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先婚後愛之獨寵世子妃下載
  3. 先婚後愛之獨寵世子妃
  4. 197:就醫

197:就醫

作者: |返回:先婚後愛之獨寵世子妃TXT下載,先婚後愛之獨寵世子妃epub下載

邢玉嘉寶貝的抱著聖旨腳步輕快地回到自己的院子,卻發現邢玉顏和邢玉嬌也在。「你們……」

「四姐,你成功啦!」邢玉嬌一見到她回來就興奮的跑向她激動地說道。

邢玉顏也跟著走過來,看著邢玉嘉由衷地替她覺得開心,「嘉兒,恭喜你!」

邢玉嘉臉笑成了一朵花,「謝謝三姐,謝謝嬌兒!」

邢玉嬌抱著她的胳膊道:「葉公子可真厲害,搖身一變就成了無憂太子的救命恩人了,我昨天聽於媽媽說自從葉公子救了無憂太子后,好多女子愛慕他,還托媒人去說親呢!」

只是今天之前她並不知道救了無憂太子的人竟然是葉公子,當時聽了也沒放在心上,剛才聽了聖旨才知道,救了無憂太子的人竟然是葉公子!

簡直太讓她震驚了,於媽媽說刺殺無憂太子的刺客可厲害了,而且長得凶神惡煞的,連無憂太子的侍衛都打不過他,葉公子竟然能把他打的落荒而逃,實在太厲害了!

邢玉嘉聽了這話臉色「突」地一變,秀眉一蹙,氣憤地道:「不要臉!」

哪有女子向男子求親的?那些女的也太不知廉恥了!

邢玉嬌被她嚇了一跳,疑惑地看著她,見她雙目噴火,心裡不由有些害怕,小心翼翼地問道:「四姐……你在說什麼啊?」

「我說那些女的不要臉!」邢玉嘉抓著聖旨的雙手緊緊地攥了起來,咬牙切齒的說道。

邢玉嬌被她這副惡狠狠的樣子嚇得躲到邢玉顏的身後去,小聲地道:「三姐,四姐她怎麼了……」

邢玉顏忍著笑低頭輕聲道:「大概是吃味兒了……」

邢玉嬌心驚膽戰地道:「那咱們還是快走吧,四姐發火的樣子好恐怖……」

邢玉顏點點頭,看向邢玉嘉道:「嘉兒,那個……我和嬌兒還有事,就、就先走了。」

邢玉嘉依舊沉浸在怒火之中,心不在焉的點點頭。

她要明年開春才及笄,有了婚約就不能再和葉大哥見面,不知道這聖旨葉大哥是不是也有一份,要是有的話,那些狂蜂浪蝶肯定就會知難而退了,可要是沒有的話,她們豈不是還要繼續騷擾葉大哥?

「玉兒——」她拿著聖旨一邊進屋一邊高聲喚道。

玉兒剛從外面回來,在院門撞上正準備離開的邢玉顏和邢玉嬌姐妹兩便側身退到一邊去給她們行禮。

剛直起身子就聽到自家小姐在叫自己,她忙要過去。邢玉嬌急忙輕聲提醒道:「小心!」

玉兒疑惑地看著她,她指了指邢玉嘉已經進了屋的半個身影壓著聲音,道:「四姐在吃味兒,你小心點,別被她的火給點著了!」

玉兒感激地道:「謝謝五小姐,奴婢知道了!」

說完她便快步進屋,生怕來遲了惹得邢玉嘉火氣更大。

「小姐,您叫奴婢?」她一邊觀察著邢玉嘉的神色一邊小心翼翼地問道。

心裡又同時在嘀咕,四小姐這個時候不是應該高興嗎,怎麼會有這麼大的火氣呢?吃味兒,吃誰的味兒?

邢玉嘉道:「你現在馬上去面點王,打聽一下葉大哥有沒有收到賜婚的聖旨!」

「哦,好,奴婢這就去!」玉兒立馬點頭應道,然後便走了出去。

此時此刻,面點王里裡外外都是人,店裡的夥計們忙得熱火朝天,但是一個個臉上卻都洋溢著無比自豪的笑容。

葉大哥竟然要娶安陽王府的小姐為妻,還是皇上親自下的賜婚聖旨,這若不是他們親眼所見親耳所聞他們簡直都不敢相信!

這一會兒的功夫皇上為葉大哥賜婚的消息就已經傳得沸沸揚揚了,外面排隊的客人可都是聽說了這件事才來一探究竟的,鋪子里的生意已經夠好了,但他們有預感,這以後他們可就要更加忙不過來了嘍!

不管是鋪子里坐著的還是正在排隊的的,都在討論著皇上為葉長青賜婚的事。

「我剛才聽說皇上給長青賜婚了,這事是真的假的啊?」

「當然是真的了,我剛才親耳到宮裡來的公公宣讀聖旨的!」

「哪家的姑娘啊?」

「安陽王府的小姐,聽說還是嫡出的呢!」

「哎呦,長青可真是好福氣啊!」

「可不是,要我說這葉家兩口子才是真的有福氣,一雙兒女都是有造化的,全是皇上賜婚呢!」

「是啊!這女兒嫁到了安陽王府成了世子妃,兒子又娶了安陽王府的小姐親上加親,這是幾輩子修來的福氣啊!」

……

眾人七嘴八舌,又是羨慕又是嫉妒的,但是聽在面點王的夥計和廚娘們耳朵里卻都讓他們覺得高興,與有榮焉般的開心。

前院議論紛紛熱火朝天的,後院葉長青的房間內葉家三口也是無比的激動。

三人望著桌上的聖旨,都有一種彷彿在做夢的感覺。

「娘,這……這是真的吧?」葉長青看著攤在桌子上的聖旨,不敢相信的問道。

葉大娘用手又敬又畏地摸著聖旨,點頭道:「是真的,那麼多人都看見了,怎麼會是假的呢?」

葉長青好像這才終於確定了自己並不是在做夢,問道:「娘,你說這聖旨嘉兒也有嗎?」

葉大娘不確定地道:「應該有的吧,沒道理咱們家有安陽王府沒有……」

「你娘說的對!」這時葉大叔也看向葉長青呵呵笑道:「為你和四小姐兩個人賜婚的,咱們家接到聖旨安陽王府肯定也接到了。」

而且安陽王府只會比他們先接到不會比他們晚。

葉長青這才放下心來,有了聖旨,不管是他還是嘉兒都應該心裡踏實了。安陽王府的長輩們應該也不會再為難嘉兒了,皇上賜婚了,已經不是嘉兒自己改變主意說不嫁他就能不嫁的了。

葉冬陽也在第一時間收到消息,知道賜婚聖旨已經下來了,心裡一塊大石徹底落了下來。

嘉兒要年後才及笄,距離現在還有四個月左右的時間,這個時間剛好可以用來準備成親的諸多事宜。

「世子妃現在總算可以放心了,葉公子和四小姐總算有情人終成眷屬了!」青萍笑著說道。

紫煙語氣崇拜地道:「奴婢可佩服四小姐了,這份勇氣可不是一般女子能有的!」

葉冬陽點頭道:「是啊,嘉兒的這份勇敢很是難能可貴,也多虧她的勇敢,不然也不可能贏來這道賜婚聖旨!」

青萍道:「這大概就應了那句『事在人為』吧!」

「事在人為?」葉冬陽輕聲咀嚼著這四個字,真覺得這四個字總結的非常恰當,笑道:「好個事在人為,這件事說起來最該感謝的人是無憂太子,如果不是他,只怕不太可能有如今這樣好的局面!」

青萍道:「無憂太子是該感謝,不過說到底還是葉公子好心有好報,若不是他救無憂太子在先,無憂太子大概也不會如此盡心儘力幫忙了。」

葉冬陽輕輕搖頭,卻並沒說出那場刺殺是葉無憂自導自演的事來,這事還是爛在肚子里的好。

她現在倒是有些擔心葉無憂怎麼善後,皇上讓玉將軍來追查刺客,可這刺客就是葉無憂的人,萬一真被玉將軍給查出來怎麼辦?

但是她又轉念一想,葉無憂既然想出這個法子肯定在實施之前就已經想好了如何善後吧,一國太子,總不可能瞻前不顧后,做事不想後果吧……

孫媽媽端著銀耳湯進來,也將她們剛才的談話聽進去了一些,盛了一碗湯遞到葉冬陽面前,意有所指地道:「如今葉公子和四小姐的事既然已經成了,世子妃是不是也該想想自己的身體了?」

葉冬陽端著碗的手一頓,看著她,過了兩秒才想起來還在安陽王府的時候她讓孫媽媽暗中打聽靠譜的大夫來著……

她重又放下碗伸手摸向自己的肚子,心情瞬間變得惆悵起來,半個月前她來的葵水,也就是說她還是沒有懷孕。

青萍紫煙卻不知道孫媽媽話里的深意,只以為她是在埋怨葉冬陽總是不顧天冷外出回葉家的事,兩人沒當回事出去各自忙各自的去了。

見她們出去,葉冬陽才看向孫媽媽問道:「媽媽打聽到大夫了?」

孫媽媽點頭道:「打聽到了,是個女神醫,專門看女子病症的。」

葉冬陽點點頭道:「明天午後帶我過去吧。」

孫媽媽見她眉間有擔憂之色,安慰道:「世子妃也別胡思亂想,興許您的身子根本沒什麼大礙,只是您和王爺跟小世子的緣分還沒到,咱們去看看只是圖個心安,又不是真去治病。」

葉冬陽點點頭道:「但願吧……」

不知道為什麼她總覺得是她身體的原因,但願這只是錯覺,是她太想要小老虎的胡思亂想……

第二天一用過午膳,葉冬陽便以出去逛逛為由跟著孫媽媽去看大夫。

邢顧言已經準備好一心經商,這幾日都在外面跑,似乎打算擴大生意規模,開始建立自己的商業帝國,今天中午並不在家。

青萍紫煙雖然疑惑一向不愛出門的孫媽媽這次竟然主動要跟著世子妃一起出去,但也沒有多問,猜測可能孫媽媽有特別想買的東西吧。

葉冬陽和孫媽媽沒用四合院的馬車,直接在街上雇了一輛。葉冬陽出門前特意帶了斗笠,四周一圈輕紗完完全全的遮擋住了容顏。

孫媽媽是個心細的,見她帶了斗笠出來,自己也帶了塊面紗遮住半張臉。

不過半個時辰的功夫,馬車就停在了孫媽媽說的地址門口。

葉冬陽下車后一看這裡並不是什麼醫館,只是一個普通的衚衕,面前一座院子,院門緊閉著。

她不由疑惑地看向孫媽媽。孫媽媽付了車錢讓車夫離開之後才走過來解釋道:「女大夫姓李,二十多年前在距離這兒不遠處的醫館坐診,後來嫁了人,夫家不同意她拋頭露面她這才離開醫館回來相夫教子。不過啊,她的醫術好,心也善,還是有很多女子上門求醫,她都是免費替人家看,銀子都不願意收呢!」

葉冬陽聽她這麼一說不由覺得可惜,這個時代女大夫真的太稀缺了,專門看女子病症的女大夫就更少了。

很多成了親的婦人有了婦科病都不知道找誰看,她記得之前去太子府參加宴會那次,就無意中聽到有兩個年輕夫人咬耳朵,其中一個就在說自己那方面的煩惱。

也是到此刻她才明白為什麼剛才來的路上孫媽媽特地下馬車買了一筐雞蛋,這是怕對方不收診金吧。

孫媽媽去敲了門,很快裡面就傳來腳步聲。

「來啦來啦!」伴隨著開門聲,一道帶著歲月沉澱的味道的女聲傳了出來。

婦人看著和葉大娘差不多年紀,慈眉善目,面龐白凈,雖然穿著樸素,但是卻給人一種知書達理的感覺。

「二位是……」她看著門口帶著斗笠的葉冬陽和帶著面紗的孫媽媽疑惑地問道。

孫媽媽笑道:「李大夫,您不記得我了?我不久前來過的。」

李大夫聽了她的聲音一下子就想起來了,雖然幾乎每天都有人來找她看病,但是這位媽媽卻給她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一般來找她的都是普通人,要來看病就直接過來了。但是這位媽媽不是自己看病,是為了她家夫人來的,仔細地問了她好多問題,一看就是大戶人家的媽媽。

不過她也沒覺得不耐煩,這媽媽雖然問了很多,但是態度很好,也不擺譜。

「我想起來了,這位就是你家夫人吧!」李大夫看向葉冬陽笑問道。

孫媽媽道:「正是!」

李大夫忙讓開門請她們進去,院子不大,還散養了好幾隻雞,但是地上卻只見米粒不見雞糞,更沒有難聞的氣味,十分的乾淨。

李大夫領著她們進了屋,見孫媽媽有些警惕的四處張望,她笑道:「媽媽放心,家裡就我一個人,兒子和媳婦出去擺攤兒,孫子去私塾了。」

孫媽媽尷尬的笑笑,扶著葉冬陽在她對面坐了下去。

許是孫媽媽已經跟她說過葉冬陽的情況,她什麼都沒問,直接讓葉冬陽將右手擱在桌上的脈枕上。然後她就將手搭在葉冬陽的手腕上神色認真的診起脈來。

大家還在看:盛世極寵:天眼醫妃嬌寵大太監二分之一邪帝邪帝纏寵:神醫九小姐黑道「傻」后一品棄妃:王爺囚寵下堂妃下堂王妃逆襲記無良公主要出嫁帝王燕:王妃有葯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