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卿本為後:巨星甜妻萬萬歲下載
  3. 卿本為後:巨星甜妻萬萬歲
  4. 471 一更

471 一更

作者: |返回:卿本為後:巨星甜妻萬萬歲TXT下載,卿本為後:巨星甜妻萬萬歲epub下載

第四百七十一章

事情鬧得這麼大,王賦不可能瞞得住郭艾,乾脆就坦白從寬。他們夫妻再怎麼鬧也是關起門來自家人吵架。而且只要他放棄凌瑤,郭艾也不會真的拿他怎麼樣。

在炮友和能幫助到自己的妻子之間,王賦會選擇哪一邊不言而喻。

蘇雲卿像是想到什麼似的扭頭看向薛穩,突然說道:「薛哥,你那天給我的……」

「沒什麼。」薛穩突然打斷她:「只是我上回跟張導見面時錄下來的新電影角色設定,想給你聽聽,看你有沒有興趣而已。」

律師看看蘇雲卿,又看看薛穩,沉聲道:「現在我們證據不足,處於弱勢,若是薛先生你這邊有什麼線索,或者是想起了什麼,請你務必告訴我。只有你把所有事情都告訴我了,我才可以幫你。」

薛穩沒說話,蘇雲卿暗暗嘆了口氣,也對律師輕輕搖了搖頭。

律師無法,只得說道:「現在還要看警察那邊的調查結果,目前雖然對我們不利,但是情況也沒有到最壞的地步。而且像是這種案件,對方自己就是名人,時間拖得越久對他來說並不是什麼好事。」

時間拖的越久,被暴露在公眾面前的細節就越多。不管薛穩是不是設局仙人跳威脅勒索王賦,王賦跟凌瑤婚內出軌也都是實錘沒得洗,這對王賦一貫對外的好男人形象是有很大損害的。

「最聰明的做法就是速戰速決,所以我猜測對方要求庭外和解的可能性很大。」

「如果是庭外和解,不就落實了薛哥的罪名嗎?」蘇雲卿皺眉道:「這不行。既然沒有做過,就不能認,這個官司無論如何也要打到底。」

「可是……」律師看看顧言之,表情有些為難。

因為現在媒體為了吸引眼球和擴大事態,雖然是薛穩的事情,但是所有報道都不約而同的帶上了蘇雲卿的名字,開口閉口就是『蘇雲卿經紀人薛某』。所以他從顧言之那裡得到的命令是用最快的速度把事情解決,不要給任何人攻擊蘇雲卿的機會。

但要是這麼糾纏下去,他們又沒有足夠證據可以錘死對方的話,這件事情在短時間之內就會變得沒完沒了。

顧言之安撫的摸摸她的背,扭頭對葉閃說道:「讓Stephen過來接受薛穩的工作。」

薛穩渾身一震,但什麼都沒說。

他現在確實什麼都做不了,而且儘管他不想,但確實是已經把蘇雲卿拉下水了。

蘇雲卿拍拍顧言之的手,眼裡有些不贊同——這些事情實在沒必要在薛穩面前說。

顧言之不為所動,反手握住她的手,輕輕捏了捏,語氣冷淡的對薛穩說道:「你不適合再帶著卿卿,讓Stephen來。另外,你心裡想保護誰我不管,但再有一次敢拉卿卿下水,我會讓你徹底從這一行消失。」

顧言之發話的時候是連蘇雲卿也不敢輕易反駁的,更遑論是薛穩。

他臉色蒼白,眼神充滿了動搖。

律師察言觀色,立刻收拾好自己的東西起身說道:「顧總,那我先回去研究材料了。」

顧言之點點頭,「辛苦。」

等律師走後,蘇雲卿才皺眉對薛穩低聲道:「你為什麼不告訴律師你手上還有一段音頻?」

薛穩重重抹了把臉,沉默了片刻:「你聽過那段音頻了嗎?」

蘇雲卿搖頭。

那段音頻是那天下午薛穩去見王賦之前發給她的。當時薛穩只說請她幫忙保存這段音頻,並沒有說裡面是什麼內容。基於個人隱私,蘇雲卿也沒有擅自點開來聽。

但是薛穩在見了王賦之後出事,因此蘇雲卿才猜這段音頻很可能是薛穩提前做好的準備。

可是既然薛穩早有準備,又為什麼到這個時候還不願意拿出來用?

除非……這個『準備』跟凌瑤有關。

果然,薛穩說道:「你可以現在聽聽。裡面是我跟凌瑤的一段對話。」

蘇雲卿拿出手機點開音頻,裡面果不其然傳來薛穩和凌瑤的聲音。

【你昨天跟我說王賦趁你喝醉侵犯你,還拍了你的不雅視頻和裸照來威脅你,這些都是真的嗎?】

【當然是真的。】

【你不會騙我,因為我薛穩是你男朋友對嗎?……我當然相信你,因為凌瑤你是我女朋友,所以你說什麼我都相信你。】

【到時候你帶著針孔攝影機,只要能夠證明他確實是用手上的不雅視頻和照片威脅你,到時候我們就有資本跟他談,幫你擺脫他的控制,拿回那些東西……】

在音頻中,薛穩問凌瑤她說的是不是真的,王賦是不是真的侵犯過她,還拍了不雅視頻和裸照威脅她。同時還在對話中幾次三番強調自己跟凌瑤是正常男女朋友關係,所有事情都是為了從王賦手中拿回視頻,對於錢財方面沒有提及一星半點。

如果說在聽音頻之前蘇雲卿還不懂為什麼薛穩不把這個證據交給律師,那在聽完之後她就明白了。

這段音頻交出去之後,固然可以證明薛穩是收人矇騙,對那一千萬的事情很可能毫不知情,但是同時也從側面證實了這一切很可能都是凌瑤一個人搞出來的。

假如王賦被勒索的事情是真的,薛穩的毫不知情也是真的,那周旋在二人之間,有充分的時間和空間來操作這件事情的凌瑤就是最大主謀。

這樣所有罪名就都會落在凌瑤頭上。

蘇雲卿嘆了口氣,沒想到薛穩直到這個時候還這麼護著凌瑤。

一旁的顧言之可不會管薛穩是什麼心情,更加不在乎他想保護的是誰,他只知道因為薛穩現在的不作為和心慈手軟才讓蘇雲卿被迫陷入這場風波。

他相當不悅的微微眯眼,眼裡寒光一閃而過。「把這個交出去。」

薛穩的表情一僵,不由自主的握緊了拳。

「顧先生,假如出事的是雲卿……」

他未說出口的話在顧言之冰冷的目光中戛然而止,話就堵在喉間卻怎麼都說不出口——他有強烈預感,如果他繼續說下去的話,將由可能會死的很慘。

「她算什麼東西?」顧言之冷冷說道:「也敢跟卿卿相提並論?」

像是這種女人,哪怕只是打個比方在顧言之看來也是對蘇雲卿的侮辱。

薛穩自知失言,連忙乾巴巴的跟蘇雲卿道歉。「雲卿,對不起,我,我不是那個意思。」

蘇雲卿心裡雖然也有點不太舒服,但念及現在薛穩心神大亂,因此也沒有跟他諸多計較。「沒事。不過你這段音頻如果不交出去,會對你很不利的。」

「我知道你想保她,但是現在這種情況……」

「我知道。」薛穩深吸一口氣。「你讓我考慮一下,好嗎?」

蘇雲卿理解的點點頭,拉著顧言之站起身來說道:「我知道了,薛哥你好好考慮一下吧。但是……我還有幾句話想說。」

薛穩抬頭靜靜的看著她。

蘇雲卿說:「我記得我剛進這行的時候,你就曾經跟我說過很多事情一定要理智看待,及時止損。對於不值得的人,不值得的事,就不要投注太多的心力。」

這段話是當時薛穩知道蘇雲卿和顧言之在一起之後勸她的。當時他擔心蘇雲卿對故言之用情太深,到最後會毀了自己的一片大好前程,所以才旁敲側擊的想要勸她不要太過在乎對方,一定要多替自己考慮打算,免得到時候人財兩失,後悔莫及。

只是當時的薛穩怎麼也想不到蘇雲卿和顧言之之間的感情並不是別人所看到的這麼膚淺,當然他更想不到的是這段話會在今天,這種時候被蘇雲卿反過來勸他。

「凌瑤對你到底有沒有真心我不知道,但是從目前的情況來看,她是一心一意想要置你於死地。有些事情不需要我說,你自己也能夠衡量輕重。這件事情過後不管法院審判結果如何,你在業內的名聲就已經受到了很大的影響,往後你要再開展工作那就是千難萬難。這些事情我都想的到,凌瑤她會想不到嗎?」

娛樂圈說大不大,說小不小,就這麼短短的半天,薛穩和凌瑤的事情就已經傳遍了整個圈子。大家不知道薛穩和凌瑤是不是真的合夥敲詐了王賦,這件事情從某個方面來講已經不重要了。重要的是薛穩的名聲在業內已經一敗塗地。

就算他贏得了這場官司,他也會成為圈內的笑柄。

蘇雲卿不知道凌瑤有沒有想到這一層,可能她想到鍋,但她也仍舊要夥同王賦一起陷薛穩於萬劫不復之地。這種心腸實在是歹毒至極,簡直比一刀殺了薛穩更加讓他痛苦。

這麼想來,薛穩這次要是真的鋃鐺入獄,那或許還輕鬆一點,至少一了百了了。

「我今天說這些並不是想要干涉你什麼,只是想請你多想想一直信任你的霍先生還有公司的其他同仁們。事發到現在我已經接了很多個來自公司同事的電話,大家都在跟我打聽你的情況,都很擔心你,沒有一個人認為你會做出這種事。假如你就這樣一直沉默,為了凌瑤辜負一直信任你的同事和朋友,那我也無話可說。」

情之一字向來無法解釋,就算旁人都覺得不值得,但若是當事人覺得值,那便是值——哪怕那件事情並不正確。

蘇雲卿還在苦口婆心的勸薛穩,顧言之卻不耐煩再聽她跟薛穩說這些。蘇雲卿可能是考慮到趙英英以及當初薛穩引她入行的原因,所以對薛穩的事情多有關注,但顧言之是沒有這方面的顧慮的。

在他看來,薛穩就是蠢,不僅蠢而且還很自私。自己被一個女人耍的團團轉也就罷了,還要把周圍的人都拉下水。而且他覺得與其說薛穩對凌瑤是用情至深,倒不如說薛穩是為了自己的自尊在硬撐。

他不願意承認自己這麼沒有眼光,竟然會愛上這樣的一個人,他之前為凌瑤做了這麼多,在蘇雲卿面前信誓旦旦的說信任凌瑤,對蘇雲卿的忠告充耳不聞,假如他現在把這些證據交出去,那就等於是向所有人承認了自己的錯誤。

有時候男人就是有這樣奇怪的自尊心。比起背鍋更加不願意讓別人覺得他看錯了人。

蘇雲卿不懂,顧言之可是明白的很,所以他才不耐煩蘇雲卿去處理這些事,他覺得不值得。

一個人若是自己要執迷不悟,那就是任誰勸都是拉不回來的。

只有他自己想通才行。

「律師給你了,該怎麼做你自己心裡有數。」故言之冷淡的說道:「到底值不值得,你自己心裡也有數。」

說完這句話之後,顧言之就拉著蘇雲卿走了。

大家還在看:天價婚約:總裁的惹火情人千金重生:妻色撩人試婚100天:夜少,寵上癮豪門閃婚之霸佔新妻重生八零:老公,超A的!甜心女王:忠犬慕少寵上癮豪門危情,腹黑老公二嫁妻入骨暖婚,霸道總裁放肆愛萌妻入懷:譚總,須節制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