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都市青春
  3. 禁區獵人下載
  4. 禁區獵人
  5. 第八百三十一章 老本行

第八百三十一章 老本行

作者: |返回:禁區獵人TXT下載,禁區獵人epub下載

雙方狠話都放了出去,眼看就要掀桌子打起來了。

在林朔眼裡,王帝是大西洲五大聖人之一,強當然強,可也就是個陳天罡的水準。

聖人級的高手能利用大西洲的天地規則,可這種規則類的攻擊陳天罡已經試過了,他那一拳「破碎虛空」對林朔無效。

而這個距離下的肉身搏殺,追爺這會兒就在手邊。

這種情況下,林家人要是認慫,以後會被追爺看不起,老人家以後就請不動了。

更何況,林朔本來就有這個自信。

另外山上山下自己這邊還有這麼多人呢,林朔倒不是想人多欺負人少,現在他還沒動手,其實就是忌憚自己這邊有強有弱,跟這種高手全面開戰,容易出現傷亡。

所謂的高人風範,得是實力碾壓了才能去做。這會兒林朔跟王帝之間,屬於麻稈打狼兩頭害怕,雙方都有顧忌。

一個覺得事兒能談攏,沒帶什麼隨從,孤身一人跟對方相見,偏偏對方實力不俗的同時還人多勢眾。

另一方則是身為眾人的首領,得照顧到其他人的安危,有些投鼠忌器。

雙方都是各自組織的老大,都不是衝動的人,今兒這場面顯然不是打架的好時機,於是狠話放完,這事兒就算拉倒了。

王帝身體迅速虛化,消失在這天地之間。

苗成雲正在用念力鎖著他呢,一下就空了,弄得苗公子人愣了一下。

林朔也用念力鎖著,就感覺這人是憑空消失的,根本就沒有由近及遠的過程。

換而言之,這是瞬移。

「我大概明白他為什麼要來殺海爾兄弟了。」苗成雲回過神來,說道,「估計是神通類似,海爾兄弟以後要是成聖,頂得是他的缺,所以他就過來先下手為強了。」

「那這麼說起來,這人對老娘可能心懷不滿。」林朔說道,「畢竟海爾兄弟的神通,是從老娘那兒得來的。」

「哎,你說咱老娘幹嘛平白無故給海爾兄弟這個能耐啊?」苗成雲似是想到了什麼,一拍巴掌,「林朔,老太后懷孕的事兒提醒我了,不會是咱老娘來大西洲之後孤單寂寞……」

林朔聽到這兒趕緊喝止:「你給我住嘴!」

苗成雲挨了罵,倒是沒生氣,顯然也知道自己這話確實胡鬧,他頓了頓,繼續說道:「是有點兒過了哈,不過林朔啊,這麼多年不見,咱確實得多想幾層。

你剛才也聽人家說了,老娘在迷霧森林那兒,待得時間很長了。

看來之前結界生效的時候,大西洲的時間規則,跟外界是不一樣的。

咱那兒過了三十年不到,這兒起碼一百年了。

百年歲月,那是滄海桑田,人變成什麼樣都很正常。

反正不管怎麼說,娘就是娘,無論她現在過著什麼樣的生活,身邊有沒有男人之類的,咱都不管,她願意認咱就認,不願意認那也隨她。

我只要能見她一面,能叫上一聲娘,我就知足了。

哎,林朔你倒是說句話啊。」

林朔嘆了口氣,拿出一根煙點上,抽了一口這才說道:「你倒是挺想得開的,我心態被你給說崩了。」

「行了行了,我也就這麼一說,別太當真。」苗成雲拍一拍林朔肩膀,「走了,下山。」

「等會兒,我定定神。」林朔把煙屁股嘬得通紅,說道,「看來老娘在大西洲,現在都快成唐僧了,惦記她的人不少。」

「那錯不了,畢竟這是咱娘啊。」苗成雲笑道,「當年整個門裡惦記她的人還少嗎?你我老爺子,當年那是門裡的一時瑜亮的頂尖人物,眼高於頂,又是拜了把子的兄弟,為她能去決鬥,你細琢磨去吧。」

「兩回事兒。」林朔說道,「老爺子那輩人那時候也都年輕氣盛,男女之間這個正常。如今大西洲這情況,我感覺有點兒不對頭。」

「哪兒不對啊?」

「楊寶坤說他老爺子,也就是楊玉成楊老家主,是察覺到有什麼大事要發生,以交代後事的語氣跟楊寶坤要了楊家祖傳的黑龍棒,然後來了大西洲,看樣子是來拚命的。

現在我們知道,楊玉成極有可能是烈日帝國的兩位聖人之一,也就是那位『仙』。

楊玉成在大西洲成聖,好像也是老娘幫忙,七十年前的事兒。

而如今這位大西洲聖人級的人物,能有什麼事兒要豁出性命去辦?」

「起碼得是聖人之戰。」苗成雲說道。

「大西洲目前格局已定,聖人之間打不起來。」林朔說道,「最多也就跟王帝這趟似的,偷偷摸摸殺一下對方的亞聖。」

「那就不是現存五位聖人之間的戰鬥。」苗成雲說道,「另外不是還有四個嗎?全讓迷霧森林佔了。對了林朔,我還是不明白,老娘一個人怎麼能佔四個名額的?」

「這個你不用管,說不定這是王帝的話術,就是為了引起你的興趣。」林朔搖頭道,「所以極有可能,楊玉成要處理的事情,跟迷霧森林有關。」

苗成雲也搖了搖頭:「你這種猜測,不確定因素還是太多,事先想了沒用,到時候只能走一步看一步。」

林朔白了他一眼:「那你說說看,如今什麼是可以確定的?」

「你啊,平時沒這麼蠢,如今估計也是為情所困,腦子不轉了。」苗成雲說道,「屋裡有頭大象你沒看到嗎?」

「你是說……阿爾忒彌斯?」林朔問道。

「那是啊。」苗成雲說道,「咱剛來大西洲就撞上她了,還是老娘的徒弟,哪兒來那麼巧的事兒啊?你信嗎?」

「我一開始也不信。」林朔說道,「可她的念力修為,就是雲家人的路數,這個錯不了,而且當時我們第一次見著她的時候,她確實幻化出了老娘的模樣,老娘名字她也說出來了,這些好像沒法作假。」

「真要作假還是可以的,念力操縱而已。」苗成雲說道,「不過我倒不是懷疑她的身份,因為真要是這麼作假,那也太假了,沒必要。」

「那你懷疑什麼?」

「我懷疑的是,憑什麼會這麼巧。」苗成雲說道,「我覺得她當時會出現在那裡,應該是老娘事先安排的。」

「這個我也想到了。」林朔說道,「然後呢?」

「然後……」苗成雲搖了搖頭,然後拍了拍林朔的肩膀,「你要多想,會想明白的。」

「你什麼意思?」林朔莫名其妙。

苗成雲說道:「這事兒我現在看出些端倪了,可又不方便多說。給你一個提示,你不妨想一想,為什麼老娘一個人,卻能在大西洲聖人之位上九居其四。」

林朔微微一怔,隨後臉色一陣蒼白,夾著香煙的手開始顫抖起來。

苗成雲點點頭:「看來,你差不多猜到了。」

「真是這樣?」林朔抽了口煙穩了穩心神,問道。

「但願不是這樣。」苗成雲說道,「走吧,我們下山。」

……

這天晚上的一段小插曲之後,狩獵隊是披星戴月馬不停蹄。

還是林朔和苗成雲在前面領頭,林朔還得稍微控制著點板肋烏麒麟的速度,這馬過於神駿高大,小踱步的速度就跟一般的馬撒蹄子飛奔差不多了,林朔要是不拉著點韁繩,容易把後面的人甩沒影。

總之以全隊最快的速度趕路,也不管附近山頭明月帝國的邊防哨所有什麼反應了。

反正就算哨兵看到了,以狩獵隊的速度,邊防巡邏騎兵也夠嗆能追上。

為什麼要這麼趕路,其實就是因為這會兒已經把此地的老大給得罪了。

既然已經得罪了,那就無所謂了,沒必要藏著掖著,路該怎麼趕就怎麼趕。

到了拂曉時分,一行人在山溝溝里跑出八十多里,人都還行,馬受不了了。

於是選了一個半山腰,眾人安營紮寨,給馬喂點豆料養養力氣,人也吃點東西打個盹。

林朔坐在營地的一個角落裡,一邊嚼著獅鷲肉乾,就著一皮囊清水。

最近一段時間他就吃這個,這肉乾半是主糧半是補藥,對修行有益處。

正吃著,阿爾忒彌斯過來了,挨著林朔身邊坐下。

林朔頭也不抬,屁股往外挪了幾公分,繼續吃飯。

「你別這樣,就算不是夫妻了,我們也是師姐弟。」阿爾忒彌斯幽幽說道。

林朔沒吭聲,咕咚咕咚喝水。

阿爾忒彌斯嘆了口氣,說道:「獅鷲肉乾你快吃完了吧?」

一說起吃的,林朔就不裝傻了,「嗯」了一聲。

確實,這麼多天下來,獅鷲肉乾是被林朔差不多啃沒了。

「這裡附近的盆地,叫做足印盆地,形狀像一個獸爪。」阿爾忒彌斯說道,「相傳古代山中有神獸出世,一腳踏在山川上,隨後破天而去,於是足印盆地就被神獸一腳踩出來了。

這當然只是傳說,不過這裡再往南三十里,那片山脈名為巨獸山脈,這倒是名副其實的。

那裡是三大帝國的交界處,三不管地帶,也是目前大西洲野生異種唯一的棲息地。

你的口糧,可以去哪裡補充一些。

不過你只在周邊捕獵一些異種就可以了,千萬不要深入。」

林朔一聽這話有些感慨,心想來大西洲這麼久,終於有人建議自己去捕獵了。

自己其實不是弓師,而是一個傳承獵人,這道理在這兒都沒處說去。

……

大家還在看:總裁鬼夫,別寵我最佳女婿下堂王妃逆襲記總裁爹地惹不起總裁在上我在下一胎雙寶:總裁大人夜夜歡天降巨富帝王燕:王妃有葯神醫凰后:傲嬌暴君,強勢寵!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