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劍起蒼黃下載
  3. 劍起蒼黃
  4. 第兩百四十章 覺醒

第兩百四十章 覺醒

作者: |返回:劍起蒼黃TXT下載,劍起蒼黃epub下載

第兩百四十章覺醒

鍾叔離的目光緊緊的盯著吳玄舟身後的竹樓,李秋和吳玄舟正在酣戰之時,幽湖山鬼夜驚鈴卻環伺一旁一動不動,手中的勾鐮卻緊緊握著,盯著鍾叔離等人。

鍾叔離以真元渡音:「趁著李秋拖住吳玄舟,我們幾人齊聚而上殺了夜驚鈴,值得一試!」

巫寒宵悄無聲息點了點頭。

吳玄舟一棒砸下,李秋避其鋒芒。

正當口之時,巫寒宵和鍾叔離,柳飛鴻和一葉,玉關山和梅十四陡然暴起,朝著竹樓越過去。

原本一動不動的夜驚鈴,手中的鐵索忽然電閃雷鳴,將所有人的去勢封鎖,勾鐮黑光熠熠。

吳玄舟一棍逼開李秋,突然一聲爆喝。

燙金花紋玄鐵棍如同大聖手中的金箍棒,排山倒海般朝著所有人砸過來。

鍾叔離沒有想到吳玄舟如此強悍,夜驚鈴也早已猜出所有人的動向,可不管他們知道與否,兩人竟都沒有搶先下手,而是待敵先動,難道他們真的強到無所畏懼?

凈月大聖這一棍之威,無人敢抵抗。

所有人被逼而退,復又退回了原地。

玄鐵棍把青山綠水斷為兩截,深不見底。

吳玄舟一棍之後,又和李秋戰在一起。

而夜驚鈴,也恢復了一動不動的詭異模樣。

李秋的手指瀰漫金光,在空中畫下一道蓮花,五朵蓮葉中間包圍著一顆圓潤的芯蕊,李秋在每片蓮葉上都畫下一個古樸晦澀的符號,是梵文。

『』『嘛』『呢』『叭』『咪』『』

六個金光熠熠的符號在蓮葉中閃動,吳玄舟眼光如炬,正要拆解這六字大明咒,忽然間覺得自己越來越小,竟已落入了三千世界的蓮葉中,這六字真言每一個都無比巨大,宛如一座高山,吳玄舟此刻變得猶如微塵般渺小,而六字大明真言如同山一般高大。

吳玄舟長袍獵獵,絲毫不為所動,手中鐵棍猛然砸下,那六字真言一個接著一個變成金色的顆粒,李秋的掌心突然出現一道血痕。

似吳玄舟這等境界的人,空間之力等討巧手段,已無法對他造成任何傷害,除非在對境界的理解,或者是真元的渾厚上勝過他,否則都是徒勞。

李秋祭出萬字佛印,要鎮壓吳玄舟,吳玄舟以撼山棍法破之,燙金花紋玄鐵棍砸在李秋的胸口,只聽到一聲清脆的骨裂聲,李秋狂撒鮮血摔了出去。

至此,香氣越盛。

自雪山而下,漫山遍野都是濃濃的香味。

那種異香,吸引著青鸞和鳳凰雀躍。

鍾叔離和巫寒宵搶險出手,所有人都毫無保留的戰在了一起。

吳玄舟和夜驚鈴不愧是成名已久的大勢之輩,雖然只有兩人,但一棍一刀之下,竟把所有去路封鎖的密不透風,面對如此多人也不落下風。

鍾叔離聞著那股香氣越來越濃,心中焦急萬分,百里飛花此刻顯然已到了最後時刻,若不抓住這個機會,恐怕前功盡棄,萬劫不復。

一念至此,鍾叔離竟趁著吳玄舟一棍橫掃千軍,徒手抓住了吳玄舟的燙金花紋玄鐵棍,那股巨大的力量由鍾叔離的手掌傳入他的五臟六腑,直震的這位南山書院胖乎乎的院長內府翻江倒海,血氣上涌溢出嘴邊。

那夜驚鈴勾鐮掃過,鍾叔離再度故技重施,另一隻手扣住了對方的鎖鏈,這一棍一刀被他扣在手中,鎖的死死的。

巫寒宵心中一驚:「你幹什麼?」

鍾叔離一聲怒吼:「快去啊!」

巫寒宵心神一震,轉而咬牙狂奔向竹樓。

吳玄舟鐵棍在手可窮其變數,燙金花紋玄鐵棍被鍾叔離死死鎖住,他一發狠,一腳踹在鍾叔離的膝蓋上,鍾叔離硬生生受了這一腳,只覺骨節慾碎,撲通一聲跪倒在地。

夜驚鈴一聲尖利嚎叫,勾鐮死死的勾在了鍾叔離的琵琶骨上。

血肉翻飛。

「還不鬆手!」夜驚鈴尖利叫喊。

只不過瞬息之間,巫寒宵等人已到了竹樓前,那股濃郁的香味幾如實質般透樓而出。

吳玄舟和夜驚鈴心繫竹樓內的安危,此刻鐘叔離受了多少拳多少腳已數不清楚,但他握住鐵棍和勾鐮死死不鬆手,吳玄舟和夜驚鈴對視一眼,皆是棄了兵器,飛身一腳把鍾叔離踹倒,躬身疾上。

太古恩祠少陽宗主一葉探身而上,率先打破搶奪先機殺進了竹樓中。

吳玄舟和夜驚鈴縱有驚天修為在身,也攔截不住了。

然而就在這個時候,那竹樓中忽有衝天香陣。

一葉一手探出,但真元宛若泥牛入海,他覺得自己就像風雨飄搖的孤舟,抵抗不住天威,在香陣中越飛越遠。

吳玄舟和夜驚鈴心中一喜,疾身而上。

巫寒宵感覺到有一股淡金色的光芒屏蔽在所有人的面前,這道屏障出現之時,巫寒宵的心已沉了下去,吳玄舟和夜驚鈴飛身攔在所有人和竹樓面前,和幾人對擊一掌,逼開所有人。

巫寒宵回身望去,鍾叔離躺在地上不知死活。

剛才鍾叔離舍己成人,用一己之力留下了吳玄舟和夜驚鈴兩人,但巫寒宵和其他人還是慢了一步,百里飛花已然大成。

那股縹緲的金色光芒,若隱若現的回蕩在竹樓中,就像夏夜的螢火蟲飛舞,瑩瑩而現,瑩瑩而消。

突然,吳玄舟和夜驚鈴不顧其他,在竹樓前落座,平靜的閉上了眼。

從竹樓內的紗帳中伸出兩隻白皙如玉的手臂,輕輕搭在兩人的後背。

巫寒宵感覺到這兩人身上的氣息幾乎在一瞬間就弱了下去,兩人的面色形容枯槁直至面無血色,他們身上的氣息也消失了。

他們身上的氣息消失了!

巫寒宵目光緊緊盯著紗帳內,盯著那雙重新收回去的手臂。

過不多時,紗帳緩緩的被掀開,一個身著紅衣的玉人慵懶的伸了個腰,走了出來。

她一席火紅色的長袍,在燦爛花草中,在鳳凰青鸞旁,顯得猶如謫塵仙子那般美麗,但巫寒宵知道,現在的這個人,現在是真正的惡魔。

百里飛花此刻已回復了女人模樣,巧笑嫣然看著面前的所有人。

她施施然從吳玄舟和夜驚鈴的屍體旁走過,走到了巫寒宵和一葉等人的面前。

「你們是一起上,還是一個個來?」

-----------------------------------

百里飛花看著從雪劍齋而下一望無際的雪山

雲霧,忽然心中有一絲追憶,她恢復了以前的身體,自然也想到了一些從前的往事。

猛然,她由靜而動,探出手抓住了一個白皙的脖頸。

百里飛花看著被自己捏在手中的林碧霄,忽然不想殺人了,於是很隨意的鬆開了手,把這位神王境修行者像小雞一樣丟棄一旁。

「世人皆可憐之輩。」

百里飛花如是說。

在她的火紅色長袍的背後,白雪地中有蔓延結冰的殷紅血跡,長袍獵獵北風呼嘯,躺在地上的人永遠看不到雪山的落日有多美麗。

一葉死了,西塞國李秋被百里飛花斬去了頭顱,兀自睜著眼不肯瞑目,巫寒宵身受重傷,鍾叔離不省人事,能站著的唯有梅十四和玉關山,還有柳飛鴻和林碧霄。

只是梅十四和玉關山能站著,卻選擇了跪著。

他們跪倒在了百里飛花的面前,手中提著刀,眼睛卻緊緊盯著柳飛鴻和林碧霄。

林碧霄咬著牙:「你有什麼資格說這種話。」

百里飛花看著林碧霄和柳飛鴻眼中的怒火和殺意,忽然覺得要殺死一個人太簡單了,可要扭轉一個人的想法卻太難,於是輕聲道:「既然這個世間註定要出現一個神,為什麼不能是我?」

林碧霄:「你視人命如草芥,如果這世間註定要出現一個神,也絕不會是你。」

百里飛花搖了搖頭:「這世間太過紛亂繁雜,死亡對很多人來說未必不是最好的選擇,正因為有了力量才會有規則,才會有所謂的仁義和情感,可你現在卻讓我放棄力量去追求仁義,豈非可笑。」

柳飛鴻猛然爆發,一掌斜切下去,這一手所用的力量巧妙到了極致。

她雖和百里飛花相距甚遠,手掌剛剛抬起來之時她還在原地,可落下之時的片刻后,她已出現在了百里飛花的面前。

所以這一掌,已然出現在了百里飛花的頭頂。

只是她感覺到了一絲奇妙,她的手掌風雷如電,但到了百里飛花的頭頂卻變得慢到極致,慢到百里飛花回過頭,然後靜靜的看著自己。

柳飛鴻的手掌越來越慢,但這期間百里飛花卻足以做很多事情。

她回過頭,看到了面前的絕色女人,曾經她也出現在那個男人的身旁,用一種近乎仰慕的目光看著李孤鴻。

所以百里飛花伸出手指,輕輕點在柳飛鴻的胸口。

噗。

一聲輕輕的聲響。

柳飛鴻的手掌還在半空,可她卻有種感覺,這一掌再也落不下去了,因為她全身的力量,都隨著那一聲輕微的聲音,被帶走了。

林碧霄站在柳飛鴻和百里飛花的身後,看著柳飛鴻的手掌抬起來,然後落下去,看著百里飛花回過頭,然後用指頭輕輕點在柳飛鴻的胸口,然後是一聲輕輕的噗。

柳飛鴻的背後出現了一個碗大的血洞,鮮血把她的衣衫打濕,然後迅速被寒冷的溫度凝結,柳飛鴻倒在了地上。

和一葉還有李秋一樣,倒在了雪地中。

大家還在看:總裁鬼夫,別寵我最佳女婿下堂王妃逆襲記總裁爹地惹不起總裁在上我在下一胎雙寶:總裁大人夜夜歡天降巨富帝王燕:王妃有葯神醫凰后:傲嬌暴君,強勢寵!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