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墨少,你老婆回來了下載
  3. 墨少,你老婆回來了
  4. 188 你的哥哥

188 你的哥哥

作者: |返回:墨少,你老婆回來了TXT下載,墨少,你老婆回來了epub下載

轉眼間,時光如梭,再過一個星期就是訂婚的日子了。說了慚愧,至今為止宮涼月對於訂婚宴的參與,可能就只有試穿禮服這一件事。

一開始,她確實是有些逃避的念頭,後來她想通之後,也曾詢問過藍墨炎,而他則只是叮囑她照顧好自己的身體,剩下的都由他來做。

宮涼月坐在房間的陽台上發獃,恍惚覺得時間過的很快,第一次見藍墨炎的情形還在昨天,那時候她怎麼也沒有想到,這個俊美的男人會成為她生命中最重要的人。

「鈴鈴鈴!」突然響起的手機鈴聲,打斷了宮涼月的感慨,她低頭看了一眼放在一旁的手,是沒有見過的號碼,隨意接起,「你好,我是宮涼月。」

「···」對面的人微微一頓,然後才傳來一個溫和的聲音,「姐姐,是我。」

「思語?」宮涼月有些驚訝,沒想到她會聯繫自己,畢竟自從她出國之後,就跟家裡很少聯繫了。

「恩。」宮思語溫柔的聲音好像從來都沒有改變過,輕聲說道,「姐姐,祝你幸福。抱歉,我不能回去當年對你說這句話,不過,我準備了禮物,應該快到了,希望你能喜歡。」

「沒關係,你在那邊還好嗎?」宮涼月放鬆身體,慵懶的躺在貴妃椅上。

「都好,比我預計的要好上很多。」宮思語輕輕一笑,語氣自然輕鬆,不像是裝出來的,「倒是你們,都還好嗎?之前發生的事情,我也聽說了一些,葉家那邊···」

宮涼月微眯著雙眼,隨意的說道,「沒什麼事,都已經解決了。你在那邊照顧好自己,什麼時候想回來了,打個電話,我去機場接你。」

宮思語沉默,如果不是電話那端傳來的輕微的呼吸聲,都要以為電話已經掛斷了,「謝謝!」

宮涼月不覺得這有什麼好謝的,要真說起來,這裡本就是她從小長大的地方,而自己則是後來的,鳩佔鵲巢的人。

兩人又是一陣沉默,像是不知道要說什麼,又像是沒有什麼好說的,一切都在不言中。

「照顧好自己,等你回來。」

「好!」

掛斷電話,宮涼月起身伸了一個懶腰,興緻突起,決定出去逛逛街。說起來,她和藍墨炎都認識這麼久了,還沒送過他一件像樣的禮物呢。反倒是他,送了自己不少貴重又包含心意的東西。

跟劉嬸說了一聲,宮涼月就讓司機送她去末城最大的商城。到了商城后,她就打發司機先回去,等五點的時候再來接自己。

一個人在商城裡慢慢的逛著,注意力都落在男裝或男士裝飾品上面,而沒有發覺,自己早已成了別人眼中一道亮麗的風景。

獨自逛街的女性,尤其是漂亮又氣質的女性,總歸吸引很多男士的目光。尤其是宮涼月這般柔美精緻的長相,更是能滿足男人的大男子心理,想要將其霸佔。

宮涼月邊走邊看,根本就沒有注意腳下的台階,一個不注意,腳下就是一空,眼看著就要摔倒。突然旁邊伸出一隻手,牢牢的將她扶住,待她站穩后,又紳士的收回。

「謝謝。」宮涼月抬頭向對方道謝。

「不客氣。」聲音低沉嘶啞,倒是與他硬朗的長相相符,雙目深沉,「走路小心一些,不要左顧右盼。」說完,也不等宮涼月有所反應,就直接從她旁邊走過。

宮涼月微微挑眉,輕輕一笑,只當這是一個插曲,就又繼續逛街了。

逛了半天,宮涼月最後的腳步停在一家鐘錶店內,目光落在其中一款經典黑色的手錶上。服務員立刻察言觀色的將其拿出去,對著她滔滔不絕的推薦起來。

她拿著面前的手錶,想象著帶在藍墨炎手腕上的模樣,眼底的笑意一閃而過,「幫我包起來吧。」

「好。」服務員心中歡喜,點頭應道。

選到了合適的禮物,宮涼月就不準備再逛了,找了一家看上去比較清靜的咖啡店,點了杯咖啡,坐在那裡打發時間,等司機過來。

咖啡的香氣漸漸飄散在空中,宮涼月卻只是單手撐著頭,透過店內的落地玻璃,目光渙散,思緒不知道早就飄到哪裡去了。突然一個高大的身影闖入她的視線,拉回她的神智。

原本毫無波瀾的目光中帶著一絲興味,看著方才才幫了自己的男子此時正與一個女子面對面站著,女子情緒激動的說著什麼,男子則不耐煩地皺著眉頭,抿緊薄唇。

突然男子轉過頭來,與宮涼月的四目相對,宮涼月卻絲毫沒有被人抓包的尷尬,反而對著他微微一笑,輕輕點頭。

男子眼底閃過一絲詫異,耳邊鼓噪的聲音,讓他更加心煩,「我的事不用你操心,以後不要再出現在我面前。」

說完,就大踏步往咖啡店走來,徑直走到宮涼月的對面坐下,隨口問道,「介意嗎?」

這人還真是有些霸道,都已經坐下了才問,顯然不準備給她拒絕的機會,好在她也無所謂,轉頭又看向站在原地死死盯著這邊的女子,「只要沒麻煩就行。」

她可不想莫名其妙的成為某個女人的眼中釘,也沒有好心的去做誰的擋箭牌,雖然這個誰剛剛才幫了自己一把。

「不會。」男子低沉的聲音剛剛落下,像是為了印證他說的話一般,女子果然在原地站了一會兒,最後狠狠的瞪了宮涼月一眼,就跺腳離開了。

無辜被瞪的宮涼月輕輕一笑,突然覺得自己好像不是很得同性喜歡,至少在她接觸過的同性之中,就沒有幾個對她是有好臉色的。

「笑什麼?」男子接過服務員端來的咖啡,看到她嘴角的笑容,隨口問道。

「我笑,落花有意流水無情,自古女子多痴情,只是痴情付流水啊。」宮涼月像是十分感嘆的回答。

「什麼亂七八糟的。」男子看了她一眼。

聳聳肩,宮涼月不再說話了。兩人便是這樣坐著,一個看著窗外發獃,一個垂目靜坐,氣氛卻又詭異的和諧。任誰也不會想到,這兩人今天會是第一次見面。

冬天的夜晚本就來的極快,彷彿只是一眨眼的時間,太陽就已經落山,月亮開始高懸空中。

將面前冷掉的咖啡喝完,男子起身,「天晚了,我送你回去。」語氣那般自然,讓人都沒有感覺出不對。

宮涼月收回目光,落在他的身上,對著他硬朗沉默的臉看了良久,突然勾唇一笑,「可能是我想多了,但,我已經有男朋友了,下個星期就訂婚了。」

男子先是一愣,隨即面上閃過一絲無奈,「瞎想什麼呢。」

是不是瞎想,宮涼月不知道,但她至少明白,一個看著就不像是喜歡多管閑事的人,對著第一次的異性,不該是這樣的態度。除非,他們之前就認識,而且關係還不壞。

想到這裡,宮涼月換了一個姿勢,示意男子坐下,隨即開口說道,「容我自我介紹一下,我叫宮涼月,半年多前意外失憶了。」

男子一墨,才點頭說道,「我知道,我叫寧寅,是你的哥哥。」

「···」這下輪到宮涼月沉默了,「親的?」

「表的。」男子直接回答,要不是他的神情十分認真,都要讓人以為他是在開玩笑了。

「我父親是獨生子。」宮涼月默默的說道,所以不存在有姑姑的可能,除非是當年老爺子在外面的私生子。但以她聽說的老爺子為人和老爺子對老夫人的感情,應該不太可能。

「你母親不是。」男子繼續回答,頓了頓,又像是解釋,「你知道的,你母親不是葉家的孩子。」

好吧,宮涼月忍不住揉揉太陽穴,覺得今天到這裡已經可以了,「我先回去了,有機會再見。」

寧寅顯然也沒有想要逼她一下子就接受,跟著從容的起身,「你一個女孩子不安全,我送你回去。放心,你如果不願意,我以後也不會打擾你,今天是個意外。」

擺擺手,宮涼月直接拒絕,「司機已經到了,不勞煩了。」

「那我送你到門口。」寧寅順勢說道。

直到坐上車,宮涼月突然忍不住有些想笑,不過下一秒眼底的笑意又全部消失不見,轉頭看著車外的景色,目光深沉的讓人看不出她在想什麼。

看著車遠去,寧寅沒有立刻離開,而是拿出手機,打了個電話,「我已經見到人了。恩,暫時看著還沒有什麼問題。我知道,不會讓她出事的,不過她願不願回去,不是我能左右的。知道了,我會儘力的。」

掛斷電話,轉過身就看到先前離開的女子又出現在了他的身後,看到他轉身,立刻臉上露出一個笑容,「寧寅,我剛才有些太激動了,所以才會說了那些話,我跟你道歉,你不要介意。」

寧寅看著她,眼底閃過一絲厭惡,「我說過,不想再看見你。」

女子眼底閃過一絲痛苦,很快就消失不見,「我知道,但是我答應奶奶會照顧你的,你···」

「我不需要你的照顧,你現在就回族裡,稍後我去親自打電話跟她老人家解釋。」寧寅不想再跟她廢話,轉身就準備離開。

「寧寅!」女子衝動的拉住他,眼底滿是哀求,「寧寅,我是真的喜歡你,從小就喜歡你,你給我一次機會好不好?我,我保證以後再也不給添麻煩,再也不對你發脾氣了,好不好?我,我好可以幫你接近她,讓她回去族裡,我···」

寧寅直接甩開她的手,目露警告,「你離她遠一點,要是敢靠近她半步,別怪我動用族規。當年,我姑姑是如何流落在外的,大家心中都清楚,你如果再敢動什麼歪心思,到時候正好一起清算!」

說完,寧寅就扔下面色蒼白,又滿心不甘的女子,頭也不回的離開了。

回到宮家,宮涼星還有下班回來,宮文梵和宮思言正坐在沙發上等她一起吃飯。她回屋換了件衣服,將買的手錶放好后,就下樓吃飯了。

剛剛吃完飯,藍墨炎就從外面走了進來,看到宮涼月後,面色就是一柔。

「藍大哥,你吃過了嗎?」宮涼月看他,立刻笑眯眯的問道。

「恩。」藍墨炎揉揉她的頭,牽著她的手去後院散步,這是他們每天都會做的事情。不過,散完步回來,就是她每天最不開心的喝葯時間了。

皺著臉喝完葯,嘴裡立刻喊著一顆糖,等苦味散去,才輕嘆一口氣,靠在藍墨炎的肩頭,「還有吃多久啊。」

「快了。」藍墨炎輕撫她的後背柔聲說道,「過兩天,我們再去一趟。」

「唔。」宮涼月有氣無力的應著,「要是能做成藥丸就好了。」

「我已經讓人研究了。」藍墨炎哄道。

宮涼月默默的靠了一會兒,想到今天發生的事情,突然開口問道,「藍大哥,你知不知道末城有一戶姓寧的?」

問完,她自己首先沉默了,這姓寧的人家如此之多,他又怎麼可能會知道呢,「算了,當我沒問。」

藍墨炎略一思索,反而開口慢慢說道,「末城之中,寧姓眾多,倒沒有什麼特別的。反而是末城向西有一臨近村落,那裡被人稱為寧家村,看著是一普通村落,但在百年前確實醫藥世家。」

「醫藥世家?」宮涼月默念,隨即問道,「是跟梁姐姐家差不多嗎?」

「一樣,也不一樣。」藍墨炎回答,「梁家擅長西醫,祖上是留過洋的西醫大夫,而寧家則是主攻中醫,兩者不矛盾,但也不盡相同。」

「奧。」宮涼月點頭明白,又有些不解,「學習中醫的人家也不少,為什麼寧家會這麼出名呢?又為什麼,後來沒落了呢?」

「寧家不同其他的家族,開業祖先是是一位醫術高明的女子。」藍墨炎繼續為她解惑,「後來,也是代代相傳,由女子執掌家主之位。只是,寧家女子極其稀少,而且多易早逝,後來便也漸漸消失在大眾之中了。直至後來,西醫突起,寧家便圈地為村,甚少有人再習醫了。」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