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逆劍狂潮下載
  3. 逆劍狂潮
  4. 第七十一章 劍道宗師無敵之姿

第七十一章 劍道宗師無敵之姿

作者: |返回:逆劍狂潮TXT下載,逆劍狂潮epub下載

除去那妖君白猿遣返回到仙嚳山的中三境的妖獸。其餘下五境的妖獸,全部被那狂暴巨猿體內的魔種母體所控制,根本不得逃離分毫,一個個如同行屍走肉一般來到全是斷木碎石的斷崖峽谷裡面。

對於那些無垢境戰力以上妖獸的離開,站在劍氣長虹之上的寒安並未阻攔,不是不想阻攔,而是不敢阻攔!

勢均力敵的雙方對戰,如果自己前去貿然追擊那些妖獸,萬一被那群戰力不俗的傢伙不惜一切代價纏住自己的話,如果再被那妖君從背後偷襲,必然陷入絕境。

別看那妖君此刻似乎受傷頗重,但是一戰之力肯定還是有的,如果自己真的敢去追擊那些妖獸,說不定正是入了這妖君的下懷,而那妖君也正是看破了這一點,所以才敢肆無忌憚,讓這些妖獸撤離。

不過寒安也無所謂,他嘴角微微泛起一抹笑意,心底默默說了一句,等到紅月洞天全部為我長歌劍宗所用之時,還能跑得了一隻不成?

橫亘於天地之間的那道璀璨劍虹緩緩消散,寒安任由其消失不見,自身依舊懸空立於半空之中,他緩緩將一顆上品丹藥放入嘴中。閉上眼睛也開始抓緊時間一分一刻的調息起來。

而另一邊那頭妖君白猿立於山巔之上,對著下方的妖獸峽谷張開大嘴運轉饕餮功法那麼一吸!澎湃的巨力裹挾著成百上千頭,妖獸,然後在饕餮大法的催化之下,那些妖獸化作一個個嬰兒一般大小毫無阻抗的被吸食到了妖君白猿的腹部之中。

原本已經損失超過三層的妖獸軍團,這一次的損失更加嚴重,因為這一次那妖君白猿所受的傷,遠遠不是上一次能夠比擬的!

別看上一次,那劍開崑崙一劍洞穿了妖君的腦袋,可是這一次卻是大不相同,首先這一次的劍傷面積更大!傷口更多!最重要的是十字劍瀑直接劃掉了妖君白猿一半腹部!!傷口越多面積越大,就意味著它的氣血精元流失的越多!

月色高高掛起,不知何時已然是,月出星河風過林。

然而妖獸峽谷之內的一眾妖獸俱是靜寂無聲,瑟瑟發抖!已經不足原來一半數量的那些妖獸們,帶著無奈和驚恐的眼神,望著在皎潔月光的照射下,南北相向懸空而立的一人一妖。。。

那妖精白猿早早的就吸食妖獸完畢,只是馬上沒有展開行動而是懸立於空中開始調節體內的氣息。寒安便也沒有行動,也是負手立於對面,將自身的狀態調節到最巔峰。

月光下,寒安感知到一道凌厲中透著瘋狂的眼神望了過來,他緩緩睜開眼睛,看著對面已經站直了身軀的龐大白猿。也是咧嘴輕輕一笑,最後的巔峰之戰,來了!

仔細望去,會發現黑衣黑甲覆面的寒安身上種種秘法寶光更勝,顯然在這期間寒安又用真言秘術為這具身體乃至這柄長劍加持了數重法術!在寒安催動功法之後,更顯得璀璨奪目,曝光耀眼,如同月光下的聖光戰士一般。

而對面的妖君白猿顯然也是火力全開,只見從他的背後延伸出絲絲縷縷不計其數的血紅色絲線,一端在他的體內,而另一端則分散開來,沒入下方全是妖獸的斷崖峽谷之中!

轟然一聲巨響,空中泛起陣陣漣漪,卻是那紅紫火焰洶湧燃燒的人影率先一步發動進攻!空中閃過一道清晰可見的紅紫火光,如蚍蜉撼大樹一般撞向遠處那尊看起來巍峨高大如大岳深淵的龐大巨獸。

只是體型比起來如同一隻小小的螢火蟲,但是這其中蘊含的能量卻是越來越狂暴越來越熾熱!簡直要將那『巨山』撞出一個大洞一般!

妖君巨猿狂吼不止,身上散發出的血紅色氣血能量如同經久不衰的火焰山一般氣勢逼人!

那妖猿宛若從地獄歸來的史前巨獸一般,拳頭上纏繞著如蟒如龍的血紅氣息,他毫不猶豫狠狠的一拳砸向那迎面而來的璀璨火光!光明大方!聲震四野。。。

下一瞬,天空中宛若綻放出了一團璀璨的火焰煙花!位於正下方妖獸峽谷之內的一眾妖獸,只感到雙目一陣刺痛,有許多竟然哀鳴著留下血跡,而耳邊也是轟鳴不止的恐怖聲音!

實力稍強一些的還好,僅僅是雙目失明,雙耳失聰,被這溢散的恐怖的能量,震得胸口發悶,氣血奔騰。可那些一二境的妖獸離得稍微近一些,竟然被擴散出來的能量餘波給生生的當場震死!!

還不僅僅是這些,那紅紫色的靈火轟然爆發開來,一團接著一團的落入峽谷之中,在巨石上燃燒,在土地里燃燒,在樹木上燃燒,更多的卻是在哀嚎不止的妖獸身體上燃燒著!

這採集於朝陽初升之刻,紫氣東來之時的紅紫靈火,簡直要焚化世間萬物一般,將整座妖獸峽谷都給燃燒了起來!

空中的妖君白猿見狀大聲咆哮一聲!狠狠的一記鐵山靠砰然將那火紅色的人影,給一下子撞飛十數里開外,旋即扭身對著峽谷內咆哮起來,伸開雙掌,宛若實質的血色靈壓呼嘯而下,將那燃燒的一團團靈活給生生壓滅!

他無比的憤怒,鼻孔噴出一條條血紅色的氣柱,身上的青筋條條拔起如龍盤虎踞,這就如同兩軍對壘,另一方卻來偷偷燒毀糧倉一般惹猿生厭!

這一次那妖君白猿放聰明了,他不將這峽谷上方作為戰場,而是主動出擊!

全身氣血澎湃,散發出恐怖的能量氣機,白猿血氣衝天,宛若一道滅世隕石一般,狠狠的撞向十數里開外的一處寬闊平野之上!而那裡有一道挺拔而立的身影!

寒安覺察到自己已經被那妖精白猿的恐怖氣機給徹底鎖定,這一擊是避無可避,他的嘴角不由得泛起一抹冷笑,伸手長劍舉胸前,三尺之處劍芒大放,形成一層層的劍氣光罩!

拒劍式!

整片大地隨著『血色巨石』轟然墜地,開始巨烈的大幅度震動起來,以那道火紅色的身影為中心,方圓十數里地,如同地牛翻身一般,滾滾塵煙四起!只欲遮天蔽日!!

煙霧瀰漫之中,一道清晰可見的紅紫色身影,被那無比兇狠的一記肘擊給撞的一閃而逝,去勢不減狠狠的撞在十數里開外的一處大山之上,轟然炸開,那道身影居然從半山腰一穿而過,將山體都給撞了個通透!而不遠處一道咆哮著的血色身影,如若血色雷霆一般猛然越過那座高山,向著墜落在地的那道身影狠狠的踩了下去!

並沒有想象中血水四濺肉身成泥的慘狀!一道詭異的劍光反而在那狂暴巨猿的背後亮起!!

一橫一豎,忽明忽暗。

宛若奪人性命的鉤鐮!

十字劍瀑再至!

然而這一刻,那狂暴巨猿早已經有了前車之鑒,早就提防著這一手,他咆哮大笑一聲,猛然轉身一雙手臂揮動著勢若萬鈞的氣血能量和那道若隱若現的十字劍瀑狠狠的撞擊在一起!

轟鳴再起,這次的聲勢比起方才絲毫不弱!

一人一妖背後的那座數百丈的高山就這樣被狂暴的血氣能量和凌厲無比的十字劍芒給活生生的拆成了一堆堆碎石,亂石穿雲,煙塵漫天!

而腳下的大地更是滿目溝壑瘡痍,不忍直視!兩尊戰力直達後期的真君全力廝殺的話,可真是有移山倒海開天闢地之威!

一大一小兩道身影就這樣在方圓百里之內縱橫交錯,狂飆激斗!

劍氣縱橫千百餘里,血氣瀰漫六合八荒!

除了那些躲在妖獸峽谷之內瑟瑟發抖,被那妖君白猿特意避開的一處峽谷之外,方圓百里之內再無任何一位活物!

這一戰從圓月高懸打到了晨陽破曉,從晨陽破曉到夜幕漸垂。。。

一人一獸的攻擊這才稍稍放緩,終於不再像剛開始那般劍氣狂飆,血氣縱橫了,攻擊的勢頭和力道稍微的減弱了幾分。

再一次兇狠的對撞廝殺之後,一人一妖緩緩分開!

那妖獸白猿對於身上密密麻麻的劍傷視若不見,只是以血氣封鎖不讓血液流失過多!

妖君的體魄就是恐怖,原本傷勢要更重更多,只是反而有一些劍傷隨著時間的推移,在打鬥的過程中便自然而然的癒合了!當然經過這一日一夜的慘烈打鬥,那妖君白猿通過背後的饕餮大法衍生出來的血絲,又吸收了峽谷之內將近兩成的妖獸氣血,以彌補自身生機!

而面色發白氣喘吁吁的寒安更是在打鬥廝殺當中吞下了將近十顆品相極好的療傷秘葯!畢竟就算自己已經和寒平兩人徹底融合在一起,境界狂飆達到了真君境中期的境界,可是和真君鏡大後期的妖君白猿比起來還是差了一些!

特別是在體質和體力恢復這方面,人族遠遠比不得妖獸。如果不是自己仗著煉體境大圓滿的特殊秘法,以及數不勝數的丹藥怕是早就倒下了!但是話說回來,憑藉著自己深厚的修為底子,攻擊無比凌厲的長劍『大俠』以及劍道大宗師的境界領悟,竟然還奈何不得這狂暴巨猿!這個活了不知多少萬年的老怪物,還真是不可小覷!

一人一妖根本來不及休息停留,正打算再一次展開廝殺,突然間皆是神色一變,遙遙望向遠處,迷霧禁制快要擴散到這裡了!

他們均是神色嚴肅,眼神凜然,想來這兩人無論是誰,都不想在迷霧禁制之外施展出超越天地規則所限制的力量,所以說看來都有了在迷霧擴散到這裡的半個時辰之內,決一死戰的想法了!

果不其然,便是一人一妖都是氣喘吁吁傷痕纍纍,依舊在最後關頭爆發出了全部的戰力!

十字劍瀑,暴猿鐵山拳!

劍開崑崙!我躲~

短短的一刻鐘之間,一人一妖,便對換了上百招之多!劍術之詭道精絕,劍意之暴烈如火,在這短短片刻鐘全部被寒平給顯露了出來!

那妖君白猿,嘶吼咆哮著,發揮出渾身懈力,好不容易將一瞬間劍意暴漲層出不窮的劍術、劍招給擋了下來!他不敢去觀看身體四處深可見骨的那一道道劍傷!而是直直盯著面前這個男人,一便竭力耗費自身精元恢復自身傷勢,一便大聲質問道:「你的氣質變了,你不是方才那個人,你是誰?怎麼可能在一瞬間劍術實力提高那麼多!?」

黑衣男子倒持長劍,冷然說了一聲,「我,就是我。」

「怎麼可能!」那巨猿向著對面的人大聲咆哮起來,「你的劍術實力怎麼可能一瞬短短一瞬間就提升了三四成有餘!劍意也更加精純淬鍊!你這是實打實的大宗師境界!!」

男子見這頭白猿喋喋不休,他忍不住說了一句,聒噪!

那白猿自知自身情況不妙,折身幾個瞬移跳躍便來到了斷崖峽谷之內張開血氣騰騰的深淵巨口,打算再一次吞噬妖獸來恢復實力!

然而這一次那妖獸巨猿卻是失算了,而今既然已經由寒平掌握了身體主動權,以他的性格,怎會任由這妖獸來恢復實力?

只見那黑衣男子御劍飛行,眨眼便已經凌空立在了妖獸峽谷正上方,他對著下方那依舊無窮無盡,黑壓壓遍地的妖獸軍團揮劍那麼四處斬了幾下!

而正立在峽谷中央大口吞食自身屬下的那頭傷痕纍纍的妖君白猿突然憤怒的咆哮一聲,一個跳躍離開了那處峽谷!他惡狠狠的盯著立在峽谷上方的那個男子,咆哮不止!似乎非常生氣和憤怒,隱隱約約似乎還有一些無奈!

峽谷下方那些差點被自家統領給吞食的一眾妖獸尚且沉浸在劫後餘生的喜悅之中,然而在他們看不到的地方,峽谷盡頭東西南北四個方位各自出現了一道銀光燦燦絢爛奪目的十字劍瀑,這一次的十字劍瀑更加光華璀璨,劍意冷冽!

下一刻這四道十字劍瀑便由著東西南北四個方位,向著峽谷最中央猛然激射對沖而去!

在激蕩不止的劍鳴聲中,劍氣滿峽谷,整座妖獸洞窟就這樣被徹底摧毀殆盡!而這條斷崖大峽谷也就此消逝於世間,變成了一處滿是劍氣和死屍的廢墟。。。

站在遠處的妖君白猿,顧不得心疼自己手下軍團的全軍覆沒,他盯著上方的那個人有些出神!就在一刻鐘前,這個人的氣勢渾然一變,如同一把出鞘的凌厲長劍!比起他手中握著的三尺青峰,還要令人膽寒!

他在這一刻終於幡然醒悟過來,大聲對著那個人咆哮道:「你肯定不是他,你已經劍道大成?我明白了,你肯定也入魔了!你現在是不是被魔種控制著,是劍骨大人?還是劍霜大人?是不是。。。劍魔大人!?」

那男子聞言感到興趣,『哦?』了一聲說道:「劍魔?想必也是一位劍道大成的魔族大人物了,我肯定會去會會他的!至於你怎麼說,咱倆這生死之戰還未了結呢!」

他說著幾個閃爍便來到妖君白猿上方,決絕一劍泛著紅紫靈火當頭斬下!

那背生白線,渾身肌肉隆起,青筋纏繞的妖君白猿此刻已經全無戰意,猛然一個后跳避開,他遠遠的望到那迷霧禁制已經快速的向著這裡瀰漫而來。。。

他對著那男子大聲咆哮道:「你我之戰今日暫且結束,我在仙嚳山等著你,劍魔大人想必就在那裡,如果你敢挑戰就來吧!」

黑衣穿身,黑甲覆面。寒平凌空而立,劍氣斬入下方大地,煙塵滾滾,一片狼藉。

一擊斬空,並沒有多大的波動,他只是右手握住劍鞘,左手握住劍柄做拔劍出鞘之姿!

望著轉身就要飛奔離去的妖君白猿,輕聲嗤笑道:「我,允許你走了嗎?」

有一劍在深山密林之中比之的一閃而逝,外面開起來只是劍勢不俗罷了,可是真正面對這一劍的時候,才明白,這一劍的精美絕倫、這一劍的渾然天成、這一劍的殺機畢露!!!

劍氣縱橫三萬里,

大家還在看:總裁鬼夫,別寵我最佳女婿下堂王妃逆襲記總裁爹地惹不起總裁在上我在下一胎雙寶:總裁大人夜夜歡天降巨富帝王燕:王妃有葯神醫凰后:傲嬌暴君,強勢寵!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