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殺神證道下載
  3. 殺神證道
  4. 正文 第七百一十八章 倒賣商人

正文 第七百一十八章 倒賣商人

作者: |返回:殺神證道TXT下載,殺神證道epub下載

你有毒,「好了,今天就說這麼多了。」他認為張葉已經被他的話題吸引。如果是這麼認為的話,那麼至少這一刻張葉是很想知道下文,那秦淮國現在怎麼樣,是否還存在。當然這是這一刻,而且他也很懂得剋制,所以,你有毒還是很意外的,因為,張葉明明已經被他吸引了,而卻不動聲色,沒有更多一步的追問,而是聽他的說下一次就下一次。但怎麼說,說出去的話,他肯定是要做到,所以並不說了,然後兩人告別了。

張葉覺得你有毒是一個人才,至少,口才方面真的是頂呱呱,說起話來,簡直是繪聲繪色。就好像,在腦袋裡面組織了很多遍,才創造出來的故事。可信程度,其實並不高的張葉覺得。但如果沒有冷靜,而被吸引了的話,恐怕會認為真正如實。張葉的背心音完全是故事的性質,解決發展到底如何。沒有被本質的那種價值觀給吸引,所以也就談不上影響他。

張葉也只是偶爾去船上,更多的時間,呆在房間裡面。因為房間比較舒服,外面雖然說有風吹也很舒服,可是,他並不想見到那些人。他覺得那些人太市儈了。想說什麼都說,也不注重一下。對於第一次跟他們見面時候,對自己指指點點,張葉可是海記憶猶新。雖然說他並不是太記仇的說。只有僅僅一點的不爽。

時間在一分一秒流失,覺得,船上的日子有點難耐。終於,在十八天後,停靠岸邊,卻每線到,他因為沒交船費,是不會那麼容易可以除去的。最終簽訂了一紙協議,將他做勞力賣給一個工地,張葉不由得感嘆,商人多姦猾。

「你就是那個嘉魚船東放過來的。」

張葉點頭,「正是。」

「來到我這工地工作,你可要知道注意點,別死了,早點死的話,那我是血虧。」

張葉好奇問,「我的價值如何?」

「華沙國鈔票900。」

「什麼,才900塊,我居然要工作兩個月。」

「是的,你這算是勞改犯的性質一樣,比黑工還差。所以,給你的很低的。畢竟,你就比奴隸強點。」

張葉有的夠氣氛的。不過,也就兩個月,對於他來說,兩個月會很輕鬆度過的。只要找到一些平衡點就好。比方說,了解這裡的事情,有些不知道的事情,或者能夠知道的事情都了解了,那麼,就很好。適應這裡的環境,從而,得到最全面的價值觀,然後就是準備建立國家。張葉認為,並不只是金錢能夠建立國家,他相信,如果有一些志同道合的人一起,也可以成立國家的。一個國家的成立必定是推翻一個國,或者自治省這是毋庸置疑的。

華沙國顧名思義,是一個王國,屬於一座城般的存在,真正的國家卻又稱之為王朝,給人很裝的感覺。不過,都這樣稱呼,那麼就算不是這樣的意義,也成了這樣的意義。

在海邊的城市,很容易反叛,因為退後有海洋。大不了從頭再來。卻也有穩固中的,華沙國就是其中一個較為有實力的幸運兒。因為,曾經統率他的王朝,自己內亂不止,分為好幾派。如果說,沒有壓制其他勢力的話,那麼,大可派一支軍隊來剿滅。可是,中間隔了好幾個自治省。自治省雖然聽命於中央集團,但是,叫他們出心出力,那是不可能的。而中央集團軍也不會輕易的過來,代價太大。卻說萬一在這裡失利的話,很可能全王朝上下的自治都叫獨立,那就難以之說。其實,能夠讓自治省安心的只有一個,那就是自治省被封王的擁有選舉權利。但,這樣的國家很少的。絕大多數國家都是獨立運營,一傳十,十傳百,百傳千千萬萬代下去。

想法是美好的,現實是無奈的。每天都在挖礦,張葉的雄心被磨得幾乎殆盡。

每天汗水洗身,幸苦勞累十八個小時(吃飯等生理活動算在內),然後是六個小時的睡眠,二十四小時被安排的緊緊湊,密不透風。

吃的也不好,比起他在岩谷王國都不如。他都不明白自己為什麼來這一遭。不過,好在只有兩個月,這算是唯一的福音。然後是900塊,他知道根本不能夠幹嘛。九百塊,都不如一個一般酒樓小二月的工資,還不包括打賞。

張葉又是幸苦勞累一天,如果不是工資月結算,他可能會吃個冰,享受一下。沿海的城市,四季如夏。熱的很呢。偶爾街上,隨處可見,有人吃冰。總之,沿海的城市,吃冰盛行。花樣也挺多的。有的和甜瓜一起,有的和甜食一起,有的直接單純的碎碎冰。張葉只求有碎碎冰就好了,簡單粗暴,而且還便宜。說實在的,跟這些俗人一起,俗人方式,自己也變得有些俗人了。但是也是沒有辦法的事情。希望壽命上面沒有限度吧,不然的話,張葉真不知道怎麼辦才好。

一天又一天,很快一個月。

「哈哈,終於可以快活一下了。」

「不過,四百五十塊不能夠幹啥啊。」

「這年頭,青樓一晚上都要至少三百消費。而且還是一般的姑娘作陪。」

「哎,我們的日子何時到頭。」

他們雖然拿著四百五的錢,但笑不出來。這四百五,簡直連女人都不如。一般女人如果放下所謂矜持,一天幸苦一下或許就這個數,甚至還超。這是沿海城市,消費可高呢。

「去吧,我們幸苦一個月,不就是為了這一天,這一天好好享受,難得有一天休息。」一三五七八十臘,是為三十一天,所以有一天休息,其他月份是不會有的。特別是二月,只有二十八天,二十九天會超負荷工作一兩天。

張葉覺得這個月有三十一天能夠休息一天很好,因為下個月只有三十天完了就完了,就不用幸苦的當礦工了。礦工是最低賤的工作,只有勞改犯,或者奴隸在沒有人生保障下才會去做。平常的,就算給一般工作的價錢也不會有人去干。也是想當然的,畢竟價錢一樣。為什麼不去做一般工作,非要去做幸苦勞累的事情。

張葉來到了酒館,吃點東西要緊,什麼娛樂性質的,他真的不想去。因為那樣太燒錢了,他四百五十塊,也不能瀟洒多久。吃,並不怎麼花錢,想法那虛若無的娛樂真的是坑錢的玩意。甚至有些女子,說叫一聲老公給幾塊錢,擁抱一下十塊錢,親下嘴幾十塊。張葉聽著簡直就頭大惱火。他幸苦工作一個月四百五,平均下來一天也就十五,連個女人的一個吻的價值都不如,讓他情以何堪。

吃了碗牛肉麵,十塊錢。聽過說這還是沿海的關係,內陸的話,一碗牛肉麵也就七八塊。如果碰到新開的店鋪,大酬賓活動,五塊一碗都是有可能。

不去管那麼多的事情,會到寢室睡覺了。然後到了晚上,再去吃一頓。值得一提的是,他的確是沒有能力逃走所以,他才沒有想法。因為,如海關後世有身份證明的,而現在身份證明被壓著。如果沒有身份證明,可以當做沒有人權的人,也就是黑戶。黑戶是可能被存在抓住淪為奴隸的。現在奴隸市場的奴隸有不少是因為沒有身份證明的關係被抓來的。可惜,即使有些是有家事的,除非親人尋找到這裡,否則,奴隸要度過難過的一大段時光。目前的法令來說,奴隸三年即可擁有暫住,然後再三年才擁有身份證明。

「看,那人終於解脫了,他工作了三年,得到了臨時暫住證。」

「是啊,看他趾高氣揚的樣子,真令人不爽,說實在的,不就是時間比我們早點工作嗎。」

「麻痹,我說我是海外某個島嶼的國家富足的子弟,你們也不相信。」

「切,那算什麼,來到這裡,沒有身份證明,就是要入鄉習俗。還好是這裡,只要三年,有些國家、王朝的臨時暫住證要七年,然後七年才能夠成為正式人口。」

這一天,終於工作第六十天完成,也就是兩個月後了,果然,礦主把他叫住,給了他身份證明。

張葉有了身份證明頓時覺得有了自由。他想不到,按個船東其實很好的,他知道,兩個月的礦工換的一張身份證明是很值得的。畢竟,如果沒有身份證明,至少三年才有臨時暫住,然後再有三年才有身份證明。張葉擰著身份證明去酒樓,他要應聘小二,雖然小二是一件辛苦活兒,但是可以吃的好,因為每天都可以吃大餐。雖然說,最美的大餐是客人吃剩了,但怎麼說,只要來一輪高溫消毒,吃又何妨。不過,幹了一個月,張葉就沒有幹了。是吃的很飽吃的很好,但是,酬勞上不去。想提高到一千元一個月被拒絕了,張葉就結算了一個月的工資八百。他住吧內另外找些賺錢的事情干。幸苦小二工作一個月可並不只是吃的好那麼簡單,他最主要的目的除了吃,還有的就是探聽小心了。沒有什麼比飯桌上聽消息更加方便了,而小二正是這麼一種,想不想偷聽都難不住的職業。是非常好的,張葉一個月下來,知道的事情比他曾經數個月知道的還要多。可能還有許多不知道,但只是奧張葉知道了,如今要怎麼去應對。

那麼,就是偷運,也可以說是走私。

走私的主因是逃稅,然後才是什麼危險物品。因為危險物品可能死罪,但走私最多無期。基本上的情況,國或王朝不針對的話,是下調一級。危險物品無期,走私,罰款。

張葉找到了一個人,那個人曾是酒樓的一次顧客,雖然只有一次,但張葉記清楚了,因為那個人有點小名氣,而且自己也說了,周圍開了一間店鋪。

「你是來做啥的。」

張葉,「搬運。」

「那,快進來。」

掌柜就是那個人,「我並不認識你。」

「今天認識不就行了。」

「有種,你不怕死?」

張葉道,「我只平常貨物即可。」

「好,我也不放心貴重物品讓你去跑商。」

對於這些人來說,走私貨物不叫做走私,而叫做跑商。其根本性質,就是為了逃稅。獲得的錢也是所謂黑錢。但怎麼說,並沒有限制級,畢竟,只要是真錢就可以。哪怕海盜還是強盜搶來的錢都是可以通用的。當然,如果被抓到,肯定是會沒收的且處於極刑。

「目前可出貨的有,香料,茶葉,你的運氣不錯,還有少許金瓜子。」

張葉道,「單價各是多少。」

「香料、茶葉,金瓜子都是按克,香料和茶葉五十塊一克,金筷子一百二。」

張葉心道:我的個乖乖,我才八百加八百一千六。但他表面不動聲色問:「回報是多少。」

「香料100出,茶葉120出,金瓜子三百出。」

張葉心驚不已,因為這裡面有天大的利潤。最明顯的要屬於金瓜子,一百二十,變成三百,那簡直是暴利中的暴利。

「什麼,你說茶葉20克?」

張葉點頭,「是的。」這是他保守估計,畢竟,坐船的什麼也是要錢的。

「好吧,」他給了20克茶葉,張葉給了一千塊錢。說實在的他是不想受白眼的,可是沒有辦法的事情,他當然最後時候也很冷靜,得到了一張跑商路線圖。他注意,所謂120是最高價格,還有最低的價格,居然被這裡的進價都還要低。高與低也很明顯,近處的就低一點,越遠處越高。特別是航海的路線才有兩倍以上的價格。如果是陸地上面的線路,最多也就80,咩有到100。

「哈哈,你在想什麼呢。」

張葉道,「我在想,到底坐那艘船。」

「你是想坐保險一點的船吧。」此人賊眉鼠眼的,可別說,還真被他說對了。

張葉決定到比鬼這個國,其實這個國很危險的,因為在海上,而且距離有些。不,這不僅僅只是有些那麼簡單。這裡到岩谷的距離大概是20天,可是要到比鬼這個地方要三十天。

「是的,我是想坐保險一點的船。」所謂保險,是案件。因為,坐船是要檢查的,而如果給消費的話,他懷疑,他那麼點錢還不夠看的。畢竟,人家船一次航行的燃料費用可能就要幾十萬。也就是說,遙想給好處通過,至少要一萬加。如果說自己能夠帶大量的貨物,那還好說,可是,自己只能夠帶二十克。

那個如同拉匹條一樣猥瑣的人好似沒有含義的道,「也不知道怎麼的,最近走私查得很嚴,如果沒有個萬把塊,是別想順利通行。」

張葉心中一驚,居然被這小子看出來了。他的面部表情,被善於察言觀色的狡猾男子發現,道,「我聽說一個船,只需要一百塊,就能夠免檢。」

張葉道,「那時黑船吧。」黑船是沒有掛牌照的,禁止岸邊停靠。

「什麼黑船不黑船的,只要能夠開的就是好船,這年頭,只要給力,母豬都會上樹。」

張葉道,「有多少人,」

「很多,」

張葉隨著青年走到了岸邊,他對張葉道,「會游泳不。」

張葉點頭,「會。」

「那麼,我們郵過去。」

張葉犯疑,「有多遠。」他雖然在海上漂流了不少時間,但那是求生。而且還有棍子。如果什麼不準備浮遊的話,也就一小時就沒體力了。

「不會多遠,一公里,能行不。」

張葉點頭。因為他覺得,一小時一千米應該沒問題。其實半小時應該足以了。

果然,如同他所想的那樣,半個小時后就到了。原來,那裡有一個暗礁,然後一艘船停靠在那。那艘船說實在話有些弱不經風。張葉想到了,自己從岩谷國家乘坐的船,好像就是這號的。他當然,知道船的大小了,5噸級。最小級別的貨船。

「又帶人來了。」

「是啊,」帶著張葉來的青年道,「我想著是最後一位,」

好像船主的人道,「再等三天吧,你多拉下人。普通船客就搬家。」

「嗯,半價的話,我想應該有人來。」

三天後,果然有數十位上船。

「我們這次西行。」

張葉道,「我的不是西方,是東方。」

「對不起,這艘船大家的目的都一樣,西方的要求比較多,所以。」

張葉只有妥協。他不會再說什麼,因為說什麼也會沒有用。去西方符合大多數人,也就是說不是他一個人走錯路。也對,畢竟,這顆是跑商。如果正常的旅行,大可乘坐正式合法的船隻。

「哈哈,你們跑商是什麼。」

「我運送豆腐,警辟人愛吃豆腐。」

「哈哈,豆腐可是容易碎。」

「所以,你妹看到我很建行的樣子嗎,我就怕船要晃太用力。」

「不過,你這代價也算還可以,一塊錢的豆腐,你到那可以賣十塊,簡直就是暴利。但是,成功率太低了。」

「嗯,所以,我這次準備了一百塊豆腐。」

「喂,兄弟,你準備了什麼,」突然,有一個人問張葉。

大家還在看:逆天作弊器之超級殺神殺神白起絕世殺神殺神崛起無上殺神超級全能學生武俠世界里的無敵殺神巫道殺神殺神永生

回到頂部