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快穿之炮灰不約下載
  3. 快穿之炮灰不約
  4. 第476章 沙雕名妓,在線砍人19

第476章 沙雕名妓,在線砍人19

作者: |返回:快穿之炮灰不約TXT下載,快穿之炮灰不約epub下載

「父皇,這件事不怪母妃!」

韓泠跪在地上,面上沒有什麼表情。

在那麼一刻,他像極了高高在上的越帝。

越帝看到韓泠,皺眉道:「你——」

說到這裡,他眉心在不斷的跳,彷彿在拚命壓抑自己的情緒。

看到這裡,姜榕肯定,這越帝的確有病。

在里,越帝是死在趙軒的手上。

好像並沒有提過越帝有什麼頭疼的毛病。

這個世界,還真的是神奇。

作者創造的,從來不是那一兩個片面的人物。

一個完整的世界,是由無數個人組成的。

「父皇,這一切都是兒臣的錯,如果兒臣一直陪在如兒身邊,她可能就不會遭遇不測!」

韓泠這句看似抗責任,實際上極為冷清的話,讓越帝整個人爆發了!

「沒錯,就是你!你如果好好看著她,她怎麼會死!死就死!還死在那個地方!你給朕跪著吧!」

越帝憤怒的大吼,那一瞬間,像是瘋了一般。

姜榕看著這一幕,眉頭一直皺著。

她看著韓泠。

她非常不理解韓泠剛才,為什麼要激怒越帝。

明明越帝已經在壓抑脾氣,不願意對他發怒了。

「皇上,是臣妾的過錯,臣妾沒有管理好後宮,以至於讓賊人給混了進來!臣妾一定好好查這件事!把殺害太子妃的兇手給抓住。」

越帝冷笑:「事情都發生了,你再補救又有什麼用!不過,這兇手的確是不能不抓。」

在他來的這一路上,皇后已經讓人驗屍。

皇后沒有昏迷太久,畢竟這種事情她也不敢交給別人。

不得不說,這後宮女人有的時候也是挺狠的。

尤其是對自己。

總之,驗屍的人已經驗出來了,太子妃是被人擰斷脖子死的。

「有什麼眉目了?」

越帝這脾氣來得快,去得也快。

當然,這只是表面上。

和那位嬌貴妃扯上關係的事,就沒見過善了的。

姜榕記得,在原著之中,就曾經提過。

嬌貴妃自焚那一天,一夜之間,皇宮血流成河。

與那火紅的濃煙相伴的,是無盡的血腥味。

嬌貴妃的死,不知道讓越帝多憤怒。

總之為她陪葬的人,就不少。

姜榕面無表情。

哪怕這一次因為這一舉動,這宮中又會血流成河。

甚至還會有無辜的人,被牽連其中。

但是她沒有什麼同情心。

在星際,就是一個弱肉強食的時代。

更別說這三國鼎立,即將合三為一的亂世。

這也是99能夠預料的,所以它才會覺得姜榕狠。

它在那一刻也更相信,沒有它,那一位氣運加身的沈青青也根本不是她的對手。

額。

真難受。

不得不承認是自己連累了姜榕。

「有了,只是——」皇后欲言又止。

偶爾看向韓泠的目光,帶著疼惜。

想到自己兒子死了太子妃,還要在一群女人面前丟面子的原因,她就恨。

這讓她將原本不敢說的話都說出來了。

「趙總督不知道為什麼並沒有在宮中!」

這句話出,場中頓時就安靜了下來。

姜榕挑眉,太子好像和趙軒不和。

按照她猜想,皇后應該不會在這個時候把趙軒給牽扯出來。

畢竟這樣有一定幾率會被認為是趁機排除異己。

恐怕趙軒也料到會出現這種情況。

趙軒:「……」

此時的趙軒正快馬加鞭進宮。

他臉黑成一片。

明明他在宮裡,為什麼會突然出現在府中!

特么的,他把梁如給掐死了,還有一些事情沒有安排呢。

「這妖精!」

這妖精可不是什麼昵稱,如今在趙軒心中,這姜榕就不是人。

第一次遇見突然消失不說了,這一次妖法又出現在了他的身上!

趙軒咬牙,這一次殺掉梁如,本來就是意外。

這還沒有等他安排,又出現這種事情。

恐怕這一次進宮,有得折騰了。

而這邊,姜榕也目瞪口呆的看著皇后這一國之母,列出一條又一條罪證,證明這件事是趙軒做的。

說實話,那些證據,姜榕都不知道。

但是作為知情者,她肯定,梁如是趙軒殺的。

而不知情的人,聽了這一樁樁一件件,更是懷疑了。

越帝也大怒。

於是,剛剛趕進宮的趙軒,就一臉懵逼被扔進大牢了。

姜榕微笑,這一次越帝這麼輕易就給趙軒定了罪,還不就是她把梁如扔到了求宛宮!

emmm

不過皇后也給力呀!

也不知道她是怎麼在這麼短的時間裡查到這麼多。

也有可能是早就準備好了吧。

這一次的相親大會,在太子妃的死亡中落幕。

不少貴婦小姐們一臉驚恐的離開了。

恐怕短時間內,她們都不會太想進宮了。

這連太子妃都能莫名其妙的死在宮裡,她們這些人還不是皇家人呢。

姜榕並沒有立刻離開。

她故意和姜槡吵了一架后,落在了後面。

而姜槡平日里還是挺聰明的,但是誰讓這時候她的心上人進了監獄。

所以這時候她也沒那麼多心情宅鬥了。

姜榕成功的在宮門口留了下來,在太子車駕出來的時候,沖了出去。

「太子!」

「你是何人,居然敢攔太子的車駕!」

那打馬的侍衛看到姜榕,就怒吼。

這個時候太子的心情很不好,這人是誰,怎麼不懂得看臉色。

看打扮,應該也是一個世家小姐才對呀!

「好了,讓姜小姐上車。」

「啊~?好!」

姜榕上了馬車,就撞進了韓泠那雙幽深的雙眸。

姜榕舔了舔舌頭:「太子殿下。」

「嗯。」

這聲音真好聽。

特么的居然是低音炮!

真的是太喜歡了!

極品!

「不知道太子知道我為什麼找太子嗎?」姜榕的手開始纏自己的頭髮。

這在心理學上,是一種很誘惑的行為。

看到她這個動作,韓泠突然伸手,將她抱在了懷裡,湊近她的耳朵,道:「姜小姐有話就直說!」

特么,這麼man!

越來越喜歡了!

姜榕沒有再說廢話,直接封住了他那發出讓她耳朵懷孕聲音的唇瓣。

韓泠愣了一下,反客為主。

不得不說,這是一場勢均力敵的交戰!

讓兩個同樣心懷鬼胎的人無比激動!

「太子,你介不介意娶一個庶女做太子妃呀!」

結束之後,姜榕這麼問。

韓泠:「當然……不介意!」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