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耽美同人
  3. [綜]一片羽毛引發的血案下載
  4. [綜]一片羽毛引發的血案
  5. 第九章

第九章

作者: |返回:[綜]一片羽毛引發的血案TXT下載,[綜]一片羽毛引發的血案epub下載

提心弔膽了走一陣路之後,彌生終於放下心來,她還真的怕那個怨靈小女孩帶著另外一個怨靈尾隨她回家。不過明顯一路上都沒這種徵兆,彌生很快就樂觀起來。

她沒直接回家,而是拐到菜市買了點新鮮的蔬菜和肉類回家準備明天的便當。以前是彌生和秀吉兩人攤分買菜的任務的,但是秀吉今年也已經升到初三了。這位木下家最小的孩子在學習方面十分苦手,不像兩個姐姐一樣信手拈來,不好好準備的話絕對考不到好成績的。

所以彌生接受了這一學年的買菜任務,好讓秀吉能夠早些回家接受優子的學習輔導。

至於秀吉在優子的教導下能學多少……嗯,這的確是個嚴肅的問題。

彌生買了明天要用的菜,拎著走在回家的轉角路上,遇見了澤田綱吉還有他的幾個朋友。

說起來,澤田君最近朋友多了起來,聽優子說,他最近在學校里大出風頭,先是和校花笹川京子表白,在應對某某學長的挑戰時霸氣的贏了,還順利的收復了一個從義大利轉學過來的同學,成功的和棒球部的王子搭上線……

生活比起最近的彌生更要多姿多彩,這不,彌生看到了他和他的朋友一起出門的場景。

「澤田君,山本君還有獄寺君,晚上好。這麼晚了,你們要去哪裡?」彌生隨口問道。

今天早上她還遇到了和她一樣有晨跑習慣的山本武,當時他還告誡自己提醒自家的雙子不要晚上到學校去呢。

難不成這三天組隊去學校探險……嗎?

如果是三天前,彌生還會覺得這群人擁有滿滿的活力,並不會說些什麼,但是現在不同了。她能看得到常人看不到的東西,十分堅定的認為有鬧鬼現象的地方會大可能有真正的鬼或者妖怪。

「木下的姐姐,晚上好,」和彌生今早剛說過話的山本武笑眯眯的說道,他身後似乎還拿著一個棒球杆,「我們今天打算去學校探險哦。」

「……」喂,今天才警告了她讓木下家的雙子不要輕易靠近夜晚的並盛對吧,現在就這樣自己去玩耍了嗎?!

說出來彌生都覺得自己不信。

「哈哈哈,開玩笑的。」爽朗的少年黑色的眼眸帶著笑意,「我們只是去打棒球而已,對吧,阿綱?」

他轉頭看向了對彌生打了聲招呼就沒怎麼說話的澤田君,頗為可愛的歪頭問道。

「什麼打棒球啊,十代目才不會和你這樣的笨蛋——」

「啊啊啊啊——是的!木下姐姐我們打算去附近的棒球場玩!」澤田綱吉大聲叫喊起來,打斷了他身邊獄寺的講話。

嗯……澤田君的反應過激了啊……

彌生挑眉,也不好戳穿對方的謊言,畢竟她和比她小一歲的澤田君不怎麼熟,如果是優子在的話就沒這麼多顧忌了,可惜她不是優子。

「這樣啊,那你們玩得開心哦,」彌生笑眯眯的揮揮手,「不要玩得太過分,要注意安全。」

「是!謝謝木下姐姐的關心!」閉著眼說出這麼一句話,澤田綱吉就帶著山本和獄寺離開了。腳步慌亂還急促,明顯是不會說謊的類型。

隔壁家的澤田君果然很好玩啊……難怪優子這麼喜歡在飯桌上說起他了。

和澤田綱吉道別之後,彌生經過了幾個十字路口,快回到家時,她才察覺到自己身後似乎有什麼人在跟著她。

她一下就緊張起來,全身肌肉緊繃,戒備的查看了四周,沒發現什麼可疑的存在,但她還是乾脆停下了步伐。

不像是那個課室里的怨靈小學生,倒像是妖怪或者跟蹤狂之類的……

但是跟蹤狂有這麼鍥而不捨,而且是在天黑之前就開始跟蹤嗎?

「誰,出來!」黑影在彌生面前一閃而逝,她覺得自己緊張的心臟都快跳到嗓子眼了,身邊沒什麼趁手的武器,只好緊緊的抱著手中的書包,必要時用這東西充當武器。

前方的黑影若隱若現,彌生警惕的抓緊裝滿了書本的書包,擺好容易逃跑的姿勢。

不是她沒有骨氣上前揍,而是她已經養成了遇到危險優先逃跑的習慣了,跑不掉再打……她幾乎都是這麼來的,雖然奇特不過還算有用。

畢竟在武力值上,彌生可不認為自己能夠輕易的像毛利蘭一樣空手打敗敵人啊。

「r……好久不見。」

少年一隻手搭在電線杆上,露出一半的身體,他有著一頭紫黑色的短髮,右眼上包裹著沾著絲絲血漬的繃帶。他穿著一身深紫色的上衣,長長的風衣有些損壞,露出裡面包裹著繃帶的身體,和有著淺淺人魚線的腹部。

彌生一下子就後退了幾步,腳趾緊張的蜷曲起來。

她在一年前救過這個可怕的人,當時他全身是傷的倒在電線杆下,右眼包裹著滲血的繃帶,整個人毫無生氣,空洞得嚇人。彌生並不是那種見死不見的人,況且那天下著濛濛小雨。彌生怕他的傷口發炎,撐著傘將他送到了附近的私人診所。

就是這麼一件簡單的救人事件而已,可是彌生卻沒想到對方是個偏執的變態,跟在她身邊喊她為「r」,只要彌生的視線不放在他身上,這人就開始用隨身攜帶的日式菜刀自殘。

一開始彌生還是會緊張他的不自愛,順著他的心意安撫。可是在他貪心的想得到更多時,緊張的心情就變成害怕。

除了自殘,他還會傷害和彌生親密接觸過的人,無論男女。

……的確是個神經病吧?如果不是彌生警惕的盯著他,估計木下家的雙子——尤其是優子——就會被他送進醫院去。

這個人讓彌生開始對男性|感官不好了起來,連帶也不再怎麼寵秀吉了,將一腔熱血澆灌在優子身上,才養成了優子現在無法無天的性格。

——這種事情就先不說了。

總之這個人讓彌生十分警惕,雖然已經有一年的時間沒見過這個變態了,不過彌生可不會覺得對方在這一年內會改變呢,或許還會變本加厲也說不定啊。

彌生抿了抿唇,二話不說開始轉身逃跑。

不跑難道還等著變態上來糾纏嗎?彌生在一年前唯一一件慶幸的事情就是沒讓這男人知道自己住在哪裡啊!

>>>

遭遇怨靈和變態讓彌生心中生了一塊又一塊的烏雲,她洗完澡之後,寫完對她來說並不多的作業就上|床睡覺了。

不過……禍不單行,這樣的現象似乎一直都存在呢。

老天似乎看彌生不順眼,簡直要把她玩瘋了。等到彌生睡著后不久,一睜開眼又是一個讓她不願意麵對的人。

白色的髮絲,冷金色眼眸,臉上的邪笑。

彌生吃驚的瞪圓了眼睛,右手比起思緒更快的抬起,「啪」的一聲貼上了對方蒼白的臉頰。

「………………」

一陣詭異的沉默。

「……啊……抱歉,」彌生首先開口,誠意十足的道歉,有些為難的颳了刮臉頰,「我只是不太習慣別人靠得這麼近……」

當然,彌生說的話只是借口。她以前白髮少年又想強吻她,所以手掌就揮上去了。

她可是蠻記仇的啊,尤其對待性別不同的人。上回對方強吻了她一次,這一回再來的話彌生覺得自己一定有勇氣把他的臉打腫成豬頭的。

白髮少年對彌生蚊子般的小力氣不怎麼在意,他在不戰鬥的時候還是蠻有禮貌的,還會稱呼斬月大叔為「斬月先生」,雖然還會毒舌……但是比起戰鬥時的瘋狂狀態好太多了。

因此彌生也願意給他好臉色,只要這混蛋不要湊得太近就行了。

湊得太近的話她可管不住自己的手哦!

彌生惡劣的想著,撇了撇嘴。

「來得挺快的嘛,」白髮少年也不在意彌生的行為和道歉,也沒有挪開身體,依舊臉靠近,「看來你拿到了好東西了。」

他眼睛盯著彌生手上紅繩串著的暗紅色珠子,饒有興趣的笑道:「喂,這東西對你沒什麼用,給我怎麼樣?」

彌生毫不留情的拒絕:「不要,這是我家的寶物。」

「寶物?」對方挑起眉,「嘛,在某種意義上的確算得上吧。」

紅棕色長發的少女離白髮少年遠遠的,這才讓狂跳的心臟平復下來,她還真怕對方再來一次強、強吻什麼的。

「我這次明明沒有遇到危險,為什麼還會來到這裡?」彌生看了看景色依然的內心世界,疑惑的問道,「斬月先生呢?」

「斬月先生,這個女人在叫你哦,不出來嗎?」白髮少年抬頭對著虛空喊了幾聲,沒得到回應,「嗤」的一聲笑了,「嘛,斬月先生可不想見到你啊。」

「什、什麼……」彌生臉「唰」一聲的白了,她咬了咬下唇,眉頭緊緊的皺了起來,「那我怎麼離開這裡……?」

她有些迷茫和急躁,恨不得跑到斬月大叔的藏身之處把那傢伙揪出來。

這些都是什麼人啊!需要的時候不出現不需要的時候盡在眼前亂逛!

彌生覺得自己腦袋都快炸了。

大家還在看:[綜]好男人[綜]感同身受[綜]吃藥![綜影]戀愛指南[綜]快穿 兄戰啪啪啪快穿:女配,冷靜點冷帝寵上天:腹黑狂妃醫妃驚世邪醫狂妃:帝尊,寵翻天!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