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一槍爆頭下載
  3. 一槍爆頭
  4. 33:秘密地道

33:秘密地道

作者: |返回:一槍爆頭TXT下載,一槍爆頭epub下載

「藏在守護神軀殼裡那名幕後黑手,絕對走不遠的。」

李焚舟凝聲道:「時間太短了。他根本沒那個機會。所以假如我猜得不錯的話,在這神廟之內,肯定藏有某條秘密地道。那幕後黑手就是通過地道逃走的。」

程立點點頭,道:「我也是這麼想。不過……地道究竟在哪裡?」

李焚舟沉吟道:「多半就在這大殿之內。咱們到處找找看,應該很容易找得到。」

程立若有所思道:「就在這大殿之內的話……那麼就不用找了。」

李焚舟一怔,問道:「不用找了,是什麼意思?」

程立笑道:「就是這個意思。」

話聲甫落,程立右手微晃,已經把「洪流」又拿了出來。槍口對準了地下,更不由分說,立刻就是一槍。

「轟隆~」

電光石火之際,熾烈銀光轟然爆發,如同海嘯山崩一樣,淹沒了整座神殿。銀光所及範圍之內,無論一草一木,一磚一石,全被徹底摧毀。

「瘋了!程兄弟,你究竟搞什麼鬼?不會真是發瘋了吧?」

距離地面足有十餘丈的半空處,李焚舟踏虛馭空,面色微白。髮鬢旁邊,更極罕見地流淌出一滴冷汗。素來沉穩如山的風度,此刻已然消失不見。他一把抓住程立衣領,吼道:「出招之前還連個招呼都不打。你該不會想自殺吧?」

程立搖頭道:「李大哥,你想多了。我怎麼想要自殺?只是要使用最直截了當的辦法,去找出神廟裡暗藏的機關地道而已。」

李焚舟一怔,道:「就是為了找出地道?」

程立理所當然地道:「對啊。假如神廟裡真有地道的話,那麼它肯定十分隱蔽。不是熟悉內情者,多半找不到什麼蛛絲馬跡。即使找到了,這條地道也肯定暗藏機關。誰知道該怎麼打開?別說我們都不懂這些。即使懂得破解,也沒那麼多空閑時間。還不如直接來個暴力破解,乾淨利落,一了百了。」

李焚舟頗有幾分氣急敗壞地道:「那麼這麼簡單了?即使你這下子找到了地道,可萬一因為你的魯莽,把地道給炸塌了,堵死了,那該怎麼辦?」

程立無所謂地道:「塌就塌了。堵就堵了,也沒什麼大不了的。頂多算是這條線索斷了,咱們另外再找別的線索啰。」

李焚舟簡直有幾分哭笑不得。終於無可奈何,只好嘆道:「好吧好吧,算你的歪理講得通。不過下不為例。再來這麼一次,大哥我這顆心臟,可要受不住了。」

程立大笑:「氣吞天下的李焚舟,膽子居然會這麼小?這種話說出來,也沒人信啊。」

李焚舟冷哼一聲:「膽子再大,也承受不住你這麼一驚一乍。哼,趕快把那東西收起來。否則的話,別怪大哥翻臉。」

程立又是一笑,隨手把「洪流」收起。轉而向旁邊邁出一步。黑氣湧現,凝成一片如鏡子般的圓形,穩穩承托住他的身體。他回過頭來,向李焚舟上下打量了兩眼。見他雙臂交叉抱在胸前,全身騰空凝立。禁不住嘖嘖稱讚道:「居然能踏虛馭空。李大哥,好厲害的輕功。」

李焚舟聳聳肩:「這是我天罡乾坤變當中的一式:駕雲馭風乾坤絕。認真說起來,除了嚇唬人之外,其實也沒多大用處。和程兄弟你這一手相比,可差得遠了。」

程立道:「高手過招,兵凶戰危,生死一線。能夠出其不意,嚇人一跳。往往便已經奠定了致勝之機。李大哥說只能嚇唬人就沒用,也太過謙虛了。」

李焚舟笑道:「你我兄弟,何必還這樣子互相吹捧。來吧,下去。」撤去功勁,身體如一桿筆直的標槍,向地面處墜下。程立則心念一動,再度發動「地藏劫」,凝聚起一片又一片的暗黑圓鏡,憑空鋪砌成一條通往地面的樓梯,徑自拾階而下。

片刻之間,程立走完樓梯的最後一步,重新踏足地面。李焚舟則實在降落之前的瞬間,向地面擊出一拳。藉助拳勁的反作用力,抵消了下墜的力量,同樣平安著陸。

兩人並肩而立,環顧四周。若說先前程立第一次使用「洪流」,結果是導致神廟大殿半毀。那麼第二次使用「洪流」,結果就是整座大殿都已經消失。就彷彿這座殿堂是繪在白紙上的圖畫。被橡皮輕輕一刷,便再也不存在了那樣。

不過認真說來,倒也不是真的什麼都沒有了。最低限度,地面處還存在著一個巨大坑洞。洞口方圓有兩丈左右,裡面黑黝黝的,一眼看不見底。陣陣陰森寒風從裡面吹出來。赫然讓站在洞口邊緣處的程立和李焚舟,都感覺活像置身於三九隆冬時節,冰寒刺骨。

兩人相互對望一眼,各自緩緩點頭。程立道:「果然有地道。」

李焚舟道:「看這風勢,下面多半別有乾坤。」

程立道:「管他有什麼乾坤,進去探一探,就什麼都清楚了。」

李焚舟道:「好。走吧。」更不多言,縱身就躍入坑洞之中。程立也從後跟上。

地道之內一片漆黑,伸手不見五指。但李焚舟這種老江湖,當然早有準備。他從腰間革囊里取出一個火摺子打亮,柔和的火光,雖然只能照亮兩人身邊一小片地方。但對於兩人來說,卻絕對已經足夠了。

抬頭左右張望,只見地道四壁十分光滑平整,明顯是經人為修飾過的。李焚舟禁不住感嘆道:「要開鑿這樣一條地道,可謂工程浩大。需要花費的人力物力,還有時間,都絕對是個駭人聽聞的數字。哪怕由金龍幫來主持,恐怕都會很吃力。沒想到永州排教這種小幫會,居然可以辦得到。」

程立一邊東張西望,一邊問道:「李大哥,你覺得這條地道是永州挖掘出來的嗎?」

李焚舟道:「那個什麼半人半蛇的守護神,是永州排教捧起來的。這座神廟,同樣是排教修建。那麼這條地道,當然也是他們挖掘的了。」

程立沉吟道:「我看倒也未必。不過這些細枝末節的東西,咱們先不管了。嗯……地道好長啊。咱們加緊走吧。」

李焚舟點點頭,和程立一起加速,沿著地道斜斜向下方深入。走了約莫一盞茶的工夫,眼前忽然一亮,四周環境豁然開朗。再不是幽暗狹窄的地道,轉而變成了一處極寬闊,極廣大的地下洞窟。

洞窟四周,到處都是奇形怪狀的石筍和鍾乳。在火摺子的光芒映耀之下,顯得光怪陸離。任何人來到這裡,都可以一眼斷定。這洞窟純出天然,絕非人力挖掘而成。

但極目遠望,又可以看見各處牆壁之上密密麻麻,有無數個孔洞。每個孔洞後面,想必都是一條地道。也不知道究竟都通往什麼地方。

程立看看四周,凝聲道:「想不到在永州城地下,居然還有這麼大一處地窟。看來,永州排教的教主是無意間發現了這處地窟,然後再利用它修建暗道,讓守護神能夠隨意出現在永州城的任何一個角落裡,造成了守護神無所不知,無處不在的假象。以此欺騙老百姓。」

李焚舟頜首道:「多半如此。不過,這洞窟太大了。那些地道也太多。單憑我們兩個,實在很難找得到那名幕後黑手的蹤跡。看來只有先回去地面,再從長計議了。」

程立嘆道:「看來也只有這樣了。」

兩人無可奈何,轉身離開。過不多久,已經回到地面。剛剛走出地道,忽然眼前一亮。只見金龍幫眾弟子,點起了好幾十支火把,照耀得四周一片通明。火光中,幫主夫人宋詩容和小青,還有菩薩蠻等三位女子,都在這裡等待。

驟然看見程立和李焚舟走上,三名女子立刻關切地迎過來。宋詩容握著丈夫雙手,柔聲道:「大哥,你沒受傷吧?」

李焚舟反握著妻子的手,笑道:「要妳掛心了。別擔心。我沒事。有我和程兄弟兩個人在,天下間還有什麼東西,能夠讓我們受傷的?」

小青則有幾分急不及待,向程立問道:「小哥哥,那下面有什麼東西?」

程立把事情簡單說了。道:「照這樣子看來,假如沒有熟知內情的人帶領,很難找得到正確的道路啊。」

菩薩蠻嘆道:「如果三師弟在這裡就好了。他的追蹤術天下無雙。不管多麼細微的蛛絲馬跡,他都一定能夠找得出來。」

李焚舟不以為然地揮了揮手,道:「遠水不救近火。現在說這個,還有什麼用?」

宋詩容則嘆道:「想不到就連祝大天王,都投靠了朝廷,要找我們金龍幫的麻煩。這下子,事情更加複雜了。大哥,你可要千萬小心啊。十年苦練,祝大天王的實力肯定今非昔比。一旦你落了單的話,恐怕就要危險了。」

李焚舟冷笑道:「什麼水上龍王?在我看來,不過土雞瓦狗而已。嘿,剛才假如他還有些血性的話,就該衝上來和我拚命才對。偏偏他竟然縮了。

由此可見,這十年裡,祝順水並沒什麼長進。頂多掌法更加純熟,內功修為更深了而已。當真打起來的話,五十招之內,我就能打垮他。水上龍王?哈哈~我看他是水蛇王。」

「蛇?啊喲,對了,我怎麼幾乎都想不起來的?」

小青雙眼發亮,頓足道:「蛇!就是蛇。只要有蛇在,哪管這地下洞窟里有千萬條地道,我照樣也能找出最正確的一條活路!不管那守護神有多少秘密審查,都絕對逃不過我這些好夥伴!」

大家還在看:總裁鬼夫,別寵我最佳女婿下堂王妃逆襲記總裁爹地惹不起總裁在上我在下一胎雙寶:總裁大人夜夜歡天降巨富帝王燕:王妃有葯神醫凰后:傲嬌暴君,強勢寵!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