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仙子請自重下載
  3. 仙子請自重
  4. 第一百六十四章 風雲起

第一百六十四章 風雲起

作者: |返回:仙子請自重TXT下載,仙子請自重epub下載

居雲岫瞪著秦弈。

秦弈莫名其妙地看著她:「瞪著我幹嘛?」

「那鶴口無遮攔,你不許亂想。」

「……你不說我什麼都沒想,你說了我反倒想歪。」

居雲岫怒道:「所以你現在想歪了是嗎!你在想什麼?」

秦弈黑人問號臉:「所以這是釣魚執法嗎?」

居雲岫瞪著秦弈,秦弈反瞪回去,兩人大眼瞪小眼地看了一陣子,居雲岫一揮衣袖:「我要去睡覺了,你明天再來。」

「誒等等!」秦弈喊住她:「穀雨論道大會是什麼東西?內部比武競技嗎?」

「是切磋交流,作為一個萬道具備的綜合性宗門,比一比誰的道更強,這是應有之義。大家也不純是比武,也有不同的比試模式,反正你要認為是競技也可以。」居雲岫很無所謂地道:「其實這大會都黃了好幾屆了……」

「呃?」正滿腦子擂台比武奪獎品的秦弈聽得莫名其妙:「這都能黃?」

「因為萬道仙宮大部分人都對參加這種破比試一點興趣都沒有,你比我強就比我強唄。我還不如去睡覺,他還不如去喝酒,大家興緻根本就不在比試上。」

「噗……」

「後來宮主拿出了好幾種寶貝做獎勵,才勉強有些人去參加。即便如此,還是黃了好幾屆的。就比如我宗從來不參加,少了一大體系,宮主要強制也沒用,因為我宗沒人。讓他們欺負清茶,他們好意思嗎?」

秦弈哭笑不得,看慣了別人家宗門比武如火如荼,還真的從來沒想過這奇葩萬道仙宮是這樣的模板。

「所以你也別參加了,沒意思。」居雲岫打了個呵欠:「你得罪人了,參加這個會被人陰的。你是雅士,沒必要摻和這些。」

說完進屋睡覺去了。

秦弈看著她美好的背影消失,心中也覺有趣。

這位師姐起初「招攬」他,本意大概就是讓他能參與這類賽事的,之前也說過「如果和別人比試不能只用那身蠻力」類似的言語,意思應該很明確。

但熟識起來,反倒不想讓他參加了,打擾兩人琴笛相和、書畫相得的雅緻。

「雅士」……秦弈真不覺得自己算什麼雅士,不過他的比試意願也確實不大。流蘇此時又不在,自己一個人虛得很,不如睡覺。

…………

接下去的一段時間秦弈依然每天過來學各種特效樂曲,迷魂惑心等等作用的都學了個遍。

除了學樂曲之外,也開始學書畫之道的實戰應用。

「你想以畫中寶劍來散發劍氣的話,想法可以,但不能這麼畫。」居雲岫坐在身邊,伸手扶住他的手臂:「此處筆法應該藏鋒,否則鋒銳盡顯,畫卷自損不說,劍氣也散了。」

軟玉溫香,近身貼坐,手把手地帶著畫……清香繞於鼻尖,顏色就在目前,手肘一碰,就是柔軟可觸。

腦補中的美女家教手把手就這麼實現了。秦弈自己都不知道是從什麼時候開始變成這副場面的……好像也就是自己問了一句這鋒要怎麼顯,就自然而然變成這樣了……

真的實現這副場面之後,倒也沒有原先想象的那麼心猿意馬。居雲岫顯然沒有別的意思,他自己也很自然,無非就是學畫而已,想太多幹嘛。

清茶抱膝坐在一邊,下巴抵在膝蓋上看。

還說男人都是大豬蹄子,你這不是挨著豬蹄子很開心嗎?

「另外,以畫顯劍意,對你來說沒什麼太大意思。畫意與自身相通,你我均非劍客,是展現不出真正的劍意來的,徒惹人笑。」居雲岫沉吟著道:「你畫狼牙棒還差不多……但我也很困惑,那種剛烈豪勇之意,與你這等飄逸出塵之士著實不太像啊……」

秦弈有點小尷尬,畫中藏劍,展開便是滿室光寒,劍氣沖霄,那逼格很高的說……畫中狼牙棒,那場面……

另外這師姐對自己好像有什麼誤解啊,手持狼牙棒一棒子敲過去才是自己最舒適的狀態好不好,那打擊感,那暢快感,是別的能比的么!飄逸能當飯吃?

不過想到這裡倒也覺得畫這一類的畫魂意思不大,也就等於多做了幾個消耗法器隨身帶,或者做了幾張符籙差不多效果。畫之道用來做這樣的事還是有些可惜的,最應該展現的用途還是畫中成世界,只可惜以現在自己這點修行,根本辦不到。

正在思考自己的畫道應該從什麼角度去發揮作用,天邊傳來撲稜稜的聲響,仙鶴又來了。

「那啥……」看見兩人相偎而坐,手把手畫畫的樣子,仙鶴眼睛直了一下:「我是不是又來錯了……」

居雲岫很自然地站起身來,撣撣裙擺:「又來幹什麼?」

「特來通報本屆論道的獎品。」仙鶴道:「宮主說是有一把天工錘,一枚翻山骰,一片玄武龜甲,一幅畫。優勝者可擇其一。」

有畫,這回居雲岫倒是有了興趣:「什麼畫?」

「說是你師父曾經畫的,畫中含有莫大威能,已成法寶……」

聽說是師父遺物,居雲岫反而失去了原有的興緻,皺眉揮手道:「知道了。」

仙鶴似是沒想到居雲岫還是這副反應,便略帶期待地看著秦弈。

秦弈攤手,表示興趣不大。

仙鶴有些無奈地嘆道:「宮主說,你們不參加,也得讓新入門的小娃娃去參加。否則別家終究會有微詞,影響宮中關係。」

居雲岫淡淡道:「真是稀奇,我歷年一個人都沒收,也沒找他們鬧脾氣。怎麼他們只不過一屆沒收到人就這般事多?」

仙鶴笑笑:「人與人若是都一樣,又哪來的江湖?話已傳到,我先走了。」

目送仙鶴遠去,秦弈剛才那副沒興趣的樣子就消失了,摸著下巴問居雲岫:「宮主提供的這畫獎勵,是那套畫之一么?」

居雲岫嘆了口氣:「是。我師父晚年,除了你從古墓之中帶來的這個蓬萊劍閣女子像之外,之後只作了四幅畫。一幅贈予宮主,一幅打賭輸給了謀道鄭家,一幅贈予凡間大乾友人,還有一幅與他自己殉葬。贈予凡間的那幅應該沒什麼特別,其餘幾幅或許都是有連貫秘密在的,是刻意分散。」

秦弈默然片刻,嘆道:「那這次的論道……我要參加。」

居雲岫皺眉道:「我說過,這秘密不是你應該探尋的事情,你也並不是貪圖什麼寶物的人。」

「我知道。」秦弈無意識地感應著躺在戒指里的狼牙棒,流蘇依然未醒。

他默默地看了好一陣子,才低聲道:「我有個很重要的朋友……雖然它嘴硬不說,但我知道,它很需要這個秘密。」

大家還在看:深夜書屋黃河伏妖傳黃河鎮鬼人伏天氏太初娛樂春秋異世狂神黃河撈屍人無上龍印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