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全球影帝下載
  3. 全球影帝
  4. 第389章 《往生》首支預告片

第389章 《往生》首支預告片

作者: |返回:全球影帝TXT下載,全球影帝epub下載

八月二十一號,德國柏林,晴,希爾頓酒店,《往生》劇組電影殺青宣傳發布會最後一站。

「他們來了,該幹活了。」

新來的女同事似乎不太喜歡煙味,作為一位老煙民,他還算自覺,將吐出的煙霧用手掌扇開,避免遭受女孩的白眼,雖然老記者沒事都喜歡吧嗒一口,只要她繼續做這份工作,就遲早會習慣,但他希望,這份習慣來的晚一些。

好人的覺悟總比壞人高。

煙頭扔進隨身攜帶的煙灰缸,隨手搖了兩下,像是孩子在認真聽糖罐里還有幾顆糖,最後抿著嘴,將煙灰缸放進馬甲胸前的口袋中。

相機開機,重新對焦,調整明暗色彩,對準行駛而來的車隊,快人一步,搶到最合適的位置,臉龐貼近相機,緊閉一隻眼睛,皺紋瞬間隆起,只有快門聲持續響著。

車隊駛來,清一色的邁巴赫,卡米亞作為賓士性能車設計工程師的女兒,缺什麼,也不會缺豪車。

偶有聽到消息的粉絲早已翹首以待,直到車隊停在路邊,主創人員全部下車,歡呼聲便響起,當然,這份歡呼,暫且只屬於卡米亞一人。

「真風光……」

女同事年紀不大,對於卡米亞的好感不淺,踮起腳尖,伸長了脖子朝卡米亞的方向望去,眼神有些迷離,像是崇拜,又像是幻想。

「以後有的是機會看這麼風光的場面,現在你該做你的工作了漢娜,除非你想回去被主編罵的狗血淋頭。」

在她的幻想中,她不應該是看客,所以這句話多少會惹人厭了些,但她也沒反駁,拿著長筒麥克擠進人群,希望重新找一個好位置。

照片的感覺不對,他放下相機,查看了剛才拍攝的照片,暗了些,重新調整好光線,順便吃了塊口香糖,他望向女孩,她只站在了第三排,其實她完全可以再往裡擠一擠,但她選擇了留在原地,他沒說話,只是發出咀嚼口香糖的聲音,重新舉起了相機。

……

宣傳發布會共十七站,遍布歐洲九個國家,亞洲沒去,華夏不能上映,曰本和漢國排片比較少,不值得跑一趟,所以陸澤要想重新在國內出席活動,還需要在等上幾年。

由於宣傳費用比較少,行程多多少少排的有些緊,二十七站在二十天內完成,每天他們不是在面對記者,就是在天上待著,如今到了最後一站,即便是卡米亞的家鄉,大家也沒那個體力打起精氣神。

一眼望過去,一幫人垂頭喪氣,提溜個腦袋亂晃蕩,滿臉的抑鬱,還真不像參加電影發布會的劇組重要成員,反而像是過來奔喪的死者家屬。

一群人沒有依次入場,直接扎堆往裡走,連紅毯這個發布會的大項目都被省略了,簡單拍了幾張照,在幕布上寫了簽名,在記者詫異的目光中,這幫人只用了五分鐘,就把其他劇組能拖上一個小時的工作給做完了。

當記者與受邀來賓全部入席落座,陸澤一行人也站在會場門外靜靜等待主持人通知大家入場。

這時,陸澤抬頭,望向舞台上的熒幕,雖然已經不是第一場見到《往生》的海報了,可那股子悸動還是會隨著目光所及之處在內心升騰。

這份海報雖然是加急做出來的,卻令劇組所有人員感到了驚艷,海報整版篇幅以黑白色為主體,上半部分為黑色,下半部分為白色,以人物和景色進行分割,像是天空和大地倒置過來了一般。

人像與建築卻是深灰色的,在黑與白中足夠顯眼,又不是那麼的突兀,人像排列前大后小,標準的角色主次排序,陸澤和卡米亞站在最前端,直立面向海報外的觀眾,面容無悲無喜,只是直勾勾的凝視著眾人。

這張海報出色的點在於,黑白色的倒置,透露出了點點的電影內容,同時畫師在光線運用上選擇了非自然光的折射角,也就是自然界中根本不存在的光線角度,類似於鬼片中常用的燈光手法,從下往上給人臉打光一樣,給觀眾一種不安和壓抑感。

不出所料,嘉賓們在第一眼看到海報后,便開始交頭接耳,竊竊私語,離大門最近的幾位嘉賓之間的交流,陸澤站在門外,多多少少能聽見一些。

「海報看上去有點……壓抑,說不出來是什麼感覺,果然新電影的內容又是那種壓抑的情節,本來我還想帶孩子去看看,現在……算了吧。」

「真不出我所料,米奇·泰勒常玩的調調嘛,我已經習慣了,這次是報社叫我來的,不然我才不會給這種看完會壓抑好幾天的電影貢獻票房。」

「誰說不是呢?」

雖說歐美一直是文藝電影的主要票房來源,但你要相信,其實歐美的大部分觀眾也不喜歡這種電影,在不喜歡找虐這件事上,全世界人民的態度都出奇的一致。

「那麼,現在有請《往生》劇組的主創人員上台回答大家的問題,女士們先生們,大家掌聲鼓勵。」

主持人並沒有耽誤太多時間,手掌指向門口,隨後帶頭輕輕鼓起了掌,排頭兵米奇整理了一下服飾,輕咳兩聲,大步流星走上舞台。

不出意外,在英國時,媒體最關注的是米奇個人,而來到柏林,這個卡米亞的主場,記者自然想在卡米亞身上挖點料。

一時間,提問的重點並沒有放在電影本身,而是圍繞著卡米亞的生活展開,什麼最近有沒有什麼新畫作啊?為什麼會重新回到演藝圈啊?將來有什麼打算之類的。

畢竟是本土明星,再加上卡米亞如今闊別影壇六七年後首次回歸大熒幕,米奇等人給足了時間讓記者和卡米亞進行交流,不過氣氛多少會有點尷尬,總是客場作戰的陸澤如今也只能慶幸桌面上礦泉水擺放了不少,不然還真不夠他喝的。

大概過了十分鐘左右,在主持人的引導下,記者的問題重新回到了正軌,圍繞著電影本身展開了探討,只不過……有卡米亞在場,陸澤還是閑的發慌。

「當然,這次選擇繼續拍戲確實是因為米奇寫的劇本打動了我,老實說,我從五歲開始拍戲,扮演別人佔據了我已走過的大部分時光,時間在不斷消磨著我對電影的愛,直到我二十七歲時,我發現我對電影愛不起來了,我乏味了,就像我對嘿咻沒有感覺一樣,直到米奇找上我,看到劇本后,我頭皮都在發麻,直到現在,我也不敢保證這部電影重新煥發了我對電影的愛,但那時候,我的意識就是在不斷告訴我,我想演她。」

「這真的是一個很棒的團隊,和他們合作真的不要再愉快,乾脆利落,絕不拖泥帶水,米奇、克沙、盧卡斯、陸澤,他們每個人都身懷絕技,對電影的想象力天馬行空,尤其是陸澤,和他合作后,我才發現我的演技確實還有提升的空間,而且空間大到離譜。」

這並非是謊話,但記者朋友們卻把卡米亞的話當成了對陸澤的過度讚美,有些不以為意,只是抓拍了一張陸澤尬笑的照片。

一個小時的採訪時間結束,陸澤說話不到二十句,不算少,至少比老門家兩兄弟說的多,但對於男主角這個身份來說,確實有些寒酸。

發布會的最後一個環節,由米奇發言,拿起麥克對台下眾人輕輕點頭,順便隱晦的提了提自己的褲子。

「原計劃是今晚八點,第一版預告片上線,但想來想去,既然來了,就先讓大家看看,也方便大家快人一步寫個專欄,對大家都有好處,感謝各位媒體對《往生》劇組的支持。」

這個消息對於記者來說算是個意外之喜,即便只是快別人幾個小時看到預告片,這幾個小時也足夠他們率先寫出一份稿子,多拿一點獎金了,瞬間,台下的掌聲大了許多,也真心實意了許多。

燈光關閉,只有壁燈亮著,不至於讓來賓過於驚慌,主創一行人下台,在第一排落座,安靜望向了屏幕,預告片開始。

……

「曾經,我們相信自己可以免於這人間疾苦……」

屏幕黑暗,白字浮現,氣泡音男嗓輕輕呢喃,隨後引擎聲逐漸靠近,屏幕漸漸亮起,畫面像是在清晨,又似乎是在日暮,淡藍色濾鏡透露出一種冷靜,又憂傷的風格,一輛深藍色老福特沿著海岸線,從道路的盡頭駛來。

鋼琴聲伴隨著小提琴,不帶有一絲激昂,旋律像是無止盡的旋轉樓梯,讓聽眾思維不斷盤旋,卻由逐漸上升,抓耳,又壓抑。

「所以我每個月該還多少錢?兩千四百一十九鎊?」

煙草在指尖燃燒,指尖在車窗上迎接海風,風吹不動手指,可煙草卻在加速燃燒,化成灰燼,被風吹散,沿著手臂奔跑,隨後被車輛超過。

電話掛斷,手機被扔在副駕駛座位上,在柔軟的海綿上彈跳兩下,隨後不再掙扎,安靜的躺在那裡。

煙蒂被滿是胡茬的嘴唇最後深情一吻,隨後被毫不猶豫的扔出窗外,鏡頭沒有再跟隨車輛,而是向下移動,關注著煙蒂,它在柏油路上滾動兩下,明亮的火星逐漸暗淡,突然被隨後而來的車輛壓扁。

……

「用虛偽的情感維持著家庭,家庭用虛偽的情感,來溫暖我們……」

音樂的旋律開始複雜,卻依然盤旋,上升,屏幕暗淡,又再次亮起,照亮屏幕的,卻是一把尖銳的刀,在嬰兒的頭顱之上,顫抖……

跳剪,鏡頭內出現女人的臉,面無表情,望向刀尖,看似平淡,可捏著衣角的手掌卻用力到變了顏色。

呼吸……沉重,不住的顫抖,握緊刀把的手指開始充血,屏幕閃爍,暗淡,又亮起,又暗淡,像是隨時會熄滅的燈。

一滴水,掉落,砸在嬰兒的臉上,他仍在睡熟,不知道危險,鏡頭向下,在嬰兒紅潤的皮膚上,水滴滾落,被枕頭吸收……

……

「我們深知,我們只是普通人,事業不會成功,家庭不會和諧,理想……永遠不會實現。」

身軀被用力推在書架上,砸倒了大片的書籍,他彎下腰,雙手顫抖著,慌亂的撿起書籍,重新歸放在它們原本該有的位置上。

第二次彎腰撿起書籍,沒等起身,他迎接了第二腳,跪在地上,捂著腹部,仍想繼續收拾書本,最終,支撐他不貼於地面的手臂劇烈抖動,他倒下了,蜷縮著,不敢滾動,剛撿起來的書本又掉在地上,鋪散開,被從窗戶外闖進來的風吹動。

書頁滾動,嘩嘩作響,這是本《新約:約翰福音》,被吹散在某頁,耶穌被釘在十字架上,鮮血在十字架上流淌,不……這血是他的。

鏡頭向下,停留在書本上,血液流動,流淌過耶穌,流淌過十字架,最終橫向流淌在字元中,像是給這句話加了一條鮮紅的標註。

「生命在他裡頭,這生命是人的光,光照在黑暗裡,黑暗卻不接受光。」

……

「當維持家庭的虛假情感變為真心實意,它註定會成為一切痛苦的開始……」

曲子開始激昂,仍不斷盤旋,小提琴帶動著情感,台下的觀眾漸漸把手握緊了,最終,情感在此爆發。

「傑森!或許我可以幫助你!傑森!你在學校到底怎麼了?傑森!」

他敲著門,臉上掛滿了擔憂,他開始衰老了,就像其他父母一樣,或許是他不停的追問惹毛了傑森,所以他憤怒的推門出來,與父親對峙。

「所以呢?我出來了,所以呢!所以呢!」

「什麼所以?」

「所以你能幫助我什麼!我看上去像是需要幫助嗎!我臉上在寫著救我嗎!還是讓我學會像你一樣,生下來就開始抱怨生活的糟糕?如果我都沒辦法救我自己,那還有誰能救我?可是……我不能,我沒辦法再堅持下去了……」

他拽住父親的衣領,臉色通紅,咆哮著,一用力,淚花也偷偷跑了出來,最終,他沒了力氣,緩緩向下跪倒,躲進了父親的懷裡,嚎啕大哭。

跳剪,她靠在門框邊,看著父子倆,呼出一口氣,用力的腮幫子都跟著鼓起,最終,望向窗外,用手指擦了擦眼角,鏡頭向下,淚水在指尖流淌,慢慢的,在皮膚上蒸發。

……

「生來一人,死也一人,儘管我們在這裡,事實上是被完全封印在了自己的軀殼裡。」

安靜的躺在冰冷的鐵床上,老人雙手疊放在小腹上,面容中帶著些許的期待,側頭,對玻璃窗外的眾人微笑著點點頭。

白色的毛巾覆蓋在臉上,枕頭慢慢刺入年邁,且充滿褶皺的皮膚,粉紅色的液體在軟管中緩緩流淌,漸漸的……進入血管。

安靜……

半分鐘后開始產生反應,他扭動身軀,卻被限制在了鐵床上,手腳被束縛,他坐不起來,他開始掙扎,用盡全身力氣拖拽著四肢,把鐵床砸的咣咣直響,開始抽搐,手腳擰到畸形,白毛巾塌進去一個坑,事實上他已經無法呼吸了,只是張著嘴,渴望吸進來哪怕一點點的氧氣。

最終,安靜……

畫面再次黑暗,不再亮起,只是白色的字跡再次變換,這煙嗓男聲最後一次開口,像是感嘆一樣嘆了口氣。

「悲哀啊……」

最後一次畫面變換,已經不再有任何聲響,就連音樂也到了尾聲,而此刻,整個會場內,也安靜的有些嚇人。

「《往生》,二零二四年,一月一日,正式上映……」

「……」

大家還在看:我的功法全靠撿文藝時代從1983開始總裁鬼夫,別寵我最佳女婿下堂王妃逆襲記總裁爹地惹不起總裁在上我在下一胎雙寶:總裁大人夜夜歡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