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全球影帝下載
  3. 全球影帝
  4. 第三百四十五章 暴雨來臨的夜晚

第三百四十五章 暴雨來臨的夜晚

作者: |返回:全球影帝TXT下載,全球影帝epub下載

從克萊勒夫公司返程的路上,陸澤和米奇都有些沉默,伊蓮娜看兩人的心情都不太好,沒敢說話,在後座一直擺弄著手機。

陸澤也明白了,今早米奇所說的生意到底是什麼,就是為了解決電影上映的問題,和克萊勒夫的老闆索爾進行探討,原本米奇覺得,按照他的名氣,跟索爾談一下分成合同,哪怕讓出一部分利益,他也認了,畢竟這次是為了雪恥,而非盈利,只要這部片子火了,他不怕下部沒錢賺。

他現在和發行公司談不上話,畢竟曾經年少輕狂跟發行商鬧得也不是很愉快,他在圈中只有這麼一個人脈關係,所以能幫他的人只有索爾。

但不巧的是,克萊勒夫電影公司由於前幾年沒有出品好的電影,只能走錄像帶和網路市場,可錄像帶和網路市場的收益也不足以和拍攝成本持平,簡單的說也就是虧本了,導致資金鏈條斷裂,只能把拍攝成本一降再降,最終只能靠三級·片這類惡俗電影維持生計,最終喪失了在發行商和院線那點僅有的話語權。

克萊勒夫已經三年沒有一部電影登陸過電影院市場了,發行商和院線的大佬基本把索爾當成一個可憐蟲,就算他搬出了米奇的名號,也不足以打動那些大佬,畢竟米奇上一部電影虧到了姥姥家,說白了,就是那些大佬不太相信曾經拍過爛片,現在還嗑上藥了的導演,況且觀眾買不買單也是未知數。

這幫資本家只願意做穩賺不賠的事,與其給米奇這個充滿不確定性的導演排片的場次,還不如把排片讓給那些大火的電影,哪怕米奇真就雪了恥,這部電影大獲成功了,他們也不後悔,反正他們的收入還是那些,而下部電影米奇還是會找他們。

國外的市場真的只認錢不認人,不像國內那樣,有時人情比錢還來的重要,好處是弄不出來像那種圈圈圈圈圈的導演作品都可以上線的事兒,壞處是有天分的導演和演員要比國內還難。

所以米奇只能無奈接受現實,像當年那樣,重新在錄像帶市場起步,跟索爾簽訂了合同,給不投資電影,只投資鋪貨和網路銷售的索爾百分之四十五的分成,雖說這個分成頗高,但僅此一家,你愛分不分。

陸澤雖然被搞的有些惆悵,但還是簽訂了跟米奇的合同,他也沒得選擇,既然來了,總不能走空吧?錄像帶市場雖然已經不復當年的輝煌,但現在是網路時代,走網路電影市場,還是有些搞頭的。

三人一路沉默著到家,合同都簽了,肯定是要開始研究劇本的,伊蓮娜也就跟著一塊上了樓,可當米奇推開門的時候,卻有些錯愕的看到沙發上坐著一個黃種人老頭。

「爸,你來做什麼?」

「我?我來收回我的房子!看看你把房間弄成什麼樣子了!我真搞不懂你坐牢出來為什麼還想著拍電影?」

「停,你冷靜一下情緒,我還帶了朋友,伊蓮娜你認識,這位是陸澤,從華夏過來的,你的同胞,是不是感覺很親切?陸澤,你先帶著伊蓮娜回房間研究研究劇本,教教她怎麼拍戲,待會再出來。」

陸澤看著米奇他爹,老頭挺有個性的,就算看到陸澤這個同胞也沒有給好臉色,可能是因為現在英國也有不少華夏人,早就不是三五十年前那種見個黃種人就親切的年代了,見他爹這樣,陸澤也挺無奈的,接過米奇列印好的劇本,從裡面抽出了三分之一拿在手上,帶著伊蓮娜進了客卧。

這也是米奇定下的規矩,除了陸澤之外,其他人都不可能見到完整的劇本,只有給出去的劇本快拍完了,他才會給下一部分,這是一種對於劇本的保護,但也能從中看出米奇對於劇本的佔有·欲。

「OK,你沒做過演員,所以我們首先要從基礎的學起,你知道電影最基礎的是什麼嗎……」

「拍電影!你還想再拍到牢里去嗎!你執著到愚蠢了米奇!我知道你有天分!但天分不能為你鋪平一切道路,解決一切煩惱!」

「咳咳……額,你必須記住最重要的一點,就是無論在什麼情況下,都不要去看鏡頭,哪怕你不小心摔倒、受傷、忘詞、都不要去看鏡頭,這點你要時刻記住,導演不喊停,你就不能停下來。」

門外還在傳來爭吵聲,之前一直聽說國外的家庭都支持和鼓勵孩子的夢想,但現在看樣子也不是那回事,別說老頭是華人就怎麼怎麼樣,在國外呆了四五十年,就算你不想改變自己的思維方式,也會被環境所影響,在陸澤看來,這老頭完全就是一黃皮白瓤的大土豆子。

而伊蓮娜看起來要比陸澤想象中更為認真,通常少女都懷揣著當大明星的夢,但夢只限於人前的光芒萬丈,而非背後的辛勤付出,像國內明星人氣很高,但出道幾年,演技一直沒有進步可能也跟這方面有所關係。

但伊蓮娜不一樣,她貌似對演員這個職業非常感興趣,陸澤這麼多年也教過不少學生,但像她這般認真的還真是沒有。

知道今天陸澤這位影帝級別的實力派演員給她上課,筆記本上迅速而工整的記錄陸澤所說的重點,就算跟不上也沒關係,手機還開著錄音,她準備今晚回去睡覺時再聽幾遍來鞏固記憶。

陸澤很喜歡這樣的學生,估計任何一個老師都不會討厭,所以他並不介意把自己的所有獨門絕技傾囊相授,也不擔心什麼教了徒弟餓死師傅,畢竟陸澤的很多絕活,別人是學不來的,累死,你也學不來。

「我們來做一個短暫的實戰演練,只有一、二、三……十五句台詞,並不繞嘴,給你五分鐘記下來,然後我們對一下台詞,你表演給我看,OK,那咱們開始……停,台詞不是念詩,別捏住你的喉嚨,像嗓子里卡了一大塊痰一樣,你知道有些年輕人為了讓自己的嗓音更磁性,就故意把嗓音壓的很低,對此你有什麼感覺。」

「我感覺……很幼稚,有些……搞笑。」

「你現在給我的就是這種感覺,不要裝腔作勢,不要扭扭捏捏,在英國教學生體罰是犯法,但在華夏,師傅教徒弟可是隨便打的,如果你不想我拿樹枝抽你,就按我說的做,繼續……停,不要去摸你的褲線,裡面有錢嗎?緊張時你的下意識動作就是這樣,你最好把它扳過來,繼續……」

在伊蓮娜眼裡,陸澤絕對是一個嚴厲的老師,但看起來卻有些懶散,此刻的他正窩在沙發里,嘴上叼著煙,低頭玩手機,時不時的還往水瓶里彈彈煙灰,可就算是這樣,他說出口的台詞還是那麼的情感充沛,像是他的身體中住著另外一個人似的。

最可怕的是,即便他在低頭玩手機,他卻依然能指出自己的缺點,像是天靈蓋上漲了眼睛似的,每次一說停,她的心裡就一哆嗦,整個人就像考駕照一般緊張。

陸澤現在也算是一心三用了,注意著伊蓮娜的表演,手上的消消樂也沒停下,還得偷聽客廳中父子的爭吵,這都半個小時了,兩人還沒吵完,反而有愈演愈烈的架勢。

「你現在拿出僅有的財產去拍戲?見鬼你是瘋了嗎?你可以做個作家!甚至你要是喜歡,你可以繼續做編劇!作為父親,我會支持你,但導演這份工作,對於你這種性格的人來說實在太危險了!你太容易得罪人了米奇!這次你被冤枉到坐了一年半的牢!下次你要是被人害死了呢?」

「你現在阻止我才是想害死我!你的人生已經固定,你可以繼續做你的設計師,等退休后還可以拿著補貼,收著房屋的租金,人生平淡愜意,但我呢?我才三十歲!憑什麼三十歲的我要過著你六十歲時過的日子?這對我來說不是愜意!是拘束!」

「我害死你?我是你的父親,我會害死你?一句中文成語形容你,冥頑不靈!我不想再對你說什麼了,我知道你不會聽我的話,你走吧,或者交給我租金,一個月三千鎊。」

「多少?」

「三千鎊!住不起就滾蛋!滾出我的房子,帶著跟你的朋友!從我家滾出去!我不再對你有一絲期望了,你們跟著他一起,滾的越遠越好!」

房門被老頭拉開,他一臉憤怒的指著陸澤的鼻子,又指了指房門,意思非常的明顯了,對此陸澤呆了呆,要是在華夏,就算和孩子產生多大分歧,父母為了孩子和自己的面子,都會對孩子的朋友十分友善,哪怕等孩子的朋友走後再吵個天翻地覆,也不能在孩子朋友面前表現出來。

這種事情在陸澤真的很少遇到,一時間竟然有些發獃,但陸澤明白,現在要是跟這個黃皮白瓤的大土豆子懟一下,絕對不是明智的選擇,陸澤只能對他擺擺手,起身拉起了自己的行李箱。

「傑夫!現在是傍晚五點四十分!我們還沒吃晚飯!天都快黑了!你趕我們走?好,我這就收拾行李離開,永遠不回來了,永遠不!」

米奇也紅了臉,爹都不叫了,直接叫大名,這就讓大土豆子更生氣了,直接把三人硬推出了房間,然後狠狠的關上了門,這麼大的爭吵聲讓公寓內很多家的住戶都出來看了熱鬧,一時間還真的有點尷尬。

「我真希望他能體會一下一瞬間失去所有的感覺,真的,如果他破產了,我看他還能不能像現在勸我這般豁達。」

三人沒有敲門,只是聽著米奇一邊抱怨,一邊下樓,陸澤對此只有安慰,誰能傻逼到埋怨對方父母的地步?那不是腦子裡灌水泥了么。

但也真別說,這老頭雖然已經是英國人的思維方式,但可能受他兒時接受的教育影響,對於子女的教育方式則更偏向於中式,就像小時候被爹媽揍,等有了孩子,多數的家長也會揍自己的孩子,不然覺得自己兒時太虧。

直到三人下樓,準備開車離開時,樓上不斷掉落著米奇的衣物,有不少衣服都砸在了車玻璃上,誰扔的……這不很明顯嗎?

「我真快被他氣瘋了!你還覺得他只是嚴厲了一些,其實是為我著想,為我好嗎?你瞧他干出來的事兒。」

陸澤安慰的話也噎在了嘴裡,最終只能聳聳肩膀回答:「或許是怕你沒有衣服穿吧,雖然態度不是很好,但也是怕你買不起衣服,再被凍感冒了。」

米奇從地上撿起衣服,隨意抖落抖落,也不疊好,就這麼揉成一團塞進車裡,白了陸澤一眼,沒有說話,開車走人。

「我們現在只能提前去伊爾克魯堡了,不然只能露宿街頭,我可沒錢住旅館。」

這時一直不發表感想的伊蓮娜才小聲的提醒了一句:「其實你們可以住我家。」

「算了吧,要是德普那傢伙知道我這個導演窮到只能住在演員的家裡,估計會一拳把我昨晚吃的夜宵都打吐出來,你怎麼決定的?跟著我們一塊去伊爾克魯堡,還是回家?」

「我……還是回家吧,今晚有夜賽,估計會很忙,那就這樣,我先回去吧自己的事情安排妥當,明天再去伊爾克魯堡找你們,拜。」

「明天來記得給我帶兩箱啤酒!也不知道天黑之前能不能到地方,真是他嗎活見鬼。」

等伊蓮娜離開后,兩人也驅車前往利目的地,要不怎麼很多人都管利物浦叫利村呢,離開市中心后,眼前的一些都是農村景象,環境風景倒是不錯,車裡播放著英倫搖滾,陸澤一直看著車外發獃,這一路耗費的時光並沒有他想象中那般的漫長。

相比利物浦的郊區,伊爾克魯堡不是像,而就是農村,總共只有不到兩千人的村莊,很少有外人在晚間驅車過來,街邊不多的行人見到車輛駛入,目光一直鎖定著車輛。

一直開到村尾的一處二層小樓,米奇把車停好,為陸澤介紹著這棟承載著他無數記憶的房子。

「這是我外祖母的房子,小時候我曾經跟外祖母生活過一段時間,那估計是我人生中最美好的時光了,我喜歡寫故事給我外祖母聽,在她的誇獎下,我才走上了電影這條道路,不過自從我外祖母過世后,我就很少來了,只是偶爾會拿錢修繕一下,跟我進來吧。」

拉開電閘通了電,房間的燈還能亮,只是由於上面的灰塵太多而顯得暗淡,房間也沒有太過於凌亂,傢具上都鋪著報紙,只是灰塵有些多而已。

二樓有兩個卧室,不過沒有床褥,兩個大男人也不嫌棄,準備擦擦床板,往上鋪點衣服就湊合睡,只是剛收拾完后,卻聽到樓下院子里有人在喊。

「誰在上面!下來!」

「嘿克萊爾!好久不見!你還好嗎?」

「米奇?你什麼時候來的?我的天,朱迪!快看看是誰!小米奇!他回來了。」

不出陸澤意料,這個叫做克萊爾的男人是米奇曾經的鄰居,關係一直很好,不過自從米奇成名后,就很見面了,克萊爾邀請了兩人去他家吃飯,早就餓的前心貼後背的兩人自然滿口答應,不過本來想著就是去人家蹭頓飯,結果卻成了好幾十人的大聚會,熱鬧的不得了。

飯桌聊天時,米奇也透露了回來就是為了拍戲,這幫人一直關注著伊爾克魯堡走出去的大導演,也知道他現在落魄,所有人都拍著胸脯保證,只要有困難就來找他們。

陸澤注意到了此刻米奇的笑容,是從他來呂華找自己后,露出的最真心、最燦爛的笑容,讓陸澤也不知不覺的,回想起了屬於自己的村子,那裡的村民,也如他們這般熱心,真誠。

一直鬧到晚上十一點多,眾人才各自散去,兩人也回到了老房子準備洗漱休息,此刻的米奇正像個喋喋不休的老頭,為陸澤講述著房間里所有物品的來歷,直到酒意上頭,各自回到房間休息。

直到……

「轟隆!」

閃電透過窗戶照射進房間內,把已經因為接到戲而聽課,正昏昏欲睡的陸澤驚醒,坐起身看向窗外,耳中已經能聽到稀稀落落的雨聲,想了想,似乎有什麼事兒沒想起來,突然!

「我草!道具!」

「我草!道具!」

兩間屋內同時同步的喊出了同樣意思的兩種語言,房門同時打開,兩人朝樓下衝去,雨勢越來越大,兩人甚至還光著腳,趕緊把猛禽上的遮陽布掀開,搬著一件一件被他們從克萊勒夫拉回過來的拍攝道具。

這可能是兩人這麼多年的娛樂圈生涯中,第一次這麼關心這些廉價的道具,用身體儘可能的擋住原本應該滴落在道具上的雨,甚至連腳被划傷都沒有注意,因為兩人都知道,小件還好,大件一旦被泡壞了,那劇組的整個資金鏈條就斷了,現在的《效應》劇組經不起一點的風吹雨打。

等到所有的物品都搬進屋內,兩人濕的跟落湯雞似的,坐在地上劇烈的呼吸,這裡的道具有不少沉東西,這樣迅速的搬運,對一個放棄運動很久,和一個壓根就不愛運動的男人來說,身體著實有些扛不住。

「說……說實在的,自打我成名之後……我就再……再也沒珍惜過道具……這次可真是嚇壞我了,媽的,幾百鎊的東西,原來我壓根就不當回事。」

「我……我也是……」

「洗個澡吧,然後睡覺,但願明天可千萬別感冒了。」

洗完澡后,兩人回到房間,陸澤躺下,傾聽著雨點敲打窗戶的聲音,以往陸澤很喜歡聽雨聲,不大一會就會困,但今天卻怎麼都睡不著,腦子裡一直惦記著事兒,最終還是忍不住起床,悄悄的下樓,卻發現……桌上的燭台被點燃,在昏暗的房間,米奇就坐在沙發上,目光一直注視著這不過幾百鎊的電影道具。

聽到腳步聲,兩人相視一笑,陸澤披著從克萊爾家借來的被子,坐在米奇身邊,分給米奇一根煙,接著燭台的火苗點燃。

可能幾年前的兩人怎麼都不會想到,曾經自己毫不在意的東西,如今卻如同救命稻草,在這個暴雨來臨的夜晚,讓兩人怕到根本睡不著覺。

「……」

大家還在看:我的功法全靠撿文藝時代從1983開始總裁鬼夫,別寵我最佳女婿下堂王妃逆襲記總裁爹地惹不起總裁在上我在下一胎雙寶:總裁大人夜夜歡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