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重生七零當神婆下載
  3. 重生七零當神婆
  4. 235為民除害

235為民除害

作者: |返回:重生七零當神婆TXT下載,重生七零當神婆epub下載

它之所以這麼多年來在這條河裡興風作浪,那是因為它還沒有碰到過真正的收鬼大師。

可是這次,這個女人居然能一下子拿出了六張驅邪符,它知道,今天來的這個女人是有真本事的。

張萌冷冷一笑,看著它道,「你不用知道我是誰,只要知道我是來收你的就行了,你在這裡做了這麼多傷天害理的事情,今天就是你的死期,受死吧。」

話一落,張萌嘴巴動了幾下,那飄在半空中的六張符紙馬上朝鯰魚怪物身上壓了上去。

接著六張符紙一碰鯰魚怪物身上,立即發出了滋滋的響聲,就好像是高壓電漏電了一樣。

不過片刻,它的身體就燒傷了一大片,看起來讓人覺著觸目驚心。

鯰魚怪物看著自己被傷的身子,眼中閃過憤怒的眼神,氣呼呼的瞪著張萌,「臭女人,你的符紙到底放了什麼,我的身體不能自行修復了!」

張萌冷冷一笑,「我放了一點雄雞血,雄雞血跟硃砂混合,對你們精怪來說是最致命的毒藥。」

鯰魚怪物氣的眼珠子立即變大,渾身的肉更是開始慢慢的脹起來,身高也長了一倍不止。

整個身體看起就跟個巨大的怪物一樣。

在它身上的那些肉里,突然露出了一排排鋒利的牙齒出來。

「我要咬死你,吃你的肉,喝你的血。」鯰魚怪物氣的大吼。

張萌握緊了手上的符紙,目不轉睛的眼前這個怪物,「想吃我的肉,喝我的血?呵,那也要看你有沒有這個本事先?」

說完,張萌摸了下脖子上的小白蛇還有手腕上的食魂蠱蟲,對著它們倆道,「現在需要你們幫忙了,都給我醒過來。」

就在這時,一蛇一蟲分別從她的脖子上和手腕上滑到了地面上。

「小白,小蟲子,給我把它給吃了。」

就在她話剛講完,小白跟食魂蠱蟲立即興奮的朝張牙舞嘴一樣的鯰魚怪物沖了上去。

一蛇一蟲張大著嘴巴,你一口我一口的在鯰魚怪物身上咬著。

每咬一下,它們的嘴裡就多了一塊肉吞進肚子里。

鯰魚怪物痛的慘叫,它的身子用力搖晃著,企圖想把纏在它身上的小白蛇跟食魂蠱蟲給甩出去。

只不過小白跟食魂蠱蟲因為身體小的原因,輕而易舉的躲了過去。

就這樣,短短几分鐘,這條剛剛剛還盛氣凌人的鯰魚怪物全進了這一蛇一蟲的肚子里。

在它吃沒的那一瞬間,一顆白色的珠子掉落在地上。

張萌走上前撿起來看了一眼,見它是發了下光,勉為其難的收在了背包里。

吃完了這麼大的東西,這兩個小東西現在正懶洋洋又爬上了張萌的脖子上和手腕上呆著。

一想到它們剛才吃了那種黏黏的怪物,張萌皺著眉把它們從脖子上和手腕上拿了下來,扔到了旁邊的小池裡。

「你們兩個給我好好的洗洗,吃了那種東西不先嘴就往我身上鑽,膽肥了是不是,快給我洗乾淨了,洗不幹凈,不準上我身。」張萌指著還想要從水裡爬上來的它們一通罵。

這一蛇一蟲似乎也知道怕,剛把爬到了一半的身子又浸回了水裡。

就在這時,山洞慢慢的變了一個樣。

洞壁上出現了十幾朵栩栩如生的梅花,樹枝上的梅花就如美人一般,香氣四溢,別有一番風情。

正當張萌看著這些梅花發著呆時,忽然發現這些梅花慢慢變成了一張人臉。

她在其中一朵梅花人臉上看到了朱村長的女兒朱小婧。

頓時,張萌明白了這些梅花代表的含義了。

這些梅花應該代表的就是那個鯰魚怪物這幾百年來吃過的女孩了吧。

看了一會兒,張萌嘆了口氣,馬上從背包里拿了一盒沒用完的硃砂朝洞壁上的那些梅花上灑了上去。

在她灑完沒多久,那些梅花慢慢的綻放,緊接著一點白光從梅花上面跳了出來。

不一會兒,張萌的面前站了將近十二個女孩子。

「張大師,謝謝你救了我們脫腦這個苦海!」朱小婧對著張萌笑著道。

張萌看了她們十二人一眼,「那隻怪物被我殺了,你們自由了,接下來你們有什麼打算?」

十二個女孩你看我,我看你的,看了一會兒,有不少人都願意去地府里報到,然後等著投胎。

只有朱小婧一聲不吭的。張萌看著她問,「你呢?」

朱小婧咬著唇,猶豫了下,道,「張大師,我想回去看看我爸媽。」

張萌沒多說什麼,只是點了下頭,然後拿出了一張用紙拆的元寶對著她們道,「你們現在先進來這個元寶里,等我回去挑好時間了,我再送你們去地府里報到。」

十二個女孩自然是沒有意見,一個個化身成一道白光飛進了她手上的這隻元寶裡面。

這裡事一了,張萌在這個山洞裡逛了一圈,還真的讓她發現了不少的寶貝,有好多都是金銀珠寶類的。

這些東西要是放在以後那絕對是個香餑餑,可是現在,那就是個禍害。看著這幾乎半個房間的金銀珠寶,張萌不舍的朝它們揮了下手,「對不起了,暫時不能帶你們離開這裡,不過你們放心,等外面時局穩定了,我再來這裡帶你們出來見世人,等我啊。」

逛完這個洞,確定沒什麼好東西可以找的了,張萌這才帶著懷中的元寶游上了河面。

此時張萌真慶以前為了救小濤,專門去學了這個游泳,要不然此時的她就要被淹死在這條河裡面了。

她一冒頭,立即就有一隻手臂伸到了她眼前。

張萌抬頭一看,見到船上坐著焦急望著她的男人,高興的喊了一聲,「顧明台。」

顧明台臉色白白的,臉上實在是扯不出一朵笑容,「快上來,我拉你。」

張萌抿嘴一笑,把手伸到了他手上。

不過片刻,原本呆在河裡面的她現在就已經在船上了。撐船的是朱村長。

「張同志,你可出來了,你要是再不出來,這位男同志他就要急的跳下去找你了。」

朱村長扯著僵硬的笑容看了一眼顧明台這邊。

心裡暗道,幸好張同志上來了,要不然,他要是再繼續跟這位顧同志坐這條船,他就要被嚇僵在這裡了。

張萌抹了下自己臉上的水,笑著道,「你們怎麼知道我會在這裡出來的?」

朱村長馬上看向顧明台,「這個我也不知道,是顧同志叫撐船到過來等著的。」

張萌一聽是顧明台的意思,馬上朝他看過來,等著他的解釋。

顧明台從旁邊拿出了一條幹毛巾給她擦著身上的水,見她一直相著自己,只好道,「我發現這裡的水氣比其它河上都要濃,所以我就猜到這個地方一定是那個精怪洞府所在。」

張萌立即張大了嘴巴,一臉佩服的道,「顧明台,你可真厲害,改天你這個聞什麼水氣的,也教教我,我想學。」

顧明台見她一直在動來動去,難得有點黑臉的扶著她肩膀,「你給我老實的坐好了,渾身是水,要是不擦乾淨,小心凍感冒了。」

張萌不好意思的朝正在撐船的朱村長看了一眼,見人家只顧著專門撐船,根本沒去看他們小兩口這邊,這才鬆了口氣。

張萌馬上咧著嘴角,討好的跟顧明台道,「我才不會被凍感冒呢,你忘記了嗎,我的身體可是最棒的,這一點點寒冷我才不怕呢。」

她話剛一落,一道噴嚏聲就從她嘴裡打了出來。

立即讓她感覺好丟臉啊。

顧明台抿著嘴角,似笑非笑的盯著她。

張萌臉一紅,趕緊道,「好吧,好吧,我知道錯了,你擦吧。」

等到船靠岸時,張萌身上的水跡已經被身邊的男人給完全擦乾了。

還沒等她下船,岸上等著的朱家村民們一個個緊張的盯著她。氣氛非常的讓人窒息。

張萌走下船,看著這些緊張的村民們,朝他們立即咧嘴一笑,宣佈道,「各位,你們的那位河伯從今以後不會再來打擾你們了,你們也不用怕它再讓你們每隔十年給它送一個媳婦,你們以後可以自己過自己的日子了。」

她剛喊完,這些等著她的村民們並沒有歡呼出聲,而是傳出了無數道壓抑許久的痛哭聲。

張萌看著這些低下頭去抹眼淚的村民們,心裡酸酸的,轉身望著身邊護著她的顧明台道,「顧明台,我想奶奶他們了。」

顧明台握住了她的手,「我們等會兒就回家。」

朱村長也是眼眶紅紅的從船上下來,對著這幫村民們喊道,「都哭什麼,河伯被除了,我們以後再也不用怕它給我們帶來大水了,這是好事情,我們都應該笑起來。」

「村長,我們笑不起來,一想到被送出去的女兒,我心裡痛啊!」一個白髮蒼蒼的婦人哭著喊道。

朱村長好不容易控制好的眼眶又紅了起來。

從小到大,張萌最見不得有人傷心難過了,這次還一下子是這麼多人。

擔心自己被她們給帶哭,張萌趕緊拉著顧明台的手偷偷從人群里溜了出去,臨走時把朱小婧從元寶里放了出來,讓她跟家裡人先團聚幾天。

很快,朱家村的小道上就多了一輛騎著自行車的男女,男的在前面騎,女的坐在後面。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