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通天證道下載
  3. 通天證道
  4. 310 虛與委蛇

310 虛與委蛇

作者: |返回:通天證道TXT下載,通天證道epub下載

陳三笑臉看向灰衣男子:「不好意思,兄弟我大了你一點,你輸了,知道該怎麼做吧?」

灰衣男子臉上露出痛苦的神色,撲通一聲跪在地上,求饒道:「三爺,求求您高抬貴手,放過我們吧。」

陳三收起笑臉,沉聲道:「難道你想壞了賭場規矩?」

天予踏步上前,介面道:「我再來跟你賭一局如何?」

陳三抬眼看向隨從打扮的天予,饒有興趣的笑道:「你準備拿什麼出來當作賭注?」

天予在灰衣漢子原來的位置坐了下來,笑道:「賭命,我若贏了,他倆交由我來處置。」

陳三哈哈笑道:「你若是輸了呢?」

天予:「我若是輸了,你二哥的命便交給你。」

陳三神色一變,喝道:「你知道你在跟誰說話嗎?」

天予一副無所謂的樣子,笑道:「你不是陳三爺嗎?」

弄月也擠到一旁,一副唯恐天下不亂的樣子,對著陳三吼道:「我們管你是誰呢,怕輸就別賭。」

陳三瞪了弄月一眼:「老子會怕輸?開什麼玩笑,但是你小子膽子挺肥啊,居然敢拿我二哥開玩笑,你可知道我二哥的身份?」

天予:「不就是黑無常身邊的幕僚嗎?還有什麼了不得的身份。」

陳三怒眼圓睜,吼道:「你好膽。」

天予:「謝謝誇獎,那你到底是賭還是不賭?」

陳三:「賭你妹,我二哥的性命豈是你可以拿來賭的。」

天予懶洋洋的彈了彈手指:「既然你不在乎你二哥的性命,那我就賭你的,只要你贏了我,我就饒你一命,這樣,你總該答應了吧。」

陳三憤怒的看向天予,如今,他自然知道對面這人分明就是來找茬的,咬牙切齒的說道:「看樣子你是活得不耐煩了,既然這樣,三爺就送你一程。」

手中的骰子咔咔聲響,直接被陳三捏成粉末,隨著指尖的摩挲,慢慢灑向檯面,氣氛一下子變得異常沉悶。

天予淡淡的笑了笑:「三爺看來是生氣了,沒事,你的命我就先寄在你那裡,你呢,可以去通知你二哥過來跟我賭,說不定他能把你這條命贏回去。」

天予轉身看向灰衣男子與那女子:「你們還不走,難道還想看接下來的節目?」

灰衣男子懷疑的看向天予,然後又偷偷瞄了一眼陳三,拉著粉衣女子快速的離去。

陳三本來想出手阻止,只不過,他突然感受到一股強大的精神力鎖住了自己,讓他不敢移動分毫,彷彿只要他一有所動作,就會被這股力量撕成碎片一般。

天予接著說道:「還不去通知你二哥?我最近這幾天就在這裡等著好了。」

陳三的後背不知不覺已經被汗水浸透了,他明白,眼前這人絕對不是他能惹得起的,他的修為才剛剛突破到聚靈境,哪裡還敢再多做逗留,顫抖著雙腳踉踉蹌蹌的跑出了賭檔。

弄月好奇的問道:「喂,你怎麼放他走了呢?那個人一看就不是什麼好人。」

天予笑著起身:「這幾天看來要留在這裡了。」

出了賭檔,弄月好奇道:「我們真的要在這裡等那陳三叫他二哥來嗎?」

天予點點頭:「他二哥是黑無常的首席幕僚,一定了解黑無常不少事情,說不定對我有些幫助。」

陳三離開賭檔,就連夜趕往都城,找他二哥去了,這口氣他咽不下,他惹不起那人,但是他二哥可以啊,那可是黑帥手下的紅人。

三天後,陳二陪同陳三再次來了賭檔,陳二正是黑帥府上的那位白面書生,陳二身邊還跟了一個黑臉漢子,雙眼精光四射,一看就是修為高深之人。

天予見到他們到來,笑著起身道:「想必這位就是陳三爺的二哥了吧。」

白面書生冷冷笑道:「我聽我三弟說,你要拿我的性命來當作賭注,可有此事。」

陳三爺站在一旁,眼神陰狠的看著天予。

天予點點頭:「我是有這麼說過。」

白面書生語氣越發冰冷起來:「我的性命何時就成了你的賭注?」

天予哈哈笑道:「我聽聞陳二爺是黑帥府上的首席幕僚,佩服的緊,所以才想出這種計策來與陳二爺見上一面。」

陳二沉著臉:「想見我,所以就可以任意侮辱我不成?」

天予拱手賠禮道:「言語不當,還請陳二爺見諒,我聽聞天狼大軍已經撤出大雁國,甚是不解,這究竟是因何緣由?」

陳二:「這種事也是你可以隨便問的,還有,你究竟是誰?找我的目的又是什麼?還不速速道來。」

天予:「小民叫譚浩,自小隨師父隱居山中,這次離山本想做一番事業,卻沒想到天狼大軍已經撤離大雁國,參軍已經沒多大意義,心中鬱悶,所以才來了賭檔,見到了陳三爺,如今天狼國最有權勢之人,那肯定是黑帥了,聽說陳二爺是黑帥跟前的紅人,所以想向陳二爺在黑帥府里謀個差事。」

陳二冷笑道:「想進大帥府的人多了去了,沒點真本事怕是不行。」

天予點頭道:「但憑陳二爺考證。」

陳二疑惑地看向天予,他也是愛才之人,自己修為不足,雖然為黑帥出了不少好主意,但最後卻始終無法得到重用,所以,他也開始自己培養一批心腹,比如身後的黑臉羅漢,就是自己招募進大帥府的,雖然都在大帥府里當差,但是有了這份知遇之恩,自己也就能調的動這些好手。

「你要是能在黑臉羅漢手底下走滿五招,我就算你還有些能耐,可以考慮幫你這個忙。」

天予向著黑臉羅漢拱手道:「閣下就是黑臉羅漢吧,請指教。」

黑臉羅漢傲慢的揚起頭來,冷哼一聲,根本沒有把天予看在眼裡。

陳二點頭道:「既然不是為了賭什麼性命,那就沒必要在這賭檔裡頭了,去外面找個僻靜一點的地方切磋幾招就好,我倒也想看看,你如此想見我,究竟有多少能耐。」

四人一路行往郊外,找了一個寬闊的地方,天予與黑臉羅漢相對而立。

黑臉羅漢一身氣勢猛地釋放出來,居然有明湖境初期的修為。

天予微微皺了皺眉,他當然不能拿出全部實力來,但也不能夠顯得太差勁,將修為壓制在化元境七層,神色警惕的看向黑臉羅漢。

黑臉羅漢見到天予釋放出化元境七層的修為實力,也是微微愣了愣,因為天予如此年紀,能達到如此修為,已經非常恐怖了。

天予當先出手了,沒有使用兵器,也沒有使用武技,完全就是隨心所欲的打法。

黑臉羅漢冷哼一聲,一拳封出,頓時狂風大作,威猛無比。

天予本來出的是掌,見對方以拳硬封,連忙改掌為爪,直接扣向對方拳頭。

黑臉羅漢冷笑道:「不自量力。」

一個化元境七層的修士如何能硬擋自己這一拳,但是很快,結果就出他意料,對方並沒有擋自己的拳,而只是借著自己的拳勁往他自己那邊扯。

這是借力打力的打法,天予如今已經用得很熟練了。

黑臉羅漢身子一個踉蹌,頓時大怒,身子順勢向前衝去,可惜的是,天予就像是一團棉花,你進他退,你一退他就黏上來,偏偏這小子滑溜的很,一時之間竟然奈何不得天予。

一旁的陳二雖然看不出天予的修為,但是看到黑臉羅漢越打越急的樣子,眼神就越來越亮起來,看來這個叫譚浩的人還真是一個人才。

五招一過,黑臉羅漢鬱悶的跳出戰圈,沖著陳二說道:「陳先生,這譚浩修為雖然只有化元境七層,但是動作十分敏捷,五招之內,我也沒有辦法擊敗他。」

陳二心中大喜,哈哈笑道:「沒想到,譚少俠竟有化元境七層的修為,陳某看走眼了,譚少俠年歲看起來甚是年輕,你師父是誰可方便告知?」

天予搖頭道:「我也不知道我師父名字,自小我就跟他在一起,我這名字也是他給我取的。」

陳二笑道:「那令師的修為豈不是更厲害。」

天予點點頭:「那是自然,只是師父已經過世多年,要不然我也不會這麼早就出山的。」

陳二臉上微微有些失望:「過世了嗎?沒想到在大雁國境內還隱藏了如此高手,真是可惜了。」

天予拱手道:「陳二爺,聽您的意思,我是不是通過考證了?」

陳二笑道:「那是自然,以後你就跟著我,找到合適的時機,我會把你引薦給黑帥的。」

天予:「謝陳二爺。」

陳二十分客氣:「譚少俠無需客氣,你回去好好收拾一番,明天你就隨我回都城,先在我身邊聽用。」

天予作揖道:「那我先告退了。」

天予回了客棧,見到弄月就說道:「我要隨陳二去都城,有可能會先混進黑帥府,你先去找你師傅,讓她隨時聯繫我。」

弄月鬱悶道:「我就不能隨你一起去嗎?」

天予搖頭:「那樣太危險了,容易暴露身份,這天狼國應該沒幾個見過我的,再加上你已經給我易容,我單獨行動應該還算安全,就算被發現了也可以隨時撤離,說不定還能找到機會救出依依。」

弄月知道事情的嚴重性,苦著臉答應下來。

第二天,天予就隨著陳二爺的車隊駛向都城。

大家還在看:總裁鬼夫,別寵我最佳女婿下堂王妃逆襲記總裁爹地惹不起總裁在上我在下一胎雙寶:總裁大人夜夜歡天降巨富帝王燕:王妃有葯神醫凰后:傲嬌暴君,強勢寵!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