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通天證道下載
  3. 通天證道
  4. 第二章 不同的世界

第二章 不同的世界

作者: |返回:通天證道TXT下載,通天證道epub下載

天予感覺自己來到了一個夢境,在夢裡,他再次變成了小孩,跟著一個佝僂的老頭四處流浪,他叫他爺爺,別看他爺爺一副弱不禁風的樣子,實則是豐都城一帶小有名氣的偷兒,人送外號空空兒,他也跟著學了一身偷盜本領,但作為小偷,他們還是很有原則的,窮不偷,善不偷,這是他爺爺訂下的規矩。

後來,空空兒偷盜的時候遭遇到一個高手,被打成重傷,從此卧病在床,彌留之際將天予的身世告訴了他,那年,空空兒還是一個普通的流浪漢,在一顆大樹底下撿到了襁褓中的天予,襁褓中還留了一部空空秘法,當年的流浪漢學了一些空空秘法中的手段,從此開始了他的偷盜生涯,混跡成了一個有名的偷兒。

那年,天予十三歲,安葬了他爺爺,帶著爺爺留下的空空秘法開始了他一個人的流浪。

再後來,結識了一群同為孤兒的夥伴,在下河湖畔紮營定居了下來。

那年,天予十四歲,第一次見到了畫兒,畫兒十二歲,這名字還是天予取的,因為他第一次看到這個女孩的時候就感覺像見到畫中的人兒一樣,美得出塵,雖然當時的她正在被幾個無賴欺負,可那委屈的樣子依然深深的吸引了天予。

天予十六歲了,一顆懵懂的心開始有了悸動的感覺,畫兒是他最好的跟班。

兩人每一次對視都會彼此露出甜甜的微笑,沒有肉麻的言語,只有無言的情愫。

那一天,下河湖畔來了兩個不速之客,他們看到畫兒的時候,就像看到了一座巨大的寶藏,兩眼閃著精光。

畫兒被帶走了,被那兩個不速之客帶著凌空飛渡而去,畫兒淚眼凄迷,伸著小手,想拉住天予,可是瞬間已去到千米之外。

天予使盡全身力氣追趕,可是依然只能看著那幾道人影變成黑點,然後消失在天際。

他們說,畫兒擁有絕世的資質,不應該在這種低下的地方平凡的生活下去,而應該是去那萬里星空釋放屬於自己的精彩,不論天予與畫兒是多麼的不願和不舍,他們都只當是孩童的幼稚,未加理睬。

傷心的天予渴求擁有更強大的力量,大概只有這樣才能守護自己的親人、朋友,爺爺是這樣,畫兒也是這樣。

於是告別了下河湖畔的夥伴,他要變強,要修鍊,他爺爺曾跟他說過,豐都城外有座通天峰,那裡有一個叫通天宗的宗派,他曾有幸幫助過通天宗一名叫肖若水的修士,肖若水曾許諾他爺爺,若遇上什麼過不去的坎,當可上宗門尋他庇護,只是直到死,他爺爺也沒有去尋那肖若水,只把這一件事告知天予,讓天予遇到無法解開的難題時,可去尋找肖若水尋求幫助。

這個世界叫天武世界,這裡科技落後,人們以修武尋道作為人生的至高目標,但是並不是人人都可以修鍊有成,有些人終其一生都無法通靈修法,而無法通靈就不能算是修士,依然只是一個普通的凡人。

人一旦通靈,身體就會發生質的改變,不僅疾病少發,而且修士的壽元也會高於凡人,據說曾經有位天才修士,修鍊達到化元境,活到八十歲的時候,外表還與中年人一般。

這個世界跟地球的古代有些相似,也有國家、宗派,宗派相對獨立於朝廷而存在,又彼此有著一些千絲萬縷的聯繫,朝廷一般不會幹涉宗門的事務,宗門中卻又有好些人在朝廷效力,各國各派之間也經常會為了資源而發生戰爭。

那一天,天予孤身來到了虎雀嶺,不巧遇上一頭正在覓食的劍齒虎,天予慌不擇路,跑到一處斷崖口,沒有退路的情況下只有選擇與劍齒虎搏鬥。

劍齒虎力道剛猛,天予以空空身法與之周旋,奈何連夜趕路讓其身疲力乏,一個失誤,被劍齒虎尾巴掃中,打落斷崖,最後重重的摔在了地面上,在失去意識之前,他好像看到了雪花。

……

「怎麼又是雪花,不對,我不是應該死了嗎?怎麼還會做這麼奇怪的夢,難道死了的人都是這個樣子?不知道雪兒現在怎麼樣了?是不是脫離了危險?還是說……」

天予慢慢睜開了眼睛,映入眼眶的是一處陡峭的山崖,而自己正躺在山崖下的雜草叢中,微風帶動著草葉撫弄著自己的臉頰。

「這是哪裡?為什麼我會躺在這裡?難道說我被人救了,我還沒死?那雪兒一定也獲救了吧。」

天予掙扎著爬了起來,一縷縷頭髮飄飛到眼前,伸手抓了一縷在手中,輕輕的拉了拉,頭皮立刻傳來一陣疼痛的感覺,「為什麼?我的頭髮這麼長了,還有這身青色的長衫,這是我在夢裡面最後穿的衣服,難道我現在還在夢裡?」

天予微微眯起眼睛,感受著拂面的清風,嗅著風裡夾著的花香,拳頭不自覺的緊緊握起,「這不是在夢裡,難道剛才腦里的那些畫面也不是夢?而是一些記憶,那我到底是誰?我不是應該在消陽鎮嗎?那裡還有雪兒,她有危險,我得去救她。」

天予正準備邁出腳步,可是立刻又頓住了。

「這裡是天武世界,雪兒根本就不在這裡。」

天予抬頭望向天空,看著不一樣的雲彩,感受著力量慢慢被抽空,然後頹廢的跪倒在草叢中,不知道是什麼原因,他沒有死,卻又像是死過了,可是沒死與死又有何區別,在這裡,什麼都做不了,生活失去了目標,活著還有什麼意義。

不知何時,天予再次昏睡了過去,一臉平靜,平靜的猶如已然死去,像一座雕塑,沒有一點生氣。

在似醒非醒之間,天予看到一雙眼睛,一雙帶著淚花的眼睛,凄楚動人,無助的看著天予,這雙眼睛像是雪兒的,又像是畫兒的,畫兒,一個似乎很熟又很不真實的人,天予平靜的心跳突然被打亂了節奏,蒼白的臉上因為憤怒而漸漸變得發紅,天予再次睜開了眼睛,一道精光閃爍,幽邃深長。

……

通天宗宗門外,一個青衫少年拾階而上,清秀的臉上滿帶風塵,卻難看出一絲疲乏,清澈的眼神中不起絲毫波瀾。

宗門內兩名看門弟子迎了出來,其中一個抱拳問道:「閣下留步,此處乃是通天宗宗門所在,看你穿著應該不是宗門弟子,不知來此所為何事?」

青衫少年正是前來尋找肖若水的天予,天予忙抱拳回禮:「兩位師兄,在下前來找一個叫肖若水的前輩,還請師兄代為通傳一聲,就說空空兒膝下孫兒前來造訪。」

其中一個看門弟子眼睛頓時一亮,忙問道:「不知兄弟與肖執事是何淵源?」

天予:「素未謀面,不過在我年幼時,我爺爺曾援助過肖前輩,所以在下今日才厚顏來打擾一番。」

「既如此,你且隨我來,肖執事一向最重恩義,若讓你在此久等,肖執事少不得要怪責。」

……

天予隨著應話的弟子一路走進宗門,宗門門口有一個偌大的廣場,廣場中央建了一個小平台,旁邊立有一牌子曰「決戰台」,台上正有兩個人你來我往的過招。

台邊上也圍了一圈的人,不時的有幾聲吆喝,廣場邊上圍了一圈的樓房,古香古色,樓房上也能看到三三兩兩的弟子穿梭其中,好不熱鬧。

領路的弟子看著天予驚訝的臉色,得意地道:「這裡還只是我們外門場地的一角,在這裡的也大多是外門弟子和一些宗門執事,你要見的肖執事就在這外門,專管新弟子招收事宜。」

天予:「師兄,這宗門弟子還分外門,那是不是還有個內門?」

「呵呵,看樣子你還真是不懂,我叫華城,是外門弟子,若不嫌棄叫我華哥就好,你與肖執事有舊,看來我們也很快就能成為師兄弟了,宗門不僅有外門弟子,還有內門弟子和核心弟子,內門弟子要通靈四層以上才可以進,核心弟子更是要通靈七層以上才能進的,而且還不是一定能進。」

華城領著天予在樓道中穿梭,一邊與天予說著一些宗門的情況。

天予好奇的問道:「那華哥現在是通靈幾層?」

華城呵呵笑道:「呵呵,我今年剛突破到通靈三層,明年我打算衝擊內門弟子考核。」

天予疑惑道:「升內門弟子還需要考核的嗎?」

華城:「當然要的,修為程度只是個基礎,還要考核一些武技方面的,武技是對靈力修為的運用,只有運用得好,你的修鍊之路才能走的更長遠,其實主要就是考核弟子的潛能。」

天予:「那肖執事現在是什麼修為呢?」

華城:「這個我就不清楚了,但肯定是聚靈境修為。」

天予一臉疑惑:「聚靈境是個什麼樣的的修為?」

華城一臉驚訝的看向天予:「你不會連這個都不知道吧?天武世界武者修行,首要通靈,在我們大雁國,能通靈的都是百里挑一,通靈又分九層,之後便是聚靈境,每一個大境界都是分為九層的,聚靈境之後便是化元境了,在之後還有更高的境界,不過那些我們不需要去知道,我的目標也就是聚靈境,修鍊到聚靈境之後,就去找個好的營生,安家置業。」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