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東漢末年梟雄志下載
  3. 東漢末年梟雄志
  4. 第1406章 曹操偶爾也想任性一把

第1406章 曹操偶爾也想任性一把

作者: |返回:東漢末年梟雄志TXT下載,東漢末年梟雄志epub下載

海上貿易,需要準備的東西就太多了,需要支出的成本也太高了。

每一次出海都要準備很多東西,不能全都攜帶商品。

需要船員,經驗豐富的水手,還要給他們準備數量足夠的生活用品。

吃的,喝的,用的,全都要按照三個月來準備。

不能少,萬一不夠,在海上是要出事的。

就過去數年的航海經驗來說,在海上要是某項物資缺乏、不足,那是真的要命的。

並且要安排權威足夠且地位較高的人總領船隊,這樣才能在必要的時候控制船員們的情緒,不讓船隻失控。

幾個月在海上漂,停靠岸邊的機會非常有限,船員們積累的情緒無處發泄,互相之間打鬥起來也是在所難免的事情。

這時候也需要組織者考慮該用什麼方式給船員們排遣壓力,緩解他們的情緒之類的。

內廷方面還建議他們多攜帶大豆,在海上發豆芽給船員吃,說這一點還是挺重要的,讓他們務必注意。

如此一來,很多人才發現出海一次的成本真的很高,不是什麼人隨隨便便就能搞定的。

不多加小心籌備,萬一遺漏了什麼,在海上那就是一個死。

所以他們紛紛向內廷相關部門諮詢,了解海上行商最重要的事情,以求商船可以勝利歸來,滿載黃金、白銀,讓他們血賺一波。

第一波出發的人不少,都是朝廷里有名有姓的人物。

拿出家裡的老本跟著皇帝的商船隊一起出發,不知道是為了賺錢還是為了討好皇帝、表示自己和皇帝站在一起。

如果只是為了表示自己和皇帝站在一起,這個成本會不會太大了?

部分官員對此感到不解。

相信能掙錢,也要有足夠多的樣本讓他們去相信,只皇帝一人賺大錢那是不夠的。

這些人的出海,也是在為大家打樣,讓其他有資本出海的人相信,他們的確能出海賺到錢,而且還是血賺。

郭嘉問郭氏宗族借了不少錢,因為郭嘉本身的確沒什麼錢。

曹操也問曹仁借了不少錢,因為丁夫人死活不願意把家底子掏出來讓曹操去冒險,曹操只好去找目前的曹氏首富曹仁借錢。

曹仁倒是大方,借了不少錢給曹操,於是曹操折騰一番,折騰出了五艘大海船,還有很多貨物,加入了出海團隊。

曹操本來打算派一個有點威望的曹氏族人做曹氏船隊的領頭人,覺得這樣就差不多了。

但是曹操沒想到他年僅十八歲的庶子曹沖之主動請纓,說希望跟著商船隊一起去羅馬增長見識。

曹沖之原名叫做曹沖,雖然是庶子,但是曹操非常疼愛他,經常把他帶在身邊,待遇不比幾個嫡子差。

延德初年,為了響應郭鵬去二名的政策,曹操把曹沖的名字改為曹沖之。

這一方面是響應政策,一方面曹操也有著想要給兒子改名,給他改改運道的想法。

曹沖之小的時候身體不好,經常生病,這讓曹操非常擔憂,本以為改了名會有好的變化,結果不曾想改名之後沒多久,曹沖之就生了一場大病,幾乎沒了命。

幸好大醫館館主華佗及時出手,花了幾個月的功夫治好了曹沖之的病。

從那以後,曹沖之彷彿就像換了個人一樣,身體日漸強健起來。

大家都說這是大難不死必有後福,曹操倒覺得這和自己給他改名也不無關係。

曹操喜歡曹沖之,因為他聰明伶俐,思維活躍,從小考試就經常得滿分,總是給曹操長臉,這讓曹操非常愉快。

郭嘉的幾個兒子就沒有曹沖之那麼厲害,在學業上被曹沖之全面碾壓。

曹操經常以此嘲諷郭嘉,郭嘉每每都氣的吹鬍子瞪眼,卻無可奈何。

人家生個好兒子,自己又能如何?

年齡越大,曹沖之越優秀,儼然成為同期學生里的頭把交椅,羨慕的郭嘉也不知道吃了多少檸檬,曹操當然也越發的疼愛曹沖之。

這一回出海,曹沖之本來提前完成學業,完成冠禮,正在備考科舉,一聽消息,立刻主動請纓,希望可以前往羅馬增長見識。

對此,曹操不想答應。

「海上風險極大,一旦遇到海上風暴,船隻極易傾覆,一個不好,連人帶船全都沒了,旁人去也就算了,就算船隻傾覆,為父也就認了,可是你要去,為父怎麼能放心呢?」

曹操根本不願意讓最疼愛的小兒子去做出海這種風險極大的事情。

但是曹沖之偏不,他青春有活力,覺得能去體驗一下前人都沒有體驗過的事情是一件值得讚許的事情,親身感受大海的廣闊和兇險,還有異域文明,是非常美妙的。

軟磨硬泡,拚命請求,曹操終於受不了這種軟磨硬泡,無奈之下點頭答應。

但是為此,曹操不得不多出了一筆錢,安排了一些護衛上船保護曹沖之,務必保證曹沖之的安全。

他還擔心曹沖之的吃喝問題,給他配備了很多專攻他一人吃喝的東西,還有腌制的肉類等等。

雖然他清楚這樣的裝備在遇到海難的時候沒有意義,張遼和辛毗繪聲繪色的描述過海難發生的時候,那種天崩地裂的無力感絕望感。

張遼這種身經百戰數次瀕臨絕境的將軍都覺得海上風暴更加恐怖,更別提辛毗了。

當時張遼還能堅持站著穩定軍心,辛毗直接就縮在一個角落裡面色發白的瑟瑟發抖,直到上岸的時候腿還是軟的。

當然這種事情張遼就沒說出來,還是辛毗自己說出來自嘲,說自己膽子小,以及海上風暴十分恐怖等等。

可以說,曹操對海上風暴也並非全無概念。

思來想去,在曹沖之即將出發的前夜,他還是來到了曹沖之的房裡,希望他不要去。

「海上風暴之恐怖,為父也是略有耳聞,一旦遇到,生還之機十不存一,遇不見還好,一旦遇到了,你……你叫為父還怎麼活啊?」

曹操握著曹沖之的手,怎麼也不願鬆開。

曹沖之只是笑。

「父親,兒子終究是要長大,是要獨立成戶離開父親的,一時離不開,難道一世也離不開嗎?父親養育兒子十八年,難道還能一直把兒子養到壽終正寢嗎?」

「旁人不行,我行。」

曹操偶爾也想任性一把。

曹沖之啞然失笑。

「父親,男兒頂天立地,不該只龜縮在一隅之地,若終此一生只在一隅之地生活,豈不是坐井觀天?兒子聽說婁摩國國政、軍務、民俗、生產都與我魏有諸多不同。

所以兒子想去看看,看看那萬里之外的婁摩國是如何出現的,又是如何成就大國之業的,兒子更想和婁摩國的賢才面對面交流,發現各自的不同與相同。」

曹操看著自己引以為傲的兒子,想到他終究是要獨立出去自立門戶,不可能陪在自己身邊直到永遠,便深深的嘆息,拍著曹沖之的手背。

「兒行千里母擔憂,父又如何不擔憂呢?你幾個兄長如今也是天南地北,子脩遠在鎮西都護府,子桓在徐州,子建又去了平州,子文更在漠州從軍,為父身邊只有你。」

「父親……」

曹沖之看著逐漸老去的父親,略有些不忍,可剛準備說些什麼,曹操卻鬆開了自己的手。

「罷了,罷了,你去吧,多見識見識外頭的世界,去見識見識為父這一輩人從沒有見識過的事情,對你是有諸多好處的,你終究要自立門戶,自己成家立業,為父管不了你一世。」

曹操深深地凝視著曹沖之的臉:「但是,為父唯有一個要求,注意安全。」

「父親……兒子明白。」

曹沖之忍住心中感動,點了點頭。

曹操終究沒有阻攔想要獨自飛翔的小鷹外出磨礪自己的翅膀,他放開了自己的手,給了小鷹自己成長的機會,他希望看到小鷹平安歸來,並且歸來之時已經學會了飛翔。

因為他們終究是要獨立自主,自立門戶,自己成為一家之主的。

清丈土地政策全面推行之後,魏帝國制定了非常嚴厲的分戶計劃,規定兒子結婚成年之後就必須要出去獨立,自立門戶,重新在政府戶口上登記註冊,任何人都不得例外。

曹操這一類人當然也不例外,或者說,更不能例外。

郭鵬尤其在意的就是高官顯貴之家的分戶。

成年之後必須結婚,結婚之後必須自立門戶,自己生活,嚴格杜絕三世同堂四世同堂這樣的行為,嚴厲杜絕人口眾多不分戶的行為。

魏帝國攤丁入畝之後,稅收的根據雖然變為土地,但是徭役兵役方面,主要還是根據戶來判定。

遇到事情,每家每戶都要出丁,一家一戶要是人丁太多卻只出一丁,就等於變相削弱了魏帝國的動員能力。

這一點郭鵬尤為重視,高官顯貴之家尤其如此,若不及時讓子輩獨立自主自立門戶,父輩的仕途就有非常嚴峻的危機。

就算為了仕途,兒子成年結婚之後也必須要立刻出去自立門戶,重新登記。

曹操也清楚自己不能留著曹沖之很久。

儘管如此,身為人父,也不可能不為兒子感到擔憂,他總覺得兒子還沒長大,外出自立門戶是不是太早了一點。

第二天,曹操送別了曹沖之。

看著曹沖之跟著浩浩蕩蕩的曹家隊伍出發前往青州,準備在青州登船,再前往揚州商船基地會和大部隊,然後一路西行。

大家還在看:總裁鬼夫,別寵我最佳女婿下堂王妃逆襲記總裁爹地惹不起總裁在上我在下一胎雙寶:總裁大人夜夜歡天降巨富帝王燕:王妃有葯神醫凰后:傲嬌暴君,強勢寵!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