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仙子請自重下載
  3. 仙子請自重
  4. 第一百一十章 損不足以奉有餘

第一百一十章 損不足以奉有餘

作者: |返回:仙子請自重TXT下載,仙子請自重epub下載

天色蒙蒙亮,秦弈撐著紙傘到了仙山腳下,抬頭看著煙雨之中的山道。

山門有白石立碑,上書「清虛宮」,青石階一路蜿蜒而上,山間綠樹抽枝,鳥語花香,雲霧蒙蒙。在清晨微雨之中看去,真是仙境一般。

他是來拜謁道觀的。

寒門以為他不顧而去,其實不是那麼回事,只不過是現在的秦弈變得更謹慎了而已。

他不會希望這小鎮化為死地,那擦著鼻涕玩鞭炮的無辜孩子都要流離失所。換了早些時候的秦弈——比如護送程程那時候,說不定真會熱血上涌,就陪著寒門對付煉屍去了。

但經過妖城之行與南離之變,已歷紅塵的秦弈再也沒有那麼容易熱血上頭。

也許心中熱血尚在,俠義尚存,還想「代替李青君完成那一份」,但心境上已經恢復了剛剛出山時那種冷眼觀南離的狀態,再也不會輕易身入局中了。

已入紅塵,如今可以出矣。

用抽離的心態看世間,某種角度來說,這大概也是心理年齡老了許多?

也許是吧。

寒門說的話應該是半真半假的。有人煉屍,這個與流蘇的判斷對得上,應該是真的;但至少他說連對方實力都不知道,這多半是假的。

真不知道對方實力,那你拉扯一個鳳初四層的初丁有什麼用?要麼就是自認為勢均力敵,能拉一個幫手也算好的;要麼就是不確定對方有沒有什麼隱藏手段,拉個人去趟雷。

況且既然有一句是假的,其他的也就有可能失真。

所以不能輕信一面之詞,必須先去道觀親眼看看再說。

山上傳來了早課的鐘聲,秦弈拾階而上,過不多時便到了山腰,見到一面山壁光滑若刀削,壁上有人筆走龍蛇,刻著一個碩大的「道」字。

秦弈靜靜看著這個字,體內氣機竟然有些被牽動的感覺,彷彿這個字的軌跡有一些玄奧的意義,說不清道不明,卻像是亘古而在的天樞至理。

有點像是他制符之時,筆端運作的軌跡。

「是一個不錯的修士留下的遺迹。」流蘇道:「這字有點味道,有靈根者在此地可能有所悟,確實是仙山。怪不得能孕育出妖怪來,那妖怪看似也沒多少戾氣,原來是仙道所引。」

秦弈道:「對我能有提升不?」

「你有我,看這個字幹嘛?我隨便教你瞎畫幾道都比這個有意思,你自己囫圇吞棗,不知所悟而已。」

「……好吧。」秦弈道:「這麼說來,不會這個清虛道人還真是仙人吧?」

「不可能,就算他真有二百五的壽數也不可能……」流蘇道:「這字怕是有數千年了,風吹雨打也無法磨滅靈性,題字者最低也是個騰雲之境以上的,是真有道之士。」

「這麼說,這清虛道人是得了仙家傳承,故而開宗於此。」

「這個可能性較大。」流蘇道:「上去看看,那老鼠說的也不一定是真話,說不定人家清虛道人還真是有道之士呢?煉屍的是誰,還不好說呢。」

秦弈便繼續走向山頂。

山頂有大殿,殿中香火繚繞,有數十道士盤坐蒲團,正在修行。

周圍有很多鎮民,來得比秦弈還早,此時也虔誠叩首跪拜。秦弈頗為驚嘆,他天蒙蒙亮都到山腳了,這些人難道半夜就往上爬?

殿中主位是一個老道士,鶴髮童顏,面目清矍,陣陣檀香在他身周繚繞,看上去如仙如神,低聲念禱:「禍福無門,唯人自召。善惡之報,如影隨形。是以天地有司過之神,依人所犯輕重,以奪人算。算減則貧耗,多逢憂患。人皆惡之,刑禍隨之,吉慶避之,惡星災之,算盡則死。」

秦弈看見很多人衣衫襤褸,瘦骨伶仃,可此刻卻在念誦之中掏出了兜里焐熱的銅板,畢恭畢敬地投入香火箱里。

殿中的道士們念禱之聲更大了。

秦弈搖頭,意念對流蘇道:「這是損不足以奉有餘,在我理解,此非道也。」

「此人之道,非天之道。對錯難言。」流蘇道:「並不只是如此。這道士念的是太上感應,實際上用的卻是血肉枯榮。」

「這是何意?」

「這所謂的修行,是汲取了別人的血肉乾枯,用以維持自己的鶴髮童顏,做面上文章。」流蘇道:「這老道士果然是已死之人,正在強自為壽。」

秦弈眯起了眼睛,看向老道士的眼神已有了厲色。

老道士似有所覺,睜眼看向了秦弈。秦弈已經垂下眼帘,神光盡斂。

「那位居士……」老道士緩緩道:「若是尋仙求道,需得心誠。眾人早課,而居士卓立於殿外,此道不誠也。」

秦弈便笑:「見人之失,如己之失;不彰人短,不炫己長。」

老道士也笑了:「此言非用於此。道友從何而來?」

「聞清虛宮有仙,特來訪之。」秦弈行了一禮:「既睹仙顏,於願已足,可以歸矣。」

言罷洒然轉身而去。

老道士眯著眼睛目送秦弈的背影。

油紙傘下,青衫步履,飄然而行。比之枯坐殿中,艱難續命,真不知道哪個更像仙。

老道眼中有了些悵惘,緩緩道:「爾等繼續早課,不得懈怠。」

話音方落,已然消失不見。

殿中響起一片讚歎聲:「清虛道長真仙人也……」

那邊秦弈腳步飛快,都已經下到了半山腰,那個「道」字平台附近。

一陣風氣,前方出現了老道士的背影。

秦弈停下腳步,嘆息道:「這縮地成寸的艮土之法,很厲害啊,火系好像沒這麼舒服的法術。」

清虛道人轉過身來,微微一笑:「道友來都來了,何不在此小住幾日,共論仙道?」

秦弈笑道:「在下另有要事,就不多留了。」

清虛道人嘆了口氣:「居士真的看不出來?」

「看不出來。」秦弈很認真道:「我才一個鳳初四層的菜鳥,連道友具體修行都看不出來,何況其它。」

清虛道人卻沒有回答這話,目光投向那個「道」字,看了很久才道:「世人苦求長生法,殺妻者有之,奪寶者有之,挖墳掘墓者有之,大道萬千條,貧道維持長春又有什麼不對呢?」

秦弈皺起了眉頭。

這就自曝?沒道理啊,沒幾個能看穿你是個死人,瞞得好好的幹嘛要自曝?

你總不會是有求道者來訪一個就殺一個吧,真這麼神經病的話,這次上山還真上錯了,誤判了瘋子思維還真是沒辦法的事。

「道友可知,為什麼我明明修鍊屍道,不容於世,偏偏還要傳揚我這仙山消息,自誇長壽,引人來訪?」

秦弈嘆了口氣:「總不會就是勾引低級修士過來,煉其血肉?」

「錯了,貧道是修士,不是魔人。道友可知,山腳鎮上有一個化形鼠妖?」

秦弈:「……」

「此妖的血肉妖丹皆有可觀者,若是煉之,貧道也不需要汲取凡人血肉以養顏了。可惜此妖滑不留手,從不上山,而貧道若是離了此山之脈反而不是他的對手。若有道友共同除魔衛道,貧道願分一半妖丹給道友,不知道友意下如何?」

秦弈差點沒笑出聲,你們兩個的腦迴路怎麼這麼像,不如在一起吧!

大家還在看:身體交換遊戲黃河伏妖傳黃河鎮鬼人伏天氏太初娛樂春秋異世狂神黃河撈屍人無上龍印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