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仙子請自重下載
  3. 仙子請自重
  4. 第一百六十三章 琴瑟相合

第一百六十三章 琴瑟相合

作者: |返回:仙子請自重TXT下載,仙子請自重epub下載

夜色深沉,居雲岫回了自己的主峰。

剛踏入屋子,就看見清茶目光詭異地盯著她看。

「看什麼看?想進茶壺了?」

「沒有沒有。」清茶憋了一陣子,終於還是忍不住道:「師父你是笑著回來的。」

「那又怎麼,還不許人笑了?」

「沒有,沒有。」清茶還是把話吞了回去。

別看她只是蘿莉型,實則被師父點化相伴已經百來年了,對這個女人每一個表情的變化都太過熟悉。

居雲岫其實是常笑的,不是一個高冷仙子。

有別人在的時候,甚至對敵,她都會經常帶著淡淡的笑意,如沐春風,怡然且優雅。

看書看到會心處或者有趣處,也會自顧自在那笑。

琴樂繪畫有所得時,也會有會心的笑意。

但她從來沒有過這種知己相得、琴樂相合的滿足笑意,這一項上她從來就是孤獨的。

仙宮熙攘,宗門人眾,但對於居雲岫而言,卻是千年幽居,並無道友。

說是不需求道友,琴棋書畫都是友,但誰都知道這概念是不一樣的。你的琴聲有沒有人聽得懂,你的畫有沒有人欣賞得來,這是知音難求,你可能一輩子都不會有。一旦有了,任何人都會很珍惜,仙人亦然。

居雲岫從沒奢求過能有知音道友。

但兩個寂寞的人意外碰在一起,一時竟忽然有了那麼點知音意味。

說是說「挑惹我」「手把手」,但真正琴笛相和的時候,居雲岫很清楚地感覺到秦弈只是口嗨,實際根本沒有那種意思,他的情緒里依然是思念和輕悵,並沒有挑惹誰的心情,最多有著學習的意味。

樂為心聲,到了這種仙樂級別,有一點點別的意味都不可能瞞得過居雲岫這種行家。

那一刻雙方是真的全心在投入琴樂的,最純粹的音樂交流與心靈傾聽,沒有凡塵俗念,沒有其他雜想。

這是真道友,不以水準高低為界。

一曲和罷,如飲醇釀。

看著居雲岫的笑容,清茶很想說,他把「雲岫」放在唇邊吹,你這就真不在乎了么?

算了還是別問的好,否則今晚就要在茶壺裡過夜了……

那邊秦弈也覺得心情舒坦了很多,因流蘇沉寂而一時悵然的情緒變得平靜下去,回到自己的洞府已經可以靜下心來修行了。

修行的正是居雲岫傳授的曲子,這一曲相和,實際上也是在授技。

這是一曲激勵意志與平撫情緒的曲子,在意象上是高山流水開闊心胸,落花隨水靜謐淌流,用在戰鬥之中,某段曲調可以激揚鬥志振奮精神,某段曲調可以平復氣血清心凝神,是一首極佳的團隊輔助曲,在某些時候還可以療傷或者解除異常狀態的。

名曰《流水清音》。

秦弈忽然有了種令狐沖向「婆婆」學琴的即視感,那第一曲也是個清心普善咒,效果有些相似。

不過令狐沖似乎是沒有真心學琴樂的雅緻,而他秦弈有。他真覺得想學其他曲子,各種效果的都學起來,很有意思。這麼比較的話,不像令狐沖,倒像東方未明。

於是次日一早,秦弈就帶著笛子去了主峰。

屋門半掩,清茶在外面舉著一片芭蕉葉,正在接雨。居雲岫坐在崖邊亭台,正在畫清茶接雨圖。

秦弈落下雲頭,奇道:「這是幹嘛?」

「接引無根水,師父要泡茶。」

「能科學點嗎,雨水沒比這仙山溪水好。」

「師父說這格調高。」

秦弈很是無語,原來也是裝逼。

那邊居雲岫畫完最後一筆,頭也不抬地道:「來學琴?」

「嗯,昨天那曲,頗有所得,還望師姐繼續指教。」

「你先來看我畫得如何?」

這話本身是有點怪怪的,她畫得如何,秦弈的水準又有什麼資格評議?但昨晚相和一曲,秦弈大抵也有些明白她那種知音難尋的意味,便沒說什麼,緩步上前看了一眼。

雨打芭蕉,那芭蕉上的雨滴都猶如會動一般鮮活。

饒是已經見過多次這畫如實景的神乎其技,秦弈每次看見還是難免驚嘆不已。動畫那種東西,對於畫道仙人而言,真的只是一個娛樂小術罷了。

「怎麼不說話?」居雲岫抬頭看他。

「讚美的話多說也沒意思。」秦弈笑笑:「我倒是忽然覺得,有畫而無詩,少了點什麼。」

「哦?」居雲岫有些驚喜:「你有詩?」

秦弈才醒悟詩書也是她所迷,這真特么必須是個千年老妖,一般人哪裡來的這種精力?

他沉吟片刻,也沒說什麼,只是掂起筆來,在畫上提了一句:「流光容易把人拋,紅了櫻桃,綠了芭蕉。」

居雲岫怔怔地看著,一時無言。

清茶湊過了腦袋:「綠了芭蕉,這芭蕉好可憐。」

秦弈:「?」

就算你們這什麼東西都可能變成人,可你這腦迴路是怎麼回事,看了什麼綠色了嗎?

居雲岫眼睛還盯著詩句,頭也不轉地一把拎起清茶,丟進了亭邊池水:「自己綠著去。」

一片茶葉綠尖在池水中飄啊飄,秦弈忍不住笑出聲來。

居雲岫衣袖輕拂,畫卷如流光投入屋中,懸於中堂。

她翻出七弦琴,平靜道:「今日教你殺伐曲,名曰《天崩》,此曲是我宗絕學,殺伐極重,難分敵我,慎之。」

「錚!」

遠山之上,一塊巨石崩成了碎末。

秦弈瞳孔縮了一下。

這音波攻擊,比自己想象中的強……

所謂殺伐,不是精神攻擊,而是音波物理,故而難控。不同的曲目不同的音符組合,所能產生的音波震蕩程度自然不一樣,而居雲岫此時所授,是此道數千年積累而成的殺伐曲,是絕技級別。

這是他認居雲岫為師姐以來,所學的第一個殺人技。

一學就是絕技。

這也是秦弈在此世所學的第一個絕技,之前流蘇教的無論棒法還是仙法,都主要在傳道,在「技」的層面上沒有太特殊的傳授。

因為流蘇所授的日常用技對於一般人來說已經是絕技,拿棒法來說,秦弈掄棒的爆發力遠超於他自身的力量,一學罡氣就是爆發外放。這種對於力量的運用與爆發手段無不是常人畢生探索的東西,當探索到極致便是絕學,在流蘇這兒不過是常規,所以秦弈沒什麼感覺。

而更特殊的已經屬於神通級別,不是秦弈如今可以驅使消受的,所以他沒有學過特殊的絕學,也就沒法很裝逼地喊一句「XX棒法」,然後強敵灰飛煙滅。

居雲岫所授《天崩》,也就成了秦弈的第一個特殊絕技。

「此後每天過來,每天學一曲。」居雲岫輕按琴弦,目光里卻有了些期待:「會不會影響你修行?」

秦弈行了一禮:「這就是我的修行。」

居雲岫笑了笑:「也對,你是我的師弟,本宗護法。」

此時有仙鶴從天外飛來,秦弈轉頭看去,正是拜訪仙宮之時替他引路的那隻仙鶴,熟鶴了。

仙鶴落在峰頂,看著兩人一琴一笛的模樣,不由笑道:「看來你們師姐弟倒也琴瑟相合。」

居雲岫道:「同門相得很稀奇么?」

仙鶴奇道:「我隨口打個招呼,就跟凡人問你吃飯沒差不多,你在解釋什麼啊?」

居雲岫哽了一下,紅暈慢慢爬上了面頰。

秦弈忙打圓場:「好久不見,當初多謝指引……不知此來有事么?」

「哦。」仙鶴笑道:「穀雨即至,論道大會該開了。今年你們宗參加不參加?」

居雲岫有些不耐煩:「有什麼好參加的?真是擾人清凈。」

仙鶴眼睛在居雲岫和秦弈臉上轉來轉去,咯咯笑了起來:「看來是我來得不是時候,過幾天再來問。」

說完振翅不見。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