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天降巨富下載
  3. 天降巨富
  4. 第三百一十五章 絕不會讓你食言

第三百一十五章 絕不會讓你食言

作者: |返回:天降巨富TXT下載,天降巨富epub下載

「周小姐!不要出去!」

站在門口的一個守衛,看到周允突然衝出來,急忙去攔。

這守衛並非是熊家的人,而是熊老留守在洞房外面的貼身侍從。

熊老帶著其他所有人出去尋找陸原了,但是還是留下來了一個侍從守候在洞房的外面。

只因為他知道,周允到底是三少爺最喜歡的女孩,雖然三少爺離開了,但是他在三少爺回來之前,一定也會好好的照顧周允的。

如果三少爺一輩子不回來,他就會盡職盡責的以一個長輩或者一個僕從的身份照顧周允。

直到,直到自己年邁離開……

熊老還不相信熊家的其他人,畢竟自己離開家族三十多年了,所以現在自己必須忙於尋找三少爺的時候,他留下了自己的一個從陸家帶出來的貼身侍從來保護周允。

熊老的侍從的忠心,勿用懷疑!

當然了,熊老也沒辦法阻止婚禮的進行,畢竟周允現在喜歡的人是熊耀。

所以,熊老只是交待,侍從站在洞房外面,如果假如說周允要是突然大喊或者呼救什麼的,這個侍從就衝進去保護周允。

現在看到周允突然向外面衝去,他頓時一驚。

因為,此時他很明白,外面是何其的危險。

「周小姐,外面危險,快回去!」守衛向周允衝去。

然而周允此時怎麼會聽他的,周允的視線里也再沒有其他人,只有那道遠處的光柱,她就像是飛蛾一樣,無論多遠,無論有多少阻隔,還是阻擋不住她撲向那道光柱的決心。

「周小姐!」

守衛來不及再多說什麼了,他直接沖向周允,想強行阻攔住她。

砰!

然而,他剛靠近周允,一塊巨大的樹枝,從空中遽然落下,正砸在守衛的肩頭,把他壓在了樹枝下,一時動彈不得。

只能眼睜睜的看著周允跑向外面,跑出去熊家。

熊耀也跟著跑了出來,「虹虹!」,但是看到外面的駭人景象,頓時他立刻收剎住了腳步,眼睜睜的看著周允跑出了大門。

呼!

一塊燈牌,擦著周允的身邊,墜落在地上,摔成無數碎片!

周允看都沒看一眼,繼續向那光柱的方向跑去。

呼,砰,呼!

外面,無數的東西從空中紛紛墜落!

燈牌,燈箱,路燈,飛鳥,蝙蝠,防盜網,樹枝……

彷彿是一場隕石的爆炸,漫天的流星雨紛紛墜落。

在周允的身邊不停的摔落,炸開。

此時,整個武江市,街上沒有任何人了,所有人都躲進了建築物。

縱橫交錯的武江市街道,此時已經空無一人,在夜幕下,看起來就彷彿是世界末日一樣,只有周允一個人,向著那道光柱的方向,飛奔在這街道上。

「小姑娘,你幹什麼,不要命了啊!」

「就是,快躲進來啊!砸到你會死人的啊!」

已經躲進了建築里的人們,看著一個小姑娘在狂亂墜落的接到上狂奔,都又心疼又擔心。

周允就彷彿沒聽到一樣,飛快的跑過一條,又一條街道。

她就像是動漫里的少女,踮著腳跑得飛快,空中的雜物下雨一般從她身邊落下,砸在她的腳邊,整個街道上一片狼藉,到處都是碎片,裸露撕裂的電線,在空中發出滋滋的火花。

周允卻彷彿是什麼都看不到,刷刷刷,她踮著腳,靈巧的避開地上的狼藉碎片,繼續向光柱的方向,也就是九仙山的方向跑去。

呼!

一塊印著「上海歌舞廳」的燈箱突然從空中墜落,砸在了二樓的電線上之後,冒出綻放一樣的火花。

砰的一聲,又砸在了周允的肩膀上。

周允淬不及防,正在奔跑的她,突然被砸中,整個人就倒了下去,慣性讓她在地上翻滾了好幾圈,鮮血瞬間染紅了身體,地上的碎片垃圾,毫不留情的劃破了她的手肘和膝蓋。

但她看都沒有看一眼自己身上的傷口,爬起來繼續向九仙山方向跑去。

即使摔倒了,她的目光也沒有移開那道光柱。

陡然,一聲低沉的吼聲,從九仙山的方向傳來,雖然沉悶,但是卻幾乎穿透了整個城市,就彷彿是雲層里的悶雷。

躲在建築里的人們,不由的面面相覷,心頭都升起一種說不清楚的駭意。

然而周允聽了卻不由心頭一震。

這是陸原的聲音!

這聲音里,充滿了一種撕裂一般的痛苦,一種塌陷一般的痛苦!

她怎麼能忘記陸原的痛苦的聲音?

沒有人會比她熟悉陸原的痛苦的聲音了,她永遠都會記得那一個時刻,那一個自己被艾敬她們打得昏迷在路邊,陸原抱著自己在啜泣的時刻!

雖然她昏迷了,但是她依然會感受到陸原抱著自己的溫暖的懷抱,感覺到他淚水的溫度,感覺到陸原痛苦的低吼。

這一個瞬間,這一聲痛苦的低吼。

眾人聽了都感覺到駭意,唯獨周允聽了,兩行淚水刷的就涌了出來。

是的,這一個瞬間,她想起了更多的事情。

她想起了所有的事情,從周允,到曹虹,她想起來了,所有的事情都串起來了。

她想起來了第一次和陸原在湖邊認識的樣子,想起來了一起用樹枝吃哈根達斯的那個時光,想起來自己為了給陸原帶好吃的,買了壞的水果,在宿舍里,給他切片的事情。

想到了在食堂里,兩人吃一份炒飯,陸原吃的滿臉都是飯粒的事情。

想到了自己出了車禍,醒來之後在曹家的事情。

然後,她想到了自己在武江大學的東湖邊上,遇到了熊耀的事情……

想到這裡,周允渾身一震,淚水更甚。

自己,怎麼會這樣?

自己怎麼會把別人當成了陸原?怎麼會把對陸原的感情,放到了另外一個人身上!

自己太對不起陸原了!

然而,這,只是一個開始。

當她又想起了在婚禮上碰到陸原的時候,想到陸原看著她,一點一點的講述著如何找到她如何思念她,如何懺悔,而自己卻無動於衷的時候,周允的心都碎了。

是了,還有,當自己看到陸原拿出那朵玫瑰,自己一下子驚慌失措,嚷著讓陸原滾開,卻去尋找熊耀的保護的時候,周允的心,就真的徹底的撕裂一般的痛楚。

是啊,他尋找了自己那麼久,自己卻讓他滾開。

他那麼小心翼翼地的來到自己跟前,自己卻轉身躲在了熊耀的背後。

儘管是因為自己看到玫瑰花,想到了機場時候那個人用玫瑰花騙走了自己,所以自己才會對玫瑰花留下了陰影。

可是,自己又怎麼可以對拿著玫瑰花的陸原那麼冷漠!

自己已經把對他的感情,錯誤的放在了另外一個人的身上。

而婚禮上,自己卻又把對另外一個人的恐慌和厭惡,因為玫瑰花,而錯誤的放在了陸原的身上!

想到這裡,周允早已淚流滿面。

她更加瘋狂的奔跑起來,一邊奔跑著,她的腦海里一邊想著陸原最後和熊耀說的那些話。

想著他一點一點的告訴熊耀自己愛吃什麼,自己的習慣,以及威脅熊耀不能對自己不好。

想著陸原離開熊家時候的樣子。

那個時候的陸原,一定很痛苦很痛苦吧!

他那麼痛苦,卻還是在想著自己!

而在他走出熊家的時候,自己甚至都沒有去看他一眼。

周允跑得更快了,那光柱雖然還十分的遙遠,但是似乎成為了她生命里唯一的路標和目標,沒有什麼可以阻擋,自己去到達那裡!

陸原,你一定要堅持住,堅持到我到達你的身邊。

因為你說過的,你要保護我照顧我一輩子的。

你在我媽媽面前說過的!

你答應我的!

你放心,就算你不來找我,我也會去找你,我就算是竭盡全力,也絕不會讓你食言的,我一定會讓你實現你的諾言的!

吼!

又是一聲吼叫,在周允聽起來,裡面夾雜了無數的痛苦。

狂風大作!

不停的從上空掉落的各種雜物,在這狂風之中,就彷彿是一場颱風席捲了整個城市,漫天都是各種雜物飛舞。

周允單薄的身軀,在這地獄一般的環境中,依然飛快的前行。

一道道殘片,在狂風的作用下,抽打著她的身軀,她卻反而跑的更快!

此時,九仙山,登天台上,光柱更加的強烈了,那一道從天而降的光芒,就彷彿是打開了的新世界的天梯,然而,被緊緊裹在其中的陸原,臉上卻極為的痛苦和掙扎。

他跪在地上,整個身軀被壓得很彎很彎,就彷彿是身上有千鈞之力在壓著他。

吼!

他在低吼,他看起來在努力的抬頭,脖子上的青筋宛如是青龍一般暴起。

然而,他卻半寸都抬不起來。

「少主這是怎麼了啊?」

不遠處,一伙人正在關切的看著陸原。

他們不是別人,正是章九他們三個隨從,以及瑤光。

是的,當九仙山上出現了光柱的時候,章九就已經預料到了什麼,他迅速的帶上了藍凰和朱策,三人急匆匆就往九仙山上趕來。

而在半路上,又碰到了也一路趕來的瑤光。

章九當時問瑤光為什麼來九仙山,瑤光搖搖頭說不知道,但是就是心裡有一種慾望,促使著她趕往這裡。

四人一路來到山頂。

正好就看到陸原正被光柱包圍著。

眼前的景象,即使是章九他們,也是看得驚詫萬分,一時之間,都不知道該不該上前,所以就只能先站在附近。

「少主要危險!」章九的語氣都變得凝重起來了。

「怎麼了?」藍凰心裡一緊,急忙問道。

「少主正在承受巨大的能量,如果他再不吸收這些能量的話,他會被能量撕碎的。」章九凝重的看著光柱下的陸原。

強烈的光柱下,陸原的身軀都幾乎變得半透明了。

「能量在哪裡?」

「你看到那光柱了嗎,那是巨大的能量被實化的樣子,能量是虛無不可見的,但是當能量強烈到一定情況下的時候,就會產生光芒,當能量可見的時候,那樣的能量已經是熾熱到了極點了!」章九指著那道從天而降的光柱,「那不是光,那是能量,你要知道,此時那光柱裡面的溫度,恐怕達到了幾億攝氏度,壓力也會達到幾萬萬兆帕,別說生物,對於一切東西來說,那裡就是一個分解場,任何東西進入,都會立刻汽化為烏有……」

藍凰聽著章九的話,不敢相信的看著那道光柱,看著光柱下,跪在地上,還在掙扎的那個不願意倒下的身影。

心中也不免震撼。

到底是什麼人,還可以在那種能量場內生存!

想到這裡,藍凰心中陡然一盪。

是啊,那是少主啊!

魔族的天玄,那是稱霸萬界的存在啊!

是了,都過了三萬五千年了,自己都差點忘記少主以前是多麼逆天了。

「怎麼會突然有這麼巨大的能量啊?」藍凰看著陸原,喃喃的說道。

「這是少主引來的能量。」章九也獃獃的看著光柱里的陸原,「這能量存在於三個大陸之間的虛無空間,這些能量連接著大陸,能把三個大陸連接起來,你可以想想這能量的強大,少主是為數不多可以吸收虛無空間能量的人。」

「少主引來的能量,他又為什麼不吸收呢?!」藍凰著急的看著光柱中的陸原。

光柱越來越亮,可見能量還在源源不斷的湧來。

章九搖搖頭,「我也不知道,本來少主是準備吸收這些能量的,他已經開始覺醒了,可是,在最後關頭,他卻又選擇了拒絕吸收,可是這些能量如果一直不被吸收,會把少主壓垮的,他在掙扎,可是他沒有太多的掙扎的餘地了,這些能量越來越多,他再不吸收,他真的會死的!」

「那他吸收啊,少主為什麼不吸收!」藍凰著急的跺著腳。

「我不知道,他其實已經覺醒了,覺醒的少主對於力量的渴望是非常強烈的,那種強烈,比世界上最強的毒癮發作還要強烈上萬倍,可是,這麼多他引來的能量,唾手可得,他卻依然選擇了拒絕!」章九此時也簡直不敢相信的看著陸原,突然他醒悟道,「他,不想吸收這能量,只因為他不想徹底覺醒,他,他還保留著這一世的記憶,他,他有留戀的事物!」

「那他為什麼不逃離那裡!」藍凰真的急了,眼睛都紅了。

「他動不了,能量太大了,他支撐都支撐不住了,哪裡逃得出來。」章九盯著光柱中的陸原,悲痛的說道。「他,已經無法控制這些能量了。」

「少主會死?」藍凰不敢相信的喃喃的說道,「他寧願死,也不接受這些能量,他即使內心無比渴望能量,也不接受能量,只為了保存這一世的記憶?!」

「不……」章九的臉上,露出了一種很難說清楚的表情,那是一種極度的震驚和不可思議的導致的平靜的表情,「少主他其實現在這個狀態,已經並不記得這一世的確切的清晰的記憶了,換句話說,其實他已經不記得任何人的樣子,甚至不記得任何一個人的名字了,他只是內心的深處,有一個東西,他自己也說不出來的東西,牽絆著他,讓他不想覺醒,他甚至自己都不知道那是什麼東西,他只知道,自己不要覺醒,不要覺醒……」

章九的話,還沒說完。

一個輕靈的身影,從他身邊迅速掠過,疾風一樣,沖向了光柱下的陸原。

大家還在看:最佳女婿陰倌法醫豪婿我爺爺是迪拜首富天降橫財透視醫聖超級女婿妙手回春風流醫聖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