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諸天之從大唐開始下載
  3. 諸天之從大唐開始
  4. 第101章 王者練小號?

第101章 王者練小號?

作者: |返回:諸天之從大唐開始TXT下載,諸天之從大唐開始epub下載

是夜,無星無月。

正是人說的月黑風高之時。朔日之所以最適合行兇,不光是方便刺客暗殺,更有利於善後埋屍。因為古代不比現代,夜晚出行幾乎全靠月光,所以平常百姓晚間走動皆會避開朔月,此時,不光店鋪早早關門,連主街上都幾乎沒有行人。莫小樓只要換上一身夜行衣,就能在黑暗中來去自如。

忙活了大半夜,莫小樓將宇文小子和眾刺客埋於杏林,又將現場重新布置。還特意在自己的手臂上弄出幾道傷痕。

當官差趕到時,只見著了趙四的屍體。時逢亂世,又是入戶傷人,咎由自取。莫小樓只是花費了五兩銀子,便打發了他們。

他本不用這麼麻煩,只因十五年之期遠遠未到。為了不在寧道奇面前露出破綻,他需要一個新的身份,宇文家的棄子,正合適。

......

「秀兒,我該出發了。」

莫小樓這幾日已經從寡婦口中套足了二人信息。

寡婦名叫王秀兒,年少寡居,得了個克夫的名頭,無人敢娶,更受到鄉紳惡霸百般欺辱。直到收留了落魄的宇文拓,二人相依為命,才過上了幾天安生日子。

她手眼靈活,勤勞肯干,本不需依附於男人,無奈這世道,女強人最是難為。

「距離殿試還有數日,為何急著要走。」小寡婦正在晾衣服的手突然停了下來。

「我留在這,會害了你。」莫小樓聲音清冷道。

「我知道。」王秀兒黯然說著。這幾日,她感覺他變了很多,說話雖然還是如往常一般溫潤,卻憑白多了一股疏離之意。

見莫小樓默默無語,王秀兒嘆了口氣,身影鑽進了房中。不一會遍見她麻利的收拾出一個包裹,中間儘是吃用之物。

「我近日做的豌豆糕,杏花餅,醬菜......還有一些生活必備之物,你......在路上用。」秀兒將包裹捧到莫小樓面前,眼中滿是不舍。

「多謝,待我高中,定當厚報。」莫小樓接過王寡婦給他整理的包裹,笑著揮了揮手。

突然間想到了什麼,掏出一件物什,塞到秀兒手中,又將她小手蓋好,鄭重道:

「你將此物拿到隔壁鎮子當掉,置些產業,莫讓街坊知道。」

王秀兒攤開手掌,見是一枚玉麒麟,玉質極好,顯然是貴重之物。

愣愣半晌,

再抬眼看,早不見了莫小樓的身影。

王秀兒走到柴扉向遠望去,

仍不見他的背影,

良久,

小寡婦捂住了嘴,眼淚止不住的往下淌。

......

江都,宇文閥。

「大兄,我欲接小拓回族。」宇文智及語氣堅定地說道。

宇文閥現任閥主是宇文傷,但實際上的掌權人物卻是他的侄子宇文化及。

因楊廣的信任,宇文化及承襲乃父宇文述許國公的爵位,官拜右屯衛將軍兼京城總管。

此時,這個權傾朝野的人物端坐書桌前,嚴肅地看著恭敬站立在他面前的弟弟——宇文智及。

「嗯?」宇文化及疑惑道:「小拓是誰?我宇文閥有這許人物么?」

宇文化及年在三十許間,面相威嚴,神色冷漠。一對眼神給人以狠冷無情的印象,但亦另有一股震懾人心的霸氣。

宇文智及知道,這是大兄武道修為已入化境的原因。宇文閥家傳神功「冰玄勁」以陰寒著稱於世,又兼具攻伐之效,故而修鍊精深后,氣質上陰狠與霸氣兼備。

「大兄......」

「宇文閥沒有這號人。」宇文化及聲音沉穩,自顧地翻動著桌上堆積的卷宗。

「大兄,他畢竟是宇文家血脈――」宇文智及將一封密信恭恭敬敬地放在書桌上,嘆息道:「我們,都錯了......」

「不,是你錯了。大錯特錯!」宇文化及看也不看桌上的密信,目中閃過兇狠的光芒:「他根本沒有宇文家血脈。他只是父親從雪地中撿來的雜種。」

宇文化及拿起密信,淡漠地放到了桌邊燭火上。

嗖――

很快密信就綻放出熾烈的火苗,隨後化為灰燼。

「大兄,那件事情,父親已嚴令不許再提起......」

「哼!他就是偏心這小孽種......那孽種被人當眾退婚,丟盡了宇文閥的臉面。只是被逐出家族,沒取他性命就不錯了!現在,你竟然說要接回來?」

宇文智及急道:「大兄,我等切不可一錯再錯,你不知道......」

嘭――

宇文化及一巴掌拍在書桌上面,發出沉悶的聲響。

「智及是鐵了心要打我的臉了?」宇文化及陰陽怪氣道。

「......」

「恐怕,這是弟妹的主意吧?」宇文化及的臉色緩和了一些,撇了撇嘴吐出四個字:「婦人之見。」

指了指旁邊檀木椅,說道:「坐下來說吧。」

宇文智及無奈落座,據理力爭:「當年的情況,實在是李閥理虧在先,與小拓無關......說好了切磋,李淵卻唆使李玄霸下死手......後來,李秀寧當眾退婚,讓家族名聲大滑。三年前,大兄為了爵位......以大局計將他逐出家族,可是......事實證明就算是棄武從文,他依然是天賦奇才。」

說到這裡,他已雙目微紅,顫聲道:「大兄,平心而論,若是我們被人廢了經脈,還能重新崛起嗎?他......他做到了連我們都做不到的事。童試、鄉試、會試,場場第一啊!這才三年而已!!」

「所以......」宇文化及倒了杯水遞給族弟,冷然道:「所以,我們更不能讓他回來。」

「嗯?」

「經脈具斷,從頂峰跌落低谷,卻只花費了數年時間,就再次崛起。心智之堅,不做第二人想。當年我們認為他丟了家族臉面而將他逐出,現在發現他還有價值,又要接回來,如果是你,你會怎麼想?」

「我......」

看到族弟垂頭喪氣的模樣,宇文化及輕輕嘆息道:「你的心情我理解,但錯已鑄成,就只能將錯就錯。放心吧,我會給這次殿試考官打聲招呼,至少讓他能在仕途上,有所作為。」

宇文智及喜道:「如此甚好。家族便在背後默默支持他,總有一天,他會明白大兄的苦心的。」

「嗯,你去吧。」

等到宇文智及告退離開,陰影之中,出現一道人影,恭敬立於背後。

「查出來是誰要暗殺他了嗎?」

黑影恭恭敬敬道:「查清楚了,是......李秀寧。」

「呵,這女人......雖然宇文拓賤命一條,但......如此不給我宇文閥臉面,看來,我得好好給李淵上上眼藥了。」宇文化及眼神陰狠地說道。

他站起身來,走到窗口,沉聲道:「宇文拓,可惜了。」

黑影微笑道:「下個月就是殿試開始,到時候,主人只需稍微動些手段,定可讓他成為前三甲。」

「不。不可讓他進入三甲,更不可讓他做狀元。」宇文化及臉色冷峻地說道。

「什麼?!」

「具體如何安排,由你一手操辦。」宇文化及的聲音不容置疑。

......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