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先婚後愛之獨寵世子妃下載
  3. 先婚後愛之獨寵世子妃
  4. 175:只有祭日再無生辰

175:只有祭日再無生辰

作者: |返回:先婚後愛之獨寵世子妃TXT下載,先婚後愛之獨寵世子妃epub下載

洛玉溪目光落在他身上,恍惚了一下才認出他,慌忙從地上爬起來抓住他的胳膊,指著周圍一張張恐怖的相同的面孔,惡狠狠地道:「皇兄,快,快去請道士,殺了這個賤人讓她永遠也不能出現在我面前!」

洛玉棠見她像是瘋了般胡言亂語,臉色黑沉如鍋底,想喚人將她帶走,可還沒來得及開口就聽到人群的包圍圈後面傳來幽沉含恨的聲音——

「五公主殿下,雲兒已經被你殺了!」

眾人聽了這話臉上頓時布滿震驚,同時又覺得後背陰森可怖涼意習習,下意識的扭頭看去——

白尚雲和白夫人皆著一身粗布青衣,面容憔悴,雙目猩紅的站在他們身後,白尚雲的手中竟然還捧著一個靈位,上書「愛女白雲兒之靈位」八個紅艷艷又血淋淋的大字,眾人不由嚇得四散開去,心驚肉跳驚恐不已。

人群之外的葉冬陽和邢顧言以及玉顏玉嬌兩姐妹,四人是最先發現白尚雲夫婦走來的,姑嫂三人齊齊嚇了一一跳,紛紛往邢顧言身後躲了躲。

站在邢顧言不遠處正饒有興緻看好戲的葉無憂看到葉冬陽在看到白尚雲夫婦后驚恐的模樣,走到邢顧言旁邊,微微勾頭向後,看著她挑眉道:「膽子這麼小?」

邢顧言竟然喜歡這麼膽小柔弱的女子?

葉冬陽臉上閃過一絲尷尬,她一直覺得自己不是膽小的人,比如她不怕耗子不怕蟑螂,以前在家的時候夏天睡覺睡的好好的,就會有蟑螂爬到身上來,她心裡毫無波瀾,徒手拿蟑螂,扔掉接著睡。

但是她卻怕怪力亂神,雖然她是個無神論者,但還是怕鬼。不是真的怕鬼出現在她面前,只是會覺得周圍陰森森的,後背一陣陣的發寒。

邢顧言握著她的手緊了緊,輕聲道:「別怕!」

簡簡單單的兩個字卻像陽光般照進她的心裡去,驅散了周身那股陰森的氣息,她笑著點點頭,「嗯。」

幾人接著向人群之中看去,只見白尚雲夫婦已經走到了洛玉溪面前,洛玉溪望著白尚雲身前的靈位,驚恐的往洛玉棠身後躲去,嘴裡含糊不清的說著:「賤人滾開,滾開……」

洛玉棠看著白尚雲懷中的靈位,忌諱的往後退了幾步才神色陰沉的問道:「白大人你這是什麼意思,今天不是你的幼女生辰嗎,你不怕這麼做晦氣嗎?」

難不成也想小女兒和大女兒一樣短命嗎?

白尚雲低頭看著手中的靈位,道:「生辰?呵呵……」他笑望著洛玉棠,臉上陰森的笑意忽然變成劇烈的憤怒,怒吼道:「太子殿下,小女已經死了,只有忌日哪來的生辰啊?」

他旁邊的白夫人目光猩紅,裡面彷彿含著滔天的恨意,直直的看著躲在他身後的洛玉溪,如泣如訴:「我的雲兒從她15歲開始,只有忌日再無生辰,這可都是拜五公主所賜啊!」

眾人此刻還有什麼不明白的,難道當年白家大小姐白雲兒是五公主害死的嗎?不是說是因為愛慕安陽世子向他吐露芳心被拒,悲傷羞憤,跳井自盡的嗎?

眾人目光不由有意無意的去尋找邢顧言的身影,只見他靜靜的站在不遠處神色平淡的看著這一切……

洛玉棠早在剛才一看到洛玉溪瘋瘋癲癲的樣子和她嘴裡顛三倒四的話語后就大概猜到了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兒。

雖然心裡很清楚,如果白尚雲夫婦說的不是真的洛玉溪絕對不可能變成現在這副模樣,但是不管怎麼樣,洛玉溪是他的妹妹,能給他帶來的好處不可估量,所以他還是要護著她。

「白大人、白夫人,還請慎言!」洛玉棠慍怒的看著面前的夫婦二人,「本太子能夠理解你們的喪女之痛,白大小姐已經過世幾年了,還望你們能夠節哀順變!在場的各位誰人不知令媛是因為向安陽世子吐露芳心被拒,羞憤跳井而死?」

此刻的他也顧不得對面的白尚雲算得上他半個岳父了。

白尚雲緩緩從懷裡掏出一塊玉佩展現在他面前,「太子殿下可認得這塊玉佩?」

洛玉棠定睛一看,瞳孔微微一縮,但很快神色如常,搖頭道:「從所未見!」

他雖然不知道白尚云為何會有這枚玉佩,也不知他拿出這枚玉佩是何用意,下意識的就矢口否認識得這枚玉佩。

眾人皆好奇的盯著白尚雲手中的玉佩看,那是一塊黃色的玉佩,有人認出來那是由珍貴罕見的和田黃玉打造而成的玉佩,有市無價。

這白大人拿出這枚玉佩到底是何用意?

白尚雲拿著玉佩一一走過眾人面前,高聲道:「諸位,小女當年被從井裡打撈上來時手裡就緊緊握著這枚玉佩,我當時就猜測這枚玉佩的主人肯定和小女落井脫不了關係,我的雲兒那麼孝順懂事,絕不會丟下我和夫人自殺,這麼多年來我一直都在暗中查找這枚玉佩的主人,終於在不久前讓我給找到了!」

眾人神色震驚,三三兩兩的交換了個眼神,心裡猜測,難道這枚玉佩是五公主的?

白尚雲已經讓人帶來了人證,一個看起來二十五六歲左右的女子,她一來便對著洛玉棠和洛玉溪兄妹行禮,「奴婢見過太子殿下,五公主殿下!」

洛玉棠覺得她有些眼熟,可一時又想不起來到底在什麼地方見過,便問道:「你是何人?」

那女子卻向旁邊走了幾步,看著躲在他身後的洛玉溪,「五公主殿下,您還識得翠香嗎?」

洛玉溪抬頭看向她,神色清明不似剛才一副瘋癲之態,「你沒死?!」

翠香點頭道:「是,奴婢沒死,興許是我家小姐在天有靈,等著奴婢替她指認出殺害她的兇手吧!」

眾人恍然,原來這名女子竟然是當年白家大小姐的丫鬟么?

「翠香,把你知道的都說出來!」白夫人似乎有些等不及了,對著翠香催促道。

「是,夫人!」翠香恭敬的應了一聲,開始娓娓講述起白雲兒之死的來龍去脈,「……我家小姐被世子爺拒絕了,心裡雖然難過但是卻覺得自己了了一樁心事,她其實早猜到會被世子爺拒絕……世子爺走後,五公主忽然走過來,諷刺我家小姐癩蛤蟆想吃天鵝肉,我家三姐不堪羞辱便頂撞了幾句,結果五公主就對我家小姐動起手來,我家小姐不敢回手只能躲避,五公主故意將我家小姐逼到井邊上,將我家小姐推了下去……」

翠香想起當年在暗處看到的那一幕,眼中迸發出一絲悔恨和愧疚,如果當初她膽子大一些勇敢一點擋在小姐面前,或許小姐就不會死……

她望了一眼白尚雲手中的玉佩,才接著道:「這枚玉佩就是當年五公主佩戴在身上的,我家小姐落井之前從五公主身上抓下來的……小姐落井之後五公主用我的家人要挾我,讓我對外說小姐是被世子拒絕羞憤自殺的,我沒辦法,只能照她說的做……可是沒想到沒過幾天,五公主她竟然派人來殺我滅口,可惜,我命大沒死成,這麼多年我一直隱姓埋名,不敢回來見老爺夫人,也不敢說出小姐死的真正原因,就是怕五公主會再次殺我滅口……我對不起大小姐!」

在聽完翠香一番話后御史李照之第一個跳出來憤怒的指著洛玉溪道:「身為公主竟然做出如此傷天害理之事,實在丟我們黎國的臉,王子犯法與庶民同罪,本官這就進宮請皇上還白尚書白夫人以及死去的白大小姐一個公道!」

另有兩位御史也紛紛應和,「我們隨李大人一起!」

白尚雲看向他們道:「三位且慢!」

李照之三人停下步子疑惑的看向他。

白尚雲道:「我和夫人隨爾等一起入宮!」

李照之隨即做了個請的手勢,白尚雲便就這樣抱著女兒的靈位帶頭入宮去了。

翠香也自覺的跟了上去。

不知道是不是葉冬陽的錯覺,她好像看到翠香臨走之前有意無意的看了邢顧言一眼……

洛玉溪終於慌了,猶如落水之人抓著浮木般抓著洛玉棠的袖子,神色恐懼,聲音顫抖道:「皇兄,救我……」

洛玉棠一把甩開她的手,拂袖離去,救她,證據確鑿讓他拿什麼救?

太子妃走到洛玉溪面前嘆了口氣道:「五公主,你……你怎麼就這麼糊塗呢?那可是活生生一條人命啊?」

她說完搖搖頭,跟在洛玉棠身後離去,轉身的剎那,嘴角禁不住上揚了一個弧度,覺得連日來的鬱悶一掃而光。

她忽然想起來帶著洛玉溪去換衣裳的白菲兒,眼中閃過一抹算計的光芒,追上洛玉棠道:「殿下,白妹妹不知道去哪兒了,奇怪了,她帶著五公主去換衣服的呀,五公主回來了怎麼不見她的影子?」

洛玉棠聞言停下了步子,太子妃心裡一喜,接著道:「看五公主的樣子之前肯定是受了什麼驚嚇,白妹妹和她一起離開的,不知道白妹妹有沒有嚇著,她還懷著殿下的孩子呢!」

她的語氣充滿了擔憂和緊張,好像真的十分關心白菲兒的身子,可實際上她巴不得白菲兒有個好歹,最好一屍兩命!

洛玉棠看著她,目光銳利的像是能穿透人心,雖然他知道太子妃是在暗示他什麼,但是他還是不得不順著她的話去思考。

是啊,那白大小姐都死了幾年了,溪兒恐怕從來沒將她的命放在心上過,一直心安理得,對來這白府都無半點心虛,可為何忽然就瘋瘋癲癲胡言亂語主動提起白雲兒來?

一定是受了驚嚇,才一時失去了理智!在後院換衣服時一定出了什麼事!

太子妃雖然被他的目光看的心虛,但是面上卻一派鎮定,臉上的擔憂不似作假,完全一副發自內心的模樣。

她很清楚太子對五公主是有感情的,一母同胞的親兄妹,看到五公主落到現在這步田地他心裡肯定不好受,最重要的是五公主能給太子帶來的好處不可估量。

南國的洪燁將軍不是當眾求娶五公主了么,聽說這幾天源源不絕的往蒹葭宮送東西,送的每一件禮物都是別出心裁花費了心思的。

雖說五公主嫁給洪燁並不能給太子帶來什麼實質性的幫助,但是皇上可是非常重視周圍幾國皇室和朝廷重臣對幾位皇子的看法的,每年萬壽節他都會私下找使者入宮談話,讓他們談談對他的幾個兒子的看法。

這將會成為他選擇繼承人的一個重要的參考,一個好的繼承人應當能夠維持黎國與周圍幾國的友好關係,維持黎國的長治久安。

況且,他也是通過外國的使者的看法真正了解自己的兒子,自己的臣子可都是不敢說實話的,別國使者雖然也會撿好的說,但相對來說會更真實一點。

如果五公主嫁給了洪燁,那黎國和南國的關係就會更加緊密,五公主是兩國更加友好的功臣,作為她一母同胞的哥哥的太子殿下在很多人眼裡也就相當於半個功臣了……

洛玉棠剛想吩咐她去找,忽然有人向他跑來,稟報道:「太子殿下,世子妃,白側妃受了驚嚇不想讓太子殿下和太子妃跟著擔心便先行回府了!」

稟報的人正是洛玉棠帶過來的貼身侍衛。

洛玉棠一聽臉上的懷疑瞬間消失不見,緊張的問道:「側妃如何了,嚴重嗎?」

侍衛道:「屬下不知,但……屬下看側妃的臉色不太好……」

洛玉棠立刻大步往外走,侍衛也立馬跟了上去。

太子妃也忙跟了上去,心裡卻在默默祈禱著,最好一屍兩命才好……

葉無憂一出白府,便看向洪燁道:「明天你去街上,大家肯定會說是那五公主配不上你洪燁!」

洪燁卻高興不起來,問道:「那白大小姐真是這五公主害死的?」

葉無憂往邢顧言點了下下巴,「你問他!」

洪燁便又看向邢顧言,邢顧言點頭,「嗯。」

洪燁重又看向葉無憂,「殿下,臣不要娶這個毒婦!」

葉無憂悲哀的看著他道:「我擔心你不娶不成啊!」

「為什麼?」洪燁不解道:「臣當眾求娶她是不假,可是黎國皇上不也沒同意嗎,她自己也明確拒絕了臣。」

大家還在看:盛世極寵:天眼醫妃嬌寵大太監二分之一邪帝邪帝纏寵:神醫九小姐黑道「傻」后一品棄妃:王爺囚寵下堂妃下堂王妃逆襲記無良公主要出嫁帝王燕:王妃有葯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