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諸天之從大唐開始下載
  3. 諸天之從大唐開始
  4. 第99章 變局開始

第99章 變局開始

作者: |返回:諸天之從大唐開始TXT下載,諸天之從大唐開始epub下載

歷史總有著驚人的相似性。就算莫小樓提前將後世的許多先進治國理念教給了楊廣,但他還是走向了既定的軌道中。

三游揚州,兩巡塞北、遷都、修運河、征高麗......一樣都沒少。

唯一與歷史不同的是,這些事件進展得更快。

吸取了莫小樓的先進理念,隋庭官員的辦事效率更高,國力衰敗得反而更快了。

似乎有無數黑手,隱藏在背後推波助瀾,興風作浪。

盛極而衰。

亂世,終於來了。

大業七年,楊廣欲發動對高麗的第三次征討......

夕陽漸沒,似乎要將一天的快樂與憂傷全部帶走。

天氣還未完全回暖,但已感覺不到朔風之冷了。

柳樹出芽、楊花漸舞,一派萬物復甦的氣象。

夕陽在遠山的角上,染出一抹殘紅。大石寺的鐘聲悠然回蕩于山間,山下古老的城市之間,也已經斑斑點點地亮起燈火。

寺內看上去與從前無異,只是更繁華了。已至入夜十分,香客卻依然熙熙攘攘,熱鬧非凡。

主持別院,一男、一女,一僧。三人秉燭而談。

「文帝在時,百姓安居樂業,寺內香客稀少;到了楊廣繼位,取富於民,來寺院進香的人,反而更多了。」

「這就是我始終不願意接這守山人之位的原因。蓋因佛門總是勸人修來世,太過消極。我認為,信仰的力量,應該是一種在最嚴重的困難面前幫助信徒獲得勝利的力量,一種使人高貴與偉大的力量。」

「阿彌陀佛。這就是我想要讓你繼承佛門守山人的原因。」

「多年不見,大師您第一句話就是要我夫君出家,未免太不把我這女主人放在眼裡了吧?」

「呵呵呵,施主誤會了。守山之人,並非一定要出家的。」

不用說,這三人,正是莫小樓、真言、明月三人。

「走的時候是夏天,回來時卻已經是春天了。」

莫小樓頗有些感慨道。多年不見,他依然是二十多歲的模樣,時光在他臉上似乎無法留下任何痕迹。

但他形貌氣質卻已經與先前截然不同,樣貌雖還是那麼俊美,卻近乎邪異。尤其使人印象深刻的,是其皮膚晶瑩通透,閃爍著炫目的光澤。一頭濃密的長發,隨意盤了個髮髻,在屋內燭光映照下,透著一抹詭異的紅色。

真言重新幫兩人斟滿清茶,長嘆道:「看來,莫施主的道心種魔大法,已然大成。」

莫小樓端起茶杯,用了個巧妙的手法,將杯中茶換成了酒,一飲而盡。

「算不得大成,已大師的眼裡,莫非還沒看出門道?」

真言輕「咦」了一聲,這才端注莫小樓,將他全身上下大量了個遍,這才充滿驚悸地叫出聲來:「魔道同流,天人合一!莫非你竟將道心種魔大法、戰神圖錄、劍典三者合一,創造出一門新的功法?」

明月甜蜜地摟著莫小樓,嘻嘻笑道:「以夫君的天分,要創造個功法,自然手到擒來。」

真言感嘆道:「小樓天賦根骨果然不凡。阿彌陀佛,老衲果然沒看錯人。」

莫小樓苦笑道:「只是不得已罷了。這三門功法......道心種魔練錯了順序,戰神圖錄本身便似是而非,劍典......更是女子練的。我若不推陳出新,遲早把自己練死。」

真言道:「話雖如此,但唯有小樓有能力真正做到。四大奇書,你已融合其三,恐怕就是邪王當年,也無此成就。」

聽他提起石之軒,莫小樓好奇道:「這些年為什麼一點都聽不到他消息?若非確信他還活著,我都準備給他立個衣冠冢了。」

真言嘆道:「他不出現,恐怕才是梵齋主最擔心的。」

明月拍了拍手,很沒形象地依著莫小樓,偏過頭問道:

「說到這個......我很好奇,當時你和寧道奇打,到底誰贏了?」

莫小樓眼中也是異彩連連。

「佛曰:不可說,不可說啊。」

莫小樓道:「大師若不說,我可真不打算接受這守山人之位了。」

真言虎軀劇震,難以置信地看著莫小樓,

「你......小樓的意思是——」

「正是你想的意思。」

「哈哈哈哈!」真言仰天長笑,驚喜之色溢於言表:

「好!好!好!太好了!小樓啊,你果然從未讓人失望過。」

明月笑道:「大師這回該滿足我們兩人的好奇心了吧?」

「善哉,善哉......」

......

當莫小樓一行在大石寺後山結廬正式安定下來的時候,已經是二月初二了。

這些年,他和明月一邊尋找小桃的妹妹尚秀芳,一邊遊山玩水,好一派神仙眷侶的派頭。也許正是因為這種閑適的心態,正好符合修鍊內功所說的有意無意之間這種玄妙的狀態,莫小樓才能憑此融合三大奇功。

他當然不會承認,其實是雙修牛逼......

三年之前,他們在嶺南一個普通的山村中找到了尚秀芳。彼時天下亂象雖起,但嶺南在天刀宋缺的智力下,倒還算平靜祥和,因此,莫小樓、明月與尚秀芳三人,便在嶺南定居下來,一方面是久動思定,更重要的原因是明月見尚秀芳天賦不凡,正適合學習自己的芳菲歇功法,未免斷了傳承,她便好好過了一把當師父的癮,將尚秀芳調教成了一個魅力不遜於自己當年的新一代大才女。

尚秀芳的大名此時還只在嶺南流傳,但明月確信,她終將聞名天下。

「呼。」

迎著山間綠樹紅妝的清新美景,莫小樓呼出一口氣,感嘆道:「重回巴蜀,真有種恍如隔世的感覺。」

明月從背後環抱住莫小樓腰間,輕聲道:「是啊,若非當時祝玉妍請我來成都表演,我也沒機會認識夫君。」

莫小樓回過頭來,柔聲道:「外面清冷,你出來幹什麼。」

「以我現在的內力,難道還怕些許露寒不成。」

莫小樓捏住她的小手,慢慢轉過身來道:「你不怕,肚子里的小傢伙會怕的。」

明月,竟已懷有身孕!

她幸福地撫摸著自己的小腹,輕點黔首。

對於自己身體里這個小生命,她是非常珍惜在意的。

他們雖然......呃,夜夜笙歌,奈何明月肚子一直不爭氣,徒之奈何?

此事也成為她心中一個巨大的遺憾。

畢竟不孝有三,無後為大。

雖然莫小樓總是寬慰她,說是他自己的原因,與明月無關,他也並不在乎什麼後代不後代的......可他越這麼說,明月反而越愧疚。

無奈多番努力未果,他們也就徹底放棄了。

可世界上的事情就是這麼巧。偏偏就在這個關鍵的時期,明月懷孕了。

「夫君,你放心去吧,明月能自己照顧自己的。」

「不了,楊廣那小子,愛怎樣就怎樣吧。」

「他當了皇帝后,念念不忘請你去當太傅。這些年我們無論走到哪,總會莫名其妙收到他的飛鴿傳書,這小子,誠意倒是滿滿。」

「那小子暫時還死不了。等我們的孩子出世,我再出去吧。」

明月一把抓住他耳朵,齜牙咧嘴道:

「老娘叫你去你就去。婆婆媽媽的可不是我認識的莫小樓!」

莫小樓無奈一笑,輕輕撫著明月的秀髮道:「你總是這樣......」

「不用擔心,有真言大師在,誰敢來找我麻煩。總不能讓你這守山人的位子白接了不是。」

「好。」

「聽說.....三個月之前,還是可以......唔......」

「那還等什麼......」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