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趙屍王朝下載
  3. 趙屍王朝
  4. 第193章 詭夢

第193章 詭夢

作者: |返回:趙屍王朝TXT下載,趙屍王朝epub下載

「來人,快來人!」

自從將汴村夷為平地之後,噩夢就無時無刻不在時刻糾纏著唐琦。

唐琦躺在床上,嘴上支支吾吾地哭喊著,說來也奇怪,他想從夢中醒來,可是除了脖子上的腦袋,整個身體都開始不受他的控制,不管他在床上怎麼掙扎都無濟於事。

「哐當!」

就在唐琦奮力掙扎的時候,緊閉的大門突然被推開,慕雪一個健步越過門檻進來,她沒有片刻遲疑,徑直奔向唐琦,伸出雙手一把抓住唐琦的肩膀用力搖晃。

這麼一用力這才讓唐琦的身體重新回到了控制之中。

唐琦止住了哭嚎,緩緩睜開眼睛,獃獃地望著面前的慕雪,頓感眼角有一絲濕潤,伸手一擦,卻不覺臉上已經布滿了淚痕。

看著唐琦一覺醒來如此狼狽,「瞧瞧這窩囊地,怕是惦記著誰家姑娘,被拒絕了,傷了心!」

「我才沒有你想的那麼膚淺!」憤憤不平的唐琦終於像是男子漢一樣甩掉自己手指上的眼淚,背過身去刻意不去觀望慕雪那看似和善卻惡意滿滿地笑容。「反正我說了什麼,都能夠成為你挖苦諷刺我的話題,這回我索性不說了,看看你還有什麼辦法嘲笑我!」

「好好好,少爺您最大,都怪我多嘴,不該跟您爭辯!」慕雪嘟著嘴,說著一些本來是討好唐琦卻又是那麼不中聽的話。

反正唐琦已經是不願意跟慕雪再爭辯什麼了,換一句話說是不敢再爭辯什麼了,畢竟這個活閻王,確實是給他找了不少的麻煩。

見到唐琦不願意搭理自己,慕雪輕嘆了一口氣,意識到了自己言語的不中聽,她小心翼翼地坐在唐琦的床頭,語氣溫柔地對唐琦說道:「少爺,其實呢,上一次的事情,老爺跟夫人把俺單獨叫了過去,狠狠地教訓了俺一頓,俺知道在眾人面前老爺是偏袒了俺,但是心裡孰輕孰重,老爺也是心裡最清楚不過的。這不,俺專程前來伺候少爺,那也是老爺跟夫人的意思,讓俺對少爺百依百順的,前提是少爺再也不能在俺未過門之前對俺有任何非分之想,不然,不然俺,俺可不會放過你的!」

聽著慕雪那一本正經地口氣,唐琦好奇地回過頭來看了眼慕雪,不禁冷哼一聲,他也只能用冷哼來表達自己內心的不屑。

「少爺!」

這時門外傳來了一聲呼喚,只見一個丫鬟伸出頭來張望著,看著坐在床頭的慕雪與躺在床上的唐琦,輕聲細語地說道:「少爺,老爺擔心你的身子安康,特意吩咐婢女來看看,若是無恙,就去涼亭那坐坐。」

「又要長篇大論的教育了嗎?」唐琦帶著抱怨的口氣,想必是這幾十年與父親唐玉的相處之下再熟悉不過他的行為,唐玉是儒士,愛教導,可是唐玉愛說,唐琦不愛聽。

「少爺,別賴著了,快起來,起來!」見著唐琦一動不動裝死人,慕雪可是不願意了,她兩隻手就在唐琦的後背來回推動著,晃的唐琦不得不從卧榻上艱難起身。

他是清楚自己犟不過這個女魔頭,硬是要反抗指不定又惹出什麼岔子。

唐琦學乖了,本來夢裡的魔鬼就夠折磨人了,再睜開眼睛若是不順從又要被這女魔頭折磨,那醒來跟沒醒來不是一回事嗎?

恭敬不如從命,唐琦雖然身體十分誠實地坐起身子穿好衣服,可是心裡不免要犯嘀咕,畢竟自己才是唐家少爺,怎麼讓慕雪這個日後的小妾收拾地不能自已?

「真不知道爹娘喜歡你哪一點!」唐琦哪怕是走在去亭子的路上,都不忘抱怨兩句。

可是一進了亭子,唐琦就看到父親唐玉端坐在亭子中間的石頭桌子旁。桌子上擺滿了蜜餞與糕點,還有兩個茶碗,一個在唐玉的面前,一個在唐玉的對坐。

「坐吧!」唐玉看到唐琦來了,眼睛都沒有台,仰頭用下巴示意唐琦對面的位置。

「喏。」

唐琦遲疑了片刻,還是伸出手來沖著唐玉行了禮,這才畢恭畢敬的坐在唐玉對面的座位上。

跟在唐琦身後的慕雪隨即走上前來拿起茶壺小心的為唐玉與唐琦眼前的茶碗。

「這時候才睡醒,也是夠懶得!」唐玉瞧著唐琦那睡眼稀鬆的模樣便氣不打一出來,他的語氣裡帶著責備。

「是,是,是。」唐琦帶著敷衍的口氣回答他的父親,對此唐玉也並不生氣,畢竟這樣的敷衍,唐玉已經聽了十幾年,倒也是見怪不怪了。

唐玉不慌不忙地端起茶碗,喝下一口,他注意到了唐琦臉上那剛剛經歷了驚嚇遺留下的慘白,放下茶杯,隨即問道:「聽說剛才又做了噩夢,一個大男人的哭的像個孩子。」

「怎,怎麼可能!」唐琦尷尬地微笑,低頭把玩著自己桌前的茶碗,心事重重地模樣,讓唐玉一眼看破。

「是不是又看到了什麼髒東西?」唐玉冷不丁的問道。

「啊,不算吧。」唐琦不經意地回答,手握著那茶碗的碗身更緊了。

唐玉能夠看得出唐琦此時內心的驚恐,可是他卻想不出什麼好的辦法來緩解唐琦此時的內心焦慮。

唐玉想了一個輕鬆的辦法,只見他伸手在果盤裡摸了一個蜜餞丟給唐琦,接著問道:「說說你都夢到了什麼吧。」

唐琦接過蜜餞,將其塞進口中,蜜餞酸甜的口味在唐琦的嘴裡炸開,唐琦在回味的同時,那重重的心事不知不覺的放下了。

「這些事情,我覺得還是不說為好吧!」唐琦依舊拒絕。

「閑來垂釣碧溪上,忽復沉舟夢日邊。」唐玉搖頭晃腦地吟誦著,「我兒最近夢多,一定是上蒼指點我兒,與其憋在心裡,倒不如說出來讓為父聽聽。」

「就算是聽了,你也未必聽得懂啊!」唐琦無奈的搖了搖頭,繼而裝出一副高深莫測的模樣捧起茶碗仰頭將碗中的茶湯一飲而盡。

「你不說我怎麼知道。」唐玉下意識的敲了敲桌子,是在提醒唐琦現在不要忘了誰才是一家之主。

「好吧,好吧!」唐琦攤開雙手,算是攤牌了一般,他低頭思索了片刻,接著抬起頭來對唐玉說道:「父親,你真的相信夢是上蒼給人的指引嗎?」

「難道還要為父引經據典嗎?」

「行了行了!」唐琦無奈的沖唐玉擺了擺手,示意足夠了,「在別說那些文鄒鄒地話了,那只是前人的典故。」

「說不定你夢到的就是好的寓意呢?」唐琦再三追問,「你可是我的兒子,不是那些東京城外的世俗子弟,你比他們更有機會。那你說說,你都夢到了什麼?是在船上,還是在岸邊?」

在唐玉的再三逼問下,唐琦終於屈服了,他緩緩開口,說道:「哪裡都沒有,就在開封。」

「開封好啊!」一聽到夢裡是開封,唐玉哈哈大笑起來,「看來吾兒是有本事,至少沒有因為武人身份而出京城難道不好嗎?」

「我夢到了整個開封被鮮血淹沒了!」唐琦接下來突然說出的話讓唐玉停了下來,就看到唐琦接著說道:「我看到死人,無數的死人,將整個開封的大小街道鋪滿了,流出的鮮血都能支撐起船隻在上面划行,而且在漂浮在血泊中的屍體上面長滿了一種奇怪的樹,那樹上長著的是各種人的眼珠,我坐船從其中漂過,那些眼珠都在死死地注視著我!」

唐琦說到這裡,身後的慕雪都忍不住驚嘆了一聲,恐怕她也被帶入到了那個恐怖的環境中。

聽到如此恐怖的夢,唐玉也不由得深吸了一口涼氣,但他還是故作鎮定地對唐琦說道:「接著說。」

「血泊里還有手。」唐琦接著說道。

「手?」

「對,數不清的手!」唐琦說到這裡,都能看出他的目光獃滯,彷彿整個人重新回到了那個地獄般的地方,「這些手白的像是豆腐,又彷彿沒有骨頭一樣在血里來回飄動,吸取著下面屍體上的血液跟養分,父親,它們在吃人!」

大家還在看:總裁鬼夫,別寵我最佳女婿下堂王妃逆襲記總裁爹地惹不起總裁在上我在下一胎雙寶:總裁大人夜夜歡天降巨富帝王燕:王妃有葯神醫凰后:傲嬌暴君,強勢寵!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