握著掌箍周笙的權柄。

到那時自己再小意逢迎,哪怕周懷雋還只惦記過去那份舊情?

······

妝容妍麗,身段婀娜的女人站在門前,雙手環在胸前,慢聲細語地說。

「要不是你還有這麼一點代價,我都不願意留著你。想清楚了,過了這個村就沒這個店。」

黃敘陰沉眸子半掀,喑啞的嗓音有氣無力地回:「......是關於周笙的,我知道您一定會有很大的興趣。」

······

屋內靜謐,悄無聲息,唯獨更鼓層層疊疊,是佛經梵文。

周懷雋特意從泰國卧佛寺求來的,為他當初那位墜樓自殺的前妻。

每月初一十五,就會於房間內放禪音,手寫佛經梵文,並親手燒於周先夫人的靈前。

熏煙繚繞,如墜雲霧。

徐艷捂著口鼻咳嗽著。

說真,她不贊同他在房間里燒佛經這種行為,要事是不小心著火了怎麼辦?

何況他大腿受傷,至今尚未痊癒。

瑟瑟心底隱晦的擔憂著,將書法暗室打開,踱步而入。

來得早不如來得巧,瑟瑟剛走不過幾步遠的距離就發現他正在撲滅落在窗帘上的火苗。

興許是燒佛經的時候不小心引燃的,她拿過毛毯一把撲在布簾著火的那一角上。

而他坐在輪椅上,身後則是四分案桌,案桌上擺放著的白色骨灰盒,他怕火燒到骨灰盒,一直用自己的身軀擋在面前。

她知道,那骨灰盒裡裝著的是周笙母親的骨灰。

······

一年多前,她初見周懷雋時是在香港。

當初他還沒有毀容風度翩翩,儀錶堂堂。

即便人過中年,但歲月沉澱在她臉上的是成熟穩重,談吐舉止優雅非凡。

即便得知他在大陸的名聲有多糟糕,但還是義無反顧地愛上了他。

她本來還應該有一個表哥的,兩人從小相依為命。

也知道表哥在背地裡販賣軍火,走私毒品這種見不得光的生意。

相識一月後,她把周懷雋引薦給表哥。

因他突出的能力和卓越的談判口才,很快的兩人便稱兄道弟,周懷雋也隱姓埋名定居下來。

可當初表哥和周懷雋同時在大夥火中遇難,他毀了容,表哥也死於那場大火。

表哥手下的勢力有躁動的跡象,是他臨危受命,暫替了哥哥的身份。

安撫了那群躁亂,鎮壓了其心不軌的人,也逐漸撐起如今這份家業。

身份頂替的事情也一直延續到了如今。

徐艷清楚,若沒有周懷雋,也沒有如今的白家的一切,這就算是表哥還在也遠遠抵達不了他如今的地位。

她對他的喜歡,始於顏值忠於才華陷於人品。

而今,遠遠不夠,遠遠不夠。

容貌算什麼,周懷雋不是沒有過,能一直吸引別人,長久不衰的是他的能力。

他的權勢,他的財富,他身邊女人的位置。

可是,這一切,都被周笙的出現,破壞了。

在得知管舟做的那些事多半是被周笙給挑起,她不敢想象到那個年紀不輕的女孩子心底竟然藏著這麼陰沉的心計。

周笙是連自己的命都隨便敢拿來做餌,徐艷由心底深深地感到一種致命的威脅。

管舟想借刀殺人,她便利用自己於周懷雋的信任,設計讓管舟露出馬腳。

果不其然,管舟將那個護工給滅了口。

如今,在這海島上,周懷雋身邊親近的人只剩下自己和周笙。

周笙,留下,日後更是麻煩事連連。

可想動周笙,難上加難。

可現在,她手中攥著把握。

大家還在看:總裁鬼夫,別寵我最佳女婿下堂王妃逆襲記總裁爹地惹不起總裁在上我在下一胎雙寶:總裁大人夜夜歡天降巨富帝王燕:王妃有葯神醫凰后:傲嬌暴君,強勢寵!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