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重生七零:農門軍媳有點甜下載
  3. 重生七零:農門軍媳有點甜
  4. 765:老霍接來的人,竟然是……

765:老霍接來的人,竟然是……

作者: |返回:重生七零:農門軍媳有點甜TXT下載,重生七零:農門軍媳有點甜epub下載

此刻,顏萍看著徐雅,面上帶著幾分稱讚之色。

「你這個人,看著可是不簡單,我現在,都能看到,今後幾年你發展起來的樣子。

實話跟你說,我年輕的時候,也想過,好好的經營著這個飯館,可,我丈夫死後,我實在是沒心情去管了。

我遇人不淑,這些年,跟在我身邊的,沒有不貪心的。就那個之前跟你談的鬍子明,也是個貪心的。我很高興,你能那麼細膩的發現他的不軌心思。」

聽顏萍這樣說,徐雅也是很直接的問。

「既然你知道鬍子明的心思不軌,為啥還要將他留在身邊啊?」

「鬍子明是貪心不錯,但他的八面玲瓏,看人說人話,遇鬼說鬼話的本事,也不小。要是你將這個飯館接手,可以留他下來,你的性子,我看著是很要強的,他不會是你的對手。」

徐雅輕聲笑了起來。

「多謝您看的起我,不過,說真的,這個飯館的有些服務員,真的是不能要的,好吃老做,偷奸耍滑,要了就是壞了飯館的名譽。」

這些問題,徐雅早就發現了,但礙於不是自己飯館的原因,一直不好說。

現在,房飯館都是她的了,當著顏萍的面,這話,她也能說的出。

顏萍則是說道,「其中有些都是經人介紹的,不是這個家的親戚,就是那個家的親戚。你看著,是辭還是留,都是你的意思了。」

徐雅輕點頭,「有顏姐這句話,我心裡約莫有個底兒了。合同的事兒,咱們當面談,下次我帶了錢,再過來跟您談。」

見徐雅起身了,顏萍也跟著起身。「好,我相信你這個人,我就等你幾天,正好,我們也要等著安排出國的事兒,飯館的事兒,可是要交給你了。」

徐雅說了句,應該的!

畢竟租了人家的飯館,相對應的保護好這個飯館,也是徐雅該做的。

等徐雅離開,一直在外面等著的鬍子明,立刻去找顏萍了。

「你把飯館租了還是賣了?這個飯館,我也是二老板,你剛才跟徐雅說話,為啥不讓我進來,我也有權參與。」

鬍子明上千就是對顏萍的一陣質問。

顏萍很禮貌又帶著幾分不耐煩的說。

「這個飯館我已經租給徐雅了,她能租用這個飯館的同時,會將這個飯館報保護好。這個飯館,是我丈夫留給我跟我女兒的唯一遺產,我沒有權利去賣,我丈夫遺囑上申明了,這個飯館,只能讓我女兒來繼承,還有,你是飯館的二老板沒錯,但現在,飯館已經歸徐雅了,你也成了過去……」

沒讓顏萍將話說完,鬍子明上千抓住顏萍的胳膊,眼神發狠的質問。

「你這樣對我,顏萍,我對你不薄,你要是敢這樣對我,我會毀了你跟你女兒,我讓你們無法離開北城。」

顏萍有些害怕。

鬍子明住的地方,跟她們母子所住的地方,離的很近,顏萍害怕,害怕鬍子明會做什麼壞事來。

……

這邊回到家的徐雅,赫然發現,霍仟源還沒回來,這讓她有些奇怪了。

一直等到晚飯後,不見霍仟源回來,徐雅就帶著孩子,吃好飯洗漱完畢,好好休息去了。

倒是等晚上十點鐘的時候,聽著客廳里傳來聲兒來,袁阿姨前去開門去了。

徐雅也跟著起來了,「袁阿姨,是不是老霍回來了?」

袁阿姨說,「是首長回來了,我聽著還有女人的聲兒,我先拿手電筒去看看。」

徐雅嗯了聲,站在客廳里,將屋裡的燈,都給打亮了,只等袁阿姨出去,沒多大會兒就進來了。

「是首長回來了。」

「行,回來就行了。」

袁阿姨還想說,首長身邊帶著兩個女人一個十歲大的孩子。

沒等袁阿姨說,徐雅就看到霍仟源身後,跟著的人,走了進來。

當屬這個石大娘,笑的正燦爛。

「小雅啊,是你大娘我,我找到槐花了,我們娘幾個回老家去了,可老家我們的屋子已經被人霸佔了,實在是沒辦法,就來找仟源幫忙了,我可是仟源的乾娘啊,他是老子爹媽都沒了,可還有我這個長輩的。」

看著令人覺著厭惡的石大娘,徐雅是一點點的笑容都擠不出來,倒是好奇一點。

他們是怎麼找到這裡來的。

「你們是怎麼知道我們在北城的家?」

這個消息,她也沒對老家那邊的人說過。

「你們家在北城,整個村子里的人都知道了,還知道你生了倆丫頭。小雅啊,你可別往外攆人,若是說親戚關係,還是我們跟仟源親,我們現在是沒辦法,仟源都答應了,要讓我們在這裡借住幾天。」

這話,霍仟源根本就沒說過,還是石大娘,在招待所的門口,朝著霍仟源下跪,求了霍仟源,霍仟源怕在招待所跟前鬧,影響不好,就先將人給帶了進來。

可這些,徐雅是不知情的,聽著石大娘的話,徐雅面上有些冷。

「行,你們住,隨便住,愛住多久住多久,我們明兒就搬走,將這個家,都騰給你們住,豈不是更好。」

徐雅說完,轉身就往屋裡去。

這會兒倒是站在石大娘身邊的年輕女人,看著年齡不小了,一臉老態滄桑,但卻是個濃妝大花臉,頭髮燙的大長卷。

現在天氣熱,穿的的襯衫下面是裙子,腳上是皮鞋,胸前鼓囊囊的,衣服卻是緊繃有點袒露的。

看著,就讓徐雅覺著,這個人很不正經。

這人正是石大娘的女兒,石槐花。

「嫂子是吧,我是槐花,你也別生氣,我就是跟仟源哥家藉助幾天,等仟源哥給我安排好工作了,我會直接搬走的。嫂子,這個是我給你跟孩子帶的禮物。」

徐雅聽著石槐花的話,再看了下她手裡提著的一些糕點,心中鬱悶無語,臉上也帶了幾分不走心的笑。

「你還真是客氣了,帶什麼東西,是啊,這是你仟源哥的家,你們隨便住。我累了,先去休息了。三樓沒收拾,裡面都是雜物,二樓雖說有房間,但沒床,你們就先住在書房吧。源哥,我這樣安排,行嗎?」

徐雅就是故意這樣說的!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