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卿本為後:巨星甜妻萬萬歲下載
  3. 卿本為後:巨星甜妻萬萬歲
  4. 264 救場(一更)

264 救場(一更)

作者: |返回:卿本為後:巨星甜妻萬萬歲TXT下載,卿本為後:巨星甜妻萬萬歲epub下載

第二百六十四章

正所謂是福不是禍,是禍躲不過。

雖然老史很想要以劇本已經相當完整和集數不夠這個理由來拒絕老闆的『提議』,但想到後面還有幾筆沒有到賬的資金,他還是咬牙應承了下來。

抓著編劇兩個人冥思苦想了一個晚上,咖啡都幹掉幾升之後終於漏夜趕出了一條新支線。

原本麗婉飾演的那個女殺手在組織里就相當於一個情報員,他平時潛伏在青樓,從那些來來往往的達官貴人當中獲取自己想要的情報,偶爾出手解決一兩個目標。在最初的劇本中,她出場的作用就是為蘇雲卿飾演的女二號提供提了幾條比較有用的線索。

現在既然老闆已經發話了,老史乾脆一不做二不休,乾脆把這個女殺手也發展成了一條支線,而且還有感情戲,讓她跟一個目標談戀愛,最後為了救自己心愛的人死在了自己的同事手中。

而且老史這個人,要麼不做,要麼就要做的徹底。他給這個角色加了一條支線還不夠,為了讓這個角色更深刻,更有意義,他還讓這個角色變成了女二號為數不多能說的上話的人,後來她為了救自己的心上人被組織殺死,這一段還對女二號產生了很大的影響。

這也就意味著麗婉和蘇雲卿的對手戲,從一開始兩場增加到了十幾場,台詞本也從就一開始的兩頁紙激增到了二十幾頁。

麗婉拿到新劇本之後自然是開心的不得了,當天晚上就趕回去身體力行的把老闆給好好感謝了一遍,第二天回到劇組之後,又請劇組的人吃下午茶,也算是相當上道了。

由於她的戲份猛增,除了跟飾演她心上人的賀健兵之外,就是跟蘇雲卿的對手戲最多了。根據蘇雲卿過往的拍戲習慣,不管是跟誰拍對手戲,在開拍之前她都會提前到片場,盡量找時間跟對方對過一遍戲之後才上。

今天也是如此,蘇雲卿早早的就到了片場,見麗婉還沒來,她就捧著個保溫杯,帶著自己的小馬扎,躲在片場的一個角落裡面看劇本去了。

她剛坐下沒多久,麗婉就來了。

今天是改劇本之後麗婉的第一場戲,老史特地安排了蘇雲卿跟她拍對手戲,因為他覺得蘇雲卿這個小丫頭脾氣戲不錯,最重要的是脾氣挺好,有耐心,他反正是做好了待會兒會不停NG的心理準備了的。

麗婉雖然是門外漢和空降兵,還靠著背後的金主多要了幾場戲,劇組裡看不上她的人也挺多的,但她本人在劇組還是挺會做人,也挺懂禮貌的。

她來到片場之後先跟老史打招呼,然後又找到窩在角落裡的蘇雲卿,笑著遞給了她一個小盒子。

「試試看,這是我自己做的低糖版布丁。」

蘇雲卿有些受寵若驚的接過來,打開盒子一看,橙黃色的布丁還顫悠悠的抖了兩下,看著十分逗趣。「你還會自己做布丁?」

麗婉笑的有些得意。「是啊,我做甜品可拿手了,就是我自己不能多吃,不然這身材保持不住。」

蘇雲卿看看不遠處幫麗婉拿著大衣和一些雜物的胖助理,笑著說道:「所以你就把你平時做的東西都給你助理吃了。」

麗婉也注意到她的目光,笑了。「我助理那身材可不怪我,是她自己貪吃,就算我不做,自己也是要去外面買的,那還不如讓我做。」麗婉說著,比了一個在蛋糕上撒糖霜的動作。「做蛋糕可以幫助我有效減壓,你也可以試試。」

蘇雲卿從小到大都是十指不沾陽春水,只有很偶爾的時候才會跟著自己母親做一些簡單的糕點,但那也都是下人們都準備好了的,她只要搓麵糰什麼的就行了。所以,雖然她這雙手可以綉出最好看的圖案,也能夠彈奏出最美妙的聲音,寫出讓人驚嘆的好字,好畫,但是要說到廚藝,她還真的是一竅不通。

「我沒做過。」她老實的說道,低下頭又輕輕晃了晃盒子,看布丁在盒子裡面顫顫悠悠。「不過感覺好像很有趣。」

麗婉說:「那等拍完戲之後,有時間我教你做啊。做蛋糕其實很簡單的,你學會之後,也可以做給你以後的男朋友吃嘛。不是都說要抓住一個男人,首先要抓住他的胃嗎?我就是靠著這身廚抓住了朱……咳。反正跟我交往過男朋友就沒幾個不喜歡我做的菜的。」

這部戲最大的投資商姓朱,上星期他過來的時候蘇雲卿還跟他一起吃過飯,所以雖然麗婉及時剎車,沒有把話說完,但是蘇雲卿也知道她想說的是誰。

不過在這種時候,聰明人都知道應該假裝什麼都不懂。

「好啊。」蘇雲卿笑著說道:「我很期待。」

麗婉也挺開心的,畢竟她在劇組這一個多星期來表面風光,但其實心裡還是挺孤獨的。雖然大家對她都是客客氣氣的,但是她又不瞎,真心還是虛意奉承她還是看的出來的。

蘇雲卿是這些人當中最能讓她感受到真誠的人了。她剛開始進組之後拍的第一場戲也是跟蘇雲卿,當時她真的是什麼都不知道,連怎麼走位站位都不懂,導演助理把走位標識粘了一地板,結果她還是會走錯,當時就是蘇雲卿不厭其煩的,一遍又一遍的教她,提醒她。

所以在這麼多人當中,她對蘇雲卿的印象是最好的了。

不然,真以為誰都能吃上她親手做的甜品嗎?

她雖然依附著男人生存,但是並不代表她就真的是蠢了。

++

在正式開拍之前,老史讓蘇雲卿和麗婉先試一下戲,找找感覺。

這場戲的前情提要是蘇雲卿飾演的高冷女殺手夏寒去青樓找麗婉飾演的林柳兒,結果正好撞見她正在跟她的心上人約會,而她的心上人,赫然就是她這次的任務目標。夏寒本來是想趁機殺了對方的,結果被林柳兒給攔了下來。夏寒這才知道林柳兒竟然對任務目標動心了。

現在要拍的就是夏寒質問林柳兒為什麼沒有殺死任務目標,然後林柳兒向夏寒訴說她的心情。

「在這場戲裡面,林柳兒其實是比較悲情的,她介乎於悲傷和喜悅之間。就是一想到對方心裡就開心,那種戀愛的甜蜜是藏不住的。但同時她也對兩個人以後的命運表現的很悲觀,因為她知道她們根本不會有什麼好結果,夏寒站在這裡就是對她來說就是一個最殘酷的提醒。」

試戲之前,老史兢兢業業的給麗婉說戲,儘力想要把角色心情的變化表達的更通俗易懂一些。「所以在這場戲裡面,你一定要注意那種很細微的,表情上的一些變化,明白嗎?」

見麗婉有些迷茫的點頭,老史在心裡憂慮的嘆了一口氣,他也不知道這場戲拍出來最終會怎麼樣,反正……先試試看吧。

跟麗婉詳細說完戲之後,對蘇雲卿老史倒是沒有說的太多,只簡單說了句:「你先拍,讓我看看你是怎麼想的。」

「第三十八幕第四場第一鏡第一次,5,4,3,2,1,A!」

「為什麼不讓我殺了他?」夏寒目露寒光,右手按在劍柄上朝林柳兒逼近一步:「你知不知道他就是卓慶。」

林柳兒泫然欲泣的看著夏寒:「我知道,可是……」

「可是你動心了,是嗎?」夏寒冷冷的說道,絕美的容顏上是冷酷至極的表情,對林柳兒的眼淚絲毫無動於衷。

因為……林柳兒根本就沒能流出淚來……

「cut!」

老史頭疼的按按額角,也不寄望於讓麗婉自己努力了,他沒這種不切實際的想法也沒等她慢慢開竅的耐心,於是乾脆扭頭對導演助理說道:「去給林柳兒滴上幾滴眼藥水,那個誰,小凡,給林柳兒畫個哭妝,就是要能看出眼角是紅的那種。」

麗婉哭不出來原本也覺得有點尷尬,剛喊CUT時還想跟老史說再來一條試試,結果老史雷厲風行的快速安排了好幾個人過來幫她,她反而不知道該怎麼開口了。

此時就聽蘇雲卿說道:「導演,這還是第一次,柳兒可能感情上還沒有完投入,不如我們再試一次吧,眼藥水滴出來的效果始終差一點。一會兒我們把整場戲先過一遍,您先看了整體的感覺之後我們再來看怎麼改,您看行嗎?」

老史看看蘇雲卿,還是答應了。「也行,那我們先把這場戲過一遍吧。」

「第三十八幕第四場第一鏡第二次,5,4,3,2,1,A!」

「可是你動心了,是嗎?」夏寒冷冷的說道,絕美的容顏上是冷酷至極的表情,「你喜歡上了你的任務目標,他知道你接近他,只是為了殺他嗎?」

「你別說了!」林柳兒把桌上的東西部掃落在地,此時她早已經沒有遊走在形形色色客人當中,原本屬於青樓第一花魁的從容悠然,精緻的臉上是狼狽。

「不要再說了,你根本什麼就不懂!」

夏寒垂下眼瞼。「如果你說的是這些無用的情情愛愛,那我確實是不懂,我也不需要懂。」

她拔出劍,用劍尖指著林柳兒冷冷道:「我只需要知道我的劍在下一刻需要貫穿誰的身體。」她頓了一下,還是接著輕聲說道:「我希望不會是你。」

林柳兒像是根本沒有注意到近在眼前的利劍,只是看著跟心上人的定情信物,痴痴的吟道:「長相思,長相思。若問相思……若問相思……」

劇情已經走到這場戲的最後一部分了,麗婉只要把晏幾道的這首詩給背完就行了,可偏偏她這個時候卡殼了,若問相思問了好幾遍都沒問出來。

此時蘇雲卿正好側身對著鏡頭,加上她知道這個時候鏡頭應該是完聚焦在林柳兒身上的,所以她見麗婉問不出相思,就忍不住小小聲的提示道:「若問相思甚了期,除非相見時。」

麗婉趕緊跟著念完了,「若問相思甚了期,除非相見時。長相思,長相思。想把……不對,欲想……額……」

蘇雲卿無奈,只得幫她給補了。「欲把相思說似誰,淺情人不知。」

其實老史早就知道蘇雲卿在幫麗婉提詞了,畢竟麗婉卡殼卡的那麼明顯。老史不喊cut是想要看看蘇雲卿是不是真的能夠把這首詩給背下來,結果還真是。

麗婉還真的就在蘇雲卿的幫助下才把整首詩給完整的念了下來,一直到他念完,老史才喊了cut。

「小蘇,你可以啊。」老史笑著對蘇雲卿說道:「你難道把林柳兒的台詞都背下來了嗎?」

大家還在看:天價婚約:總裁的惹火情人千金重生:妻色撩人試婚100天:夜少,寵上癮豪門閃婚之霸佔新妻重生八零:老公,超A的!甜心女王:忠犬慕少寵上癮豪門危情,腹黑老公二嫁妻入骨暖婚,霸道總裁放肆愛萌妻入懷:譚總,須節制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