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卿本為後:巨星甜妻萬萬歲下載
  3. 卿本為後:巨星甜妻萬萬歲
  4. 第127章 初吻

第127章 初吻

作者: |返回:卿本為後:巨星甜妻萬萬歲TXT下載,卿本為後:巨星甜妻萬萬歲epub下載

趙英英氣勢如虹的喊完后又擔心的回頭看了一眼蘇雲卿,她雖然說是蘇雲卿的助理,但是其實心裡一直心疼她小小年紀就要出來打拚,身邊也沒有家人呵護,她是把蘇雲卿當妹妹來愛護的。

「雲卿你沒事吧?別怕啊,姐姐在這裡,姐姐保護你!」

蘇雲卿原本因為憤怒和屈辱而緊繃的表情頓時有片刻怔愣,她鼻尖一酸,手輕輕搭在趙英英呈保護姿態張開的手臂上,搖了搖頭。

「我沒事,你別擔心。」

「沒事就好沒事就好。你別怕,回房去,我已經給我哥打電話了,他馬上過來。」趙英英說著又把手轉過去推了推蘇雲卿,示意她先回房。

女助理見趙英英這樣,嗤笑一聲諷刺道:「你以為是在拍電視劇嗎?光天化日之下我們能對她做什麼?現在不願意配合的人可不是我們。」

趙英英罵道:「你們這幾個加起來都要150歲的人堵在人家未成年少女的房間門口,說不想幹什麼誰信?我要是報警,你看看到時候警察是幫我們還是幫你?」

女助理的思路給趙英英的話給帶偏了,不由自主的在心裡默默算了下這邊三個人的年紀,片刻后怒道:「你說誰跟誰加起來150歲?你罵誰呢?」

「就罵你這個阿姨!」要論嘴炮趙英英還真沒怕過,「都快步入中年了還來欺負未成年,你不知道這是犯法的嗎?」

「我才二十五歲我怎麼就中年了!你……」

「行了!」一旁一直沒有出聲的男助理臉色難看的拉了她一下,他真是服了這些女人了。

「現在是說這些的時候嗎?你跟一個神經病爭這個做什麼?一會兒雨姐跟包老闆就過來了,在他們面前鬧成這樣是不想幹了嗎?還不趕緊把東西給放進去。」

女助理氣的狠狠剜了一眼趙英英,也不想再跟她們多說什麼,拉著行李箱就想要強行闖入房間。趙英英當然不會讓她得逞,直接手腳大張著把住門框,一副『有本事你就從我身上碾過去』的架勢,嘴裡還大聲喊道:「雲卿!快打110報警!就說有人要入室搶劫!不但搶劫還要打人!而且打的還是未成年!來人啊!有人要毆打未成年人啦!」

王哥和李正雨助理都被趙英英這種潑婦風格給鎮住了,就連站在她身後的蘇雲卿都有些看呆了。

說實話如果不是場合不對,蘇雲卿覺得自己真的會笑出來。

「雲卿,快打電話!快報警!」趙英英大聲喊道。

王哥見蘇雲卿真的劃開手機低頭撥號,急的連聲說道:「小蘇!小蘇!有話好好說,有話好好說啊,這報警幹什麼呢。你可要想清楚啊,我們都不過是小助理小後勤,只有你才是要露臉的人,你要是報警,最後丟的還是你自己的臉!我勸你還是不要意氣用事,好好考慮清楚!小蘇!你聽見了嗎!」

蘇雲卿手裡抓著手機,屏幕上還顯示著『110』這三個大字,就差按下撥號鍵了。

「我一個十八線的三流藝人要這點臉面幹什麼?」她冷笑一聲,「倒是你們,如果我跟警察,跟媒體說你們仗勢欺人,無理欺壓劇組新人,你們覺得自己到時候會如何?」

「那樣你就別想在娛樂圈再混下去了!」王哥叫囂道:「我跟你說,報警對我們都沒有什麼好處,尤其是對你。如果你聰明的話,你就應該明白現在要做不是跟我們死犟,而是乖乖聽話走人。你還年輕,機會還很多,斷送在這裡多可惜,是不是?」

王哥半是威脅半是哄勸,一是覺得蘇雲卿年紀還小,容易安撫,二是因為他在娛樂圈浸淫多年,知道像是這種沒名氣又沒靠山的十八線小透明怎麼鬧也翻不出天去,要是聰明的就該識時務,讓大家都好下台,給彼此留點退路。

今日留一線,日後好相見嘛。

可蘇雲卿哪裡是普通的小姑娘。

今日王哥和李正雨的助理犯的最大的錯,不是他們在晚上逼她離組,而是把她的尊嚴和臉面踩在了腳底,肆意碾壓。

也許對其他人來說,有很大可能會忍了這一時之辱,等日後自己羽翼漸豐再來一報雪恥,但是對蘇雲卿來說不是的。

她本不是這個時代的人,她在某些方面依舊固執甚至是迂腐。在她心中,有太多的東西排在了名利甚至是姓名前面。

比如說女子的貞潔,又比如說身為閨閣千金的尊嚴。

哪怕是今日她勢不如人,她也不會就這樣乖乖聽話,輕易如他們所願。

「我要見導演。」蘇雲卿朝他們晃晃手機,上面110這三個大字相當刺眼。「不然的話,就只能請警察來協調了。」

王哥咬咬牙,又看見酒店走廊上已經有人聽到聲響出來看熱鬧,他怕事情鬧太大不好收拾,只得讓步道:「導演不在,他和伍製片出去吃飯了,你如果不信可以打電話給他親自問個清楚。」

其實蘇雲卿在劇組拍了快半個月的戲都忘了要導演電話,但她此時也十分坦然,直接伸手道:「可以,你把導演電話給我。」

++

王哥沒有撒謊,胡自強和伍鷹確實是在外面吃飯。

正確來說,是陪人吃飯。

寬敞華麗的包廂里只坐著四個人,除了胡自強和伍鷹之外,還有一位身材曼妙容貌清麗的年輕女人。她緊緊依偎在主位上坐著的中年男子身邊,時不時給對方夾菜添酒。

年輕女人正是在業內有著不錯口碑的李正雨,她旁邊坐著的中年男人則是她的『男朋友』包龍泰。

要說這包龍泰也不是個普通角色。他原本是承包建築工程的,後來掙錢了轉做房地產,還真讓他給做出成績來了,雖不是一夜暴富,但是這十來年也積攢下不少家財。

在靠著房地產發家之後他又認識了不少富商老闆,聽他們說這幾年娛樂來錢又快又多,隨隨便便一部爛片哪怕口碑跌到地底那也是掙錢的,於是又跟著這些富商老闆們把錢往影視方面扔。

也該是他運氣好,跟著其他人投資的幾部電影都是口碑票房雙豐收,雖然他拿的不是大頭,但是也著實掙了不少錢,後來還跟京市一個富商一起創立了一個影視公司,專門投資影視劇集和培養一些小明星,算是正式開始在娛樂圈裡插上了一手。

當然這些老闆在娛樂圈除了掙錢之外,獵艷也是相當重要的一個活動內容。

什麼模特,小明星那都是勾勾手指頭就有的,有些二三線的還是明碼標價,但是那些包龍泰睡了兩回就看不上了,嫌人家檔次不夠高。只是一線明星——尤其是那些有點真本事,觀眾緣又不差的女明星又不是單純給錢給資源了就能睡得到的。

包龍泰雖說跟著那個和他一起創立公司的京市富商去了不少飯局,一線大咖也見了不少,但那些人眼裡基本都只有根基深厚,有錢有人脈的京市富商,看不上還徘徊在京圈外圍的包龍泰,這讓他心裡很是鬱悶,暗自決定自己要捧出一位巨星出來,捧了還要睡,到時候看誰還敢瞧不上他。

而李正雨就是他選中的人之一,目前也是他最喜歡的一個情人。

其實論模樣李正雨也不差,演技在同輩女演員中都算是優秀的,還在京市電影學院讀書時就已經開始接戲跑劇組了,廣告也拍了不少,這麼幾年下來積攢了不錯的口碑,業內評價也不錯,現在欠缺的就是一個大火的角色,一個爆紅的機會。

包龍泰勾搭她時也沒費多少心思,一個願捧,一個想紅,兩個人算的上是你情我願,一拍即合了。

李正雨雖然給自己找了靠山,但是她自視甚高,覺得自己演技不差,只是運氣不夠好,所以她才想要傍個靠山來為自己彌補一下『運氣』。

她驕傲自負,很多時候都不願意讓包龍泰直接給她『買』角色,這一點竟然也頗得包龍泰歡心,覺得她跟自己睡過的那些小明星都不一樣,對她也就更上心了。

這不,在《玲瓏》剛立項找他們公司投資時,包龍泰就有意想替李正雨要個角色了。他是佔了大頭的投資商,要女主可能有些麻煩,但是女二女三那是分分鐘的事情,可李正雨偏偏說要靠自己的本事拿下角色,不要包龍泰的幫她。

她對自己相當自負,覺得以自己的能力,就算拿不下女一女二,女三那還不是手到擒來的事情?

後來試鏡之後胡自強並沒有明說用她,但李正雨自我感覺十分良好,認為這個角色自己絕對十拿九穩,回去后還在包龍泰和相熟的媒體面前誇下海口,說這個角色是自己的囊中之物,還授意她的團隊出了不少《玲瓏》投資過億!李正雨擬出演重要角色之類的通告給自己造勢。

所以當過了幾天之後經紀人突然告訴她《玲瓏》女三的角色被一個從來沒有聽說過名字的新人演員給截胡了時,李正雨心中的憤怒和羞惱可想而知。

她話也放出去了,通稿也出了,在這個時候被人以這種方式狠狠打臉,對方還是一個十八線小透明,讓她怎麼甘心?

當《玲瓏》主要角色飾演者一一官宣,李正雨之前放出的那些通稿就都變成了巴掌,一掌一掌的把她自負自傲的心給刪的粉碎。

粉絲不明所以,只以為是《玲瓏》劇組在溜粉增加熱度,但是業內人士哪裡有不知道的,大家表面不說,其實私底下都把這個事情當成了八卦談資,笑了幾天。

這口氣李正雨咽不下去,她心裡認定一個新人不可能比她更優秀,這件事情一定是後面有人在算計她。

等她看了蘇雲卿的定妝照之後,對方精緻完美的五官以及和寧妃相當吻合的年少都深深的刺痛了她。尤其是在她打電話給胡自強時,對方滿口都是對蘇雲卿的期待,這些都讓李正雨心裡恨的不行。所以她找包龍泰幫忙,要包龍泰出手搶回角色,最好能夠羞辱羞辱對方。

李正雨並不覺得自己做錯了,她認為自己不過是以牙還牙,把屬於自己的東西拿回來而已。

其實說到底,李正雨就是太自負又輸不起,才會把事情越想越偏,包括跟胡自強建議開兩個組,讓她和蘇雲卿同組競技也是她提出來的,目的就是想要當眾羞辱蘇雲卿。後來胡自強不同意,她只好退而求其次的表面答應給半個月時間給蘇雲卿證明自己,但其實她根本不打算給對方任何機會。

她特地推了幾個工作,空出時間來陪包龍泰,使出渾身解數取悅他,最終終於讓對方答應不惜一切代價幫她拿到角色。

半個月還沒到,包龍泰就和胡自強挑明說如果不讓李正雨出演寧妃,他就要撤資。而且不止是他撤走資金,還有另一個投資商是他朋友,對方也會跟著撤資。

胡自強心裡是很滿意蘇雲卿的,他喜歡這個小姑娘眼裡的靈氣,也喜歡她的聰慧和努力,所以他一直在努力,包括偷偷託人牽線,看還能不能再從其他地方搞點資金過來。可是劇組只要開機一天,就是在燒一天的錢,一時半會兒哪裡去找這樣的老闆來頂缺?

尤其是《玲瓏》格局鋪的很大,要是資金鏈斷裂那就完蛋了。胡自強實在是沒辦法了,才在今天跟伍鷹出來見包龍泰,想看看還有沒有轉圜的餘地。

「其實寧妃這個角色只在前中期有戲份,後來死了之後就沒戲份了,說起來真的不算是個出鏡率特別高的人物。我明年還要再開一部戲,劇本馬上就完成了,也是大女主的故事,人設討喜,男主角我打算找現在最紅的流量小生,到時候女主角一定優先考慮李小姐,您看這樣行嗎?」

「胡導啊,不是我不願意給你面子。這個角色本來該是我們小雨的,現在你說換人就換人,你這麼做是不是太不夠意思了?」包龍泰點了根煙,深深抽了一口之後再緩緩吐出,白色煙霧很快就在空氣中瀰漫開來。

一旁的伍鷹深知自己老友惜才愛才的心思,雖然覺得換角已經是板上釘釘了,但還是開口幫腔道:「包老闆,其實我覺得像正雨這樣優秀的演員,演一個只有前期有戲份的角色並不能夠真正發揮她的實力,而且寧妃這個人物過於被動和軟弱,在人設上不是特別討喜和出眾,所以……」

「伍製片也不用給我戴高帽子了。」李正雨嬌笑道:「我沒有你說的那麼好,所以我也不敢說要女主角,有個女二女三的我就很知足了。而且我實在是很喜歡《玲瓏》這個本子,姚雪君更是我的偶像,胡導你就成我吧,給我一個和偶像合作的機會。」

包龍泰也說:「胡導,我們明人不說暗話。這個角色一開始就是屬意我們小雨的,後來為什麼換人了?如果你真覺得這個角色對方更合適,那行,這錢啊,你就讓對方去出吧,老包我就不湊這個熱鬧了。這一天天的不知道有多少劇本送到我辦公室,有多少導演製片想跟我吃頓飯,要不是把你胡導當朋友,我還真犯不著特地為了這種事情過來。」

胡自強嘴裡發苦,但是看在錢的面子上也只能忍下這波嘲諷。他嘆了口氣,剛端起酒杯想要說點什麼,放在桌子上的手機就瘋狂震動起來。

胡自強原本想不接,但是看到來電顯示是後勤組的王哥,擔心是劇組有什麼事情,所以跟包龍泰說了一聲就捂著電話出去了。

「有什麼事?」

那邊安靜了兩秒。

「胡導,我是蘇雲卿。」

++

蘇雲卿拿著王哥的電話閃身躲進房間,趙英英則用力堵住了想要跟著進來的王哥,不讓他打擾蘇雲卿講電話。

那邊胡自強聽到蘇雲卿的聲音,又看電話是後勤組老王的,心裡已經猜到她想問什麼了。

「老王跟你說的?就他多嘴。」胡自強心中雖然奇怪怎麼不是副導演去說的,但是此時也沒有深究,他清了清嗓子,有些難以啟齒。

「那個,雲卿啊……」

蘇雲卿介面把他很難說出口的話給說了:「我是不是被換了?」

胡自強心中愧疚卻也毫無辦法,只能重重嘆了口氣,說道:「是。」

蘇雲卿綳著臉,眼角微微泛紅,但是聲音依舊平穩。「導演,雖然我知道現在問這個沒有意義,但是我想知道,如果可以更公平一點,你會選擇換人嗎?」

胡自強沒有一點猶豫,快速回答道:「不會。小蘇,你是我選的人,從開始到現在我都認為你是最適合寧妃的那一個。這次的事情我真的很抱歉,你做的很好了,這半個月你的工作完成的非常出色,如果有機會,我非常願意,並且非常期待能跟你再次合作。」

他說完這句話之後,那邊沉默了許久。

「謝謝胡導。」片刻后,蘇雲卿才重新開口,平時清亮悅耳的聲音此時聽起來竟有些沙啞,不經意泄露出主人無處可說的委屈。「這半個月也謝謝您和伍製片了,您在片場對我的教導讓我學到很多,真的很謝謝您。您放心,我以後也會繼續努力,繼續磨鍊自己的演技。」

胡自強聽她在那邊先是小聲的抽了下鼻子,之後才繼續說道:「我也很希望下次還能有機會跟胡導,還有雪君姐,沛然哥合作,更希望到時候的我已經能有足夠的實力保住屬於自己的角色,而不是像現在這樣,不說角色,連一個晚上的容身之所都保不住……」

那邊像是說不下去了一樣的頓住了,胡自強眼前立刻浮現出蘇雲卿因為委屈和不甘而哭的可憐兮兮的樣子,心裡愧疚感更甚,深覺自己雖然明面上是導演,是整個劇組的領導者,但其實真正的話柄權始終掌握在資本這一方。

不能讓最合適角色的演員留下來,任由外行人在劇組為所欲為,這也是作為導演的一種失敗。

胡自強神情懨懨,掛了電話回到席上后就聽李正雨和包龍泰撒嬌賣痴說今晚就要入住劇組所在酒店。伍鷹在一邊奇怪的跟他小聲嘀咕,說:「前兩天不是說酒店房間都訂滿了嗎?她怎麼還能訂到房啊?」,胡自強突然就想起剛才掛電話前蘇雲卿說的那句話。

什麼叫『連一個晚上的容身之所都保不住』?

而且,他下午離開前明明交代副導明天上午再跟蘇雲卿說這個事情,為什麼現在就有人去說了?而且去的人還是後勤組的老王?

他心中飛快閃過一個猜測,連忙重新撥打後勤組老王的電話,那邊卻提示電話已關機。

胡自強的臉色頓時就變得非常難看。

++

而另一邊,在胡自強想象中應該已經委屈到哭的梨花帶雨的蘇雲卿卻神情冷靜,臉上沒有一點哭過的痕迹,然沒有一點哭泣的樣子,臉上甚至都沒有泄露出半分的委屈。

她掛了電話后輕輕吁了一口氣,用力閉了閉眼,把眼底一閃而過的水色眨掉,再睜眼時已經恢復瞭然的平靜。

她站在原地環視了一圈酒店房間,然後低頭長按了三秒手機的啟動鍵,手機輕微震動了一下之後,屏幕就完暗了下去。

王哥接過電話時本來想習慣性的按亮屏幕,但是下一秒他就被蘇雲卿的話給吸引了部注意力。

「英英,幫我收拾收拾,我們走吧。」

趙英英震驚的看著她,「雲卿你在說什麼啊!我們不能走!明明是他們欺人太甚,為什麼要我們妥協?!你是不是害怕?沒事沒事,我一定會保護你的!」

蘇雲卿搖頭,剛想說些什麼時就看到從走廊盡頭的電梯里有幾個身穿西裝的人魚貫而出,神情緊張朝他們走了過來。

趙英英以為是王哥他們找來的幫手,頓時就緊張的想把蘇雲卿往房間里推。

「雲卿你先進去,快進去,這裡我來解決,你千萬不要出來,快進去,快點!」

這種情況蘇雲卿哪裡肯走,她抓住趙英英的手臂,一個用力反而把她拉到了自己身後。

王哥認出走在後面的一個男人是這個酒店的客房經理,心下詫異。

他向前迎了幾步,驚訝的說道:「張經理?」

張經理快走兩步到王哥面前,臉色有些凝重。「王哥,這是我們酒店的總經理,彭總。」

王哥還沒搞清楚情況,不明所以的和彭總握了握手簡單認識之後,就聽到對方說道:「請問哪位是蘇雲卿,蘇小姐?」

蘇雲卿表情鎮定神態自若的面對來人,矜持的輕輕一頷首。「是我。」

彭總見她還須尾的站在這裡,似乎沒受到什麼傷害,這才偷偷鬆了口氣。接著他上前一步,自我介紹道:「蘇小姐你好,我是龍騰逸米大酒店的總經理,我姓彭。」

蘇雲卿和趙英英互相看了一眼,都在彼此眼中看出了疑惑。再看看對面三個人,也同樣是一臉的狀況之外。

彭總見她這樣,連忙說道:「稍後我再跟蘇小姐解釋,不知道現在這裡發生了什麼,有沒有什麼是我能幫忙的?」

趙英英看這個彭總對蘇雲卿的態度和他說話時注意力在蘇雲卿身上,半點沒搭理那邊三個人,頓時就明白這應該是來送支援送助攻的了,立刻大聲說道:「彭總你來的正好,你來評評理,這間房間原本是我們的,現在有人要強行霸佔我們的房間,要趕我們走!先不說這房間我們住的好好的憑什麼要我們走,就是我們肯讓,這大半夜的你要我們兩個女孩子去哪裡?到時候出了什麼事,是不是你們酒店負責?」

彭總臉色一變,立刻低聲吩咐人去查入住記錄,一邊的客房張經理趕緊說道:「彭總,是這樣的。《玲瓏》劇組包下了四樓到六樓的所有房間,當時房卡是統一給後勤組的,前台雖然錄入了每個人的身份證信息,但是房間的具體分配我們不太清楚。」

「但是5051這個房間就是我們的!我們都住了半個月了,現在你突然說要我們走,讓我們走到哪兒去?大半夜的露宿街頭嗎?!」趙英英怒道。

話正說著,那邊已經很快傳來消息,證實了從劇組包下這三層樓的客房開始,5051房就一直是蘇雲卿和趙英英在使用。

王哥開始沒插上話,後來越聽越覺得彭總這些人來的蹊蹺,而且看起來好像還對蘇雲卿態度頗為恭敬。他心中不安,找了個機會有些徒勞的解釋道:「事情是這樣的,這個房間是我們分配給劇組的演員或者工作人員使用的,原本房間確實是分在了蘇雲卿名下,但是由於現在角色變動,她從今天起已經不算是劇組的人了,所以房間我們要收回,好給劇組的其他演員用。」

他這個解釋不說還好,一說彭總他們都皺起了眉。這明擺著就是劇組的人踩高捧低,欺負人家小姑娘勢單力薄,不然哪裡有大晚上逼人家讓出房間的?而且《玲瓏》劇組都住進來快半個月了,戲都拍了那麼久現在才來說換角,說沒有貓膩誰信?

彭總不好插手人家劇組的事情,總歸他知道有人不會讓蘇雲卿白受這委屈,他現在要做的就是先把眼前的事情解決。

他讓客房經理去查還有沒有空房,又對王哥說道:「都這個時間了,現在退房的確是不太合適。這樣吧,我們酒店七樓還有一套總統套房是為熟客留著以備不時之需的……」

他的話還沒說完,李正雨的兩個助理眼睛就一亮,想著雖然沒有趕走蘇雲卿,但是如果能拿到總統套房那也不算是工作沒做好。

兩個人滿心歡喜的等著說『好』,誰知道下一秒彭總就毫不留情的打破了他們的幻想。

「如果蘇小姐不嫌棄,就麻煩你移步到七樓的總統套房。」

彭總的話一出口所有人都愣住了,就連蘇雲卿和趙英英都是一臉意外。

女助理忍不住嚷道:「讓她去?你是不是搞錯了?現在還沒房間的人可是我們!」

彭總輕飄飄的看了她一眼,臉上雖然帶著笑,說話措辭也很客氣,但是有些人就是即便他對你笑著,你也能感覺到他其實根本沒有把你放在眼裡。

「實在是不好意思,由於最近駐紮在影視城的劇組實在太多了,加上是出行旺季,所以我們酒店的房間已經是部入住的滿房狀態,實在勻不出空閑房間了。或者兩位可以去其他酒店或者小院租賃的地方看看?」

彭總這是很明顯的在趕客了,不僅兩個助理的臉色一變,王哥的表情也相當難看。

「彭總,這話不對吧。」王哥皮笑肉不笑的說道:「你剛才明明說還有一套總統套房……」

「是的。但是那間套房是為熟客準備的,並不對外開放預定。」

「那小蘇她也不是……」

彭總笑了一下,說的十分理直氣壯。「蘇小姐她就是老客戶。張經理,你是客房經理,你告訴這幾位先生女士,蘇小姐是不是我們酒店的熟客。」

這種情況哪怕對方從來沒有來過這間酒店,既然總經理說是,那也必須是了,所以張經理非常識時務的說道:「是的,蘇小姐是我們酒店的頂級客戶。」

女助理明知道這兩個人在睜眼說瞎話,但也沒辦法,只能憋著氣說道:「那總統套房給她了,這間房可以給我們了吧?」

彭總還沒來得及回答,就聽到蘇雲卿淡淡說了句:「憑什麼?」

「你……!」

女助理原本以為今天只是來『請』一個十八線小透明離組應該是一件很輕鬆的事情,誰知道竟然屢屢碰壁,她心裡早就不爽極了。如今蘇雲卿這句話直接把她壓著的火氣給扯了起來,她當下就推開站在她前面的王哥,手指著蘇雲卿就罵。

「我警告你不要得寸進尺,給臉不要臉!現在總統套房都給你了,你還有什麼不滿的?還想要霸佔這間房,你睡得過來嗎?!」

「睡不睡的過來就不用這位小姐操心了。」蘇雲卿聲音略略提高,下巴微抬,她身量尚是嬌弱少女,但是站在人高馬大的男助理和有些豐腴的女助理面前,氣勢上竟然也完不輸。

「5051房我住了半個月,原本只要我還沒離組,那房間理應還是我的,如今王哥堅持讓我今晚就走,我也願意聽從劇組安排,不給你們添麻煩。如此,一會兒英英先跟王哥去辦理一下退房手續,讓劇組把這十來天的房費給結一下。然後今晚這間房我要續住一晚,用我自己的錢。」

說罷,她看向王哥,唇邊勾起淡笑。「之前十來天我在劇組拍戲,根據合約住宿費用該由劇組支付,而今晚算是我的個人行為,所以房錢我會自己支付。王哥你看,我這麼安排,可好?」

好個屁好!那房間不還是一樣拿不回來嗎?!

「小蘇,你別讓我難做了。」王哥擺出一副十分為難的樣子,說道:「我們先不說這個錢的問題,本身你這間房就是劇組預定的,按道理來說應該是屬於劇組……」

「按道理來說,」彭總在旁邊提高音量,打斷了他的話。「這間房間是屬於酒店的,只是在貴劇組支付了房費之後就等於跟我們酒店建立了短期契約,而這份契約將會隨著退房和房費付清作為結束。所以,如果現在房間的使用人蘇小姐在辦理了退房和付清款項之後,再一次預約和入住,是完符合酒店的訂房流程的。而且由於蘇小姐是我們酒店的頂級,所以對於熱門房型她是有優先預約權和入住權的。」

總而言之就是,這間房只要蘇雲卿想留著,那酒店就只會給她。

對蘇雲卿的偏袒明顯到這種地步,王哥還真是無話可說了。他重新打量蘇雲卿,懷疑之前別人說她沒有任何背景這個事情是假的。

女助理氣急敗壞道:「那我們的房間怎麼辦?我們老闆馬上就過來了,你讓她住哪裡?王哥,你們劇組就是這麼安排正雨姐的嗎?」

男助理見王哥一直不說話了,頓時惡聲惡氣的幫腔道:「我要去跟媒體曝光你們,說你們酒店惡意趕客!」

彭總還是笑眯眯的,只是唇邊的笑容慢慢冷了下來。

「我們酒店是二十四小時監控的,剛才發生過什麼有需要的時候一查就知道。到時候如果真的有記者過來,那我也不介意跟記者們分享這段監控視頻。而且,剛才我也說過了,蘇小姐剛才所說的操作是完符合酒店的訂房流程的,這位先生你就算是找消委會的人過來,也挑不出一點違規。」

「既然如此,事不宜遲,就請彭總讓人帶我們去你辦理退房和入住吧。」蘇雲卿抬手整理了一下身上的衣服,將滑落至頰邊的一縷頭髮重新挽回耳後,動作優雅閑適。「鬧了這麼久,我也有點累了,早點辦完早點休息,明天我還要離組呢。」

彭總笑著說:「倒不用麻煩蘇小姐特地跑一趟,小張,一會兒你讓人幫蘇小姐操作一下。」

客房張經理連連應是,而身後已經有機靈的人小跑著下樓去處理了。

王哥和李正雨兩位助理的臉色黑如鍋底,偏偏這時又聽到彭總對蘇雲卿說道:「蘇小姐,5樓的客房只是普通的房型,舒適度始終是差一點。不如請移步到七樓,上面套房的設施比較齊,會住的更舒服一些。」

蘇雲卿猶豫了數秒,看向彭總的目光中充滿了探究,但她最後還是含笑輕輕點頭。

「那就有勞彭總帶路了。」

彭總笑著做個『請』的姿勢,蘇雲卿微微頷首回禮,趙英英則跟在他們身後,當著王哥三個人的面萬分得意的把5051的房門給的狠狠關上,電子鎖上鎖時發出一聲清脆『咯嗒』。

趙英英頓感神清氣爽,走到蘇雲卿身邊大聲問道:「雲卿,如果我覺得總統套房比較舒服,我們可以不回來睡嗎?」

「當然可以。」

「那5051房怎麼辦?」

蘇雲卿回過頭,眼神從三人難看至極的臉上一一滑過。

她輕輕一笑。

「那就讓? 你現在所看的《卿本為後:巨星甜妻萬萬歲》第127章初吻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請百度搜:進去后再搜:卿本為後:巨星甜妻萬萬歲

大家還在看:天價婚約:總裁的惹火情人千金重生:妻色撩人試婚100天:夜少,寵上癮豪門閃婚之霸佔新妻重生八零:老公,超A的!甜心女王:忠犬慕少寵上癮豪門危情,腹黑老公二嫁妻入骨暖婚,霸道總裁放肆愛萌妻入懷:譚總,須節制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