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薄翼之上下載
  3. 薄翼之上
  4. 九十四章 過往的孽緣

九十四章 過往的孽緣

作者: |返回:薄翼之上TXT下載,薄翼之上epub下載

這不,憤怒果然是好東西,瞬間讓自己想起了不少。

自己的確與他打過照面,時間也不是許久之前的事,自己怎麼竟忘了?

那是在摩侯死的時候,自己將還冒著硝煙的槍口,正從摩侯的眉心移開。

她的血淌了一地,嘴角上卻掛著滿足的笑。弒嵐送走了她。

聽到槍聲,賀蘭楚翔出現在房間門口了,只不過一個照面罷了。

他驚慌的呼喊著沖向自己,像是個小丑一般滑稽。

何況當時的自己也是這般真心想讓他陪葬喃,怎麼這就忘了……

「你還真不如條瘋狗!」

自己的話語,連語調都同當時一樣,甚至連殺了他的心情,都是那麼相似!

摩侯,一年過去了,不知道你有沒有後悔當初為了救他,一心求死吶?

這個男人,從來不配你的愛情,甚至連自己愛的是誰都搞不清楚!

真是該死!

瘋狗!

這聲諷刺,像是楚翔腦中揮之不去的魔咒!不斷的縈繞在他每日的噩夢之中!

賀蘭楚翔忘不了,也不敢忘!

自己捧在心尖上疼的人,就那樣被兇手按在了臂彎里,槍殺了!

是他!這個人竟然是當初的「他」!

一年了,整整一年了!

他連當初的話語都是一模一樣!

楚翔想過千百遍與殺害唐少靜的兇手重逢的畫面,可他從沒有想過,這個人竟然一直隱藏在自己身邊!

是他!

他到底是誰!

為了這個答案,楚翔快要瘋了!

自己花了一年的時間不斷尋找兇手,可終究無果。從來沒有想過,這個人竟然就在自己身邊!

少靜……唐少靜……

賀蘭楚翔腦子裡,回灌的滿滿全是自己與少靜度過的每一寸歡愉!

可弒嵐的腦海中,閃過的卻是摩侯一遍遍與自己細說的話語。

五年前,一身尋常的藍衣,靠在天台的圍欄上,迎著風,她髮絲飛舞。

「弒嵐,我要是死,希望可以死在你手裡,如果我可以選擇的話……」

四年前,九死一生的任務,兩人從死人堆里爬了出來。她扶著自己,邊走邊甩手掌摑自己的臉頰,那呵斥聲似乎還在耳畔縈繞。

「弒嵐,別放棄!不過就是膝蓋上留點血罷了!你撐住了,只要再堅持一下,我們就能活!一起活!」

兩年前,自己站在賀蘭家外不遠的街口,死死盯著眼前這一張陌生的臉。這張麵皮下的她,正一點點被人皮所侵蝕,卻似乎無所畏懼一般對著自己訕笑道。

「呵,還真的是你。這是不是算是報應?我可不信你是賀蘭嫣的人?可你考慮清楚了,真選擇幫她嗎?」

一年前,藍色的連衣裙上的血跡泛著黑沫,正不斷從她的口中溢出。劇痛讓她的冷汗之下,打濕了她烏黑的髮絲,她躺在自己的懷中,淚流滿臉,卻是告誡與尋求救贖。

「弒嵐,千萬別把心給送人了……咳咳,愛一個人,好痛苦,看著他一遍遍對著我叫著別人的名字,心真的好痛。咳咳……我是殺手,早知道自己沒有資格說這個字。可,弒嵐我愛他……救救我……殺了我!」

摩侯……

看著她被毒藥和感情侵蝕的痛苦萬分,自己殺了她。

滿身是血的摩侯死在自己懷裡,與母親離開時候何其相似的場景!

「是你!我要殺了你!」

緊握的雙拳,賀蘭楚翔的手心已經掐出了血!

弒嵐從樹后緩步走出,看著眼前賀蘭楚翔憤怒的身影,不由的覺得好笑。

任何人都是有逆鱗的,那是無論誰都不可以觸碰的東西。觸鱗者,不死不休的仇!

賀蘭楚翔的逆鱗?你可不配得到摩侯的愛情……

你,才是我弒嵐最想要殺掉的人!

「殺我?賀蘭楚翔,你還真不配報這個仇。」

不是質疑,平淡的音調混入夏夜的風裡,滿是諷刺的味道……

「我不配?天涯海角,我都會弄死你!」

就算平時修養再好,楚翔也忍不住罵人了!可還未出口,又被人一頓堵了回來。

「連自己愛的是個什麼東西都搞不清,你有何資格跟我談報仇?」

說完這句,弒嵐開了槍!

每一發都打在楚翔身前的石子地上,每一聲槍響都逼得他不斷後退,分外的狼狽!

摩侯羅伽!你看,這是多麼怕死的狗東西啊!

當初的刺殺任務你為何要拒絕,甚至自己服下毒藥?

很疼吧?現在的地獄冷么?

你說,自殺有什麼好!

你沒宰了這傢伙,是你最愚笨的地方!

死的,毫無價值……

只留下這麼一條見人就咬的瘋狗,整整一年了,毫無變化,你到底是愛他,還是在折磨他,亦或是折磨你自己?

弒嵐話語的尾音消匿在空氣里,賀蘭楚翔耳骨上的虛擬遊戲器中,再沒有「Warning!」的吵鬧提示。

而波頻也以出了探測範圍。

周圍的護侍陸續趕來,而弒嵐早已逃的沒了蹤影!

緩緩靠在蓮花池邊的矮牆前,賀蘭楚翔無力的跌坐在冰冷的地面上。

紅著雙眼的他,逼著自己將快要溢出的淚擠回眼眶。

周圍的人太多,也太亮了,他不想任何人看到他的狼狽!

唐少靜……對不起……

自己依舊沒有能力逮住他,甚至連求死都做不到!

這樣的懦弱,這樣的無能為力,讓楚翔憤怒與恐慌!

槍聲驚醒了屋內的其他人。

賀蘭嫣披著外衣出現在了露台,而樓下,護侍陪同在側,賀蘭齊雲跟著出現在了室外。

似乎察覺樓上的聲響,賀蘭齊雲抬頭瞥了她一眼,而她分外冷漠的回望了回去。

兩人無話,嫣看著賀蘭齊雲前去關懷的扶起楚翔,頓時覺得一陣噁心。

什麼情真意切,都太過虛假,尤其這些發生在自己的父親的身上,那真是個笑話!

轉身入了室內,賀蘭嫣隨手甩上落地玻璃。

門外傳來了薩西的敲門聲,關懷的問了一句,示意無事,並沒有讓她進屋。

待屋外沒了動靜,賀蘭嫣憑空喚了一聲。

「「鬼戰」。」

「鬼戰」的人並沒有名字,只有編號。死亡后便會被備選的人填補上。

從窗外閃身進屋的,是目前貼身侍奉在側的「鬼戰」第三隊的隊長——十五。

「怎麼回事?」

賀蘭嫣坐回了床被上,閉目著養神,半夜被吵醒她便不太容易入眠了。

「教官來過了。」

這聲道是立馬讓賀蘭嫣清醒了過來。

「弒嵐?發生了什麼事?」

弒嵐來了?他回來了?!自己怎麼不知道!可他過來做什麼?又怎麼會和楚翔發生衝突還動了手!?

心中的不安,差點讓賀蘭嫣現在就跟弒嵐掛過通訊,可十五的話卻讓她打消了這個念頭。

「頭吩咐過了,說只不過小打小鬧罷了,讓別吵了您休息。」

賀蘭嫣皺眉停下了手中的動作,沉吟了片刻,揮退了「鬼戰」。

空蕩蕩的屋子,只剩下賀蘭嫣一人。

她一聲輕嘆。弒嵐終究並不想讓自己知道的太多。

可一個念想隨即掛上了她的心頭。

除去親情的羈絆,賀蘭楚翔到底該不該留著……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