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言情穿越
  3. 名門暖婚:權爺盛寵妻下載
  4. 名門暖婚:權爺盛寵妻
  5. 第1162章 陳妄x傅歡(3)關係圖曝光

第1162章 陳妄x傅歡(3)關係圖曝光

作者: |返回:名門暖婚:權爺盛寵妻TXT下載,名門暖婚:權爺盛寵妻epub下載

雲城四合院內

秋日正午的陽光濃稠熱烈,京星遙從廚房走出來,她穿著淺色的薄針織,系著圍裙,偏頭看了眼一側的傅欽原,低聲詢問,「還在看啊?」

「內容太多,肯定要好好研究一下。」

傅欽原此時只想說,陳妄這個人……

可真是寶藏男孩。

居然還藏了這麼個東西。

只是……

他怎麼都想不到,某人已經在他家牆頭下蹲了很久,現在已經揮著鐵杴開始扒拉牆角了,要不是這個東西被發現,等他家牆頭倒了怕是都不知道。

其實傅欽原和京星遙回來時,宋風晚已經在研究那個圖了……

*

這個事情還得說到半個小時前,宋風晚原本正坐在院子里陪著送風人和陳爺爺聊天,說得無非都是孩子,陳爺爺一直在誇陳妄多麼優秀,宋風晚還笑著附和著。

陳爺爺本就是炫孫狂魔,聊得嗨了,「晚晚啊,你等著,我去給你找找陳妄小時候的照片和獲獎證書,那小子以前領獎的時候,你都不知道那個臭屁樣子。」

嘴上是貶,說話聲調上揚,帶著明顯的驕傲。

其實這些照片和獲獎證書宋風晚早就看過了,只是老人家記憶力不好,怕是早就忘了,宋風晚就配合著他,「我陪您進去。」

可能是坐太久,他起身一直扶著膝蓋,怕是雙腿有些麻木酸軟了。

陳妄的照片和獲獎證書都在他那屋,陳爺爺進去后,很自然的去抽屜拿東西,宋風晚則淡淡掃了眼桌子,筆記本邊上,還有小半疊棋譜。

「哦,他就是平時太用功,你說放個假吧,就該好好休息,昨晚還在這裡研究棋譜,搞到夜裡才睡,怎麼說他都不聽。」陳爺爺說這話的時候,語氣里藏不住的驕傲。

「他是很努力。」宋風晚很欣賞陳妄,有天賦肯努力,憑什麼不成功?

宋風晚只是等著陳爺爺取東西有些無聊,隨意抬手幫陳妄略微整理了一下桌上的東西,桌上還有他們一家的全家福,上面陳妄約莫只有十七八歲。

「這孩子,出門時,我還和他說,打開窗通個風,前段時間下雨,屋裡總感覺潮潮的……」陳爺爺取了東西,順手把他房間的窗戶給打開了。

秋風吹進來,將桌上擺上的一疊棋譜吹起,宋風晚眼疾手快,急忙伸手按住棋譜,拿了東西準備將一疊紙壓住。

只是紙被吹得凌亂了,她稍微整理一下,就發現中間有個不像棋譜的東西。

她並沒亂翻別人的習慣,只是好似隱約看到了自己的名字,誰對自己名字都分外敏銳的,她下意識將那頁紙整個抽出來。

一張關係圖,以傅家為核心,從每個人關係圈延展,將京、段、喬、嚴幾家都網羅進去,甚至擴展到了許家、蔣家……

每個人後面都有備註,而她後面的備註尤其多。

「晚晚呀,相冊我拿了,我們出去吧。」陳爺爺還樂呵呵的笑著。

「嗯。」宋風晚面不改色,捏著紙就走了出去。

「噯,那個……」陳爺爺瞧著宋風晚居然從自己孫子屋裡拿了東西出去,略微蹙眉,只是當他出去,扶著老花鏡,眯著眼看到那頁紙,驚得眼睛都要掉出來了。

「怎麼了?」傅沉第一時間就察覺到了自己小妻子的異樣。

宋風晚低頭,仔細看著那張關係圖,傅沉偏頭看了眼,盤著佛珠的手指稍微頓挫。

整個傅家都是重點標註對象,每個人名字后,都跟著至少四五個評價,唯獨傅聿修後面,只有四個字,簡單而粗暴:

【無需考慮。】

傅欽原背後的備註也非常多:

【沒壞到骨子裡。】

【正直。】

【記仇而小氣。】

……

對傅家人調查非常詳盡,這裡面還有其他人的,有些人的備註就比較那個了。

段林白:【奸商,愛錢,年記一把還愛浪,工作時正經,私下太不穩重……】

許堯:【接觸不多,一言難盡的性格。】

京寒川:【從容淡定,深不可測,危險人物,喜歡聽戲,愛養魚,總結起來就是太閑。】

京牧野:【表裡不一,傲嬌,嘴硬,吃貨。】

……

傅沉往宋風晚那邊挪了下位置,仔細看了眼陳妄對自己的評價。

【極為聰明,學習能力極強。】

【信佛心善。】

幾乎都是誇獎的話,傅沉眯著眼,心底覺著這小子還算有眼光,只是目光往下,看到了一條備註:

【攻克傅家突破口。】

什麼?

攻克傅家,拿他當突破口,這孩子認真的?

傅沉眼睛再往下瞄一下……

就看到了自己小妻子的名字后的備註,也就理解為什麼宋風晚為何出來的時候,是黑沉著臉的:

【面慈心狠,很不好惹。】

【魔鬼。】

這兩個字還是大寫加粗,重點標註的,在一頁關係圖上,顯得分外明顯。

【重點觀察對象。】

……

宋敬仁也湊過去看了兩眼,清了下嗓子,「老陳啊,你前幾天不是說有人給你送了大紅袍嗎?泡一點吧,忽然嘴饞。」

「好啊!」陳爺爺也想儘快離開這個是非之地。

陳妄這張圖瞎子怕是都看出一點端倪了,而且這裡面傅歡的名字是用特備顏色的筆書寫的,最特別的一個。

也就是這時候,傅欽原和京星遙回來了,瞧著傅沉和宋風晚正靠在一起盯著一張紙看。

宋風晚脾氣算是很好的,反正京星遙是從沒見過她冷臉示人。

此時陽光濃艷,她卻能清晰感覺到宋風晚身上散發的寒意。

「怎麼回事?」京星遙蹙眉。

「不清楚。」傅欽原走過去,瞥了眼圖,當時就瞳孔微震,這是陳妄的東西,他和傅沉學的是一套字體,瘦金體,瀟洒俊逸,個人風格強烈,認識這麼久,字跡總是認得出來的。

這張圖上的點太多,評價雖然有好有壞,但是大多比較客觀,只是……

宋風晚的評價,幾乎都是圍繞著心狠手辣和魔鬼展開的,還成了重點觀察對象。

傅沉咳嗽著,「晚晚?」

「嗯?」宋風晚偏頭沖他笑著,「怎麼了?」

她臉上方才青白交織,尤其是挨個看陳妄對自己的評價,臉上的表情簡直可以用精彩紛呈來形容。

此時她雖然在笑,可傅沉清楚……

陳妄這小子,怕是把她狠狠給得罪了。

窮根溯源,這張關係圖到底為何而來,傅沉目光鎖定在傅歡名字上,她是唯一一個沒有被備註信息的,而且陳妄自己的名字緊跟在後面,單看也知道大抵是怎麼回事了。

這張紙顏色已經略微泛黃,筆的顏色深淺不同,紙頁顯然經常被摩挲,出現老舊跡象,這張關係圖,可能已經做了幾年,上面的內容還在不斷擴充中。

傅沉眯眼盤著佛珠,這目的大抵也猜到了:

【打入傅家內部,拐走他女兒。】

不過能做出這麼詳盡的關係圖,也真的是個人才。

他此時滿腦子都是段林白說過的話:【你家白菜就算沒豬拱,也有狗刨的。】

只要想到這張圖不是近期做的,就說明陳妄惦記她女兒不是一天兩天了,他忽然想到了自己以前追求宋風晚的情形,那時她年紀也不大,他伸手捏了下眉心。

怎麼都沒想到陳妄會把主意打到傅歡頭上,因為他藏得太深了。

傅歡上大學之前,兩人最起碼大半年沒見過,私下聯繫怕也不多,這才能夠瞞天過海這麼久。

因為他從來不會把目光鎖定在傅歡身上。

京星遙看傅欽原看了兩眼,怔在原地,也湊過去看了兩眼,同樣瞠目結舌。

「媽……」傅欽原咳嗽著,大抵也猜到了一些東西,傅歡畢竟是自己妹妹,他不算是特別嚴重的妹控,但肯定是很疼她的。

「歡歡和陳妄呢?你們不是一起出去的?」宋風晚嘴角帶著笑,看著與尋常沒任何不同。

只是眼風昏沉,透著涼意。

「被衝散了,我還以為他們先回來了。」傅欽原此時心底也是覺得日了狗了,這兩人肯定是偷摸獨處去了。

「快到吃午飯時間了。」

宋風晚的潛台詞就是:讓他倆給我滾回來。

「那我給他們打電話。」傅欽原咳嗽著從口袋拿出手機。

「應該不用單獨打電話,他們應該在一起。」宋風晚笑語盈盈,可眼風如刀,犀利非常。

「我知道了。」傅欽原也極少看到宋風晚這般模樣,悻悻然拿出手機撥通傅歡的電話。

只是電話剛接通,他還沒開口,就聽到宋風晚重咳一聲,清了下嗓子。

警告意味十足。

讓傅欽原說話注意點。

而且他給傅歡打電話的時候,宋風晚是緊盯著他的,這種時候,傅欽原也不傻,要是稍微提醒一下,這把邪火怕是會燒到自己頭上,所以沒給傅歡提醒半句。

等兩人回來的時候,宋風晚一直盯著關係圖在研究。

被人形容為魔鬼?

挺新鮮的。

**

此時另一邊

傅歡坐在車裡,盯著手機,莫名心煩意亂。

「怎麼了?不舒服?」陳妄把握著方向盤,餘光一直在關注身邊的人,她一直在扭動著身子,有些坐立難安。

「總覺得我哥那通電話怪怪的。」

「你是不是想多了。」

「就感覺啊。」傅歡再給傅欽原發信息,就沒有回復了。

「馬上就到家了,有什麼事回去再說。」

傅歡點頭,兩人到四合院,推門進去的時候,所有人都在院子里,泡了茶,院子里還飄著桂香,陽光正濃,落在人身上,該是有暖意的……

可是傅歡視線忽然與宋風晚迎上,她心底莫名咯噔一下。

「外公,陳爺爺,爸媽。」傅歡一一問好,看著與尋常沒任何不同。

無人應聲,只有宋風晚笑道,「回來啦,好玩嗎?」

「還行,就是國慶人特別多,很擠,哥和嫂子提前回來,也不知道和我們說一聲。」傅歡這話尋常聽著沒任何毛病,此時這麼說……

宋風晚輕笑:以前怎麼沒發現,自己女兒戲這麼多。

「買什麼了?」宋風晚目光落在陳妄手中提的便利袋上。

「就是一些雲城特色的糕點,可以飯後吃。」陳妄想著催他們回來吃飯,肯定是中飯快好了。

「中飯還沒做好,先坐會兒吧。」

院子里椅子有限,宋風晚這話說完,傅欽原本來是坐著的,立刻起身讓座,「來,你倆坐。」

陳妄和傅歡本就不傻,立刻就察覺到了不對勁。

幾分鐘后,宋風晚端著泡好的大紅袍,一手捏著糕點,慢條斯理得吃著,對面兩人臉上看著淡定,卻被她笑得心裡發毛。

「媽,都要吃飯了,您吃這麼多糕點幹嘛?」傅歡硬著頭皮開口。

「心裡有口氣,吃點東西壓一下。」

「誰給您氣受了。」傅歡悻悻笑著。

他們家是她媽做主,她爸都是順著她的毛擼,誰敢給她氣受啊。

陳妄此時心底想著可能事情和他有關,因為他最近和傅歡的確走得很近,有可能是關係敗露,只是沒往關係圖上面想。

心底有了個預設,做了些準備……

卻不曾想宋風晚輕笑著,低低說了句:

「我素來覺得自己脾氣挺好的,對小輩也都很疼愛,就是沒想到有人居然會覺得我是個魔鬼。」

陳妄剛捏起一塊糕點,指尖猝然收緊,糕點一截兩半,落在了地上。

傅歡不明所以,略微蹙眉,「這哪個混蛋說的!」

任是誰聽人說自己母親半點不是,肯定都會跳腳,傅歡也是如此。

那語氣頗為義憤填膺!

傅歡說這話,有些誇張的成分,因為宋風晚心情不好,她說話嗓門也提高了一些,覺得這麼說,討伐一下這個人,會讓宋風晚心底舒服些。

「媽,他在哪裡說的?網上嗎?簡直是胡說八道!你給我看看,我幫你去懟他。」

「我媽是魔鬼?他是心盲還是眼瞎?」

陳妄抬手揩了下指尖上的糕點碎屑……

該來的,總歸是躲不掉。

他想過與傅家人攤牌,承認兩人正在交往,不過這是建立在兩人感情穩定的基礎上,他想過這段關係遲早會被傅家人發現,畢竟一窩的狐狸,瞞不了太久,只是沒想到會以這樣的方式被發現……

太慘烈!

大家還在看:夫人,你馬甲又掉了!名門暖婚之權爺追妻攻略夫人你馬甲又掉了甜妻如寶:大叔,溫柔點高門俏長媳農門秀色:醫女當家重生九零:神秘老公太纏人重生九八:全能女王在校園實力寵妻:天才修復師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