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撿個王爺去種田下載
  3. 撿個王爺去種田
  4. 第一百一十九章 白靈KO白元氏

第一百一十九章 白靈KO白元氏

作者: |返回:撿個王爺去種田TXT下載,撿個王爺去種田epub下載

白三樹終究還是沒忍心和大房斷絕關係,這是為了大房在考慮。

畢竟大房有兩個讀書的兒子,有些話傳出去會毀了那兩個孩子的前程。

白靈雖然有些失望白三樹不夠狠,但也明白白三樹的顧忌,便沒開口說話。

村長等人交換了個眼神,對白三樹提出的話都沒有異議,畢竟這是他們的家事,且白三樹的做法已經很厚道了。

「白三樹,你就是這麼和大哥說話的?」白大樹抬起頭來,一臉失望的看著白三樹,好似不認識這個兄弟了似的。

若換做從前,白三樹一定會汗顏,甚至為了大房而委曲求全。

可現在的白三樹已經不再是什麼都不懂的莊稼漢,很清楚白大樹今日的做法,會給三房帶來什麼樣的後果,自是不會妥協。

苦笑一聲,白三樹看著白大樹,語氣堅定的開口道:「大哥若是不答應,現在就和大嫂帶著娘回家去吧。」

白大樹咬了咬牙關,狠狠的盯著白三樹,卻沒有回話。

「呸!誰稀罕吃你們家的飯菜似的,話可是你說的,趕緊帶著你們家的幾個白眼狼滾。這麼好的院子,也就我大孫子配住,你們這幾個不得好死的東西,可別把地方給弄髒了。」

白老太啐了一口,指著白三樹罵道:

「老娘說方子是你拿的,還要啥證據?你們一家還杵在這裡幹啥,還不快滾!」

白三樹被白老太傷的次數太多,可聽到這番咒罵的話,還是忍不住的心塞。

「大哥,你咋說?」白三樹忍住內心的悲傷,只問白大樹要一句痛快話。

「娘是證人,爹的方子娘是知曉的。爹已經過世多年,我去哪找證據。」白大樹眼神微閃,終是選擇了動人的財帛。

村長聞言,呵笑道:「我倒是奇怪了,你娘大字不識一個,她咋曉得方子是啥?你身為長子,你爹若真的把方子給老三,你難道不該尊重你爹的遺願嗎?」

白大樹身子一僵,竟是無言反駁村長的問話。

白靈很想給村長鼓掌,這話即便村長不問,她也是會提出質疑的。

「那是我家老頭子說給我聽的,我當然曉得了。村長你說這話是幾個意思?我家老頭子死的時候,人都糊塗了,做下了糊塗事,難不成我們這些活著的人也要照著做?」白老太到底不敢說村長的壞話,可又怕壞事,便仗著膽子喊道:「你們這是看不得我家大樹出息啊!這方子就該是留給大樹的,老三憑啥靠著方子發家?」

「姚氏,你這個惡毒的婦人,竟然把自己的男人活活的給逼死,今兒白三樹作為兒子不告發你,白氏一族也容不下你。」一直沉默的族長,冷冷的盯著白老太,磨牙道:「待選了黃道吉日,本族長便開祠堂,替白氏休了你這毒婦!」

剛才還囂張的白老太,聞言嚇得一哆嗦,差點就跪下去。

白元氏嫌惡的看了一眼只會窩裡橫的白老太,伸手將人給托住后,朝著族長的方向彎腰行禮。

「族長,元氏身為婦道人家,本不該開口的。可我婆婆年事已高,又為了家裡操持這麼多年,沒有功勞也有苦勞。再說我婆婆謀害我公爹的話,可沒有人證和物證的,便是老三也沒這麼說過吧?」

白元氏面相偏清秀,再加上多年來深居簡出,又是秀才家的閨女出身,在村裡的婦人中也算是有些話語權的。

族長神色複雜的看了白元氏一眼,並未阻止她繼續說下去。

「因當家的在鎮上做事,兩個孩子也在鎮上念書,我倒是極少在鄉下盡孝,也曉得三弟和三弟妹兩人對公婆都是孝敬的。儘管我鮮少侍奉在公婆身邊,卻也曉得公婆對兩個孫子的前程多看重。現下我家白文也快下場了,要是能考取功名,想來公爹泉下有知也會含笑九泉的。」

族長摸著手中的拐杖,在白家人身上看了幾眼,最終沒再說要休棄白老太的話。

「姚氏,你不顧族裡的決斷,一再的來三房攪和,讓人不得安生。看在你為白家生兒育女的份兒上,暫時先不把你休了。以後你每天去祠堂里跪一個時辰,啥時候曉得自己錯了,記住了你簽下的文書內容,再回家消停的養老去吧。」族長退了一步,卻依舊給姚氏一個懲罰。

白老太不敢再惹怒族長,縮著脖子不做聲,哪裡還有罵白三樹時的囂張勁兒。

白元氏看著剛剛站到人群邊上的白雪朝自己點頭,眼中閃過笑意,輕輕扯了下白老太的衣袖,輕柔的開口道:「娘,我記著你說過,爹把方子藏在你那屋的柜子里了,一直到公爹過世了,那鑰匙都在你這。老三沒從你拿過鑰匙,是咋拿到的方子?」

白老太聞言,轉頭看向一向聰慧的大兒媳,見她朝自己輕輕的點了下頭,不明白是幾個意思,但還是配合著道:「是了,所以我才說他白三樹偷了方子。你爹很寶貝那方子,一直都是放在我柜子里收著的。」

「昨兒娘還提起過,爹怕方子丟了,特意用草灰在背面按了個手印,是吧?」白元氏又問道。

白老太只愣了一下,便連連點頭道:「沒錯,是這樣的。」

白元氏滿意的淺笑,轉而看向東屋裡的人,福身道:「族長,您不是要證據嗎?我娘說沒給過他三叔方子,要是在他三叔家搜到方子,而且和我娘說的一樣,是不是就能證明他三叔拿了我們家的方子?」

族長皺眉,審視的看著白元氏,並未在第一時間回話。

再看看白三樹一家人,沒有一個有心虛的表情,心裡是相信三房沒有偷方子的。

「族長爺爺不必為難,我這有幾句話想要問問我大伯娘,一會再說搜不搜的事可好?」知道族長為難,白靈便笑著開口。

「好,你問吧。」族長點頭同意。

比起老宅那些自私自利的人得到作坊,族長很清楚作坊留在白三樹手上,才能帶領大家致富。

可以說,除了有幾個見不得三房好的人家,拎得清的人都看得出這一點。

白靈上前一步,掃了一眼整理衣袍重新落座的白大樹,這才看向白元氏,嘴角輕輕揚起,無聲的嘲笑著老宅幾人的貪婪。

「大伯娘剛才這話讓侄女很是不解,有幾個問題想請大伯娘解釋清楚,也省的再鬧出什麼誤會來。畢竟我們一家人都很忙,不像大伯娘那樣,在鎮上住了十幾年,雇著婆子伺候,啥事也不用做不是?」

大家還在看:農家葯膳師總裁鬼夫,別寵我最佳女婿下堂王妃逆襲記總裁爹地惹不起總裁在上我在下一胎雙寶:總裁大人夜夜歡天降巨富帝王燕:王妃有葯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