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權相紅妝下載
  3. 權相紅妝
  4. 第344章 是你送我去連王府的

第344章 是你送我去連王府的

作者: |返回:權相紅妝TXT下載,權相紅妝epub下載

連樞撐著下巴的手都猛地打滑了一下,如果不是尋緋墨瞬間伸手托住了連樞的下巴,估計她就直接磕在了面前的案几上。

不過很快,尋緋墨也就將手收了回去,沒有半點遲疑。

至少,在連小樞徹底接受玉子祁這個身份之前,他不能讓連小樞察覺他們是同一個人。

連樞有些無奈地看了尋緋墨一眼,語氣淡淡地岔開了話題,「鳳臨煙現在如何了?」

聞言,尋緋墨輕哼了一聲,不以為意地開口,「鳳臨煙和落櫻之間關係不錯,傷心著呢!」話語隨意到了極點。

連樞略微沉默了一下,輕輕地嘆了一口氣,「這次的事情,最無辜的就是落櫻。」

「政治權謀,犧牲的無辜人何其多!」尋緋墨眸色也微微深沉了一些,淡淡地道。

「也是。」連樞嘲諷一笑。

「聽說你今天見到了花初燼?」忽然地,尋緋墨緩緩開口。

連樞也不意外,只是淡笑著道:「你消息倒是挺靈通的。」

「花家那小子……」說到這裡,尋緋墨微微地蹙了一下眉梢,「那小子心思不淺,你別太相信他。」

頓了一下,眉又深蹙了幾分,嗓音略沉,「若是可以,你最好別和他來往。」

連樞點了點頭,「我有分寸。」

就在尋緋墨還想再說些什麼的時候,出岫輕叩了幾下門,「連樞,容家大公子來了!」

此言一出,連樞的眸色微微深沉了幾分,而尋緋墨,則是眸底直接閃過了一抹寒光。

「讓他去前廳,我馬上過去。」連樞打開門,緩緩開口。

待出岫離開之後,又喚來流風,細長邪魅的丹鳳眼微涼,「去沐雲閣將容毓帶過來。」

「是。」

「容晞是南宮振天的人。」尋緋墨看著連樞,眉依舊是蹙著。

而且,還不是個簡單的角色。

「我知道。」

「南宮晟已經回來了,她和容晞有婚約在身。」尋緋墨繼續道。

「我已經見過南宮晟了。」連樞回答。

「容晞和南宮晟之間的婚約退不掉。」尋緋墨蹙著的眉就沒有鬆開。

連樞深處白皙修長的手輕揉了揉眉角,有些無奈地看著尋緋墨,「你到底想說些什麼?」

「容晞不幹凈了,你和他來往還不如和玉子祁來往!」尋緋墨凝著眉頭,似乎是有些氣鼓鼓的,說完了這句話之後就直接偏開頭不去看連樞。

連樞和容晞以前關係最好,整天都在一起……混跡青樓楚館。

連樞:「……」

阿緋這句話,應該是氣話吧!?

不然怎麼可能從他嘴裡聽到讓她和其他男子來往的話!

估計是被容晞給氣糊塗了,畢竟以前在天穹的時候,也是這樣,一提容晞,對方就炸!!

看來,對阿緋來說,玉小七比容晞更順眼一點。

竹軒中用來招待客人的前廳。

容晞依舊是一襲深紫色瀲灧錦衣,俊美無儔的面容之上帶著瀟洒笑意,一雙桃花眼中水澤瑩潤,其中三分輕挑七分不羈,如竹節修長的手輕執著茶杯,另一隻手握著杯蓋,用杯蓋微壓著茶杯,遞到唇邊輕抿了一口。

姿態風流自若而又優雅非常。

這,就是容晞,在外人眼中風流倜儻的容晞。

也是,將自己掩飾地非常好的容家大公子。

連樞已經換了一套衣服,從外面走過來,步子微頓了一下,狹長漂亮的丹鳳眼中,有那麼一瞬間的空濛,不過頃刻間也就散了去,神色恢復如常。

看向連樞,容晞將手中的茶杯放在了桌子上,對著她勾唇微微一笑,「連樞。」

待連樞走進了前廳,容晞挑著眉梢頗為玩笑地說了一句,「嘖,我可是等了這麼大半天你才出來,連樞你莫不是金屋藏嬌了?」

一旁的出岫難得地做了一回端茶倒水的活兒,替連樞倒了一杯茶之後,又替容晞將茶滿上,然後安靜地站在連樞身後,沒有說話。

連樞淡淡地笑了笑,「本世子現在可是和你一樣有婚約在身的人,金屋藏嬌的話安書錦可不會放過我。」

安書錦畢竟是安洛離的哥哥,兄妹倆人關係似乎還不錯。

不過,這也讓她有些好奇,外面關於她的流言都不知道傳成了什麼樣子,但是,安書錦是真的沒有任何動作呢?!

安洛離沒有退婚是因為她知道退了和連王府的婚約,也會有其他人的,所以在這方面她和安洛離可以說是一拍即合,但是安家沒有任何動作,可就有些耐人尋味呢!

聽見婚約二字,容晞水光瀲灧的桃花眼微微頓了一下,不過瞬間也就被他壓了下去,「洛娘的身份……你知道么?」

連樞點了點頭,「不久前知道,」然後輕笑了一聲,「她是南宮喻的人還真是讓我有些意外。」

「三笙閣中的那座院落,我讓她不用再留了!」想起這件事情,容晞覺得自己還是要和連樞說一聲。

連樞微襯了一下,點點頭,「確實。」然後抬眸看向了容晞,挑著眉梢似笑非笑,「你專門來一趟連王府不會就為了這件事情吧?」

容晞面容之上帶著笑意,完全看不出半點異樣地開口,「容家的事情我已經處理地差不多了,我今天是來帶小毓回去的。」

他將小毓送到連王府,雖然本來是想讓她查一些東西,但是,最後還是沒有辦法利用連樞,但是,小毓倒是聽南宮晟的話,讓她做什麼就做什麼!

想到這裡,容晞微不可查地眯縫了一下桃花眼。

南宮晟對容家,插手太多了。

連樞意味深長地勾了一下薄唇,「我猜你今日來連王府也是為了這事兒,已經讓流風去帶她過來了。」

容晞在想著南宮晟的事情,也就沒有注意連樞的神色,聽到她的話之後,對著她瀲灧一笑,「這段時間麻煩你們了。」

「無妨,畢竟母妃挺喜歡她的。」連樞淡聲道。

她不計較容毓做過的事情,畢竟她什麼都沒有找到,也沒有造成實質性的傷害,就當是,這段時間陪著母妃的報酬吧!

「對了,聽說宮宴之上,你……妹妹羲和公主也會出席?」

連樞一聲似有若無的輕笑,攤手有些無奈,「陛下親自跟母妃說了讓小兮出席。」

容晞微蹙了一下眉,「那她的身體?」

「宮中那麼多太醫,想來是不會出事的。」連樞對此並不是太在意。

容晞沉默了片刻,「國宴之上三個國家的人都在,我聽說北越和西蕪都有意聯姻。」

這句話,可以說是說地非常明顯了。

連樞的婚約已經定了下來,自然是不可能,但是,連兮是連王府唯一嫡出的女兒,還有公主封號,最重要的是這一次陛下點名要她出席,基本上,就是在打聯姻的這個注意。

連樞端起手邊的茶杯,指腹在上面不緊不慢地摩挲著。

連容晞都這樣提醒她了,可見陛下是真的打算讓連兮聯姻,若是她沒有記錯的話,母妃曾經告訴過她,陛下承諾過不會以天子之尊來插手連兮的婚事……

似乎是想到了什麼,連樞漂亮狹長的丹鳳眼中,溫度漸漸地,淡下去了幾分。

雖然很不想承認,但是,南宮振天答應了母妃的事情是真的未曾食言過,可是,這種事情可不一樣就要他親自出面賜婚,若是連兮和誰發生了點什麼,女兒家最注重名節,更何況是連王府的羲和公主,如果發生了這樣的事情,就只能嫁給對方了。

如此一來,就算是母妃,也沒有辦法說陛下半點不是。

出岫微皺了皺眉頭,隨即似乎是想起什麼,又漸漸鬆開。

若是聯姻的話,畢竟還有一個北越的攝政王緋公子在,他知曉連樞的身份,怎麼也不可能讓她與旁人聯姻。

如果連樞能以自己原來的身份嫁給緋公子,也沒什麼不好。

只是……

出岫看了一眼連樞,眸光之中閃過一抹無奈之色。

連樞未必願意。

就在這個時候,連王妃蘇沐牽著容毓走了過來,流風和碧雲跟在她們身後。

容毓穿了一件粉紅色的衣裙,外面還套了一件輕薄的襖子,被打扮地很好,整個人看上去比以前那種木訥也稍微活潑了一些,甚至臉都圓了一小圈,看上去非常可愛。

看得出來,連王妃待她極好。

看見容晞,容毓眼睛微微一亮,不過也沒有掙脫蘇沐,而是任由她牽著。

「哥哥。」等走到了容晞的面前,容晞才聲音糯糯地喊了一聲,然後又看向了連樞,「連樞哥哥。」如明未憂是一般的稱呼。

在蘇沐走到面前之前,容晞已經站了起來,對著蘇沐尊敬地道:「多謝王妃這段時日對小毓的悉心照料。」說話的時候,還拱手行了一禮。

蘇沐淺淺一笑,秀致的臉上一片溫和,「你太客氣了,連樞的性子你也知道,她就是個在家待不住的,至於連兮,她的身體不好我都極少去打擾她,所以府中總沒個人陪我說說話兒,毓兒在府中這段時間,身邊圍著個小人兒轉倒是極有意思。」

容晞笑了笑,「沒給王妃添麻煩就好。」

「沒有,毓兒很乖。」蘇沐依舊是淡笑著道,然後看了容毓一眼,有些頗為悵然地輕嘆了一口氣,「你是來接她回去的吧?以後她回去了這連王府可就冷清多了。」

說完之後,看了連樞一眼,輕嘆了一口氣。

小兮小時候特別黏她……好吧,也不是黏她,是黏她哥哥,長大了以後就沒有小時候那麼黏人了,大多數都是一個人待在竹軒,或者在外面鬼混。

想起上京城中和連樞有關的流言,她就有些氣悶,這以後要是恢復了女子身份,這些事情那些閑的沒事幹整天就知道湊一起攀比家世攀比夫婿攀比兒女的世家夫人肯定要提出這件事情!

到那個時候……到那個時候她就多出去轉悠轉悠,聽到了就直接動手就是,反正上京這些端莊雍容還要拿捏著架子的世家夫人,都打不過她。

一打十都是欺負她們。

容晞笑笑,「毓兒性子膽小怯懦,在容府的時候幾乎不離開自己的房間,也不和別人說話,在連王府這段時間,性格倒是活絡了許多!」

連樞沒有說話,只是意味深長地勾了一下薄唇,姿態慵懶散漫地靠在木椅上,慢慢地喝著茶,明明是很尋常的一個動作,卻給人一種說不出來的魅然。

紅衣絕代,妖惑人間。

容晞一偏頭,目光微微愣了一下,一縷略微複雜的暗芒在桃花眼中一閃而過,快地難以捕捉。

蘇沐看了一眼容晞,溫和的聲音緩緩響起,看向連樞,「聽說你今天在玉和軒遇到剛回京的晟公主了?」

聞言,容晞也看向了連樞,沒有說話。

今天南宮晟去了容府離開之後他雖然去了三笙閣,不過對於這件事情還是知道的,連樞為了藍水迎和南宮瑤對上,南宮晟出面讓南宮瑤對連樞道歉。

連樞點頭,未作隱瞞地告訴了蘇沐。

蘇沐冷哼了一聲,「那個南宮瑤,性子歷來驕縱跋扈,現在竟然欺負到我連王府的人身上了!」然後看向了連樞,「下次如果見到了南宮瑤,你就狠狠地打,打傷打殘了母妃給你擔著。」

容晞:「……」

他收到的消息是從頭到尾吃虧的人都是南宮瑤,可能對方還被連樞給嚇著了!

果然,連王妃護短不是說著玩的。

上京最寵溺寶貝自家孩子的三個人,連王妃算一個,樓寧繪的父親當朝丞相樓延是一個,還是就是那位老來得子稀罕寶貝的不行的明國公。

他們的孩子欺負別人可以,別人若是想欺負他們,門兒都沒有。

連樞這無法無天連天家皇子都敢掄著拳頭上的性子,絕大部分就是連王妃寵出來的。

「母妃,沒人能欺負我。」連樞的聲音軟了幾分,對著蘇沐道。上京城的這些世家子弟,敢欺負她並且能欺負她的人,沒有。

蘇沐揚了一下眉梢,「誰欺負了你,我給你出氣。」

連樞低低一笑,眉眼輕柔而又溫和,「好,我打不過就找母妃。」

然後蘇沐看向了容晞,緩緩開口,「毓兒的衣服我已經讓人收拾好了,等一下讓他們交給你一起帶走。」

「王妃費心了!」容晞極有禮貌地道,「那容晞就帶毓兒回去了!」

蘇沐點了點頭。

容晞輕拍了一下容毓的腦袋,「毓兒,和王妃告個別。」

「王妃嬸嬸。」容毓小聲地喊了一聲,如小鹿般清澈的眼睛裡面有幾分不舍,極小聲地說,「王妃嬸嬸再見。」

蘇沐看向了容毓,伸手輕輕地揉了揉她的腦袋,「毓兒以後可以常來連王府玩啊!」

容毓如小雞啄米般點了點頭,然後又看向了連樞,「連樞哥哥再見。」

連樞微微頷首,淡笑不語。

「連樞,國宴再見啊!」容晞看著連樞,向上揚了揚桃花眼,笑著說。

「國宴見。」連樞依舊是那樣姿態懶散地回了一句。

容晞和容毓離開之後,蘇沐在連樞身側的椅子優雅地上坐下,抬眸看了她一眼,「說吧,你對南宮瑤做了什麼?」

連樞彎了一下唇角,三分妖治七分薄涼,嗓音依舊是平常那種懶散魅然,「也沒什麼,只是教訓一下而已。」

看著這樣的連樞,蘇沐微抿了一下唇,秀致柔和的眉眼也染了一分複雜,她知道,小兮對南宮瑤出手,是因為南宮瑤對自己出言不遜。

以前在上京的時候,小兮三番兩次將那些個世家公子打地頭破血流也基本上是為了她。

垂了一下眸子,將眼中複雜的情緒盡數掩去,如平常一般有些無奈地道:「別人查不到吧?」

連樞搖搖頭,「查不到,」頓了一下之後,修長白皙的指輕撫上了光滑如玉的下巴,一下一下地輕點著,「不過,南宮晟大概猜到了!」

不過,拿不出證據,猜測又能如何?!

「那位晟公主不簡單。」蘇沐略微沉默了一下之後,嗓音有些沉地說出了一句話。

有手段,有謀略,還不近人情。

「如果她是男子,東凌江山定然是交到她的手中!」末了,蘇沐又輕輕地感嘆了一聲。只是可惜,生為了女兒身!

「女子未必不能稱帝。」連樞不急不緩地說出了一句話。

蘇沐沒有說話,其實,依照南宮振天的性子,也不是沒有可能。

似乎是想起了什麼,蘇沐忽然看向了連樞,「對了,上次我交給你的那根玉簪呢?」

「在我房間,怎麼了?」連樞問。

蘇沐微不可察地蹙了一下眉,對著連樞淡淡一笑,狀似隨意地問,「怎麼不見你戴著?」

「用髮帶更方便。」連樞指了指頭上的髮帶,然後對著蘇沐攤手一笑,「母妃知道的,如果是髮帶,頭髮散了我還能紮起來,但如果是玉簪……」

後面的話沒有說,不過蘇沐自然是知道是什麼意思,對著連樞翻了個白眼。

她家小兮,學東西從來都快,但是,一個廚藝,一個束髮,是真的完全不行。

蘇沐沉默了一下,似乎是想說些什麼,終究還是沒有說,只是將眸中深沉的情緒壓了下去,淡淡地開口,「後日便是國宴,到時候讓錦夜易容出席?」

「嗯。」說完之後又看了一眼蘇沐,嗓音有些微的沉,「母妃,國宴之上,無論發生了什麼事情你都不要管。」

「小兮,你……」

「母妃,你放心,我不會有事的。」斂下眸子,眯縫著的眼眸中有著一閃而過的陰狠之意。

蘇沐看著連樞,許久都沒有說話。

終於,輕輕地嘆了一口氣,「反正我說了什麼你也是不會聽的。」

連樞垂下眼眸,緘默不言。

蘇沐再次幽幽地嘆了一口氣,「如果當年,能帶著你和青辭離開就好了。」

或許,如果沒有她的那一份執著,小兮這些年也不會是這樣過來的。

「母妃,你明知道不可能的。」就算是不要連王府,也有人不會放他們離開,反而他們會因為失去這個身份死得更慘。

**

另一處。

馬車之上。

容晞坐在一旁,眸光安靜地看著坐在他對面的容毓。

略微沉默了一下,才緩緩開口,「毓兒,以後別聽南宮晟的話。」

嗓音不如尋常時候待她的溫和,有些微微的沉。

幾乎是命令的口吻。

容毓沒有說話,白皙稚嫩的小臉上微蹙了一下眉,似是不悅。

半晌之後,脆生生的聲音才低低地傳來,「我喜歡晟姐姐。」

「她對你不安好心。」想起這次的事情,容晞的聲音就有些冷。

南宮晟是個為了目的可以不擇手段的人,不管是人還是事,就沒有她不能利用的。

「可是一開始是你送我去連王府的!」容毓看著容晞,嗓音依舊是那種脆生生的低。

容晞臉色微僵了一下,眼眸之下覆上了一層暗影,緊抿著薄唇沒有說話。

是啊,一開始有這個打算的人,是他。

馬車之內,一片沉默。

大家還在看:醫色撩人:丞相,請接駕重生妖女策天下嬌寵悍妻:將軍,來種田!悠然山居:世子妃的繁花田園田園商女:妖孽世子農家妻農門皇后寵妻要在天黑后 卷二內定嬌后 卷一夫君養成手冊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